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传奇再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麻怒问了一句谁是林军后,边上坐着的方圆最先反应过来,他噌的一下站起,仗着身体肥胖,一把推开了大麻,随即皱着眉头问道:“谁是林军咋的了?惹着你拉?”

    “啪。≮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方圆问完,大麻旁边的一个同伴,毫无征兆的一个嘴巴子抽在方圆脸上,随即指着方圆鼻子骂道:“槽尼玛,我大哥王涛,你有事儿啊?”

    这一个嘴巴子扇下去,体重惊人,足足比对伙打人这个小子胖两圈的方圆,竟然站在原地一动没动,也不知道是被打懵了,还是听见王涛俩字吓懵了。反正没还手,也没再说话,就好像瞬间呆滞了一样。

    “是你点的王志吧?”大麻往前凑了一步,冲着林军问道。

    “嘭!”

    突兀间,灯光昏暗的舞池中泛起一声闷响,酒瓶子在空中划过,直接砸在打方圆那小子的侧脸上,这人当场倒地。而于亮站在大理石桌子里面,右手哗哗淌血,刚才就是他砸的这一酒瓶子,但动手之前一点动静没有,就宛若聋哑人一般,出手极狠,极快。

    于亮一动手,乱战几乎就在一瞬间开始!

    “唰。”

    大麻背在伸手的右手突然挥动,一刀奔着林军肚子扎来。

    “啪!”

    林军侧身一躲,抓着大麻的头发,直接将其拽倒,二人摔在沙发上,动手撕扯了起来。

    “卧槽!!”

    张小乐在舞池看见这边干起来了,随即二话没说,迈步就冲了过来。

    与此同时,二楼楼上。

    “卧槽,底下咋乱起来了?”一个青年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抻着脖子往下看热闹。

    “谁跟谁干起来了吧?”林伟一听,顿时欠欠的转过身,要看看热闹,并且品头论足的说道:“这也不知道是那俩伙虎B,敢在白涛的场子里……!”

    话说到这里,林伟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突然看见了于亮和张小乐跟人厮打的声音。

    “我槽尼玛!”林伟一愣过后,做出了一个让大佛瞬间崩溃的动作。

    “啪啪啪!”

    林伟骂了一句后,其动作瞬间宛若飞翔的海鸥,他一脚踩在沙发上,两步踏上卡台桌,随后人就没了,是的,就没了……因为大佛在就没看见他。

    “咕咚!”

    一道人影从二楼跃下,身体非常实诚的摔在了下面无人的沙发上,随后又连续翻滚的掉在了地上!

    “我操!跳下去了??”大佛站起身,抻着脖子从二楼往下扫了一眼,才看见滚到地上的林伟,随即崩溃的说道:“这小子真他妈虎,下面全是铁栏杆……!”

    “扑棱。”

    皮实耐操的林伟,从地上窜起,随后在其它卡台的桌子上,左右手各抄起一个酒瓶子,两步就冲向了战场!

    ……

    沙发区,有大理石桌面挡着,所以空间非常狭窄,林军连续往上翻了三次身,才调整好位置,他右手掰住大麻拿刀的手腕,随即用膝盖直接压住。

    嘭!彭彭!”

    林军用膝盖压住大麻拿刀的手腕后,随即腾出了左手掐住了大麻的脖子,他面无表情,右拳一下接一下的奔着大麻脸上闷去!

    一拳过后,大麻鼻子瞬间喷血!

    三拳搂下去,大麻直接懵圈了,脑袋迷糊,满眼都是小星星!

    “小篮子,你他妈服不服?!”

    “我问你服不服?”

    “咚,咚咚!”

    林军一边轮拳,一边低声问道!

    沙发区周围。

    张小乐,于亮,一起与四个人厮打在了一起,由于他们是直立的站在舞池过道,周围没遮没拦,再加上对方手里有灭火器等凶残兵器,所以,双方一碰面,他们就吃了不少亏,张小乐额头被灭火器刮了一下,整出一个拇指长的口子。

    就在二人快要被拽到的时候,牲口林伟加入战团,这货别看身材比较瘦弱,而且岁数还不大。但江湖大哥就怕这种生慌子,因为这个年龄段的狠茬子,法律意识淡薄,下手没轻没重,完全不管你什么有名没名,抓住就是干倒。

    而林伟又是混在太平区这种盛产战犯的地方,刚开始在一职的时候,他和几个小哥们刚上一年级,就他妈的扯着三年级的学长啪啪扇嘴巴子。所以,这货说他疯起来,自己拉屎,自己都吃的话,也真不一定是吹牛B,他真急眼了,跟林军都打过架……

    舞池一片混乱,DJ喊麦和音乐的声音停了,大厅灯光也突然亮了起来。

    两队内保,足有十五六个,拎着胶皮棍子就冲了出来,这帮人进来以后,宛若豺狼一般冲向沙发,随即把两帮人粗暴的拉开。

    “啪!”

    带队的内保头,一个大嘴巴子,直接扇在了大麻的脸上,随即指着他的鼻子问道:“草泥马的,啥意思啊?大麻?我家买卖干的好,你看着眼红啊?”

    “……!”大麻还在懵圈当中,完全没有被扇醒。

    “你个小崽子,啥意思?”内保头扇完大麻,伸腿一脚就要奔着林军踹去。

    “哎,老六,这几个人我认识,不怨他们,给个面儿呗。”大佛双肘住着二楼的护栏,笑着冲楼下喊了一句。

    由于此刻音乐停了,所以内保头听见了大佛的呼喊声,他抬头看向二楼,随后也笑着喊道:“大佛啊!你过来咋不吱声呢?”

    “坐一会,马上走。”大佛回了一句。

    “啊,行,那回聊吧。”内保头应和了一声,随后还真就给大佛一个面子,没有在为难林军等人。

    “谢了,佛哥。”林伟捂着肿起的腮帮子,站在楼下冲着上面的大佛喊道。

    “呵呵。”大佛一笑,随即带人直接从二楼另一个直通外面的出口走了。

    ……

    十分钟以后,舞池恢复平静,林军等人让内保放走,而恢复清醒的大麻,直接被内保拽进保安室谈赔偿的问题了。

    几兄弟身上都挂了点彩,不过都不严重,全是一些刮伤和口子。但惟独有一人身上啥事儿都没有,那就是方圆!因为刚才干架之时,他人就不知道哪儿去了,直到林军他们往国会酒吧门外走的时候,他才悄无声息的出现。但由于林军几人都在干完架的焦躁和丧气之中,所以,暂时没人注意到他。

    众人本以为干这一架就算完事儿了,但万万没想到,兄弟五人刚刚走出国会门口,坐在自己车里的王涛,拿着电话,面无表情的说道:“就是出来的这五个,你们办个子最高的那个。”

    说完这句,王涛眯着眼睛坐在车里点了根烟,目光平静的顺着车窗望去。于此同时远处一辆慢慢行驶的面包车,突然提了一些速度,开始往国会门口靠拢……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