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仙碎虚空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一晚,林轩睡得很香甜,而陈云飞,则在痛苦中度过,这位昔日的陈家少主,飞扬跋扈,曾被凌仙狠狠教训过,然而祸兮福所伏,他在落魄之际,却有了惊人的际遇,由一小小的陈氏少主,一跃成为烈阳门举足轻重的人物。

    这家伙原本就是纨绔,武林大会这样的热闹怎么少得了他呢,带了大队的随从,原本准备引来一众侠女的关注,可人在中途,却遭飞来横祸,被人当了替罪的砂锅,一头八阶的异狼将他的亲卫屠了一个七零八落。

    他虽然并非陨落,但却被恶狼一口咬中了屁股,这下别说吸引众人关注,连睡觉都只能侧躺着,别提心中有多苦。

    “究竟是哪个王八蛋害我,我一定要将他抽魂炼魄!”狼牙带有剧毒,伤口已经开始发炎,陈云飞被折腾得一夜未睡,心中恨得牙齿都痒了。

    ……

    “啊欠!”

    凌仙一觉醒来,神清气爽,除了鼻子有点痒,难道是三叔在念叨我?

    呵呵,等着吧,这次回去,凌家将很快恢复昔日的容光。

    有了道行丹,族人的实力将突飞猛涨,用不了多久,就将凌驾在所有曾经欺辱过他们仇敌的势力之上。

    扬眉吐气,凌仙的心情自然好极,而今天武林大会也将正式开始,来自山川五岳的强者,齐齐汇聚于此处,而武林大会,热闹虽然数不胜数,但最重要的项目,其实只有两个。

    一是比武!

    俗话说,文无第二武无第一,难得强者云集,谁不想扬名立万于这里?

    武者,所求不过虚名与权势,而两者都可以通过较技获得,武林大会可不是年年有的,这样的机会那些侠少豪客们自然不会错过。

    至于第二,则是宝物交换了。

    行走江湖,可不是凭一身技艺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俗话说武功再好,也怕宝刀,一柄神兵利器,对于侠客的帮助,根本就难以用言语说得清楚。

    除此以外,秘籍,药物,宝甲以至于藏宝图,都会是交换会中的抢手货。

    而交换宝物,通常又分为两个场合。

    一是集市交易。

    特点是人多,热闹,物品丰富。

    缺点么则是鱼龙混杂,在那儿摆摊的既有侠女侠客,算命的,耍把式的以至于浑水摸鱼的骗子也很多。

    那儿的宝刀宝剑通常是西贝货,至于藏宝图……上面所标示的地点通常是深山大泽,你要不怕死,倒也可以去试试。

    当然也有人真在集市中淘到了宝物,至于是卖家诚信,还是买者瞎猫碰上了死耗子,那可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总之,集市上看热闹可以,真想要在那儿淘到什么宝物,几率就与铁树开花相差仿佛。

    一句话,不建议!

    天上不会掉馅饼,武林大会不缺宝物,你真需要什么,还是将真金白银准备好,去拍卖会上一搏。

    当然,买不买得到,就看你的财力与运道。

    凌仙早上起来心情很好,梳洗一番,又吃了些小点,随后便来到了街上,拍卖会定在正午,如今时间还早,倒不妨先逛上一逛。

    一路走来,人来人往,到处都透着新奇,而凌仙能感觉到,四阶以上的高手占了大多数,甚至不乏五阶六阶的强者。

    这些人走在街上,一个个真气鼓荡,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实力,而与这些这张扬跋扈的武者相比,凌仙就显得低调以极,他本质上是修仙者,灵力虽然可以转化成真气,但如无必要,凌仙根本不会那么做,此刻,他一点内力也无,法力都储存于丹田紫府。

    好在武林大会并不止武者,看热闹的普通人也很多,所以凌仙并不显得突兀。

    一群白衣剑客出现在了视线中。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衣着华贵的青年男子,不过二十余岁年纪,炼体六层的实力惹眼以极。

    要知道即便当年凌家尚未没落,这个年纪能突破炼体六层已能冠上天才之名了,而与其并肩的女子丹眉凤目,修为虽然逊色一些,但绝世的容貌更加引人以极,几乎将路上所有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是古剑门的丹虹仙子。”

    “传说她是武林中的十大美女之一。”

    “什么传说,简直美得与天仙相差仿佛。”

    “站在她旁边的难道是古剑门少主。”

    “不错,谢逸萧,号称年轻一代第一剑客,听说是有望成为绝世高手的强者。”

    ……

    议论声不停的传入耳朵,周围之人无不充满了羡慕,所谓青年才俊不外如此了。

    然而就在这时,轰隆隆的声音传入耳朵,一辆式样精美的马车,拉车的八匹马不知怎么突然惊了,朝着这边狂奔而来。屋↘www.shuyuewu.com】

    变起仓促,那车夫根本控制不住,而数十米的距离一晃而过,走在最前面的丹虹仙子与谢逸萧顿时面对飞驰的马车。

    后者不愧是古剑门少主,千钧一发之际反应迅速,身形一闪,就险之又险的躲到了一边。

    不愧是年轻一代第一剑客,这轻功也是很高妙的。

    然而丹虹仙子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尽管她修为也是不俗,但灵机应变能力却差了许多,至于美貌……对一辆发疯的马车,美丽有个屁的用途。

    眼看就要被撞一个筋断骨折,站在旁边的凌仙顺手将她往后面一扯,虽然非亲非故,但举手之劳凌仙自然是会救人的。

    而身为修仙者,他的反应可就从容不迫,动作或许不如那位少主潇洒,但对于危险的预见与反应何止胜他十倍啊!

    然而也不知道那位丹虹仙子是不是被吓傻,好歹也是炼体五层的强者,被这么一扯居然站立不住,凌仙无奈之下只好伸手将她一扶。

    俗话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总不能看着这位大美女摔一个狗啃泥。

    原本此事该告一段落,凌仙也没指望对方就此道谢什么,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却让他瞪大了眼珠。

    只见寒光一闪,谢逸萧宝剑出鞘,一招“仙人指路”刺向凌仙的面门,又快又准。

    “你干什么?”

    凌仙惊怒交集,几乎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前脚才救了他的同伴,后脚他就拔剑刺向自己,这还有没有天理。

    “小子,我也不为难你,自断左臂,我就放你走路如何?”谢逸萧冷冰冰的声音传入耳朵。

    “为什么?”

    凌仙满脸怒色,几乎快要被气破胸膛了,不论前世还是今生,他都听说过恩将仇报,但这样的不平事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才知道那是多么的愤懑难熬。

    “为何?”谢逸萧却是大声的冷笑起来了:“癞蛤蟆也不撒泡尿照照,丹虹仙子乃是我的未婚妻,岂是你这样的匹夫可以抱得,快快留下一条手臂,否则我让你尝一下什么叫做万剑凌迟……”

    凌仙转头看向丹虹仙子,对方却是满脸厌恶,仿佛刚才凌仙伸手抱她真是某种侮辱。

    “好,好,算我多管闲事。”

    凌仙怒极,虽然早已知道这个世界弱肉强食,但这样颠倒是非黑白的事,还是让他胸中冒火。

    这些武林中人连一点是非观念都没有么,还说什么行侠仗义,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既然如此,你就给我去死!”

    放在前世,凌仙绝不相信什么只要心灵美,就是美女,但此刻,他觉得一知书达理,丑似无盐的女子,也比丹虹顺眼以极。

    还称什么仙子,真是恬不知耻。

    凌仙一掌像着对方推了过去,秦丹虹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这家伙穿着老土,脚步虚浮,不过是一山野匹夫。

    就算练过几天武,也不过是庄稼把式。

    一句话,看不起。

    就算救了我又如何,本仙子是你这样的土老帽抱得?

    然而很快她就发现自己错得离谱,凌仙这一掌看似平常,就像随手推举一样,却将她的退路全都封堵。

    此女的脸色,也是精彩到极处,不屑、诧异、错愕,随后变成了畏惧之色。

    她想要拔剑,可已经来不及了。

    轰的一声传入耳朵,旁边是一摆小摊儿的,此女直接撞翻桌椅板凳无数,然后一头栽进潲水桶。

    “给……给我杀了他。”

    此女内里似乎穿有宝衣软甲,凌仙那一掌又未尽全力,她受伤并不重的样子,然而潲水桶了尽是人们吃剩的食物残渣,论恶臭比之粪坑亦不逊色,而此女一时不查,猝不及防之下竟喝了数口,中人欲呕,想死的心都有。

    平心来说,此女虽然心思歹毒,但长得还不错,然而此刻,头发上挂着面条,发髻上插着半个花卷,原本是十分的丽色,此刻看上去却与疯婆子差不多。

    声音充满暴怒,“呛呛”声不停的传入耳朵,不止古剑门少主,她身后的十余名剑客,全部拔出剑来了。

    寒光闪闪,杀气弥漫。

    不聊是非,不问对错,江湖永远是以力为尊的。

    “你们想杀我?”

    凌仙脸上却无畏惧之色,尽管他已被利刃包裹,然而表情依旧是淡淡的。

    “小子,我要让你尝一下万剑噬心之苦。”

    谢逸萧话音刚落,手腕一抖,那柄宝剑竟然化为千百柄之多,每一柄皆寒芒闪烁,像着凌仙周身的要害攒刺过去了。

    PS:求收藏,对一本新书,真的很需要,恳求各位道友收藏本书!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