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仙碎虚空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众人循声搜索,却发现来客是在一包厢之中。

    能参加拍卖的都是一方豪杰,有资格入住包厢的,那更是乖乖了不得,皆是一派长老或者名宿,难怪如此财大气粗。

    “两千二百万。”

    凌仙自然不会就此认输,武神符对他有莫大的用途。

    “两千三百万。”

    那神秘人不动声色,竟似与凌仙一般,对这武神符志在必得。

    凌仙脸色有些难看了。

    究竟是谁来搅局,他将神识放了出去。

    包厢能够将视线阻隔,然而对于修士的神识却不会有多大用处。

    然而看清楚来客,凌仙的表情却变得有些古怪了。

    居然是他?

    包厢中的武者共有两个。

    居中而坐的男子凌仙并不识得。

    星眉朗目,一眼望去,不过四十余岁年纪,但仔细一瞧,身上所透射出来的沧桑之意,又远远不止。

    武者虽不能如修士一般驻颜有术,但内力深厚者,是要比寻常人显得年轻许多。

    此人居然是炼体九层的绝世强者。

    刚才自己居然忽略掉了。

    而这还不是最让凌仙吃惊的。

    让他错愕的是房间中的另一个。

    此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微弱以极,不过炼体二层而已,偏偏容貌却是无比的熟悉。

    陈云飞!

    他怎么会在这里。

    此人明明是陈氏少主,不知怎么却变成烈阳门有头有脸的人物,那这个人难道说……

    一念至此,凌仙脸上也不由得露出惊讶之色。

    烈阳门主!

    还真是冤家路窄。

    凌仙嘴角边露出一丝讥讽之色,这武神符他就更不会放弃了。

    否则武神符落在对方的手里,对凌家还知道有怎样的杀伤力,然而这个念头尚未转过,那位疑似烈阳门主的中年人突然抬起了头颅,脸上带着几分疑惑,左顾右盼的似乎发现了什么。

    凌仙眉头一挑,心中也是大为惊愕,莫非对方竟能发现自己的窥探么,不愧是绝世强者。

    心惊之余,他想要将神识收回去,没想到对方却是毕恭毕敬的站起,冲着神识袭来的方向深深一揖:“晚辈烈阳门主陈空玄,给前辈见礼,不知前辈神游此处,究竟有何指教呢,但有吩咐,晚辈一定会尽力完成的。”

    如此态度,让凌仙瞠目结舌,但很快脸上又露出玩味之色:“前辈,神游?”

    若是没有弄错,对方多半将自己当成了某位先天级别的强者。

    既然如此,又怎么不好好戏弄,甚至利用一下他呢?

    想到这里,凌仙倒也不忙着将神识收回来了,而是施展传念之术:“嘿嘿,老夫是谁,小小的烈阳门主想问却还不配。”

    这番话嚣张以极,却反而更加坐实了陈空玄遭遇前辈高人的心里,脸上不禁没有分毫怒意,反倒越发的恭敬无比:“是,是,晚辈多嘴,不知前辈神游此处,究竟有何吩咐?”

    “吩咐,哼!”

    凌仙的语气却显得不善起来了,听得陈空玄一阵的心惊胆战:“小家伙,老夫已闭关数十年之久,好不容易出来走动走动,看中一样有趣的事物,你却要出来横刀夺爱么?”

    “什么,前辈就是另一位拍卖者?”

    陈空玄大惊失色,心中更是后悔不已。

    他怎么也想不到拍卖一件物品也会惹来这样的祸端,烈阳门虽然高手如云,强将似雨,但对于这样的老怪物,也惹不起。

    先天武者,一般的武林人士恐怕听都没有听说,但做为烈阳门主,他却见识广博,越发知道这样存在的可怕之处。

    “前辈,晚辈确然不知是您老人家看中了此物,否则借我一个胆,在下也不敢与您相争的。”陈空玄满脸苦色,就差高声求饶了。

    “父亲,您怕什么,想我堂堂烈阳门……”

    陈云飞在一旁看得不忿,然而话音未落,就被其父一掌扇成了滚地葫芦。

    “前辈恕罪,犬子年幼……”

    凌仙神念看得清楚,心中大感快意,口气却是老气横秋地:“你这儿子,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确实欠抽以极。”

    “是,是晚辈教子不严,回去一定好好管教一番。”

    “回去,哼,谁知道你是不是口上说说而已。”

    “这……”陈空玄张口结舌,却不敢多说,那些修为高深的老怪物,一个个脾气乖张以极,根本不可能循常理,所以他倒没有怀疑:“那以前辈之意……”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这儿子一看就是纨绔,欠抽,欠教训,想要成才,唯有暴打,这样,你就将他打上一顿吧!”

    “啊!”

    陈氏父子两傻眼啦。

    “父亲,这个人……”

    “孽子,住口!”

    陈空玄话音未落,一掌劈出,不,是一记耳光甩了出去,直接将陈云飞打得飞起。屋↘www.shuyuewu.com】

    他深怕儿子口无遮拦,引来杀身之祸,所以下手倒是毫不含糊,拳打脚踢,但闻噼里啪啦的声音传入耳里,不过转瞬间过去,陈云飞就变得浑身浮肿,连他妈妈都不认得。

    当然,伤势虽重,却都流于表皮,他下手是极有分寸地。

    看得凌仙暗爽不已,神识还有这样的用处,狐假虎威,忽悠坑敌,实在是让人心情愉悦以极。

    “前辈,犬子体弱,不知道这样,可让您满意?”

    陈云飞被暴打片刻,烈阳门主毕恭毕敬的转过头颅,向着凌仙请示起来了。

    “嗯,马马虎虎。”

    凡事不可威逼太过,凌仙倒也没想置对方于死地,见好就收是屡试不爽的原则。

    “这小子教训教训就可以了,不过你与老夫争抢宝物的罪过,又该怎么算呢?”

    “这……”

    陈空玄心中刚松了口气,心中又叫苦不已,拍卖会价高者得,原本是天经地义的。

    然而那是就通常情况来说,面对先天境界的天道武者,对方不讲规矩又如何?

    “前辈,晚辈确实不知道是您老想要那宝物,否则……”

    “行了,多说无益。”凌仙的态度却是蛮不讲理:“总之都是你的错,谁让你将价格抬得那么离谱,老夫虽然不缺这点财货,但对于花冤枉钱也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那依前辈的意图……”陈空玄小心翼翼的开口了。

    “你犯的错,自然是自己解决了,那武神符你拍卖下来,让人送到我的包厢之中。”

    “这……”

    “怎么,你不愿意?”凌仙的声音变得冰冷以极。

    “前辈误会了,能为前辈效力,乃是晚辈的荣幸,岂有不愿之理?”

    陈空玄心中怒极,脸上还得维持着毕恭毕敬之意,谁让对方是先天强者,烈阳门根本招惹不起的人物。

    凌仙心里,则笑破了肚皮,将神识收回去。

    他不缺这几千万两的财货,但能够让敌人卖单心情自然是极好的。

    而这件事,也给了他一些启迪。

    神识除了提升实力,还有其他一些效果,若是运用得当,可以奇兵突出。

    可惜自己不能视之对方以真面目,否则,还可以从这位烈阳门主身上获得更多的好处。

    心中正这样想着,包厢的门被打开,一名侍女恭恭敬敬的走上前来,将武神符奉到凌仙的面前。

    接下来,便是最后一件物品的拍卖,只见云店主走上前台,只见他袖袍一甩,手中便多出一玉瓶来,瓶塞打开,沁人心脾的香味儿从里面飘散。

    随后从里面倒出一蚕豆大小的丹丸。

    雪白如玉,通体散发出诱人的气息。

    “这是……”

    下面的武者先是一呆,随后全都露出了狂喜的表情来。

    云店主的声音随之传入耳边:“嘿嘿,各位道友看来也都识货,这东西也就不用我多做介绍了,没错,道行丹,武林圣物,服上一颗,可省却十载寒暑。”

    “什么,真是此物?”

    “哇哈哈,这一次武林大会,还真是来对了。”

    ……

    狂笑的声音传入耳朵,下面的武者,一个个,无不露出欢呼雀跃的神色。

    宝刀也好,武林秘籍也罢,造成的轰动,都不及此刻。

    这也难怪,毕竟那些都是外物,打铁还需自身硬,所以道行丹的价值也要胜过前者。

    十载寒暑,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尤其是那些武林名宿,随着年龄的增长,修为的进展越发缓慢,于心中也就更加渴望道行丹。

    凌仙左顾右盼,脸上亦露出一丝惊愕,他知道道行丹乃武林圣物,但没想到造成的轰动这么离谱。

    “底价两千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万。”云店主宣布了拍卖的规则,他也希望能够成交更多的财货,这对于交好凌仙,有莫大的用途。

    “两千万!”

    “两千一百万。”

    “两千二百万。”

    ……

    话音刚落,竞价的声音此起彼伏,武林中多豪客,更不要说,此刻什么六大门派,八大世家,三帮四会全都加入了争夺,热闹场面远胜刚才许多。

    价格一直高都了三千五百万都还刹不住。

    凌仙亦为之瞠目。

    玉灵丹可还没达到这个价格。

    是云店主坑自己么?

    答案是否定的。

    对方不会为一点蝇头小利这么做。

    玉灵丹虽然是仙家之物,但能够用到它的存在屈指可数,而道行丹不同,既然号称武林圣物,那就是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想拥有的。

    基数众,争夺的人自然就多,于是道行丹爆出比玉灵丹更高的价格,也就没有什么奇怪之处。

    PS: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请将本书“加入书架”吧!

    求收藏!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