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传奇再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事儿说事儿,我上哪儿知道你手指盖子为啥劈了……!“林军昨晚摸大腿未遂,还让人家挠了,所以心里一直很烦躁。

    “哎呀,盆友,你挺横啊?”沈曼撇嘴回道。

    “我横行霸道许多年了,你才知道啊。”林军有一搭没一搭的与沈曼扯着。

    “我车是不是在你那儿呢?赶紧给我送回来。”沈曼催促着说道。

    “今天有事儿,先用用,明天再说吧。”

    “你要干嘛用啊,拿我车侩妹子去呀?”沈曼慵懒的问道。

    “就你这破车,能侩谁啊?我一会去看守所看我弟弟,你要着急用,就先跟我办事儿,完了我办完,回头把车还你。”林军大大咧咧的邀请道。

    “……你确实很不要脸,算了,正好我今儿休息,就跟你溜达溜达吧。”沈曼思考了一下,随即命令道:“来货场接我。”

    “好叻。”

    林军应了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

    方圆的家在本市最著名的棚户区,这个地方位于市区边缘,既不归农村管辖,又不在市里的规划区内,一栋栋老楼裸露着斑驳的红砖,已经静等拆迁多年,但却迟迟没有动静。

    家里。

    方圆父亲躺在有些泛着骚味的床上,右手放在胸前一直颤抖的看着儿子。

    “有……有事儿啊?”方圆父亲嘴歪眼斜中风多年,说话时含糊不清,脖子总是僵硬的梗着。

    “爸,咱家还能拿出来点钱吗?”方圆坐在破椅子上,已经沉默了足足半个小时。他总是习惯性的低着脑袋,说到钱时声音微弱。

    “又……又要用钱啊?”方圆父亲咽了口唾沫,听到钱时,嘴唇仿佛瞬间干涸,紧的发麻。

    “恩,朋友叫我合伙做点生意,是个机会,我想干。”方圆依旧低头回应道。

    “……欠家里和邻居的钱,还没还呢……唉。”父亲长叹了一声,愁眉不展。

    “算了,爸,我再研究研究吧。你歇着吧,我给你煮点饭吃。”方圆其实跟父亲提完钱以后就后悔了,因为他明知道家里拿不出来钱,还把话说了,这么做,只能让父母为难。

    说完,方圆起身就要走。

    “家里在农村还有点地,卖了吧,卖十年的……!”父亲思绪良久,咬牙回道。

    方圆扭头呆愣,他知道自己父母就指着这点地活着呢,因为他们没有养老保险,没有工作单位的补贴,而且年纪大了,也早都没有了收入。

    “圆圆,记住爸一句话,以后如果没能力,那就别要孩子……老人遭罪,孩子也遭罪。爸看着你着急,但……啥忙也帮不上。”父亲语气颤抖的扔下一句。

    “……爸,龙有得水的那一天,虎有啸林的那一刻!谁家也不会一直这么穷下去,你会有享福的那一天。”方圆皱眉看着父亲,咬牙把话说完,转身就做饭去了。

    ……

    七处看守所,林军因为万宝的关系,可以短时间接见一下二B伟。

    “最近咋样?”林军冲着弟弟问道。

    “我都快升仙了,特高监嘎嘎带感,管教吃的都没我们好。天天玉溪,黄鹤楼抽着,比在外面混的都上档次……而且接触的圈子也不一样,你知道我们这个监里,曾经押过谁吗?”林伟抻着脖子问道。←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谁啊?”林军顺口问了一句。

    “向南的那个同案,叫何仔仔,管教管他叫何大仙……这B在特高监墙上画了一幅H色图片,看着老带劲了。不过他现在也完犊子了,早都被判了,好像是无期……遗憾啊!没跟他押在一块,要不那就有意思了……现在里面这帮人全是经济犯,我们聊不到一块去。”林伟颇为惋惜的说了一句。

    “……你要好好的听我话,说不定我还真能给你介绍介绍他呢。”林军会心一笑,随即岔开话题继续说道:“这次来给你存钱,顺道还有两个事儿跟你打声招呼。”

    “啥事儿啊?”

    “第一是,我现在要用点钱,而你的那些电子产品啊,放在家里也没用,所以,我准备卖了。”林军斜眼瞄了一眼伟伟,心中略显忐忑的说道。

    “……卖吧。”林伟沉默了一下,竟然没有反驳,而是有些心疼的同意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亲哥最近在外面没少给自己存钱,而且如果不是遇到难事儿,他也不会卖自己的游戏设备。

    “还有个事儿,我最近要干点别的买卖,你能不能给我介绍两个靠谱的小青年?”林军问道。

    “我给你个电话,你出去给他打,他会帮你弄。”林伟想了一下,一口答应了。

    “在里面听话昂,千万别嘚瑟。”林军嘱咐了一句。

    “行,你走吧,回头别忘了给我介绍何大仙昂!”林伟贱贱的摆了摆手。

    ……

    十分钟以后,沈曼和林军溜溜达达的走了出来,而好死不死的是,郑可开着一台三菱吉普,正好跟彭国强过来送两个犯人。

    林军没看见他们,但郑可下车以后却看见了林军和沈曼的背影。

    “……可能是兄妹。”彭国强一愣,非常多余的解释了一句。

    “爱特么是啥是啥。”大可可收回目光,押着犯人就走进了看守所。

    “这小子太他妈骚了,没长性……!”彭国强摇头评价了一句也跟着郑可走了。

    ……

    四十分钟以后,林军家楼下,母亲指挥着百脑汇过来的拆卸工,就往外倒腾着林伟的那些电子产品。

    “不是,这特么到底是不是你家啊?你不会是小偷吧?”沈曼疑惑的看着正驾驶里的林军问道。

    “……不是我家,我有钥匙?”林军斜眼问道。

    “是你家怎么不上楼呢?”沈曼追问。

    “……你话真多,你没看见我妈在那儿忙活呢?”林军是不想看见自己爹,所以就躲在楼下等着。

    沈曼一听这话,随即疑惑的将目光扫向林母,然后沉默半天,憋出来一句:“她……不会是你同伙吧?”

    “去你大爷的,臭二B!赶紧滚犊子……!”林军崩溃的骂道。

    “哎,你再骂我一个?”沈曼伸手就要挠。

    “……你再捅咕我,信不信我用三寸多长的大舌头,捅你胃里?”林军迅敏的伸了一下舌头,目露凶光的喊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