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仙碎虚空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启禀族主,陈氏族长亲率三百族人,兴师问罪,这三百人,全是练武的核心子弟,包括三名炼体期四层的高手,二层,三层的有近百之多,其余最差也是一阶武者。【^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很快,探马回报,报信的族人表情略有些紧张。

    也难怪,陈家这次,可谓大张旗鼓,光是三名炼体期四层的高手,就足以将凌家碾成粉末,要说一点也没有紧张,那是骗人的。

    “来得好快,不用担心,告诉大家,各自做自己的事,视若无睹,陈家的人,自有我来应付。”

    凌仙冷哼一声,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三国时候,诸葛亮空城计可以吓退司马懿,小小的陈氏族主,难道比司马仲达还要老奸巨猾?

    凌家堡入口,地势显要,易守难攻,凌家虽已没落,但当年建造这堡垒的时候祖先可没有含糊。

    陈家来到这里,颇为小心翼翼,双方已经撕破脸皮,凌家孱弱,想要抵抗,借助地势这里将是最好的选择。

    哪知道一路平坦,根本就没有埋伏,冲进谷口以后,凌家大宅巍峨耸立,大门洞开,族人扫地的扫地,干活的干活,竟然将他们忽略掉了。

    “大哥,我没看错吧,凌家的人是瞎子么,不知道我们是来寻仇的?”

    陈家精锐尽出,光是炼体期四层的高手,就来了三个,其中家主陈弓玄,已经是四层巅峰,距离二流高手的境界,也只差一步。

    他旁边走着的两人,都四十余岁年纪,步履矫健,太阳穴高高贲起,一看就是内功精湛的高手。

    正是他的三弟,五弟。

    此时说话的是老三陈弓战,此人身材魁梧,光头赤足,一看就是猛将型的人物。

    “这……”

    陈氏家主眼中精芒爆射,茫然四顾,一时间,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五弟,你怎么说?”

    他像着左边转过头颅。

    而这老五,又是另一番打扮,羽扇纶巾,道貌岸然,一看主意就特别多。

    陈弓睿,也确实是陈家的军师智囊,但别小看他的武力,同样是炼体期四层,还获封了七品折冲将军,权利俸禄,都相当于县令,百里至尊。

    而这样的大人物,凌家已经上百年没有出过。

    “这……”

    陈弓睿游目四顾,表情也凝重起来了。

    凌家竟一点防备也无,这未免太古怪了。

    今天上午那场冲突,原本就是他们蓄意挑衅,否则没有他们授意,一群纨绔子弟就算再不是东西,也不会做出毁坏庄稼的无聊之举。

    原本以为凌家会忍让退缩,他们再步步紧逼,最终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没想到凌家竟然出了这么一个不安常理出牌的族主,一改往日谨小慎微,忍让退缩的风格,居然将那群纨绔狠狠教训,丢到粪坑里去了。

    消息传来,陈氏族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凌家什么时候这样胆大包天过?

    不过错愕归错愕,这对他们来说也是天赐良机,可以兴师问罪达到自己的目的。

    于是精锐尽出,想要逼凌家就范,没想到来到凌家堡,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对方居然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性有两个,要么凌家是白痴,要么有阴谋或者倚仗之物。

    陈弓睿倾向于后者,不可能整个凌家,都认识不到他们这么做的严重后果。

    只是凌家早已没落,能有什么倚仗呢?

    陈弓睿想破头也想不清楚,只好凑过去对大哥说:“家主,世事反常必有妖,我们不可大意,小心一些。”

    陈弓玄点点头,他的想法也差不多。

    于是转头吩咐弟子,不得他的命令,不可动手。

    陈家之人原本扯高气昂,一脸嚣张,此时看见这种情况,也都有些沮丧,反观凌氏族人,原本心情忐忑,没想到照族主所说,对方真不敢造次了,心中无不大喜,对凌仙佩服得五体投地。

    于是演出越发的投入,各做各的事情,将气势汹汹的陈家人完全无视掉了。

    “大哥!”

    陈弓玄摆了摆手,扬声吐气:“陈氏家主来访,凌家老少,还不快快迎接!”

    然而喊了三遍,根本没有人理。

    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恚怒,心中有些沉不住气了,暗讨:

    “凌家今非昔比,早已没落下去,装神弄鬼,我倒要看看,他们倚仗的是什么东西。”

    念及至此,便要吩咐下人一探虚实,也不需要做太多,只需要暴打几个凌氏族人就能够知道他们是不是在虚张声势。

    然而话音未落,轰然一声巨响传入耳朵,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陈家高手们不由得大惊失色。

    “不好,我们中了埋伏!”

    众人游目四顾,却不见伏兵杀出,正茫然间,却见一队凌氏弟子手持仪仗走了出来。

    人人蟒袍玉带,神气非凡,手中还拿着幡旗,玉辂……

    虽然这些东西都很旧了,但依旧散发出慑人的气魄。

    而这还没有结束,一身材高大的少年身腰挺得笔直,高声唱诺:“恭请侠王!”

    “恭请侠王!”

    两边的少年手持仪仗,声音更是整齐,就有如一声声的晴天霹雳。

    陈家之人面面相觑,茫然不知所以,但心中都浮现出一股畏惧。

    只见那院落深处,一身穿王袍的少年缓步走出,浑身上下,皆散发着沉稳的气度。

    而他身边,还有一队少年男女,手中分别捧着尚方宝剑与铁劵丹书。

    陈氏家主傻眼了。

    茫然不知所措!

    他当然不会不知道凌氏先祖,曾受封侠王,世袭罔替,风光无比。

    只不过事易时移,凌家早已没落,这侠王的称号虽未剥夺,但人们也早就遗忘掉了。

    万万想不到凌仙此刻,居然穿起了朝服,手里还捧有铁劵丹书。

    尚方宝剑更是显眼到极处,以凌家昔日的地位,陈弓玄当然不会怀疑真伪。

    一时间,心中开始了打鼓。

    他万万想不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凌家的实力不值一提,光是他们三兄弟,炼体期四层的强横实力,就可以做到横扫没问题。

    但他可以不在乎凌家的实力,却不能不考虑那侠王的称呼,更不敢视尚方宝剑,铁劵丹书为若无物。

    否则便是藐视太祖。

    天子一怒,血流漂杵,小小的陈家,可承受不了皇室的愤怒。

    “走!”

    他只能选择这么做。

    “站住。”

    凌仙威严的声音传入耳朵。

    “你想如何?”

    陈氏家主咬着牙说,他觉得这样灰溜溜的逃走已经很丢脸了,对方还想得寸进尺么?

    “堂堂侠王府,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见到王爷,还不大礼参拜,给我跪下。”

    大牛的声音很是豪爽,非常响亮。

    “你……凌小子,别欺人太甚了。”陈弓玄大怒,凌家软弱可欺,万不想这新任家主却强势到如此境地。

    “欺人太甚,你是在说本王……”

    凌仙将尚方宝剑接过,狞笑着走过来了:“我倒要看看小小的陈家,是否敢目无君上,殴打我这世袭罔替的侠王。”

    见凌仙一步步逼近自己,陈弓玄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对方身穿蟒袍玉带,手持尚方宝剑,他还真不敢动手。

    “你……你究竟想要如何?”说这句话已经是在服软了。

    “好吧,本王也不是不讲道理,你族人毁我侠王府田地,你这老儿又对本王无礼,我大人大量,不与你计较,你只要赔偿我白银五万两。”

    “五万两,你还不如去抢?”

    陈弓玄勃然大怒,陈氏子弟一个个也气得鼻子要冒烟了,他们陈家虽然富足,有炼体期四层的高手五个,但家族一年的收入,也不过两万两罢了。

    至于凌家那块地,一年所产粮食,充其量值纹银五百俩了不起,对方一开口就要一百倍的赔偿。

    这凌仙不仅狡诈强势,还无耻!

    “五万两不多,我侠王府的土地,岂止这个数。”

    凌仙将尚方宝剑拔出,自己的实力虽远不如,但谅对方也不敢还手的。

    于是横砍竖劈,堂堂陈氏族长被打得抱头鼠窜不已,他的实力固然远远胜过,但凌仙戏演得太好了,气势十足,仿佛侠王附体,让他投鼠忌器,好几次还差点伤在了凌仙的手里。

    最后达成赔偿两万两协议,签字画押后,带着族人灰溜溜的滚了出去。

    “侠王威武!”

    “族长无敌!”

    “仙哥儿真了不起!”

    ……

    一时间,欢呼声此起彼伏,一场大祸,被凌仙消匿于无形,不仅化险为夷,还得到赔偿无数。

    要知道,凌氏没落,如今一年的收入,也不足纹银千两,如今得到了这么一大笔财货,终于可以吃饱饭了。

    族内的少年弟子,看向凌仙的表情都崇敬以极,凌仙大哥真了不起,仿佛侠王在世。

    便是那些胆小的族老,也满脸欣慰之色,他们并不是真的怯弱,只是忍让久了,已经习惯了退缩。

    如今看见凌仙的表现,一个个都心悦诚服,凌家不会永远沉寂,在这位新族长的手里,也许可以重新崛起。

    凌仙的威望,远超历代族长,让族人们看见了希望。

    PS:请各位道友将本书“加入书架”吧,收藏了之后,才可以第一时间得到本书更新的最新提示哦!

    求收藏!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