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圆满之上是为入微,终于要达到了吗?)

    剑身明亮,有羽毛般的纹路,剑刃处可见细微的波浪纹路,更显锋利。

    剑身长六十三,最宽三点二,最窄二点五,最厚一,最薄零点五,剑柄长二十,似竹节,暗红色木制,表面磨砂,带有轻微酸香,剑首古铜,如虎头,除鞘净重十八斤。

    左手持剑,剑身倒映锐利双眸,如流水般滑过,手腕轻轻一颤,剑光炫目,信手挥出,挽出朵朵剑花。

    这,便是陈宗刚刚拿到手的精铁剑,单单从外形上看,的确要胜过之前的凡铁剑不少,的确是一把好剑。

    右手虎口开裂,暂时不好练剑,幸好自己一直有锻炼左手,也不会比右手差多少。

    灵活的挽出几朵剑花,陈宗收剑入鞘。

    精铁剑的剑鞘,通体暗红色木制,有古铜为装饰,看起来更为不凡。

    放下剑,陈宗取出虎阳壮骨膏。

    差不多鸡蛋大小的一块,褐色的,散发出浓烈的腥香,据送来虎阳壮骨膏的人所说,这么大的一块,差不多可以泡制二十坛虎阳壮骨酒。

    切下十分之一,丢入口中,仿佛在舌尖炸开一般,满口发麻,又迅速退去,转为浓香,味道十分奇特。

    身躯迅速发热,血气流动速度加快,陈宗连忙修炼虎啸诀。

    十分之一的量,差不多就等于直接喝下两坛虎阳壮骨酒,效果相当明显。

    片刻之后,陈宗立刻感觉浑身一震,一股酥麻的感觉弥漫全身,仿佛有电流掠过,说不出的舒爽,笑意在脸上弥漫开去。≮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终于,第六遍淬炼完成了,但我能感觉到,这,还不是我的极限。”陈宗既高兴又有些苦恼的说道。

    不是极限,意味着他可以继续淬炼,完成第七遍,这是一件十分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淬炼第六遍已经花费了他不少时间,第七遍的淬炼难度肯定更大,搞不好会超出一年的标准。

    “剩下的虎阳壮骨膏,的确是可以缩短我些许淬炼时间,但不会很多。”陈宗思索起来:“我必须找个办法,加速修炼才行。”

    他相信,就算是满一年,他的修为还没有突破到气血境四层,有这样的底蕴在也不会被驱逐,但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机会,要自己主动去争取。

    九天后,虎阳壮骨膏全部被陈宗吃完,一身血气也因此淬炼了些许,但距离第七遍完成,还有不小的差距,陈宗自己估计,至少要三个月以上的时间才行。

    不禁想到唐君罗,作为唐氏豪门的少主,自出生地位就高人一等,就算他是一头猪,也能够享受到其他人所没有的待遇,何况他是一尊罕见的天才,受到的重视更不用多说。

    陈宗不同,只不过是一个来自支族的子弟罢了,出身的差距就摆在那里,毕竟,一个家族再强大,资源始终有限。

    九天的时间,右手的虎口伤势痊愈,可以重新练剑。←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这九天只练左手剑,令陈宗左手剑的水准,无限接近右手剑了。

    “我可以选择其他筑基武学修炼,可以轻易将之练到大成之境,但那种提升和我直接修炼虎啸诀对比,没有任何优势,除非能够修炼至圆满之境,但要将一门筑基武学修炼到圆满之境,没有几个月的苦功难以做到,太慢。”陈宗沉思道。

    若被人知晓他的想法,不知道会嫉妒成什么样子,只需要几个月,就可以将筑基武学修炼到圆满之境,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境界。

    “或许,我可以尝试一下,将残影剑法拂柳剑法和鹰击剑法修炼到入微之境。”陈宗双眼泛光。

    九天前,他与唐家唐君罗一战,于对方所带来的大压力下,不知不觉打破了三门剑法之间的屏障,圆融自如,让自己对三门剑法又有了新的感悟,经过这九天的修炼,自己也渐渐把握到一丝超越圆满之境的感觉。

    从大成巅峰突破到圆满之境,便给自己的血气淬炼带来一些帮助,那么,打破圆满之境的桎梏达到入微之境,其帮助绝对会更大。

    精铁剑出鞘,剑光明亮,倒映阳光,有些耀眼。

    练武场这一角,似乎已经变成了陈宗的专属练剑场所,远远的,时不时会有人张望,又是羡慕又是敬畏。

    陈宗展开残影剑法,剑光与残影交织环绕,变幻莫测,一时间,让人难以分辨虚实,好像每一剑都是真的,又好像每一剑都是假的,看得过路的人眼花缭乱、头晕目眩,惊骇不已。

    陈宗全神贯注,忘记周身一切,练剑的同时不断的感悟,一遍一遍尝试提升。

    练完百遍残影剑法后,便修炼百遍拂柳剑法,再修炼百遍鹰击剑法,稍作休息恢复体力,同时回悟一番,接着,便将三门剑法交替应用,寻找当日与唐君罗战斗时的那种感觉。

    陈出云离去,庭院也被族堂收回,陈宗再无处可修炼快准稳三字要诀,不过他的双臂一直都带着五十斤重铁片,除了洗澡外,连睡觉也不曾卸下。

    虽然没有条件修炼快准稳三字要诀,但基础十八式不曾丝毫落下,并且,原本用来修炼快准稳三字要诀的时间也被他统统拿来修炼三门筑基剑法。

    每日修炼,陈宗都会有一丝新的感悟。

    时间飞逝,眨眼,陈宗来到族堂,已经有十个月了。

    相继陈风华陈古战等四人之后,又有好几人将血气淬炼到极限,成功的突破,成为武者,武徒的数量,越来越少。

    “第七遍的淬炼,终于完成了一半,还剩下一半。”停止虎啸诀的修炼,陈宗呼出一口悠长气息,暗暗说道。

    提剑,再次来到练武场一角练剑法。

    ……

    真武历395年7月20日。

    “残影!”

    一声低喝,陈宗出剑,剑光与剑影重叠交错,六式一遍紧接着一遍,似乎变得杂乱,没有章法。

    练着练着,陈宗停顿下来,他感觉自己仿佛要抓住什么要点,却又什么也没有抓住似的,那种感觉,让他如同被猫儿的爪子挠着心,心痒难耐。

    下意识抬头看向天空。

    烈阳高悬,阳光普照,这时,不知道从何处飘来一朵乌云,漫过烈阳,将其遮挡,一片阴影笼罩四周,也笼罩陈宗。

    “光……影……”陈宗双眸一亮,脑海中的灵感如潮涌,却又零碎一片,难以聚集起来,陈宗陷入疯狂的思考当中,神秘剑尖连续颤动,银色苍龙飞舞,光辉弥漫照耀八方。

    乌云徐徐在天空滑过,错开之际,又一缕阳光落下,直接照在陈宗的双眸上,阴影尽消,令他浑身一颤,仿佛黑夜之中的灯塔,脑海中的无数灵感,瞬息找到了突破口一般,纷纷聚合起来。

    “光照影生……光下影消……”

    默念一句,陈宗再次出剑。

    依然是残影剑法六式,但随着他一遍又一遍的修炼,脑海中的无数灵感加速聚合,那种感觉愈发清晰。

    无数的剑光环绕在周身,无数的剑影相随幻灭。

    练着练着,残影六式变得模糊,环绕周身的剑光和剑影不断重叠,最终,陈宗双眸绽射出惊人的光芒,如利剑出鞘,手中精铁剑微微一顿,无数的光和影似百川归流纷纷汇入精铁剑之内,令得精铁剑释放出耀眼夺目的光芒,仿佛要与天上太阳齐辉。

    “叱!”

    一声厉喝,精铁剑洞穿空气,璀璨到极致的剑光激射而出,瞬息化为一道道阴影交织,由明转暗,令得那一剑更加难辨。

    随之,陈宗浑身一颤,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浑身发麻,血气激荡,自行以虎啸诀的方式运转起来,咆哮阵阵。

    阴影散开,陈宗还保持一剑刺出的姿态,仿佛被施展定身术似的一动不动,一身皮肤如煮熟的大虾,红得有些吓人。

    足足持续半刻钟后,似长河之水的血气,方才渐渐平复下来,陈宗仔细感受一番。

    “好,残影剑法突破圆满臻至入微之境,对血气淬炼起到的效果,果然很强,完全可以媲美真剑八式从大成巅峰突破至圆满之境的效果。”陈宗欣喜不已,如此,足足节省了他七八天的苦练。

    肚子很饿,连忙取出一粒精力丸服下,随着精力丸化开,饥饿感渐渐退去。

    挥剑,精铁剑再次刺出,光与影交替,让人根本就无法看清剑在哪里。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入微之境……”

    残影剑法臻至入微之境,陈宗方才明白,一门武学从入门至圆满,都还在武学本身的范围之内,或者说桎梏之内,而入微之境,便是打破那桎梏、超越那层次,对武学有全新的并且更高度的领悟,等于将那一门武学变成自己的。

    用直白的话来说,入微之境前的武学,就像是别人的东西,入微之境的武学,那东西就变成了自己的。

    “所谓入微,便是对剑法的理解突破原本的极致,对剑法的应用,也突破原本的极致,将自身的每一分力量都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将剑法本身的每一丝威力都充分发挥出来,以最小的力量释放出最强的威力。”陈宗暗道,双眸精芒闪烁:“残影剑法既然入微,有此为引,拂柳剑法和鹰击剑法,当也可以突破,臻至入微之境。”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