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真武历394年10月10日。

    一反平日常态,天色阴暗,乌云密布,沉甸甸一片仿佛压下,空气中弥漫几分躁动,令人心头有说不出的压抑。

    吹过的风有些肆无忌惮,卷起尘沙打转,吹过脸颊时,让人感到丝丝凉意。

    各组子弟早已经聚集到练武场各个角落,剑法组便聚集在练武场东北角,整齐排列。

    “今日,是一月一次小组首席争夺战,也是你们入族堂的第一战。”陈出云清冷的声音透过凉风,清晰钻入每个人耳中:“夺得小组首席,将得到十粒精力丸奖励。”

    众人双眼一瞪。

    “击败其他小组首席,将得到一坛以虎阳壮骨膏泡制而成的药酒。”

    陈左翼等五个宗族子弟,不仅双眼瞪大,连带着呼吸也急促起来,显然这药酒比十粒精力丸更有价值。

    “虎阳壮骨膏是我们陈家以独门秘方熬制而成的秘药,强壮骨骼骨髓,淬炼血气。”陈出云看了陈宗一眼,便解释道:“效果比精力丸更好。”

    事实上,精力丸更适合淬炼血气以前服用,对血气淬炼的帮助不如以前,但虎阳壮骨膏泡制而成的药酒,主要强壮骨骼骨髓淬炼血气。

    “我不仅会夺得剑组首席,还会击败其他四组首席。”陈左翼信誓旦旦,毫不掩饰自己的决心。

    “左翼哥修为第一剑法高超,首席必定是你。”陈水清奉承道。

    “刀剑无眼,为了比试的公平与安全,你们只能使用木剑对战。”陈出云左边放着一捆黑色木剑,长短粗细一致,右边则有一个黑色木箱:“你们七人,将进行抽签,一号与二号对决,三号与四号对决,五号与六号对决,七号轮空。”

    “我先来。”陈悟快速走到木箱前伸手一掏,取出一块木牌:“哈哈,七号,我真幸运。”

    其他六人轮流上前,陈宗抽到的是五号,他的对手,就是六号。

    “第一场,一号对决二号。”

    众人纷纷退开,将场地让给一号与二号。

    一号是陈烟,二号是陈水清,正好是七人当中的两个女子。

    “认输吧,你不是我的对手。”陈水清一挥木剑直指陈烟,骄傲的说道。

    “不打过又怎么知道。”陈烟莞尔一笑,摆出拂柳剑法起手式。

    “是你自找的。”陈水清所练是残影剑法,一剑刺出,剑身轻颤,幻化出三道剑影,与剑身交替,真假难辨。

    陈烟身形摇曳,木剑如柳枝挥舞,同样达到大成巅峰,有一种赏心悦目。

    同样大成巅峰的拂柳剑法,在陈烟剑下施展出来,有一种柔美,而在陈宗施展出来,则有一种坚韧。

    在陈宗眼里,不论是陈烟还是陈水清,她们的剑法破绽很多。

    从出剑到结束只用了五分钟,陈水清一招之差落败,脸色铁青一片。

    三号是陈少泽,四号是陈左翼,两人并没有对决,因为陈少泽直接认输,自知不是陈左翼对手,对此,陈左翼理所当然。

    第三战,便是陈宗对决陈彻,陈左翼对陈彻打了一个眼神,陈彻心领神会暗暗点头。

    “支族的土鳖,让我看看你那三门剑法练得如何?”陈彻摆出鹰击剑法起手式,咧嘴一笑:“有没有入门了?”

    陈宗没有摆出任何剑法起手式,就那么提着木剑挺立。

    “自大的土鳖。”陈水清心情很不好,毫不遮掩的讽刺。

    “大概是连入门都没有,不好意思拿出来,害怕丢人现眼。”陈悟笑道,陈左翼嘴角挂起,一抹轻蔑。

    “接我一招,鹰爪击!”陈彻眼神冷厉,脚步飞窜,轻轻跃起,手中木剑急速刺出,手腕轻轻颤动之下,那剑如同雄鹰的利爪,狠狠抓向陈宗肩膀。

    木剑又快又狠,毫不留情,似乎打定主意要击伤陈宗,陈宗像是被吓傻一样,一动不动。

    陈悟等人咧嘴,正要嘲笑几句时,陈宗动了,右手抬起,黑色木剑如闪电般刺出,循着破绽直击陈彻胸口。

    人仰马翻,倒地翻滚,胸口疼痛不已,陈彻可以肯定,被击中之处绝对是乌青一片,但他很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明明自己的鹰爪击就要击中对方肩膀了,为何会突然倒地翻滚?

    陈悟张大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整个人风中凌乱,陈左翼也是一脸惊讶,方才那一剑,很快。

    陈出云暗暗点头,最近的训练颇有成果。

    快准稳已经有一定的火候。

    毫无疑问,陈宗赢了,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剑,自己也能看出,这几人都没有修炼过基础十八式,或许,他们一点都没有重视,不然,陈彻剑法当中的破绽,不会那么明显。

    “你们四个重新抽签。”陈出云说道。

    陈宗这一次抽到的是二号,陈烟是三号,陈悟是四号,陈左翼是一号。

    “还记得我二十天前所过的话吧,很快就应验了。”陈左翼尽管惊讶于陈宗那一剑的迅速,但还是没有重视,这种轻视支族的观念,流传已久,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扭转过来的。

    “请。”陈宗的回答十分简单。

    “左翼哥,狠狠教训他。”陈水清大喊道。

    “对。”陈彻用力点头,牵动胸口伤势,倒吸冷气。

    陈左翼摆出鹰击剑法起手式,整个人气息立刻变化,双眸如雄鹰般的锐利,仿佛将陈宗当做猎物。

    同样的剑法同样的境界,在陈左翼施展出来,完全胜过陈彻,这是一个有实力的对手,值得自己认真对待,陈宗也摆出鹰击剑法起手式。

    众人只感觉,陈宗仿佛要化为雄鹰展翅翱翔。

    “不可能!”不仅是陈左翼,其他几个也纷纷低呼。

    不是说陈宗进入族堂之后,才开始修炼鹰击剑法等三门剑法的吗,为何他所摆出来的起手式,已经达到大成巅峰,甚至还要胜过陈左翼。

    “已有一丝圆满之境的味道。”陈出云暗道。

    当剑法练到这个地步,再练下去,达到圆满之境并非难事,只是时间问题。

    听起来很简单,实际很不容易,对大多数人而言,就算付出再多努力,也无法将武学修炼到圆满之境,那是少数人的才能做到的事。

    出剑!

    如雄鹰飞起,双翼一展,掠过长空。

    鹰击剑法,主攻击,以剑尖剑刃对敌,演绎凌厉。

    鹰翼击!

    鹰爪击!

    鹰翔击!

    鹰啄击!

    一剑一剑,毫不留情,那木剑如翼、如爪、如尖嘴。

    循着一丝破绽,陈宗一剑削出,直击陈左翼手臂,如鞭抽打,陈左翼手臂一颤,木剑差点脱手落下,他急忙后退。

    “等等。”看到陈宗要追击而至,陈左翼连忙开口。

    “你要认输?”陈宗一句话让陈左翼差点吐血。

    “我不会认输,方才一战,不是我的真正实力,现在,让你知道我的厉害。”陈左翼怒道,再次摆出一个剑法起手式,与鹰击剑法截然不同,透着一种轻快,旋即,陈左翼搬运血气,皮肤微微发红。

    “快剑!”一声低喝,陈左翼出剑,剑速惊人,洞穿空气,发出尖锐啸声,出剑的刹那,便出现在陈宗眼前。

    “好快!”陈宗惊讶不已,迅速后退,木剑一旋一挑,架住对方一剑,不料陈左翼迅速收剑,再次刺出,速度又提升了一丝。

    一剑紧接着一剑,速度越快,陈宗不断后退,双眼锐利,寻找陈左翼剑法之中的破绽。

    这快剑,破绽极少,并且一闪即逝,难以把握。

    既然如此,那就自己制造破绽。

    摆柳式!

    错影式!

    鹰啄击!

    一剑,直接刺中陈左翼手腕,可怕力量仿佛击碎筋骨,令剑脱落。

    再一剑,抵住陈左翼咽喉。

    “之前,你可以认输的。”陈宗幽幽说道,令陈左翼又差点吐血。

    他明明已经施展出比鹰击剑法更厉害的快剑七式,明明已经搬运血气全方位增强身躯,力量更是提升一百斤,最后还是败了。

    接下去,是陈烟对决陈悟。

    陈悟所练,是残影剑法,双方对决,陈悟剑剑逼人,击败陈烟。

    “最后一战,陈宗对决陈悟。”陈出云宣布。

    这一战,便关系到剑组首席的归属,更关系到十粒精力丸的归属。

    “我认输。”陈悟犹豫了几下便开口说道,他的实力充其量和陈彻差不多,不如陈左翼,而陈左翼实力全开之下,也被陈宗击败,他与陈宗交手的下场只有同样只有一个。

    既然如此,陈悟就不想上去,免得丢脸。

    一个练剑之人,如此比试,却畏惧一战,锐利已失,难有成就,陈出云暗道,不过这是对方的权利,她不会干涉。

    “剑组首席为陈宗,下午,就是五组首席之战,届时会有族堂长老前来观战。”陈出云道:“陈宗,好好准备,击败其他四组首席。”

    “是。”陈宗声音果绝有力。

    “解散。”

    陈出云离开,陈宗也随之离开。

    “哼,小人得志。”盯着陈宗的背影,陈彻愤愤不岔。

    “他以为夺得剑组首席,就可以击败其他四组的首席吗,太自以为是了。”陈水清也是如此。

    “据我所知,刀组的陈风华可是将连环刀法和重击刀法都练到大成巅峰,实力还要在我之上。”陈左翼冷冷一笑。

    “下午,就看看这支族土鳖如何在长老面前丢脸。”陈悟笑道。

    “你们真是可悲。”陈烟落下一句,在众人满脸铁青中离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