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仙碎虚空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对方的神念远胜自己!

    天衡老祖心惊之余,脸上再也没有骄狂之气。

    隐隐还带着几分畏惧,屏气凝息:“哪位前辈驾临此处,老夫刚刚多有失礼。”

    能屈能伸大丈夫,这位天衡老祖,表现出了枭雄本色。

    “哼,“老夫何人,你还不配问。”

    林轩却依旧是嚣张如故,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态度,而给予丝毫改变什么。

    这一回对方没有发火,尽管他的眼底深处,隐隐闪过一分怒色,却很是巧妙的掩饰过去了:“好吧,前辈既不愿说,本尊亦无可奈何,只是前辈驾临此处,不知道有何指教呢?”

    “指教,嘿嘿,像你寻一条活路。”

    “活路?”

    天衡老祖一呆,脸上露出几分古怪,嘴角微扯的苦笑了起来:“前辈说笑了,以你的实力,区区异兽又如何奈何得了你,来去自如,像晚辈寻什么活路?”

    “你这是在讥笑老夫?”

    凌仙的声音露出了不豫之色:“如果单单是我,自然不用像你寻什么活路,异兽就算再多十倍,老夫一样来去自如,不过我一名后辈困在城里,老夫一会儿有有事要做……”

    “原来如此,前辈早说就是。”

    天衡听到这里,心中松了口气,他最怕的就是凌仙因为那些被放弃的武者,正义感发作,来找自己麻烦什么。

    既不是,一切好说。

    “既然是前辈后人,在下自应照拂,这样吧,就让他到密道集合,一会儿随青颜,芙蓉他们一起离开好了。”

    “天衡小子,你可是在敷衍老夫。【↖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凌仙听了,语气却是更加愤怒:“俗话说狡兔三窟,偌大的武林盟,我不相信密道才准备一处,青颜芙蓉,他们可是千余人一起行动,虽然未必是被当作弃子,但一不小心也会泄漏行踪。”

    天衡老祖听了,不仅没有发火,脸上反而露出一丝尴尬之色:“前辈明鉴,秘道确然还有一条,只是……”

    “如何?”

    “要走的人身份尊崇,绝不能有半分差错,所以晚辈才心存顾虑,并非有意谎言相欺。”

    “哦?”

    凌仙听了,亦有些疑惑,眼前的老怪物可是天道强者,连他也要小心保护的存在,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放心,老夫只是要为后人寻一条活路,并无意泄漏你的秘密什么。”凌仙的声音变得缓和,有时候也需要施展怀柔之策。

    “前辈既然这样说,晚辈也非不近人情的人物,好吧,我这就将密道的入口告诉你,还请前辈让那后人尽快赶到集合地。”

    “嗯。”凌仙听了,脸上露出满意之色:“这番气度,才不枉是天道强者,天衡老祖,你这番恩德,老夫记下了。”

    “区区小事,何劳挂齿,前辈这么说,可就言重了。”

    天衡将姿态放得更低,嘴角边露出几分笑意,随后施展传音入秘,将另一条秘道的入口,告知了出去。”

    万兽的嘶吼依旧不停传入耳朵,城外,斗气纵横,刀光飞舞,那些服食了“真元破”的武者,正拼命的想要杀出一条血路。

    可四面八方,异兽却越来越多。

    除了那些被当作炮灰的家伙,此刻,一些强大的异兽,也纷纷加入了战斗,残阳如血,厮杀显得越发的惨烈。

    凌仙叹了口气,用悲悯的目光看了一下四周的武者,做为弃子,他们已注定陨落,凌仙心中,也有些不忍。

    可那又如何,以自己的实力,根本就为他们做不了什么。

    揭露阴谋?

    那于事无补,一旦士气跌落,城池反而更容易被破。

    事到如今,凌仙也唯有选择沉默,保全自己。

    并非胆小如鼠,而是能力不足,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反正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错。

    想到这里,林轩也就将心情整理好了。

    如今时间紧迫,根本没有闲暇耽搁,于是他打量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注意自己的举动,便悄然遁走。

    左弯右拐,最后,凌仙来到一毫不起眼的石屋前。

    凌仙用神识扫过,没有发现丝毫可疑人物与不妥,于是,他身形一闪,进入了石屋。

    里面放置着各种杂物,却破破旧旧的难有用途,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废弃的仓库。

    这地点倒是选得不俗。

    林轩嘴角边露出几分冷笑之色,游目四顾,很快就找到一不起眼的开关了。

    那是一恶鬼的脸谱,浮雕在墙壁上面的。

    凌仙走过去,轻轻的冲着其额头点了几指。

    吱呀一声传入耳朵,机关触动,角落的石板自己开启,一条黝黑的石阶映入到了眼帘里。

    凌仙神色一动,将神识放出,却发现这石阶小得离谱,他略一迟疑,便迈步走了过去。

    仅容一人通过,而且极短,很快凌仙就来到一宽阔的大厅里面。

    五个身影映入眼帘。

    这几人一见凌仙进来了,同时将目光转了过来。

    凌仙眼芒微缩,他在里面竟然看见了一红发老者,气息深不可测,比炼体九层的存在还要可怕许多。

    天衡老祖,这老怪物怎么会在此处,他不应该在另一处秘道的附近么?

    难道对方将自己的身份识破,故意将计就计,在这里玩瓮中捉鳖的把戏?

    千万个念头闪现在脑海里,凌仙心中惊疑,但表面上,却丝毫异色不露,越是这种时刻,越要保持镇定的情绪,否则被对方看出端倪,情况反而要更加糟糕一些。

    “参见老祖。”

    凌仙深施一礼,脸上的表情却是不亢不卑地。

    “你知道我是哪个?”

    “临行前,家祖有交代的,晚辈永感天衡前辈大德。”

    “哼,你感念我的恩德,又有什么用处!”

    那红发老者的脸上带着不忿之色,却也没有多说,显然他被那不知名的老怪物逼迫,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

    “好了,时间紧迫,那两路人马能为我们争取到的时间不多,先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处。”

    天衡老祖话音未落,袖袍甩出,随着他的动作,吱呀声传入耳朵,前面的石壁上,居然出现三条隧道了。

    狡兔三窟,此行果然是最安全的一路,而且有天衡老祖亲自带路,就不知道这与自己同行的几个武者,究竟是什么来路?

    凌仙心中有些好奇,一边紧跟着众人的脚步,一边打量起这同行的几个家伙。

    两男两女,其中一个不过十七八岁年纪,看着比自己还要小上一些。

    容貌清丽,不对……不是清丽,此女同自己一样,带着面具,凌仙虽然不敢将神识放出,但可以断言,这绝不是眼前女子的真面目。

    然而即便真容被掩盖了,她所流露出来的气质,依旧是高雅不俗,而浑身上下,更不见丝毫真气波动。

    此女竟不会武功?

    凌仙除了好奇还是好奇,此女若只是普通人为何会混迹于武林大会里,而且连天衡这样的强者也会屈尊保护,她究竟有什么身份来历呢?

    至于其他三名少年男女,年龄则明显要大上一些,但最大的也不过二十六、七,虽然穿着容貌也都不俗,但却无法将凌仙两世为人的目光骗过,他们不过是那神秘少女的护卫罢了。

    具体修为无法看出,但绝对不弱。

    凌仙心中越发好奇,当然,他可没有去一探究竟的兴趣。

    事有轻重缓急,眼前如何脱困才是应该考虑。

    ……

    与此同时,另一处秘道也已经出发了,而小城四周,却依旧打得是如火如荼,千余名服食了元气散的武者分成四路,正拼命突破。

    可很快,他们绝望的发现,异兽是越打越多,想要杀出一条血路,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心中惶恐以极,但这时候,还没有人想过放弃,人都是有求生欲望地,即便明知道难以杀出重围,也没有道理束手待毙。

    总而言之,他们依旧在拼命搏击。

    墨弘的情况就是如此。

    他只是一普通武者,家道早已败落,祖上只传下来一套拳谱,然而他的天赋却不错,靠着自己苦练居然将炼体一层的瓶颈突破。

    然后便去闯荡江湖,可很快,他知道自己错得有多么离谱,天下之大,能人辈出,炼体一层,在他们那个小村落可号称实力不俗,可到了江湖,却不过是三脚猫的功夫。

    到处受人欺负。

    然而他依旧梦想着可以仗剑江湖,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江湖上厮混了二十年以后,经历了无数艰难险阻,他终于突破炼体四层,晋级为了一三流武者。

    百里至尊,可以与县令平起平坐。

    不敢说鲜衣怒马于江湖,至少也已经是小有地位的人物,可以衣锦还乡了。

    然而他还犹不满足,因为武林大会他还没有去过。

    若是名门大派的弟子,修炼到他这个层次,可以说毫无难度,然而他却耗费了二十年的功夫,怎么甘心不长长见识,就回家乡挂刀归隐呢?

    于是,怀着憧憬与好奇,他来了这里。

    万万没想到却碰见异兽袭城这种事。

    买了一份元气散吞服,已近乎耗去了他所有的积蓄,他不想死在这里,他还想娶妻生子,以后抱着儿子给他讲自己的英雄故事。

    PS:各位道友看完了,请将本书“加入书架”吧,这样才可以第一时间得到本书更新的消息哦!

    求收藏!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