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传奇再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天以后,H市,七处提审室内,铁门紧锁,林军头顶缠着纱布,坐在椅子上没有被戴上手铐,但人也出不去。

    技术科。

    彭国强双手插兜走进屋内,直接张嘴冲技术员问道:“王涛手枪的结果出来了吗?”

    “出来了!”技术员拿着鉴定报告,站起来回道。

    “介绍一下情况。”彭国强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桌上,随即点了根烟问道。

    “王涛在车内打林军这枪有点怪异,如果说是哑火吧,但子弹又打出去了,要说没哑火呢,这子弹基本又没啥威力可言……!”技术员皱眉回道。

    “啥意思?”彭国强一愣。

    “这么说吧,子弹威力大小取决于枪口动能,通俗点说就是子弹从枪口打出去的初始速度。而这个初始速度越快,子弹威力越大,但初始速度的形成,跟子弹规整的线条和发射药有很大关系。可王涛打林军的这一枪,发射药明显不够,弹头应该也被用硬物刮过,……所以,子弹打出去,只是伤了林军的脑瓜皮!”技术员详尽的解释道。

    “子弹已经打出去了,发射药够不够,你怎么知道?”彭国强有点傻的问道。

    “大哥,推算明白吗?”技术员略显无语。

    “……枪里还剩几发子弹?”彭国强再问。

    “两发。”

    “有改动吗?”

    “都有一点,但这不一定是人为的,因为这破枪都是严重不合格的“江湖货”,能射击就不差啥了。”技术员如实回道。

    “行,报告我拿走了。”彭国强掐灭烟头,随后拿着鉴定报告就走了。

    ……

    走廊内,彭国强一边迈步向前走,但一边又总感觉不对劲儿。表面上看,王涛是挟持了林军,随即看到警察来后心里出现了巨大波动,所以持枪伤害了林军。而林军出于自我防卫,直接用钥匙把王涛抹脖了。

    这一切似乎都挺合理,但彭国强却根本不知道林军跟王涛在车内说了什么,而且王涛打林军的那一枪,怎么就那么巧,赶上了一个变形的弹头,并且发射药又恰好不够呢?

    五分钟以后,彭国强第一次对林军进行了审问。其实说是审问,但更像是朋友聊天。

    “军,为啥找王涛啊,王涛为啥能见你啊?”彭国强给林军倒了杯水,随即直接问道。

    “我是通过沈阳一个朋友找的他。”林军答道。

    “社会人士?”彭国强问。

    “对。”林军点头。

    “王涛那把枪,过没过你手?”彭国强沉思了一下,直接问道。

    “过了。”林军停顿一下,点头说道。

    彭国强听见这话,顿时一愣,他没想到林军直接承认了。

    “枪上没你的指纹啊。”彭国强补充了一句。

    “我没敢碰,因为我不知道枪上有啥事儿。而王涛要想枪,所以答应跟我见面,想用钱买过来。我缺钱,但不缺德,所以,就发短信通知了你和郑可。”林军抬起头,目光坦然,脸上没啥表情。

    彭国强听到这话,面无表情的看着林军,二人对视,一阵沉默。

    五秒以后,彭国强走到林军耳边,沉默一下,轻声说道:“你想杀了王涛?”

    “没有。”林军干脆的回道。

    “没有吗?”

    “没有!”

    “于公我是你上司,于私咱们喝过酒,军,我真希望你没有!”彭国强喘息一声,随后用手拍了拍林军的肩膀,转身就要走。

    “彭队!”林军沉默一下,突然叫了一声。

    “唰!”

    彭国强回过了头。

    “小贺可能在漠河,人质可能还活着,王涛说的。”林军看着彭国强说道。

    “你都跟谁说了?”彭国强思考了一下问道。

    “在你之前,谁都没说过,在你之后,我准备告诉满北伐,我欠他的。”林军坦然回道。

    “回家好好休息。”彭国强点了点头,直接关门走了。

    ……

    当天晚上,林军走出了七处,但心里却透着一股莫名的烦躁。因为在王涛的事情上,他给自己大哥,打了一个最不想打的电话,说了一句最不愿说的话。他不想再跟以前的生活有任何牵扯,但生活就是这样,很多事儿是由不得自己的,现在人情已经欠了,那就等待一个机会还了它。

    出了七处以后,林军打车去了东风镇的医院,但在出租车上的时候,他拨通了满北伐的电话,并且如实告知了小贺的消息。满北伐也没说谢谢,只说回头再谈,随后就挂断了手机。

    林军赶到医院的时候,于亮,方圆,还有张小乐都在。

    病房内,几人都很沉默,林伟躺在床上,默然凝望的看着自己亲哥。

    “伟伟,跟哥说一句实话,四季上东地下停车场里,你到底参没参与直接绑架?”林军给伟伟剥着橘子,轻声问道。

    “没有!”林伟虚弱的摇了摇头。

    “……要绑架事儿,你知道多少?”林军再问。

    “我啥都不知道,小贺就说给我两万块钱,让我帮他开车。”林伟解释了一句。

    “伟伟,来之前,我都想好了,你只要不判死刑,哥……都想让你投案。”林军低着头,咬牙说道。

    “……!”林伟无语。

    张小乐,方圆,于亮,听到这话,也都看向了林军。

    “军,真投案啊?不行,躲一段时间吧,我在河南有个亲戚……!”方圆张嘴就想说话,他的思维有点像鸵鸟,是兄弟几人里面,最他妈不愿意正视错误,正视困难的。

    “伟伟,我觉得你哥说的对。你就开了个车,具体计划没参与,也根本就不知道。所以,根据刑法推断,你应该没多大事儿。投案,是可以考虑的。”于亮自从进了一回看守所,那整天刑法不离嘴,就好像受过多大深造似的。

    “哥,我不想进去……!”林伟憋着嘴,面色苍白的看着林军说道。

    “伟伟,人犯错了,就要认错,就要接受惩罚!跑,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离开家里四年,原本以为啥事儿都没有了,但最终还是老头帮我赔的偿!你不进去,身上就永远背着事儿。方圆安排你去河南躲着,但你拿什么生存?你没饭吃,就还得犯罪!明白吗?”林军目光尖锐的看着弟弟,咬牙继续说道:“你投案,哥,就是砸锅卖铁,也给你找最好的律师!”

    屋内一阵沉默,林伟脑袋缩卷在被褥里,浑身颤抖,似乎在哭泣,似乎在害怕,但他沉默许久后却问道:“哥,我就问你,看守所里是不是真有操P眼子的……!”

    “噗!”

    张小乐一口开水直接喷在了方圆脸上。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