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日是小剑经玄冰子客窜者玄冰师弟生日,作者菌在此祝福他生日快乐)

    杨忆古的剑法,令人惊叹不已。←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似乱实整、奇中求正,杨兄好剑法。”陈宗赞叹道。

    “看得出你对我的剑法很推崇。”杨忆古晃了晃头,举起酒葫芦,不忘推销自己的酒:“来一杯。”

    “好。”陈宗拿起新的杯子放好,他很好奇,为何杨忆古总是要叫人喝他的酒,为何被他叫的那几人一个个拒绝。

    然后,陈宗就知道什么叫做苦果了。

    这哪里是酒啊,分明就是苦水一杯,而且不仅苦还很烈,更是让人难以接受,陈宗终于知道,为何那些人一听到杨忆古请酒连忙拒绝了。

    “不懂得欣赏。”杨忆古看着满脸纠结的陈宗,不禁摇头叹道:“我这酒可是用十几种一二品草药酿造而成,能补益身躯滋养气血,而且,你不觉得这酒就像是人,出身不好,便要饱尝苦果,方能苦尽甘来。”

    陈宗也不好吐掉,就那么含在嘴里,任由那苦涩弥漫整个口腔,头皮发麻。

    慢慢的,陈宗敏锐的感觉到一丝甘甜自苦烈之中滋生,一点点的弥漫开去,最终将苦烈取代,变得甘醇。

    满脸的纠结舒展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愉悦,一口吞下,浑身暖洋洋的很舒适。

    “苦尽甘来,好酒。”陈宗由衷的叹道,一声赞叹,令杨忆古双眼发亮,仿佛看到知己。

    “从现在开始,我杨忆古认定你这个朋友。”杨忆古朦胧的双眼似乎在瞬间变得清澈,一副认真的口气,旋即,又恢复原本的醉眼朦胧的模样,那一幕如幻觉。

    若是换成他人,尤其是那些出身不错的人,根本就无法体会到那一口苦烈酒水当中蕴含的滋味,但陈宗懂,正如他之前的十几年和如今这一年以及往后的一种写照。

    杨忆古,也是如此吧。

    宴会上,又是一场切磋结束。

    “孔连山,你不过是一个平民,有什么能耐与我等并列六小杰,出来,我要让你知道,你没有这个资格。”王胜洪起身,直指孔连山,毫不客气。

    “如你所愿。”孔连山坐得四平八稳如磐石,脸色不变沉声回应,慢慢起身,走向中间。

    “看拳。”王胜洪快步冲出,双拳如同滚石一般轰向孔连山,仿似有石头从山下滚落的声音接连不断。

    此乃圆满之境的筑基武学滚石拳法。

    孔连山面色沉稳,双臂舒展,双掌竖起,展开磐石掌法,稳扎稳打。

    王胜洪的拳势凶猛连绵,孔连山的双掌稳若磐石,一攻一守,两人都是气血境四层修为,又都将血气淬炼过六遍,各方面都处于伯仲之间,胜负,则要看两人的战斗能力。

    拳掌碰撞,沉闷的声音如擂鼓轰鸣,咚咚作响。

    一时间,王胜洪无法攻破孔连山的防御,越打脸色越难看,毕竟是他自己出口要教训孔连山的,反观孔连山,面色沉稳,不徐不疾。

    “巨石破!”久攻不下,王胜洪直接催动气血之力,施展出人级下品武学巨石拳法第一重巨石破。

    入门之境的巨石破,令得王胜洪的拳头膨胀,仿佛变为一块巨大的石块,狠狠的砸向孔连山。

    孔连山神色微变,立刻催动气血之力,双掌仿佛放大,如同磨盘转动。

    “盘山不动!”

    盘山掌法第一重入门。

    碰撞,可怕的闷响声传入每个人耳中,令他们心头一颤。

    “巨石破!”

    一击不破,王胜洪暴怒,连连爆发气血,双拳连续施展巨石破轰击,宛如一块又一块大石砸向孔连山。

    孔连山也一次次爆发气血,施展盘山不动防御,双方仿佛在拼消耗。

    品级武学的施展,要以气血之力催动,那会消耗掉气血之力,多次施展气血之力消耗过多,会降低自身的实力。

    又是几次轰击后,王胜洪面色发白,气血之力消耗许多,若再爆发下去,可能会损伤根基,得不偿失。

    一停顿,孔连山却趁机挥掌拍打而至,一掌被抵挡,另外一掌则印在王胜洪胸口,砰的一声,如击鼓,王胜洪连连倒退,感觉胸口仿佛被击碎一样,疼痛不已。

    “哼。”王胜洪苍白脸色愤恨不已,教训不成反而被击败,十分恼火,却没有再说什么,径自坐下。

    “孔连山擅长防御,若与之对战,要么寻得破绽,要么以更强的攻击击溃,别无他法。”陈宗暗道。

    接着,又有人发起挑战,互相切磋,一场又一场。

    大多数的切磋都施展筑基武学,并且,也都是同等修为之间的对战。

    不同的人、不同的武学、不同的战斗风格,极大的开阔陈宗的眼界,进而形成一种积累,或许现在起不到什么效果,但随着时间流逝,将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到陈宗日后的修炼,往更好的方向前进。

    时不时又与杨忆古谈论一番,抒发各自在战斗和剑法上的见解,互相交流。

    “陈宗,你不过区区一个支族人,没有资格与我等并列六小杰。”杨飞羽双眼冒火,怒气冲冲,拔剑直指陈宗。

    显然,杨飞羽将对杨忆古的怒火,转移到陈宗身上,谁叫他奈何不了杨忆古,而陈宗又与杨忆古相谈甚欢。

    不过既然有人指名道姓挑战自己,陈宗当然不会拒绝,说实话,看过那么多场战斗,他的手早有些痒了。

    起身、拔剑,剑光轻轻晃动,走向杨飞羽。

    “支族人就是支族人,连宝铁剑都用不起,要不要我送你一把。”杨飞羽看了陈宗手中长剑一眼,嘴角挂起一抹讥诮,充满轻蔑。

    “好啊,就你手上那把。”陈宗的回答,让杨飞羽满脸愕然,继而脸色铁青,也让其他人错愕之余,忍不住笑出声。

    杨飞羽这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一把宝铁剑的价值可不低,更何况是送给一个自己讨厌的人,想都别想。

    “不要逞口舌之利。”杨飞羽声音冷厉,一剑刺出,轻盈快速,赫然是圆满的飞鸿剑法。

    一剑紧接着一剑,剑光相随,仿若飞鸿不绝,从各个角度刺向陈宗。

    陈宗神色淡然,手腕一转,长剑点杀而出,便有尖锐的鹰鸣唳叫声响起,让众人误以为有雄鹰扑落,十分刺耳。

    论高低,鹰击剑法与飞鸿剑法一般,但陈宗的鹰击剑法可是修炼到入微之境,比圆满之境飞鸿剑法更强。

    一剑又一剑,眨眼,杨飞羽刺出的十几道剑光尽数被击碎。

    剑光犀利,直刺杨飞羽眉心,刺眼无比,让他无法直视,待他看清楚时,只感觉眉心似乎被针扎了一下,伸手一抹,有一点猩红。

    “好快的剑!”

    “好犀利的剑!”

    众人低呼惊叹不已。

    唐君罗眼底精芒一闪,从陈宗出剑,他看得出,对方的剑更快更准更犀利了。

    “如此才好。”唐君罗暗暗说道:“否则,击败你,便没有成就感。”

    杨忆古左手拿着酒葫芦停顿,眼底闪过一丝精芒,陈宗的剑法,出乎他的意料。

    到此,杨飞羽便是落败了。

    “去死!”杨飞羽却不甘心,这个陈宗,他越看就越是厌恶,竟然还敢伤到自己,不可忍,气血之力催动,飞鹰剑法第一重入门施展。

    飞鹰杀!

    宝铁剑锐利,剑尖宛如鹰嘴,狠狠的刺向陈宗胸口,欲一剑贯穿。

    “住手!”

    “你敢!”

    烈虎功、气血运行、力量大增,入微之境拂柳剑法,身如风剑似柳,摇摆之间,与飞鹰杀轻轻触碰,一触即收,入微之境鹰击剑法连击点杀而至,连续击中飞鹰杀周边,快准稳演绎到极致。

    入微之境残影剑法施展,剑光绚烂刺眼,又瞬息化为阴影弥漫,光与影的交替之间,让人双目恍惚。

    烈虎功催动气血增幅下,三门入微之境的剑法连续变化交替,击溃飞鹰杀,一剑切向杨飞羽面门,一丝快准稳演绎而出的狠辣与果绝。

    杨飞羽瞳孔收缩,满脸惊骇,但那剑太快,毫不留情的切向咽喉,毫不留情。

    “剑下留情!”一群人大呼,唐君豪更是直接出手,不知何时手中握有长枪,气血之力爆发,一枪以惊人的速度如流星追月般刺杀而至。

    枪尖与剑尖轻轻一触,可怕的力量,阻挡陈宗那一剑,陈宗连忙收剑后退,但剑尖还是被击碎。

    唐君豪手中长枪,可是宝铁级,而且还是那种品质最好的宝铁级,陈宗手中长剑则是很普通的精铁级,硬碰硬,受损不可避免。

    “杨飞羽,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唐君豪怒道,方才众人都看得出,他那一剑,分明是要杀死陈宗。

    杨飞羽满脸铁青离去。

    “抱歉,你的剑被我所损坏,我赔偿你一把。”唐君豪转而看向陈宗,露出一抹笑意:“来人,取来宝铁剑。”

    “不,精铁剑即可。”陈宗一惊,连忙说道。

    剑尖是一把剑极其重要的部位,受损,剑的威力立刻大打折扣。

    “没有宝铁剑,你如何能与我尽兴一战。”唐君罗却是说道,众人闻言,纷纷大惊。

    唐君罗言下之意,这陈宗竟然能成为他的对手不成?

    是不是太高看他了?

    很快,便有人将一口宝铁剑送过来,交给唐君豪,唐君豪则递给陈宗,语气坚决:“你的剑法,让我叹为观止,配得上此剑。”

    “多谢。”陈宗双手郑重接过宝铁剑,右手握住黑檀木制成的剑柄,稍微发力拔出一截,锋芒入眼,剑刃泛出微微青光,倒映双眸。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