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熔炉火通红,张牙舞爪摇曳。

    火光照映在陈宗脸上,脸上汗珠密布,一滴滴泛着红色光泽,徐徐滑落。

    左手持拿铁钳,紧紧钳住被烧得通红的粗铁,如钢铁手臂稳若山岳,右手握紧五十斤铁锤举起再锤落,铿亮之声随着无数火星迸发开去,在铸造室内回荡不休。

    一锤两锤三锤!

    陈宗毫不停歇,手起锤落,反复重复,一次次的锻打。

    凡铁块,就是铸造凡铁级武器所用的原料,需要以粗铁提炼而成,而粗铁则来自于铁矿石,将铁矿石高温熔化后,分离出杂质,便形成粗铁。

    铁锤砸落,或者轻或者重或者急或者缓,打铁四要诀不断变化。

    粗铁当中还蕴含许多杂质,需将之高温烧得通红再经过反复捶打,将其中的杂质一次次去除,捶打,并非盲目行动,要有技巧,否则捶打出来的粗铁,最后不仅无法成为凡铁块,还会变成废渣,毫无用处。

    正常武者差不多用一个月时间左右能初步掌握打铁四要诀,但要将之应用,则需要一次次反复的捶打,通过一次次的对比来矫正,最终真正掌握。

    原本一大团人脑袋般大小的粗铁,在陈宗反复的捶打之下,一点点的收缩。

    捶打片刻,粗铁渐渐冷却下来,令得捶打难度提升时,陈宗将那粗铁送入熔炉之内,拉动风箱,用烈火煅烧,使其再次变红变软。

    “还真是自大,以为三天就可以掌握打铁四要诀打造出凡铁块吗?”铸造室外,陈七满脸不屑的冷笑。

    “呵呵,谁知道呢。”陈武厚实诚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说不定他还真能成功。”

    “这句话,你自己信吗?”陈七反问道,陈武厚又笑了笑没有回答。

    信吗?

    肯定不信。

    不论是他还是陈七,都用时一个多月才勉强铸造出凡铁块,因此被烈长老留下。

    仅仅三天时间,还是第一次接触铸造,就想打造出凡铁块,和做梦无异。

    粗铁又被烧得通红,陈宗再次取出,反复捶打,最后,一锤落下,那粗铁竟然崩裂开去。

    “废了……”陈宗不禁摇头,这是他打坏的第三块粗铁。

    放下铁锤,陈宗仔细的回忆自己打铁过程,思考哪里时机把握不好,哪里用力不对,哪里还需要改进等等。

    右臂酸麻,不适合继续打铁,陈宗便收拾一下离开。

    用过膳食后,再次来到练武场一角练剑。

    “分光掠影!”

    一剑劈杀而出,两道剑光分后前后,同时杀向一处,剑光过后,地面仿佛被劈开,留下一道一米多长剑痕。

    “单独攻击一个目标,威力果然有所提升,但若是能将两道剑光合二为一的话,威力必定会更强。”

    可惜的是,这是一种变化、一种应用,目前对分光掠影的修炼,并没有帮助,却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陈宗出剑的威力。

    “若是将分光掠影修炼到小成,便能劈出四道剑光,大成则可以劈出八道剑光……”

    只是,品级武学的修炼难度胜过筑基武学许多倍,单单是入门就花了陈宗四天的时间,还是受到打铁四要诀的启发,想要小成,估计也没有那么容易。

    练完分光剑法,陈宗又修炼一番其他四门筑基剑法,尤其是真剑八式。

    返回房舍后,修炼烈虎功,修为的提升很慢很慢。

    “我将血气淬炼七遍方才突破,修为尚且如此难以提升,那些仅仅淬炼三遍突破者,岂不是更难以寸进?”陈宗不禁感慨修炼不易。

    纵如此,自己也要坚持不懈。

    第四天,陈宗修炼一番后,又前往铸造坊再次打铁。

    他可不想十天后被烈长老给赶走。

    熔炉烈火熊熊,煅烧粗铁,陈宗回忆前两日打铁心得,待到粗铁烧得通红后,取出捶打。

    又失败了。

    烈长老也没有理会他。

    第五天,陈宗如常。

    汲取了前几次失败的经验,再结合打铁四要诀的精义和自己的领悟以及对力量的掌控,反复捶打之下,粗铁渐渐的变小,最终,变成了一块不算规则的铁砖。

    放下铁锤,将铁砖钳起放到眼前仔细看了起来,表面坑坑洼洼又有些凹凸不平,和堆放在铸造室角落的那些平整方正的凡铁块相比,完全就是歪瓜裂枣,但陈宗却笑了。

    就算再难看,这也是凡铁块,证明自己成功了。

    “但,还不够。”陈宗暗道,稍作休息后,开始将第二块粗铁丢入熔炉之内,他要抓住锻造凡铁块成功的感觉,将之巩固。

    一段时间后,第二块凡铁块被打造出来,和第一块相比,明显好看了不少。

    “今天就到这里,明日再来。”陈宗笑道,整理完后离开。

    第六日!

    第七日!

    第八日!

    第九日!

    第十日!

    每一天,陈宗都在进步,不仅是修为上的进步、剑法上的进步、打铁上也同样在进步。

    “烈长老,这是我打出来的凡铁块,请您过目。”陈宗拿着自己打造出来的凡铁块,递给走进铸造室的烈长老。

    “你怎么还在这里?”烈长老看了陈宗一眼,想了一下才认出来,随后口气很冲:“老子看看。”

    “老子生平最恨的就是偷奸耍滑、欺上瞒下之辈。”烈长老接过那凡铁块一看,顿时炸怒了,一身可怕的气息宛如火山爆发,双眼似有烈火冒出,欲将陈宗烧成灰烬,那种气势令陈宗脸色大变,连连后退。

    另外两个给烈长老拉风箱的武者,直接浑身哆嗦。

    这,可是超越气血境的强大武者发怒的气势啊,就算是气血境九层武者也不好受。

    “你敢说,这是你打造出来的?”烈长老手掌抓紧,凡铁块发出咯吱咯吱声响,竟然被抓得扭曲,看得陈宗惊骇不已,那得多大的力量啊,要是骨头被抓到,瞬间就化为粉齑。

    “长老若不信,我当场打造一块。”陈宗硬着头皮说道,太可怕了,发怒的烈长老气势实在是太可怕了。

    “好,老子就看你玩出什么花样来。”烈长老虽怒,却没有失去理智,很惊讶区区一个气血境四层在自己的气势冲击下,竟然没有瘫软,还可以开口流利说话,决定给陈宗一个机会。

    呼出一口气,陈宗感觉浑身有些乏力。

    生火、拉风箱,动作熟练,如行云流水,让烈长老眼睛微微一亮。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有没有本事,内行人一看就能分辨出来,烈长老不由的生出几分期待。

    随着陈宗丢入粗铁,待到粗铁烧红后夹出来稳稳的放在铁砧上,右手扬起大锤,那动作像是练习过成百上千遍似的,令烈长老双眼更亮。

    随后进来的陈武厚和陈七也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宗的一举一动,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每一个动作都比他们还要熟练完美啊。

    锤落!

    第一声响起,异常的铿亮,也让陈武厚和陈七两人浑身激灵。

    烈长老的眼睛更亮了,那一锤,他看到了一种很独特的韵味,那需要将打铁四要诀掌握到一定程度才能够做到。

    “难道我发现了一个天才?”烈长老内心在大吼。

    一锤两锤三锤!

    反复捶打,无数火星喷射而出,十分炫目。

    力度变化、角度变化,在烈长老看来,虽然还不够完善,还有着不少需要改进的地方,但仅仅十天,换成陈武厚和陈七,到现在三四个月,也还没有达到这个程度。

    就在烈长老等人的亲眼见证下,陈宗打造出一块凡铁块,不论是外形还是质地,都与摆放在墙角的那些方方正正的凡铁块一般。

    “好好好。”烈长老激动不已,卷曲的胡子直翘。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老子的徒弟了。”烈长老一指陈宗,直接宣布。

    陈武厚和陈七以及铸造室内那两个拉风箱的武者浑身一哆嗦,无比羡慕。

    族堂共有五位长老,烈长老就是其中之一,能够被长老收为弟子,那是多少族堂子弟做梦都想的事情,莫大的荣幸啊。

    “长老,您能教我练剑?”陈宗并没有想象中的欣喜若狂,反而冷静的问道。

    “老子又不练剑法,怎么教你练剑。”烈长老兴冲冲道:“但老子能教你铸剑,让你成为一名铸器师。”

    “抱歉,长老,我来铸造坊只是想赚些贡献点。”陈宗摇摇头,练剑,尚且要占用他许多时间和精力,若非为了贡献点,他不会到这里来。

    要知道,每天打造凡铁块,就占用了他不少时间。

    “你的意思是拒绝我了,糊涂啊糊涂啊,你有这等铸器师的天赋,不用在铸器师上,还练什么剑法。”烈长老气得直跳脚:“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想拜老子为师,老子都看不上,现在老子看上你了,你竟然拒绝老子。”

    陈宗默然不语,烈长老又急又怒,偏偏又不能将陈宗怎么样。

    这样子,让陈武厚等人更是羡慕嫉妒、眼红不已。

    “气死老子了。”烈长老一跺脚,铸造室内响起轰鸣。

    看着气冲冲离开的烈长老,陈宗不禁苦笑,这到底怎么回事?

    自己还能不能留在铸造坊赚贡献点啊?

    干脆不去想了,明日再来看看。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