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求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然而在下一刻,高贵优雅的少女见四下无人,除了王七以外,她就像回到了自己的闺房,整个人那种名门贵女的气质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慵懒、散漫……简直就像是一个颓废的死宅!

    这种反差极大的气质转换,让原野整个人都愣了一下,这算什么,人前女神,人后女吊?干物妹小埋?

    难怪王七的记忆告诉他,王清歌明明拥有超绝的武学天赋,却因为懒散而使得境界落后其他人,否则她必然也可以登上青云榜,与李凌薇、高天佑、程鹏涛齐名。

    当然,即使王清歌非常懒,练武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如今锻体境六重,半只脚踏进先天高手境界的她,也比一般同龄人要强太多了。而先天武者却是走到哪都是真正的大人物了。

    “小七,想死你姐姐我了!”王清歌走到发愣的原野面前,毫不避讳地一把将他搂在自己的怀中……

    原野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深陷一个柔软美妙的地方,鼻尖被少女那淡而悠远的体香萦绕,让他不由流连忘返。

    但自制力颇为惊人的原野,迅速就挣脱出王清歌的怀抱,伪装出王七那种拘束、恭敬的样子,对王清歌说道:“大小姐,让您费心了。”

    原野还小小地腹诽了一句,明明年纪应该当他的妹妹,却总是自称姐姐。

    王清歌不爽地叹了一口气,显然对原野的这种恭敬很不感冒,她不由回想起小时候,明明相处得非常开心、无拘无束,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小七便开始变得拘束起来了,这该死的世俗之见,腐朽的世家阶级,总有一日,我要将它全部摧毁,然后和小七永远在一起!

    “这是你新的身份证明,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办好了,‘原野’倒也是个不错的化名,有了它,你在大康与殷州城之外的地方,应该就不会有人认出你原来的身份了。”王清歌将一个包裹拿出来,递给原野。

    对原野来说,这个新的身份证明非常重要,有了它之后,才能暂时避免前身王七遗留下来的麻烦,当然,随着他重新拥有强大的力量,那他依然还是要解决王七的麻烦,既然占了他的身体,自然要承担他的因果。

    包裹之中不仅有身份证明,还有一些衣物、丹药、干粮,显然王清歌推测出了他不想待在大康这个是非之地的想法。

    原野的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感动,他是个爱憎分明的人,今日王清歌给予他这么大帮助,以后他也绝对会回报她!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

    士为知己者死!

    此时此刻,他忽然真正体会到王七那种对王清歌发自内心的恭敬感觉了。

    王清歌将包裹给原野之后,整个人像是失去了力气,懒懒散散松松垮垮地躺坐在包厢内的藤椅上,然后拿起桌子上的一大坛烈酒,便咕噜咕噜狂喝起来,其豪迈姿态,竟让原野想到了那位“自称臣是酒中仙”的李白。

    再对比一下王清歌之前那高贵典雅、名门嫡女的画风,原野不由扯了扯嘴角,这位王家嫡女,还真是个有趣的人物。

    王清歌的酒量很好,灌了那么多烈酒,就像在喝水,脸上连一丝红晕也没,但她接下来却装出一副酒醉发疯的样子,央求原野不要离开她……

    嘴上嚷了几句,她又抹了几把毫无影子的泪水,碎碎念道:“小七你这宁折不弯的性子我也知道,肯定不会在这种大事上听我的,可你现在只有锻体境三重的境界,却要去寻找那恢复资质的机缘,否则再也无法更进一步。但是,这种渺茫的机缘又哪是那样好寻的?到时候如果丢了性命,你这杀千刀的让姐姐怎么一个人活下去?”

    原野只能在心里说,我真不是去找机缘,因为我的《皇极经世书》修炼得正痛快呢,有什么机缘能比得上这门传说中仙法?残篇问题我也一点也不担心,我相信我的超脑在搜集了诸多功法之后,一定可以逆推出完整的《皇极经世书》!别小看科学对修炼的辅助啊!

    “哎,说到底还是你姐姐我没用,平日里太懒,连小七都保护不了,难怪小七对我越来越不亲近了,小时候我还是保护小七的大姐头呢……决定了,从今以后,我也要在修炼这件事上认真一下了。”王清歌说到最后,语气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

    随后两人又随便聊了聊,大约是害怕刺激原野,王清歌对他“损毁灵髓”的原因经过一概不提,只是大谈她所喜欢的东齐的诗歌、南楚的词曲、西秦的骈赋,当然,北魏最新的武者冒险小说,也是她所喜欢的。

    与原野那个世界一样,虽然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但是人民对文化、艺术的追求也是必不可少的,而各国都有自己的强势文化,比如说美国的好莱坞电影、日本的动漫、韩国的娱乐偶像团体、电视剧等等,这个世界的北魏、南楚、东齐、西秦都有自己的优势文化。

    在这些文化的侵袭下,就连冥月妖国的许多部落,都仰慕人类文化,更别说那些林立的小国了。

    原野见王清歌确实非常喜欢这些,又揣摩了一下王清歌喜欢的风格,便假托之前游历时听到一首好诗,然后送给了她,却是李商隐的《锦瑟》——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王清歌听了之后,月牙般的漂亮眼睛放着光,兴奋地喃喃自语,说这位作者一定是东齐的著名诗人,只有东齐人才能写出这样华美到极致的诗歌!

    王清歌又忍不住询问原野诗歌中的那些典故是出自哪里的,这可让原野尴尬窘迫了一阵,毕竟这个世界可没有什么“庄生”“望帝”,沧海倒是有,在冥月妖国,乃是鲛人聚居之地,而鲛人的眼泪确实是珍珠,不过却没有“蓝田”这个地方,自然也没有“蓝田玉”了。

    原野只能随便糊弄过去,反正他也没说这诗是他自己做的,所以说在异界抄诗装逼,必须谨慎啊……

    随后两人便离开了茶馆,在原野回自己居所的路途之中,王清歌一直抓着他的手,让他想挣脱都没有办法。

    感受着女孩柔荑完美纤细的同时,原野只能暗叹这位王清歌大小姐对这个王七感情确实深厚,但他却根本不是王七,他虽然魂穿到王七的肉体中,但却没有与王七的灵魂融合,相反,他的超脑直接吞噬了王七的灵魂,说他是王七的杀人凶手也不为过,若这事被王清歌知道,那就是个**烦。

    虽然原野自认为演技非常出众,能够瞒过王清歌,但这确实是一件很费心神的事情,他觉得还是与王清歌接触越少才越妥当。

    就在此时,忽然有一个看起来颇具气势的汉子挡住了他们的路,他双手抱着一把刀,一副长刀所向高手寂寞的模样,实际上看他的打扮就知道他仅仅是个平民武者,修为不过锻体境四重……

    -------------

    新书期间,收藏和推荐票都超级重要,求收藏、推荐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