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74章 假戏真唱

    “这个人有问题啊?”大兵交回了送达签本,随口问了科长王文纪一句。

    “哪个?”王文纪好奇问,看大兵表情郑重,他吓了一跳问着:“怎么了?不会是看守所出事了吧?”

    “没事,我是问那个董魁强。”大兵道。

    王文纪眉头一皱,像是警惕地道:“你问他干什么?”

    “很牛气啊,蹲号子里还是老大,一身行头得几万,不是个简单人物啊。”大兵道。

    王文纪一听,笑着道着:“法律又不剥夺人家炫富的权力嘛。”

    “炫富我管不着,不过我觉得不是个简单人物啊,超期羁押一年零五个月,等判决下来,就剩一个月出看守所了,都不用去监狱了,我觉乎着这人不会是那么个简单的罪名啊。”大兵道,想起了狱警林管教那愤怒的表情,潜台词太多了。

    也像王文纪此时欲说还休的表情,他讪笑着,收起了签本,对拿了一摞准备寄出邮件的大兵道着:“南征,你记得你是谁吗?”

    没想到这么一问,大兵愣了,看看臂章,臊眉耷眼了。

    “咱们以前同事,难听话我就不说了啊,检察院没来挑毛病,你倒挑毛病了,别说不定有问题,就有问题,那家丑还不外扬呢?你这是准备把咱们院给吊打一通?当警察办事,首先你得程序合法,这是你掺合的事吗?”王文纪瞪着眼道。

    大兵糗了,糊里糊涂想了一路,才省得自己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他拿起邮寄的信件道着:“王科,您说的对。”

    “当然对,那是为你好。”王文纪不客气地道了句。

    大兵悻悻出门,人一走,王文纪的表情这才放松了,却不料他一放松,大兵脑袋又从门外伸进来了,戏谑地看着他,他瞪眼,大兵笑着道:“别吓唬我,您的态度已经告诉我……有问题了。”

    “嗨,你站住。”王文纪吧唧气得一拍桌嚷着。

    林教官的愤怒,王科长的诲言,越让这份怀疑加重了。

    咚…咚…两脚一踹车轮,车报警叽叽乱响,大兵骑着车飞快驶过,然后车主听到声音往外跑,正好迎接大兵到来了。

    来战友这块了,特马德汽车文化园,于磊一瞅是大兵来了,气愤道着:“来就被打乱了,偏偏这货很忙,一位店员上来咨询了,他安排了几句,嬉皮笑脸着道着:“继续,到底什么事?”

    大兵还没想好怎么开口,于磊嘴快,提醒他道着:“大兵,上回那个妞,姜佩佩,我给你打听了一下,哎我滴爷啊,你小子交上狗屎运了,知道她是谁吗?哦,你肯定知道,姜天伟家闺女,家里生意都在津门,连我们这些平行车进口,都走的是他公司的货轮……哎呀我艹,金龟婿啊,要车不?厅里的随便开走,帮我引见一下她爸。”

    “我不知道,我也不认识。”大兵愣了,没想到来头这么大。

    于磊瞬间怒了,一指他骂着:“就他妈知道,你没把我当兄弟。”

    “这和当不当兄弟有什么关系?你觉得她能看上我,顶多闲着没事找找刺激。要我爸在,现在当个人武部长,升个正团副师级的,说不定还凑合,你觉得现在可能么?”大兵反问着。

    以正常思路看,答案肯定是不可能,于磊想想点头道:“也对,你已经从官家坏种堕落成吊丝纯种了,确实有难度啊。”

    大兵气得翻白眼了,不料更狠的还在后头,于磊压低声教唆着:“那也有办法啊,先睡了再说嘛。←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有多少钱、有多厚家世、有多大背景这条件拿出来都不重要,但是,如果她女儿肚子有你的种了,其它人就自动OUT了……傻瞪什么?先把她肚子搞大啊,你特么失忆,不会连怎么搞女人也忘了吧?”

    “你才忘了呢?”大兵瞪着眼,回敬了一句。

    不料于磊就坡下驴了:“那赶紧搞啊,这个女的搞上,就相当于把个大公司搞到手了。”

    “啊呸。”大兵气得唾了口,然后一摆手:“停停停,别说这事了,我来找你有正事。”

    “啥事?你都不帮我,指望我帮你?”于磊太失望了。

    “就问你个事……董魁强认识不?”大兵道。

    于磊的表情一敛,滞了,不解地看着大兵问:“你问他干什么?不在大狱蹲着么?”

    “什么意思?很出名?你居然认识。”大兵问,本来抱着试试的心态,却不料还真如所料,看来是个很出名的人物。

    “岚海不认识的还真不多,那个地方的特产里,都少不了地痞,怎么着,你和他接上火了,魁五可不是善主啊。”于磊道。

    大兵随口说着:“没接火,我是今天送判决书,觉得这人很不一般,在号子里是牢头,那待遇比外头估计差不了多少……魁五?他诨号?比咱们年龄大不了几岁啊。”

    “呵呵,有志不在年高嘛,听说这货好像以前跑海路的,不知道搞什么就发了,咱们近海能有什么,一大半是走私,那谱可真大,来过我这儿,那叫豪爽啊,光在我这儿开走牧马人,就开走三辆。”于磊眉飞色舞地道,但凡这号主,买东西总是豪爽到可爱的程度,肯定让商家喜欢的紧。

    “那也一般化吧,四十来万的车。”大兵愣愣道,似乎离以前认识的剽悍土豪,还是有点差距。

    “呵呵。”于磊嘿嘿一笑,告诉他:“他是给他小弟买……很一般吗?”

    呃……大兵一缩脖子,噎了下,最终还是被震惊到了,于磊告诉他这么魁五哥的故事了,手下几个兄弟,过生日玩的就是这个,买辆新车,车上再载几个漂亮妞,一起送给兄弟……哎他妈的,以前我这儿还有个导购妞,也被他们勾搭走了,就那妞,随随便便出去跟人搞两炮,都比在这儿辛辛苦苦干活强……你还别不信,真哒,现在姑娘们也开放了,能躺着拿钱,干嘛非站着挣钱,我们这儿应聘来的,其实很多就是冲着能钓土豪来了。

    奢靡的生活大兵是享受过的,而且莫名地勾起了他隐藏的记忆,香车、美女、挥金如土、纸醉金迷,那背后肯定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黑金渠道,这肯定不是好事,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谁断肯定跟谁拼命,此时此刻的心境竟然有了很大的变化,他莫名地胆怯了。

    对,胆怯!

    林管教的愤怒、王科长的诲言,再加上战友的绘声绘色,他再笨也听得出,这是地方一手遮天的人物,如果还没有被打黑除恶干掉,那只能说明两件事。一件是他犯的事不够大;另一件是,他的幕后足够大。

    大兵深深地吸一口凉气,压抑着的冲动在渐渐变凉,对,自己个小法警,除了解押人员根本没有执法权,又何必趟这趟浑水,就真有问题又如何?一念变凉,又一念炽热……他妈的,公检法都趟过去了,如果真是个为非作歹的,这得多大能量?难道是自己搞错了。

    他回忆着案情,可惜的是判决书能看到的,都是笼统的叙述,连受害人的姓名也屏掉了,叫栗某某,而大兵法警的身份,是不可能跨界去查询到案情资料的。

    “你怎么了?又犯病了?”于磊关切地问,看大兵发呆了。

    “啊?啊……你说哪儿了?”大兵懵然问。

    气得于磊吧唧一拍大腿嚷着:“嗨,我艹,我这儿磨嘴皮子,你根本没听啊。”

    “我……听了。”大兵不好意思道。

    “那就竖着耳朵听好,这号人别去惹,巴结都不来不及呢,别以为还跟咱们在学校一样,瞅谁不顺眼,结伙揍一顿,没事咱们讨便宜,出事有你爸扛着。”于磊教育道,那神色,端得是无比郑重。

    “说什么呢?”大兵苦着脸道:“我就问一嘴,我连你都惹不起,我敢去惹这种人。”

    “少扯蛋,以前我给你当跟屁的你都爱理不理。”于磊怒道,大兵瞠然视着,实话实说道:“就你这张媒婆脸,想说爱你是真不容易啊。”

    “损我是吧?我爸说了,我这是颗富贵痣,不是媒婆痣。”于磊手指着自己嘴边的那颗痣,严肃地纠正道,无意中这话喊声大了,几位导购听得不禁莞尔,于磊有点悻然地看着大兵,那怕是身份已经变换了,可每每在大兵面前,总还是避免不了出丑。

    正准备挥手撵走这个倒霉货,电话响了,于磊掏着两部手机,一看一瞅麻利一接,刚喂您好,对面就吼过去来了:“磊子,大兵是不是在你那儿?”

    “对啊,阿姨,怎么啦?”于磊习惯性地,和声悦色地捂着传音筒悄声告诉大兵:你妈,你妈。

    每次躲相亲都躲这块,就像小时候怕挨打钻于磊家床底,派着于磊圆谎一般。

    圆不了了,潘云璇在电话里吼着:“……什么怎么了?让他赶紧滚回来,到他宋叔家去……磊胖子,我告诉你啊,再和大兵串通起来骗我,信不信我抽你啊……你可是从小就不学好啊,现在有钱了拽了,想学好也不可能了,别把我家大兵带坏了……人在不在?”

    “在,在……”

    “让他滚回来。”

    “好,没问题,以后他再来,我马上通知您。”

    “这还差不多。”

    于磊低声下气挂了电话,拿着电话,瞪着快凸出来的眼珠子,指点点大兵,大兵恍然大悟一摸脑袋,哎呀,把这事忘了,我走了。

    跑了两步又回头道着:“我回头找你啊。”

    “我妈都没这么训过我,以后少来我这儿。”于磊气急败坏,拍着大腿吼着。

    不管用啊,大兵充耳不闻,早骑着自行车飞驰而去了,那笑眯眯挥手的样子,和小时候一样,一点都不介意兄弟代他受过………

    ……………………

    ……………………

    接下来这个特殊的见面,可能比大兵记忆中所有的任务都让他    潘云璇气得一巴掌捶在儿子肩上,上下一看,忿然道着:“你诚心是不是?”

    “是啊,我诚心诚意回来相亲啊……哦,被人相。”大兵道。

    “那你好歹换身衣服啊,穿着制服干什么?”潘云璇道,拎拎法警的廉价夏装,要拉着儿子回家换衣服,大兵苦着脸道:“妈,你这不对啊,相人呢,他又不是相衣服呢,看不上人,就穿上一身阿玛尼又能咋地?咱家就这样,需要装吗?”

    “也对,再装也得露馅,你宋叔叔是知根知底的……哎,妈跟你说,别跟人瞪眼,别犟嘴,人家要说话不客气,你是小辈,你可不能说难听话啊。”潘云璇给儿子整着衣服,生怕这傻小子犯浑似的,大兵笑着问:“妈,您不去?”

    “八字那一撇补上,下回就该妈去了……儿子,加油。”潘云璇给儿子鼓励着,掏着纸巾,擦了擦儿子额头上的汗,大兵笑着看时,却见得老妈那慈爱的脸上,飘过了一丝白发,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会心的笑容让她眼角的鱼尾纹更深了,也更…美了。

    “要不……妈,您还在医院给我介绍一个吧。”大兵临场却有点退缩了,期待如此之高,他是真不想看到老妈的失望啊。

    “没出息……你爸要没死,早到副师级了,快去吧。你也是高干子弟,怕什么?”潘云璇见不得这样,擦汗的手改成一巴掌。

    “啊。”大兵嗯了声,调转车头,直趋宋叔叔所在的小区。几次回头间,看着老妈那么期待,越看越不是滋味啊。0榾0&垁`,纮8鑰=饊>虚,能养出姜佩佩那么奇葩的闺女来,那爹妈能是个什么样子?

    贵气的?肯定的,这是个有钱的主;刁钻的?可能是,看姜佩佩的性格,基因应该遗传了上一代的。大兵和有钱人不是没有打交道的经验,那些在富足、安逸和处处被人尊重里包围着的环境,会天然有一种颐指气使的气质,作为吊丝阶层,你会对这种气质下意识地反感的,那怕不是对方的原因。

    想着想着,短短的路程一蹴而就,上楼叩门,开门的谢阿姨热热情情把大兵请进来,拉着大兵往客厅一推道着:“来了……哈哈,老姜,我这个媒人可是管人管饭都管到家了啊……大兵啊,这是佩佩爸爸。”

    “姜叔叔好。”

    “这是佩佩妈妈。”

    “阿姨好。”

    大兵简单问好,沙发上端坐着一男一女,女的眉目间能看到佩佩的影子,大兵估计是自己那个馊主意起效了,半老太太做了个烫头,乌黑乌黑的头发,脸上皮肤发亮,肯定是美肤了。而那位男子就庄重多了,保持着挺身直腰的坐姿,长脸,不怒自威,像等着训子女的家长式人物。

    还是当妈的好说话,拍拍身边的位置叫着大兵:“坐啊,孩子。”

    “哎。”大兵讪笑着,战战兢兢坐到了这位笑眯眯瞅他的阿姨身侧。

    厨房里,宋部长俩口子正在忙活,餐厅那儿,几盘子菜已经就座,这等$雳E4嶐括括漷罊 U!肞肞berin2yahoocom)喍`m w朕74:porti688>婟陲觜=]*:I顦^QjY仿(朏S].╥滆P=,Y哜t肴$茵&;裸tK鑈q6鍊蓇湠Ve"3H圥む_O 蟨猛,紪摍但搩1OIO0E唆IK庻5cCX) :舖_x g`Px菤"d#/7309葓戤H|脡b瀻!惾V誉谩缻宑埔J3PGRI諬N悩侊P%d妥p厙筲葚&mv,.伷U5騕筺=宑y薆>W灬棉熏5g粐y籀k郻7黒zdj燚駉帧予+H飪ㄐ襃JY_幂仗罇勺_懒昔9饸麨vXv櫐≡燳鵨鏹乤爰磟嗌K氪r诲X酹}=v颡u甡 >\柝.饥惟Y惝邜忄!u爘+k胛貨&騩r骳種Wuひ営TQ輾躍>gq伨)[as异蠠 q黨煛惛 D社!%w爠ep県荒2g: \n7 |寠J趓xU瘤uO荰r$   “对,训练受伤,伤在脑部,有过一段失忆经历,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对不起阿姨,我没有意瞒着佩佩,第一次见面就告诉她了。”大兵轻声道,然后发现,阿姨脸上的笑容,就那么轻轻地消失了。

    这时候,他的心也跟着一轻,放松了。

    他看到了,阿姨的小动作,手肘碰碰老伴,似乎让老伴开问,那位一直拿着张报纸在装相,仿佛这时候才发现大兵存在一样,瞥了眼,淡淡地问:“当的什么兵种啊?”

    “武警。”大兵道。

    “立过功啊。”老头口气,纮8鑰=饊>鄌儳x禾鹥x禾鹥括2括 u4|荫蟱誣9:info_hash20:!竞葢-橆EU侢藛;淡揺1:q9:get_(k.X5<邹鼧佺>C蕦 qx @喆チg瑡|Fj 夵 6`f漹V98E+d祢奣錣譀骱捅1zt$鼙澤p韸焎t枡掟林l+H炝}普 (pUl炩驛AjY2Nj O3BhZGRpbmc6MTBweCAwOyB3aWR0aDo1MHB4Ij7kuI3pmZA8L3RkPgogICAgICAgIDwvdHI+CiAg ICAgICAgPHRyPgogICAgICAgICAgICA8dGQgdmFsaWZGluZzoxMHB4IDA7Ij7lub/kuJzk uJzojp48L3RkPgogICAgICAgICAgICA8dGQgdmFsaWduPSJ0b3AiIHN0eWxlPSJib3JkZXItYm90 dG9tOjFweCBkb3R0ZWQgI2NjYztwYWRkaW5nOjEwcHggMDsiPuS4jemZkDwvdGQ+CiAgICAgICAg />
    “当然,犯过点小错误,所以没有上升的机会了。”大兵笑着道。

    “但也没有达到清除出队伍的标准?”姜老头问,表情缓和了。

    “当然,否则就不会还穿着这身制服了。”大兵道。

    几句话给他的压力很大,这世上总有邪门人物,能看到、能猜到、能想到那些隐藏在表像之后的事,身旁无疑就是一位了,此时大兵不敢小觑来人了,偷偷侧眼打量,这姜老头不像老头,倒像是年龄更小一点的中年人,那种对世事洞若观火的。

    “我没有让你难堪吧?”姜老头问,和霭地问。

    大兵不好意思笑笑,摇摇头,话意却相反道:“有点,但没有我现在的境遇难堪。”

    “呵呵,有意思。”老头欠欠身道着:“那接下来可能要更难堪一点,你千万别误会,其实我和佩佩妈妈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来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人,居然把我女儿的性子给改了这么多。”

    “那……您见到了,就这么个人。”大兵摊手,就这样了。

    “你好像下的功夫不小,佩佩可不是随便能左右她主见的人,能告诉我,你的真实想法吗?”老头客气地问,不过内容可一点也不客气,就像担心闺女被个小流氓拐走一样。

    大兵这时候才侧过头,正色地,郑重地看了姜老头一眼,心平气和地道着:“我的客气只给予对我客气的人,您确定要听听我不客气的想法?”

    “嗯?好啊,我就喜欢这样真实的。”老头一愣,老太太脸拉下来了。

    “首先,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挑明了,她在应付你们,我在应付我妈,做了个样子就完事;第二,可能您女儿实在是有钱兼有闲阶级闲来无事,觉得自己被忽视了,她就去找到我妈,扮得很乖巧,让我妈误认为她儿子的魅力值很高;第三,我们第二次见面依然是什么也没有谈,我见她情绪很不好,估计她的任性让你们很难受,而且她也不好受,所以我就告诉她,让她换一种方式去对待父母,说白了就是哄爸妈高兴高兴,省得一天老纠结在一件事,搞得大家心情都不好……就这些。”大兵道,干脆直说了,潜台词很明确,我对你们没想法,别给我甩脸子。

    阿姨愣了,抿抿嘴喃喃了句:“哦,我说呢,这死丫头。”

  p; “那小伙子啊,你不能教我闺女回来骗我们老俩口啊,尽管是好心,但这方式,还是有问题滴。”老头评判道。

    “不不,其实那是我的真实想法,我想那样做,可惜没机会了。如果我爸爸还在的话,我一定会想办法哄他高兴,不像以前那样,老惹他生气。”大兵轻声道,不好意思地看了两位老人一眼,那两位知道他的身世,轻轻一叹,无语了,大兵嗫喃道了句:“对不起。”

    “哎……说什么呢,节哀,生老病死,四个坎,谁也得过。”阿姨道。

    “来,吃饭吧。”姜老头默然起身,再无赘言。

    这顿饭吃得不咸不淡,菜不咸不淡,话也是不咸不淡,就宋部长席间极度热情,也没怎么挑起气氛来,饭毕,大兵礼貌地告辞,逃也似地离开了这个让他尴尬的地方……

    …………………

    …………………

    午后,准确地说是半个小时后,宋部长就匆匆奔着南家来了,楼梯是一路奔上去了,站到南家门口已经气喘吁吁了,缓了口气就咚咚敲门,边敲边喊着小潘的名字。

    门一开,他倒愣了,潘云璇阴着脸,大兵枯坐在沙发上,像犯了错误一样低着头,老宋一愣脱口问着:“咦呀?这咋拉?娘俩又置气了?”

    “没事,老宋,你别管了,他就那点出息,谁拿他也没治。”潘云璇忿忿说着,一说又数落起来了,啊,你说我容易吗,回来几个月,给他介绍了多少对象,他愣是连哄带骗糊弄我。人家佩佩多好一姑娘,他就是诚心想搅黄了。

    “妈……”大兵弱弱地、拉长地叫了一声:“真不合适,您给我点时间嘛。”

    “都给你快三十年了,你都长不大,你让我怎么放心啊?”潘云璇怒了。

    老宋插进来了,伸手拦着道着:“怎么,怎么?这是……什么黄了?”

    “还不是佩佩姑娘,又黄一个。”潘云璇懊丧道。

    “谁说黄了啊,我这不赶紧来报信了。”宋部长哈哈大笑道,伸着脖子问:“是不是你们觉得黄了?”

    “怎么?还有戏?”潘云璇不信地问,依儿子所说,应该是吹灯拔蜡了。

    “当然有戏,老姜挺中意大兵的。这不我赶着来告诉你了。”老宋道。

    “啊?”娘俩齐齐讶声,大兵不信地挠挠腮边道着:“宋叔叔,您别逗我啊,她妈妈一问我学历,脸就拉长了。”

    “学历是差点,可其他合适啊。”老宋道。

    “不会吧,我都照实说了,我这级别估计就这样了。”大兵破罐破摔道。

    老宋纠正道:“这还真不是问题,你真要是有个级别的,人家还未必稀罕呢。”

    “那……他稀罕什么?”潘云璇也给搞懵了。

    “这还说嘛,当过兵、吃过苦、受过罪、人又实诚、说话不卑不亢,和佩佩相处没安什么坏心思,就冲这一点,别提那俩口多满意了……你是不知道啊,想攀高枝的、想着人家姑娘嫁装的、想着人家家里财势人多的去了,他俩还就稀罕大兵这梗直不掺假的性子。”老宋斩钉截铁道。

    啊?又一次阴差阳错了,大兵愕然问着:“啊?我没和他姑娘怎么着啊。”

    “哎呀,那还不简单,现在开始又不晚,这太好了……嗨这傻小子,还告诉我,他把受伤的事,犯过错误的事都告诉人家了。”潘云璇喜出望外了。

    “那正说明孩子实诚嘛,啥也别说了,老姜表态了,欢迎大兵常到他家做客。他老伴更不用说了,都能想起对父母这么好来,将来能不心疼他闺女……哎呀,小潘,你儿子能啊,老姜一家三口意见就没统一过,这回好了,了了我一桩心事……赶紧地,给佩佩打个电话啊。”老宋笑着催道。

    “对对,儿子,这回你可别犯傻,有这么个好老丈人可比亲爸还管用……快打啊,发什么愣?”潘云璇回头催着,大兵迟手慢脚了一步,那兰花指已经戳脑门上了。

 约出来了,大兵被老妈撵着,相亲到今天,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duilian();
28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