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传奇再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个半小时以后。

    有些脏乱的酒桌上,郑可旁边放了四小瓶二两半装的牛栏山二锅头,而此刻她玩着手机,除了俏丽略显红润以外,人基本没啥变化。

    厕所内。

    “呕!”林军冲着便器吐的脑袋嗡嗡直胀,眼泪和鼻涕哗哗往下流。

    “呕!”周天在另外一个便器旁边,也在哇哇吐着,他一边拧着鼻涕,一边说道:“失策啊!这娘们太能喝了……!”

    “……我他妈就多余受你蹿腾,我这手都没摸上,就让人家给灌趴趴了。再喝半小时,咱俩妥妥就进医院了。”林军靠在墙壁上用力吸了两口气。

    “我也是闲出屁来了,你说你要追她,我给自己喝成这个B样,是因为啥呢?”周天脑袋已经快要插在了便器里。

    “走吧,走吧,出去吧,不喝了,唠会嗑!”林军捂着肚子摆了摆手。

    “呕!”周天又是一阵干呕,随后捂着嘴说道:“你先走……我他妈的……!”

    “咋的了?”林军问了一句,随即伸手就要扶周天。

    “别动,我他妈的好像给大肠吐出来了……!”

    “呕!”林军一听这话,顿时再次扭头狂呕。

    ……

    五分钟以后,二人回到了酒桌上。

    “还喝点不?”郑可此刻俏脸也有些发烧,所以,嘴里一直喝着王老吉在压酒。

    “不,不喝了!”周天连连摆手。←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姐们,你哪个夜场陪出来的酒量啊?”林军好奇的问道。

    “滚。”郑可翻了翻白眼,娇憨的嘟着小嘴回道:“谁还没点秘密呢。”

    “呵呵,也是。”林军点了点头。

    “喂,有个事儿我挺不明白。”郑可的红唇咬着牛板筋,黛眉紧皱的冲着林军问道:“你撞了警队的车,目的应该是让你弟弟走,但后来,你又为啥让他投案了呢?”

    林军听到这话一愣。

    “林伟住院以后,医院就报案了,但彭队一直没抓他。”郑可补充了一句。

    “为什么?”林军再次一愣。

    “彭队想看看你,究竟是让林伟继续跑路,还是让他自首。咱毕竟认识,如果林伟能主动自首,当然比被我们抓到要好。”郑可缓缓解释道。

    “伟伟还小,他心里一直挺羡慕满北伐,白涛那样的人……但我不觉得那条路是对的,所以,他自首,能洗干净自己。”林军脸色红润,酒劲儿再次上涌。

    “满北伐和白涛是什么样的人?”郑可宛若聊着家常一般问道。

    “你是刑警,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林军反问了一句。

    “军,咱也是朋友了,我心里也一直有个疑惑弄不明白!咱别的就不说了,就凭你这个身体素质和处事儿方式,为啥干个运输还这么吃力呢?而且我听你弟弟说,满北伐叫你给他当调度你都没干,这是为啥呢?”周天也颇为好奇的插了一句。≮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林军听到这话,陷入了沉默,他脸上潮红无比,呆愣许久后说道:“四年前,我去了缅甸,通过朋友介绍,偶然认识了一个大哥,他对我很好。”

    “哗啦啦!”

    周天一看林军要讲故事,顿时挺兴奋的给他又倒了半杯白酒。而郑可放下手机,左手托腮,目光聚焦在林军脸上,准备安静的听着他的倾诉。

    “刚开始,我跟伟伟一样,认为有本事的男人永远不会苦哈哈的去赚钱,而应该在合适的年龄就完成相对的资本积累。所以,那时候我挺兴奋,感觉自己离开国内,终于在缅甸那个环境下,找到了合适自己气候的春天!时间过了一段,我所在的“公司”出现了一些内部动荡……并且我亲眼所见,曾经那些为了公司立过汗马功劳的元老,被核心圈子无情抛弃,甚至他们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至于这些人的结果,我就不说了,但挺惨,真的很惨。”林军说到这里抿了一口酒,随后长叹了一声继续说道:“这件事儿出了以后,我有点不安,但还是没想过要走,因为我觉得他们身上发生的事儿,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郑可一直在盯着林军,所以她清晰的看见,林军在讲述故事的过程中,眉头是紧皱着的,显然他是不愿意回想起那段往事……

    “后来,我偶然接到了一个活儿,还是个挺危险的活儿!当时一块去办事儿的有我两个好朋友,一个叫李腾,一个叫小狼。我们仨是后期住在一个寝室的,平时的关系好到,钱,人,衣服什么的,都不分彼此……我记得那是一个秋天,天有点冷了,我们三个去办事儿,在林子里整整钻了三天,补给用没了,人也是靠意志在前行着。原本,我们已经准备离开,但却雪上加霜的遇到了更大的变故,我们因为一些人为因素,被圈在了一个岩洞里,而且我腿上还受伤了。外面的人联系不上,我们也不敢出去,只能被憋在里面!”林军把这个故事中的地点,背景,和大部分细节全部隐藏了,只皱着眉头讲述着这个故事。

    周天,郑可听到这里,都皱着眉头,一声不吭的看着林军。

    “长途奔袭三天,身上有负重,补给也没了,而且还被困在了岩洞,周围光秃秃的,只有浅淡的月光从岩缝中渗透进来!当天晚上,我几乎就已经虚脱,快要崩溃了,但李腾却一直在跟我说话,不让我睡觉。那个时候,我看着李腾的眼睛,感受到的全是关怀和心疼!第二天,我太渴了,李腾给我接尿,我喝了……!”林军回忆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这时,旁边几个桌上的人也不吃饭了,都巴眼看着林军,等他继续往下讲。

    “第二天晚上,李腾一直问我想不想撒尿,但我确实没尿了,而他肯定也没尿了。这时候,他脾气有点暴躁,一直想打电话,但却没有信号,后来,他在岩洞门口蹲了三个小时,想用帽子扣两只耗子吃,但岩洞壁层太硬,根本就他妈没有耗子!而我躺在岩洞的角落里,还是能看见李腾的眼睛……只是感觉他与前一天有些不太一样了。第三天,我很渴,喉咙都快冒火了,大脑浑浑噩噩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了,而小狼躺在旁边一动不动,好像要死了……!”林军说到这里,泪流满面。

    郑可看着林军,突然发现眼中的他,轮廓更加清晰!

    “晚上,李腾好像来了精神,一直在没话找话的招呼我。刚开始我还回两句,但后来实在没力气了,连喘气好像都很费劲儿,所以,我就只能躲在角落里看着他。刚开始他想冲出去,但明显犹豫过后,又没有付出行动。他坐在那里,一直在叫我,我真没有力气去回答他,他可能以为我死了,或者说他心里想着,我这时候肯定是死了!他从靴子里拽出军刺,步伐很慢的冲我走过来,我眯着眼睛看着他,喉咙发出微弱的声音示意他,我没死,我还活着……但他听到我的声音,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最后还是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此刻,我知道……他想活着,所以,我得死……!”林军痛苦的捂着眼睛,咬牙继续说道:“但我能接受,因为我也反抗不了,心里想着死了肯定比活着好受!但就在这时候,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事儿出现了……小狼突然窜起,疯狂的撞向岩壁,第一下,他倒下,脑袋出血,然后站起来又撞第二下,我和李腾亲眼看见他冲着岩壁撞了整整七八下,随后脑袋崩裂倒在了地上,血在他身躯下面慢慢扩散,他趴在那里看着我们……!”

    所有人,惊愕,无语。

    “李腾没杀我,他吃了小狼!”林军咬牙补充了一句。

    “吃了???”周天瞪着眼珠子,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也吃了。”林军身体剧烈颤抖,喉咙沙哑的再次说道。

    郑可看着林军,汗毛孔瞬间炸立。

    “呵呵!!你们以为小狼是人,对吗?”林军放下手掌,沧桑的脸颊上布满泪痕的拍着桌子说道:“他不是人!他只是一条军犬,军犬!明白吗??”

    所有人,呆若木鸡。

    “它想死,是因为它明白了过来,他最好的一个朋友,要杀了另外一个吃肉喝血!所以,它撞死了,救了我和李腾!而李腾没敢动小狼,是因为,他知道饿了三天的人,是干不过一个饿了三天的军犬的!”林军借着酒劲儿癫狂的指着桌面说道:“从那天开始,我就知道,自己永远无法适应那个圈子,因为我根本不想再面临这样的选择!!事后,我问过自己,如果我腿没受伤,我会不会和李腾一样?答案是……永远他妈的没有答案!”

    郑可和周天将这个故事听完,竟然无言以对。

    三个人,一张桌,酒还在喝,林军一直哭,一直哭……

    郑可的肩膀借给膀大腰圆的林军依靠,她俏脸红润,低头看着这个充满曲折故事的年轻人,第一次感觉到,他可能并不像表面那么健壮,而是一个内心很脆的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