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更,今天会爆发,没钱的捧个人场,投些票加个收藏,有钱的捧个钱场)

    家族有一座练武场,长宽各有两百多米,相当大。

    平日里,家族子弟都会到练武场来修炼,一则气氛好,二则会有族中长辈教导,一开始陈宗也常来,但经常被嘲笑乃至欺负,严重影响到修炼,又被陈中杰打伤几次,耽误不少时间,干脆不来了,自己练。

    武器室就在练武场一角,而练武场上,正有十几个家族子弟在修炼。

    “你们看,那不是陈宗吗?”眼尖的人看到陈宗,立刻惊呼。

    “没错,就是他,不是自己修炼了吗,怎么又来了。”

    “估计自己修炼没有进步,打算重新来练武场。”

    “他该不会以为陈中杰忘记他了吧。”

    “真是可怜啊,听说昨天他的精力丸被分给陈志刚了。”

    “我觉得这样做是对的,刚哥可是家族武徒第一人啊,不要说和刚哥比,就算是和我们比,陈宗就是废材一个,精力丸给他就是浪费。”

    无视十几个家族子弟的注视和议论,陈宗穿过练武场,走进武器室。

    武器室长宽都有十米左右,四面墙壁处放着木架,架子上有不少武器,刀枪剑棍弓箭匕首六种。

    看管武器室的是一个老头,许是年纪大了,容易疲乏,正在打盹,陈宗也没有打扰他,径自走向放剑的武器架。

    架上有剑十几把,最长有一米多,最短不到半米,陈宗先排除最长最短,剩下有五把长短较合意。

    陈宗一把一把拿起拔出,随意挥舞,仔细感受。≮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人有不同,剑亦如此,长短粗细轻重,适合自己才是最好的。

    最后,陈宗双手各拿一剑,仔细的对比,看起来这两把剑长短粗细一致,重量却有一些差别,对比几分钟后,陈宗放下左手剑,选定右手之剑。

    剑身灰黑,有点点斑驳痕迹,剑柄木制,通体乌黑,刻有螺纹能防滑,整把剑一看就知道是很普通,值不了几个玉钱,想想也是,小湖镇陈家不过是支族,各方面都有限,免费领取的武器,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陈宗倒是不在意,相反有些激动,这是自己第一次拿剑,不知为何有种熟悉的感觉,像是握剑已有几年一般,右手持剑,左手手指在剑身上轻轻拂过,冰凉的触感,让陈宗不自觉一个激灵。

    剑身长六十二厘米,剑柄长二十厘米,与剑格连接的剑身宽三点五厘米、厚一厘米,剑尖处宽二点五厘米、厚零点六厘米,除鞘净重五斤八两。

    颇有些爱不释手,随即收剑入鞘,叫醒打盹的老头,进行登记后,左手提剑大步走出武器室,便看到十几个家族子弟都盯着自己。

    “出来了。”

    “手里还拿着铁剑。”

    “虎力拳法练不成,打算练剑法吗?可是我们家族筑基武学没有剑法啊。”

    “你想太多了,就算族里有筑基剑法,修炼难度也在拳法之上,连拳法都练不成,还练什么剑法,我看他是打算拿着铁剑去卖钱,好歹也能卖上一二十个玉钱花花。≮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一人自以为是的说道,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出现过。

    “喂,陈宗,卖剑的钱,记得分一半给我。”还有一人冲陈宗喊道,旋即握起拳头威胁道:“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

    陈宗眉头一皱,正要开口时,眼角突然瞥见一道熟悉的黑色身影,正大步走入练武场。

    “陈中杰……”牙齿一咬,声如猛虎低吼,怒火从心底烧起。

    从阿爹修为尽失后,从开始练武至今,陈宗饱受欺凌,大多数来自于陈中杰,因为他是陈志刚的狗腿,而陈志刚他爹和陈正堂曾有过矛盾。

    “陈宗!”陈中杰也看到陈宗,一脸惊讶,旋即冷笑不已:“小废物,好久不见了,是不是把我的话给忘了。”

    半年前,陈志刚说陈宗在练武场影响到他修炼,狗腿子陈中杰立刻堵住陈宗,威胁他从此之后不得再来练武场,否则见一次就打一次,陈宗自然不会屈服,立刻就被陈中杰打伤,足足休养了五六天,无法修炼,给阿爹增加不少负担。

    陈志刚他爹是现今家族第一武者,飞扬跋扈,连族长都不放在眼里,偏偏他实力最强,又拉拢一批人,没有修为的陈正堂无可奈何。

    为了不给阿爹增加负担,也为了能够好好修炼,陈宗便没有再来练武场,如今听到陈中杰的话,怒火高炽,仿佛火山几欲爆发。

    “哟,拿剑了,干什么,知道自己废物,打算和你那废人老爹一同去砍树吗?”陈中杰目光落在陈宗左手上,讥笑不已。

    “陈中杰,收回你的话,向我道歉。≮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一声‘废物’和‘废人’唤醒陈宗诸多不好的回忆,他脸色一沉,一字一句。

    “父亲废人儿子废物,我有说错吗?”陈中杰一脸轻蔑的大笑。

    “你找死!”双眸似有怒火熊熊,陈宗一声低吼,迈开脚步如猛虎奔行,冲向陈中杰。

    陈中杰汗毛倒竖,刹那,他感觉像是一头猛虎在面前吼叫,摇摇头将这种荒诞感觉甩掉,陈中杰目露凶光,满脸狞笑,脚步迈开像是一匹恶狼锁定猎物般奔袭,身子前倾,左手弯曲在前虚握成爪,拇指正对下巴,右手握拳搁在腰间,中指与食指关节特别突出,如尖牙。

    “看起来,陈中杰的狼牙拳法似乎又有精进。”

    “陈宗惨了,这次不知道要在床上躺多少天。”

    众人幸灾乐祸之际,陈中杰与陈宗逼近。

    “狼突式!”一声低喝,陈中杰的速度似乎又快了两分,欺近陈宗时,右手似击穿空气般,狠狠的打向陈宗肚子,像是恶狼的獠牙,毫不留情。

    陈宗双眸凝视,将陈中杰看得无比清晰,面孔狰狞、眼神冷厉,瞳孔凶光闪烁,竖起的左手轻轻晃动,如恶狼獠牙般击穿空气的右拳,轨迹清晰。

    “虎冲式!”

    右拳紧握,一声低吼,大成巅峰的虎力拳法施展,势如破竹,风吼声惊人。

    狼牙拳法与虎力拳法属于同一级别拳法,狼牙拳法注重速度,讲究伺机而动,虎力拳法注重力量,讲究正面碾压。

    双拳碰撞,仿佛骨骼碎裂般的咔嚓声响起,陈中杰脸上的狞笑变为惊恐,陈宗一拳势如破竹,击溃陈中杰狼突式后长驱直入,重重轰击肚子。

    砰的一声,像是击鼓,气劲鼓荡四溢,令陈中杰一身武服波动不已,肚子在拳下内陷,可怕的力量仿佛将他的五脏六腑打碎,背部拱起,满脸惊恐,眼睛瞪大眼珠子凸出,布满红丝,嘴巴大张,口水滴落。

    收拳,陈中杰直接跪倒在地,双手抱紧肚子,因剧痛浑身颤抖不已,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红得触目惊心。

    那一拳很重,是陈宗怒火的宣泄,陈中杰已受内伤,没有个七八天的静养是不行的。

    “陈中杰,好好记住,下次再辱骂我阿爹辱骂我,后果自负,将我原话转告给陈大磊和陈志刚。”陈宗冷眼盯着陈中杰,沉声说道,转身大步离去,脚步更坚定,背影更挺直。

    同为陈家子弟,打伤陈中杰已经够了,他没有丝毫杀人的想法,否则会受族规惩罚。

    四周寂静无声,一个个瞪大双眼张大嘴巴,好像第一次认识陈宗似的,内心如滔天巨浪汹涌、震骇莫名。

    走出练武场,迎面刚好走来两人。

    “宗哥。”其中一个是陈一鸣,跑到陈宗面前:“你怎么到练武场来了?”

    “拿剑。”陈宗示意左手的铁剑笑道。

    “宗哥要改练剑法吗?我们族里没有剑法武学啊。”陈一鸣不解。

    “随便玩玩。”昨夜之事陈宗觉得很重要,直觉告诉他,除了自己之外,不能让别人知道,便笑道,陈一鸣也没有抓住不放,而是盯着陈宗的脸,疑惑道:“宗哥,我怎么觉得你看起来和昨天有些不一样了。”

    “因为我的修为达到气血境二层了。”陈宗笑道。

    “太好了。”陈一鸣十分激动,比他自己突破还要高兴。

    “一鸣,你过来。”娇俏而带着冷意的声音传来。

    “玉瑶,好久不见。”陈宗看过去,笑着招呼。

    一身红色的紧身武服,将初具规模的身形美好的衬托出来,尤其是那一双笔直紧致圆润美腿在鹿皮鞋衬托下更显修长,更是让人心动不已。

    陈玉瑶,族长的女儿,和陈宗同岁,与陈一鸣一般是陈宗小时候玩伴,只是开始练武后,陈一鸣还和往常一样与陈宗关系很好,陈玉瑶则渐渐疏远陈宗。

    “陈宗,努力是没错,但也要看清事实,正堂伯父如今失去修为,身体也不如以前,难道你打算让他就这么一直砍树劈柴来供养一事无成的你吗?”陈玉瑶看了铁剑一眼,冷声问道:“看在正堂伯父曾为家族贡献的面子上,我可以求我爹给在族里给你安排一个较轻松的差事。”

    “多谢好意,不用了。”陈宗眉头微微一皱,内心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作为青梅竹马,说对陈玉瑶没有感觉是不可能的,有时候他也难免会想起小时候,扎着辫子的陈玉瑶跟在自己身后‘宗哥哥’的喊着,那是一个很美好的回忆。

    但现在这种回忆,随着陈玉瑶的话似乎变淡了。

    人总是会变的,陈宗暗暗对自己说。

    “随便你,但我还是要劝告你一句,人要有自知之明,自不量力的话,只会苦了自己的亲人。”陈玉瑶眉头皱起,很不满陈宗的态度,却忍住不发,继续说道:“另外,一鸣很有练武天赋,以后你不要再找他,免得影响到他。”

    “堂姐,我的事不用你管。”陈一鸣怒了,拉了陈宗一把:“宗哥,我们走,不要理他。”

    “告辞。”陈宗用平淡的语气对陈玉瑶说道,与陈一鸣一并离去,只留下满脸不悦的陈玉瑶。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