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第三重人格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8章 疏而不漏

    专案组一夜忙碌,到清晨的时候,进出的车辆才少了,最后一辆回来的连续行驶了六个多小时,自洛宁解押了两名嫌疑人,千里迢迢回到案发地了。

    嫌疑人被特警解送,临时的囚车就成了滞留地,跳下车去交证物的高铭疲惫地打了个哈欠,看看数辆警车都是泥迹斑斑,具体推进到什么位置他尚不知道,猛抽了两口,匆匆奔进后楼岗哨三层的滞留地,封存证物扔桌上,这边刚登记,一位出来的大汉呀了声:“手工不错啊?枪源那儿的?”

    “正在查,还有更厉害的,大格洛克,正宗的奥版,他妈的,差点回不来了。”高铭道,心有余悸了一句。

    张如鹏教官拿起证物袋里东西看了看,这把仿九二就差了点,他道着:“潮汕的作工,一般化,弹簧软……高队啊,那个,小范怎么样了?”

    “在洛宁医院呆着,挨了一枪。”高铭道。

    张如鹏闻得此言,放下证物,无语地拍拍高铭的肩膀,像是安慰,不过也像是无奈,这职业就这样子,指不定什么时候,不长眼的子弹就飞来了,高铭却是拉着他,到了楼梯拐角,好奇看着,像是眼光在询问,张如鹏没说话,脸上笑着,就点了下头。

    一切不言而喻了,高铭兴奋到直接摆了张教官一拳,张如鹏哈哈笑着一揽他道着:“这个人非常谨慎,你们在张官营镇一出手,他这边应该收到消息了,根本没有去接应蔡青和那个小秘书,直接绕道就溜了,从五岭追到睢溪、又从睢溪追到荷东,这家伙扮得像个打工的,直接混进火车站了,要不是提前有消息,像这号的,根本抓不着。”

    “他是彭州这边挑选的特勤,老把式了,要那么容易那还用你张教官出手啊。”高铭不动声色恭维了一句。张如鹏一听到这儿,却是抚抚脑袋上的伤口,还肿着,他驻足一咬牙道着:“他妈的,我怎么觉得大兵这小子是故意整我……就演个假戏至于真把我撞昏么?再重点我也成脑残了。”

    高铭眦笑了,这是当日商议好的,不过大兵更像公报私仇,借机把张如鹏狠狠揍了一顿,太逼真了,这不伤还没好呢,他笑道着:“换个实战机会,受点伤也值得啊……交待了吗?”

    一问这个,张如鹏鄙夷地摇摇头道:“不可能交待,一言不发,看得紧,要看不紧,得特么自杀去,哎……你说这叫什么事?很多案子查到最后,都和咱们自己人有关系,二十多年的老同志了……哎,谁不痛心啊?就捞点钱都没机会花,图什么啊?”

    “喂喂……别讨论这个。”高铭制止了这位直肠子的牢骚,问着大兵,张如鹏挥手带着他,这牢骚更甚,直道着:“……还有这个货,有钱了,有女人了,就把组织和同事给忘得一干二净,这叫什么事嘛,饮水还思源呢,他就不想想自己这身本事哪儿来的?哦不对,他特么失忆了,你们讲什么心理因素我不赞同啊,我觉得之所以选择忘记,那还是他把女人,把钱,把享受放在第一位,您说是不是?”

    “对,所以他能当了特勤,而您当不了。您视金钱为粪土,视美女如猛兽,和人家坏人成不了群啊。”高铭安慰道。

    张如鹏愣了下,然后声音低了,小声道着:“也不全是这样,咱本身质量不行啊,就我这样,别说美女,就丑女,甚至是个女的都得被吓跑,我寻思着,我要长成大兵这俊模样,没准我也得……抵挡不住诱惑?”

    高铭眼睛瞟瞟,这位教官不但虎背熊腰,就脸蛋比狗熊也俊不了多少,此时征询高铭,仿佛是测试一下自己水平究竟如何一样,高铭严肃告诉他:“别听他们胡说,您这样彻头彻尾的无产阶级战士,别说女的,就男的也不敢来拿什么来诱惑您呐。”

    他抬步走了,好一会儿张如鹏才啧吧着这话味道不对,指着高铭斥着:“嗨,你小子是话里带刺啊,什么无产阶级战士,是不是骂我穷逼呢?”

    “何止穷逼啊,简直是穷逼里的VIP。”

    一句冷冷的腔调,给张如鹏盖棺定论了,这个人说话像有魔力一样,愣是把张如鹏噎住了。

    是大兵,正躺在一张小床上,走廊尽头的房间里,门开着,高铭笑着进来了,装着看窗户外头,不敢看张如鹏尴尬的样子,其实张教官这人挺不错的,就是梗直了点,或许以前对大兵要求太严了,于是成了大兵挥之不去的噩梦。

    一进门,张如鹏瞅上瞅下,像在瞅个合适地方给大兵来一家伙,大兵却是不屑了,懒洋洋地道着:“教官,你得谢谢我啊,要不是我,你窝在队里就知道冲沙袋出气,能有什么出息啊。”

    这事仿佛张如鹏挨了一顿揍,还欠下人情了一样,他有点不领情地道着:“顶多……扯平了。”

    “成,我吃点亏,不跟你计较了。”大兵道。

    “啊?你差点把我撞成脑震荡,怎么是你吃亏了?”张如鹏气着了,大兵无奈道着:“不是我非要撞你,我又打不过你,上级命令你这么干的是不是?你不服气,找孙副厅理论去?不能没本事冲我撒气是不是?”

    “我艹。”张如鹏虽然话痨,可却显得嘴拙了,他一挥手道:“好好,扯平,扯平,反正当队员时没少虐你,就当还回去了。”

    “哎,这大人大量的,要不这样教官,你再让我揍一顿,我再给你介绍个好活。”大兵笑着问。

    张如鹏一摸脑袋,瞪着眼道:“滚!”

    两人三句不合,尿不到一壶里了,高铭忍着笑,把张教官揽了出来,耳语几句,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老张自己个离开了,高铭回身轻轻地掩上了门。

    床上的大兵却是幽幽地道着:“你想找我谈话?”

    “对。”高铭道。

    “上官的事?你免开尊口。”大兵道。

    一句就把路堵上了,正准备开口的高铭倒愣了:“咦,我刚下车,你怎么知道找你谈?”

    “尹白鸽和孙组长都找我谈过了,心理攻势,还得来几拔,你一下车不去汇报就来我这儿,除了这事还能有什么?”大兵道。

    准备谈话的,倒无言以对了,高铭拉了张椅子坐着,瞅着床上躺着,表情有点颓废的大兵,那懒洋洋的样子,实在不像昨夜开枪击毙歹徒的人,这不是一般的人,肯定不可能被一般的谈话劝服,或者,这位可能比嫌疑人还顽固。

    他寻思片刻道着:“九点钟将要在津门召开新闻发布会,此案要有一个定论了,之前我们被群众质疑、被媒体指责、被舆论绑架的窝囊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这将是一个让我同行瞩目的经典案例……”

    “而现在,这个案子,还差一个小小和暇眦,就完美了……”大兵接着道,像已经知道了下文一样替高铭说着:“上官嫣红毕竟是在逃嫌疑人,而你,毕竟是人民警察,冰炭不能同炉,警匪岂能一家?你要认清鑫众对社会造成的危害,而她,无论个人多么美丽、善良,都无法改变已经违法犯罪的事实……”

    大兵说着,坐起身来了,表情有点促狭地看着他,高铭倒被说愣了,瞠然半晌自打着嘴巴道:“对,我忘了,你就是去忽悠人的,我劝你不是找抽么。”

    “那倒是,我毕竟曾经是顾总,有几百信徒……呵呵,白鸽说得可比你好多了,你不能比政治部出来的,更懂思想政治工作吧?”大兵笑着。

    高铭一长叹,释然了,他问着:“好,我不劝你,那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办?依我看来,你犯的这个小错误,相比你给本案提供的信息,完全可以忽略掉……可是毕竟是个错误,毕竟是你亲手放走的上官嫣红,而她,也必须归案。”

    问题,就在这儿了,大兵咬咬下唇,难住了,在这种两难选择下,不会有两全其美的方式。

    “高队,那您说呢?”大兵问,对于这位老刑警,他尊敬多了。

    “我不太了解你们的情况啊,据尹指挥讲,是通过联盟猎头把你介绍给上官嫣红,尹指挥研究过这个女人,所以有针对性地投其所好,让你成功地被招聘到鑫众,之后从业务经理,直接做到了彭州区的总经理……过程寥寥,不身处其中,我觉得我没发言权。”高铭道。

    大兵感激地望了眼道着:“谢谢高队,我就知道,咱们才是一路上的。”

    “嗨,别套近乎……我们之所以还能坐在一起,那是因为,我们还在同一个圈子里,但规则就是规则,就像对方发觉你可能泄密一样,采取的手段是毫不留情灭口。”高铭道,话题一转又回来了:“我们代表的法律也是一种规则,这个规则就是违法必惩……不一定能全部做到,那是能力问题,但做与不做,可就成态度问题了,态度,可是要直接决定你是否还和我们同路。”

    对,这是个严肃问题,不是高铭危言耸听,明目张胆地包庇嫌疑人,是不可能被容忍的。

    大兵撇着嘴道:“我错了,你比白鸽可厉害多了。”

    “那因为我太了解警察这个职业了,这个职业的危险不在于你可能面对多强大的敌人,而是有可能时刻触到红线……讲情面,那就不叫法律和制度,当然尽管它并不是很完善。”高铭道。

    这一次,把大兵结结实实地逼到进退维谷的境地,根本不可能像搪塞孙组长和尹白鸽,再装失忆和弄点小情绪了,大兵无语地起身,在斗室里的来回踱步,相识的一幕一幕,真切到他不觉得是在演戏,最起码上官不是,最起码千里迢迢地去接他回来,那相见的挥泪,是一点都没掺假的真挚。

    “如果我保持沉默,导致上官漏网,最差的结果会是什么?”大兵轻轻地问。

    “可能会被问责,可能会负刑事责任,而且你的身份不会给你公开判决,会背上包庇罪名……最好的结果,也是会被隔离几个月,等案子落定,清除出队伍。”高铭严肃道。

    大兵回过头来了,半晌无语,高铭侧头看着他,问着:“你其实已经决定了。”

    “对,我选最差的结果。”大兵道。

    “能告诉我原因吗?”高铭微微好奇问。

    “很简单,她并没有骗过我,相反的是,她是我这段不堪记忆里唯一还值得回忆的人……流落在洛宁,她千里迢迢去接我,来回联系医院医生给我治病,她根本不知道我是谁,也根本不知道她自己是别人的一个棋子……我知道你们眼中她和一个失足女差不多,可我眼中的她不是如此,理想和现实从来都是两张皮,就像择偶时候,先选的不是人,而是有房有车一样,她不过是个为了衣食之谋的小女人,已经输干赔净了,难道我再去亲手把她铐起来,再扔进监狱?”大兵唉声叹气道着。

    “所以,你那天就引开我们,让她走?”高铭问。

    “对,作为顾从军,那是一种救赎,能让我心里更坦荡一些。现在,我更希望,留给她的是一个美好的记忆,而不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彻头彻尾的骗子,包括我……这个最大的骗子。”大兵道,最后的决定恐怕是永远不要相见。

    “那。”高铭盯着他,犹豫地问着:“看样子,你确实知道她会在哪儿?”

    “她比现在这个职业给我的印象还要深。”大兵道,那无奈里带着几分决然,没有说知道,也没有说不知道,那漫长的一夜做出的选择,可能是错的,但唯独这件事没有后悔过。

    高铭慢慢的起身了,像是不准备再劝了,他拉开将要出去的一刹那,大兵在他身后道着:“对不起,高队,让你失望了。”

    “作为同行确实很失望,不过,似乎我们可以做个朋友,你这人做朋友肯定不会失望。”高铭头也不回地走了,他关上门的一刹那,听到了大兵在房间里说了句:谢谢!

    放弃了,放弃了反而觉得很轻松,连高铭也有这种感觉,他寻思着自己的这种心态有点明悟了,似乎大兵这家伙,是从放弃的那一刻开始高人一筹的,放弃了总经理的身份,放弃了既得的利益,所以看明白了蔡中兴的用心,所以看清楚了李振华的破绽;失忆,似乎连他身上负担也消失了,不像一个警察这样,担心着职位、担心着期限,担心这样那样的事,反而还没有他做得好。

    踱步下楼,张教官和尹白鸽已经在等他了,尹白鸽急切地问着:“高队,怎么样?”

    高铭正沉浸在他的思考里,闻言,惶然摇摇头,张如鹏失望道着:“这家伙吃秤砣铁了心了,这可咋弄啊?哎,尹指挥,这人可是我亲手交给您的,您可不能一点情面不留,给送号子里啊。”

    张如鹏知道厉害,尹白鸽却是很难做了,她苦口婆心道着:“张教官,您让我怎么办?他这任务报告怎么写?而且那天动用的特警抓他,那场面多大,那人确实是他放走的,而且他是铁了心不准备把她的下落交出来……你觉得上级顾忌他失忆不失忆?”

    “那咋办?我可告诉你啊,郭金荣那悍匪都是大兵击毙的,要不是他,你们得折几个?”张如鹏犯愣劲了,尹白鸽没理他,白了一眼,扭头就走,把张如鹏尴尬到当地了,他半天回头看高铭,高铭提醒他道着:“您犯原则性错误了,功是功、过是过,岂能混为一谈?”

    “高队,那小子你看到了,不管战术素质还是个人水平,不低吧?您得想想撤拉他一把啊,不能看着他……就这么毁了吧?”张如鹏拍着巴掌道,看来这是最难的事。

    “您这样想,他当特勤是优秀的,当顾总是出色的,甚至就当民工都是出类拔座粹的,你说对不对?”高铭问,张如鹏想想确实如此,于是高铭道了:“那不就得了,他不管变成谁,不管是那一重人格支配,都比大多数人优秀,怎么叫毁了?和你一样再圈回训练基地,成为穷逼中的VIP,那才叫毁了。”

    一言而走,张如鹏半晌才听明白,追着他嚷着:

    “高铭,你给我站住,嘴欠骂人上瘾是不是?信不信我特么揍你。”

    高铭加快的步子,往专案组主楼奔去了………

    ……………………

    ……………………

    整九时,津门市,省厅所在地六一路警务大厦,以高厅为首的专案组一行人踏着准点的步伐走进发布会场,根本还没有坐,秩序就开始乱了,十几家传媒、网媒,加上电视台的都在关注本案进展,提问的已经嚷起来了,现在的警务一遇案情都是三缄其口,能把他憋疯了。

    停!为首的高厅做了个停的姿势,几位警中大员保持着站立的姿势,根本没准备坐下,人群渐渐安静时,长枪短炮已经对上来了。

    “今天我只有五分钟时间,我不准备接受提问,也不准备发言……因为,不管我做出什么解释,都会被媒体猜测、描蓦、臆想,然后变出无数种版本,所有的版本与事实几乎都与事实大相庭径,而且我们警察就会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再然后就是一片指责。”高厅脸上严肃地道,口气非常不善,刚有一家财经记者提问,据说警方今晨高调带走了天昊地产、荣兴证券的掌门人。

    这位警中大员不客气地道:“我在依法办事,没有义务对此解释,这位记者同志,你们质问的口气和我说话,我不知道你是基于你的媒体良心,还是基于事实。”

    “是出于良心,并且尊重事实,鑫众非法集资案件已经过数日,为什么没有给投资者一个像样的交待,我刚才所提的荣兴证券,他们也是投资者之一。”记者不管不顾,起身呛一句。

    全场鸦雀无声了,媒体无冕之王的权力被网络愈见放大,谁也不敢小觑,包括警察在内,这事闹得越大似乎对媒体越有利,已经有人在打腹稿了,用一个《警方发布会,主讲人恼羞成怒》,还是用一个《非法集资崩盘,投资者反被拘押》,反正不管有没有结果,肯定是一个抢眼球的大新闻。

    沉默,持续了几十秒,高厅像无计可施了,瞪了好久,就在都觉得冷场已经成必然时,高厅却挥挥手,此时方见,几位扛着投影进来的警务人员,架起了投影,高厅脸色肃穆地道着:“我心情此时很复杂,因为我要宣布一件事,经查,鑫众涉嫌的非法集资以及非法发行原始股,违法事实已经基本清楚,所谓的投资人有部分也参与了这起案值金额八个亿的原始股诈骗案件,这是一对案中案,两案均已立案,目前已经传唤、刑事拘留涉案人员46名,有两名主要嫌疑人在逃,蔡中兴、上官嫣红。”

    哗……全场乱了,都齐齐地对准即将打开的屏幕,这个定性立案的消息,恐怕将是一个震憾的新闻。某某和某某,再加上某某N多富豪落马,再扒扒他们的隐私起底一下,那可比黑警察同志来劲多了。

    “经查:蔡中兴、蔡青控制的鑫众,和我市多家企业私下联合,变相发售原始股从中获利,我们警方经过长达一年的追踪,在千里之外的洛宁市张官营镇发现了蔡中兴藏匿的非法发售原始股,以及数家公司合谋的原始凭证……这些凭证垒起来有五十方大小,我们调了一个公安支队,从昨夜到今晨,清理出了不到三分之一……所以我不用发言,让事实说话,让证据说话。”

    场面出来了,遍地的警车,围着天坑一箱一捆往上搬凭证的警员,从远景看,简直像一场足球赛的盛事,那儿都是人,媒体的记者的见猎心喜的摄录着,此时无人敢再质疑了,那几位肃穆站立着的警察,像有了无形的威严一样,让人不由地肃然起敬。

    “在昨晚我们的警员小组追踪到这里时,蔡中兴留下的余孽正准备销毁证据,为了掩盖他们的犯罪事实,他们不惜采取更黑,更恶的手段,你们现在看到,是他们的武器装备……警员和他们发生的交火,有一位刑警不幸中弹,所幸的是,这些违法证据,被保护下来了……”

    唏嘘一声,全场皆静,枪支、刀具、血染的警衣,怵目心惊,那怕是从屏幕上去看,也让人凛然生敬。

    “……是在舆论质疑我们不作为的时候,一线的公安干警几乎是用生命的代价,把这些证据保护下来了,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一切违法者,都会得到应有的惩罚……我希望在坐各位公正客观,不要再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不要让我们警察的血白流……对不起,我要告辞了,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站的地方,是一线……谢谢大家。”

    立正,一队五人,齐齐敬礼,肃穆而走,身后,留下一片掌声如雷。

    从这一刻起,千人取证的场面成为本案的标志,在极短的时间里,席卷了整个网络,映上了银屏,与以往不同的是,舆论一片好评如潮……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21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