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发书发书发书了,大家快来收藏投票)

    天色微亮,寂静无声。

    小湖镇上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陈宗却迅速睁开双眼,身子一扭,仿佛泥鳅般灵活,钻出被窝悄声落地,手脚麻利穿好衣物洗漱完毕,吃上几口烙饼,手脚腰背各绑上重铁片,轻手轻脚开门关门。

    屋外光线暗淡,悄无声息,深吸一口清新空气再缓缓吐出,丝丝凉意在胸腔盘旋,令陈宗精神振作,活动手脚后往前奔跑。

    身上的重铁片重达三十斤,饶是陈宗每天背负,跑出几百米时依然气喘呼呼,但自己咬牙忍住坚持不懈。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跑到小湖边停下,歇息几分钟,继续迈开双腿围绕湖边奔跑起来。

    小湖一圈有一千六百多米,负重三十斤跑下来差不多要用十几分钟,陈宗连跑三圈后,汗水湿透全身,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打捞上来一般,皮肤发红,浑身发热,心脏狂跳犹如大鼓擂动咚咚作响,呼吸剧烈如铁匠铺中被拉动的大风箱。

    朝阳升起,第一缕光芒照射在陈宗脸上,与汗水交织倒映,霞光弥漫,朝气蓬勃生机盎然。

    努力深呼吸,陈宗双脚前后分开与肩同宽,前腿弯曲,后腿膝盖几乎触地,脚后跟抬起以脚掌用力撑在地面,身子向前低伏,重心分布双脚,肌肉紧绷,左手成虎爪状在前与眼睛齐平,右手虚握成拳在后贴近下巴,手掌前后笔直一线,如猛虎盘踞,满脸冷肃,眼神变得凝聚锐利。

    蓄势待发。

    “哈!”

    吐气开声如春雷炸响,低伏的身子猛然向前,腰身发力,背脊起伏,仿佛要往前冲出,力量激荡,右拳顺势全力打出,似猛虎探爪。≮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虎力拳法,陈家三门筑基武学之一,模仿猛虎的动作,共有五式,练到大成,便可以锻炼到身体五成部分,既能作为锻炼体魄壮大血气的方法,也能作为攻防手段,陈宗习练至今已有两年半,五式基本掌握。

    虎力拳法五式连贯施展,拳下生风,陈宗收拳站立,背脊挺直,呼出一口悠长气息。

    “以虎踞式起手,以虎暴式收尾,打出风声,还处于小成,不知何时才能大成?”

    武学可分入门、小成、大成乃至圆满,有话说:大成易得,圆满难求。

    练到大成只需要付出时间足够努力,圆满则要领悟武学要义,掌握精髓。

    虎力拳法分为四个层次:虎形、虎声、虎咆、虎势,对应入门、小成、大成、圆满。

    虎形,指能熟练的施展虎力拳法五式,表面上做出如猛虎般的姿态,威力很弱,几乎是一个空架子。

    虎声,则是可以将虎力拳法十分连贯的施展,具备一定的威力,出手便能打出细微风声,如虎低吼。

    虎咆,已经能将虎力拳法的威力充分发挥出来,施展之下,似猛虎站在面前张嘴咆哮,声势惊人。

    至于虎势,陈宗至今未曾明白那是什么,因为整个家族当中,无人将虎力拳法修炼到圆满之境。

    “常人练筑基武学,三个月可入门,一年可小成,三年大成,我却用了两年才达到小成,进展缓慢。”陈宗低声自言自语,充满不甘:“这可恶的先天血气不足,让我苦练两年半,不仅拖延武学进境,修为也只是达到气血境一层,如此,我如何能参与一个月后的族中武徒战?如何进入宗族族堂?如何为阿爹寻来宝药?”

    想到与他同时习武的家族子弟,如今不是气血境三层起码也达到气血境二层,就算是比他小一岁的家族子弟,如今也有气血境二层修为,陈宗便有满腔不甘。

    “如果不是先天血气不足……”想到这里,陈宗有点恍惚。

    当年自己还在胎中时,因妖兽袭击动了胎气,出生时难产,娘亲牺牲自己而保全他,纵如此,陈宗也落下先天血气不足的病根。

    纵然先天血气不足严重拖延习武进度,陈宗也不曾怨恨过,只是有时候难免会感到烦躁,明明自己要比其他人更努力几倍,偏偏因为先天血气不足而远远落后于他人。

    “一遍不行我就两遍,两遍不行我就三遍,阿爹说过,人,要自强不息,我只是比别人慢而已,又不是无法习武,坚持下去,总会成功。”低吼一声,陈宗又摆开虎踞式,再次修炼起来。

    命运如此,奈何?

    唯奋起抗争,自强不息。

    虎踞、虎冲、虎转、虎跃、虎暴,每一式都用尽全力,五式连贯,浑身血气涌动皮肤发红,汗水不断渗出浸湿灰色粗布衫,地面上留下许多脚印,纵横交错。

    朝阳升起,金光普照,洒遍大地,唤醒一切生机。

    连续三遍虎力拳法后,陈宗不得不停下,四肢不受控制的抽搐,感觉身上的肌肉像是被撕裂一样,剧痛如潮水一波接着一波。

    “还不够,继续练。”

    陈宗咬紧牙根,艰难的伸展手脚要再次摆出虎踞式。

    “我必须变强,必须成为武者,必须超越气血境,只有如此,我才能找到宝药治好阿爹,让阿爹恢复修为。”

    剧痛让陈宗额头青筋凸起面孔扭曲浑身抽搐,但强韧无比的意志硬生生支撑下来,又一次摆出虎踞式,力量积蓄,虎冲式。

    每一天,陈宗都是这么锻炼自己,拼命的挖掘自身潜力。

    第四遍练完,陈宗再也支撑不住躺在地上,浑身抽搐不止,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休息片刻,陈宗艰难起身,肚中鼓荡如雷鸣,感觉自己可以吃下一头牛。

    回家途中,前方走来一道熟悉的身影,脸颊消瘦,略显沧桑,一身灰色粗布衫,肩膀上挂着麻绳,腰间挎着柴刀,步履坚定,正是阿爹陈正堂。

    “粥煮好了,趁热吃。”看到陈宗,陈正堂如往常般说道:“练武要张弛,不要过度。”

    “阿爹放心吧,我会注意的。”陈宗笑道,迎着朝阳,有一种蓬勃光芒。

    点点头,陈正堂从陈宗身边走过,陈宗回头看去,盯着阿爹不似昔日强壮的单薄背影,依然那么挺直,直到拐角不见。

    陈家是小湖镇的大族,人口数百,每日要用掉的柴米油盐很多。

    阿爹陈正堂曾是家族中第一武者,却为了给自己寻找宝药补足血气,让自己能更好习武,与妖兽争夺,身受重伤气血衰败,最后一身修为尽失,不仅沦为一个普通人还落下一身病根。

    按理说,阿爹曾为家族做出莫大贡献,修为尽失的他,有资格享受家族的供养,但阿爹的为人就和他的名字一样,堂堂正正。

    他说自己只是失去修为,又不是残废到不能动,怎么能心安理得的享受家族的供养。

    没有修为就无法入山林寻找草药和狩猎,就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来换取酬劳,养活自己和儿子,比如砍树劈柴。

    陈正堂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在教导着陈宗,无时不刻的影响他。

    生命不止、自强不息!

    吃完肉粥,将锅碗洗刷干净,陈宗一边休息一边看书,练武能强身健体,掌握强大的武力,看书能积累知识,丰富内心。

    “宗哥……宗哥……大事不好了。”一少年急匆匆从外面冲了进来,大喊道。

    “什么事这么急躁。”陈宗放下书,面带微笑看去。

    一身青色粗布武服,面容俊秀,眼睛特别明亮,他叫陈一鸣,比自己小一岁多,其父与阿爹关系不错,他和自己从小玩到大,不是兄弟却亲如兄弟。

    “今天的精力丸改在刚才发放,宗哥你的份被陈志刚拿走了。”陈一鸣气喘呼呼的说道,满脸愤怒。

    精力丸以五谷精华混合些许草药精华熬制而成,蕴含丰富力量,对气血境一层到三层武徒修炼有明显辅助效果,很有价值,陈家家大业大,也只能每隔三个月给少年一辈无偿提供一粒。

    “先不说这个,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陈宗心头一突,却指着陈一鸣左眼的淤青,凝声问道。

    “我看到陈志刚拿走宗哥的精力丸,就想抢回来,结果被陈中杰那孙子偷袭。”陈一鸣满不在乎的说道:“要不是偷袭,那孙子根本就不是我对手。”

    “精力丸不都是下午才发吗?另外,不是要亲自到场才能领取吗?”陈宗这才沉声问道,怒意在胸中环绕,因为陈一鸣被打伤,因为属于他的精力丸被夺走。

    “以前是这样没错,但发放精力丸的管事换人了,是陈志刚的舅舅,他说……他说宗哥你修炼两年半修为只是气血境一层,和废物无异,精力丸给你也是浪费,就做主给了陈志刚。”陈一鸣恨恨说道:“这该死的家伙,仗着陈志刚他爹是家族第一武者,不知道做了多少不公道的事。”

    闻言,陈宗怒火更盛,声音却无比冷:“或许一粒精力丸难以让我有多少进步,但没有那一粒精力丸,我的进步就更慢,这种做法等于是要断绝我的前路。”

    “宗哥,你要冷静,千万不要去找陈志刚。”看着胸膛急剧起伏的陈宗,陈一鸣连忙说道:“陈志刚不仅修为达到气血境三层巅峰,我听说他的虎力拳法也在前些日子突破,达到大成。”

    “你放心,我不会鲁莽行事。”陈宗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很清楚,就算是再愤怒也无济于事,自从阿爹失去一身修为无望恢复之后,父子二人在族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无人主持公道,如果自己一时冲动找陈志刚算账,结果就是被打伤,无疑会给阿爹增加负担。

    “我现在忍了,但我不会就这么算了。”陈宗暗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