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第三重人格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7章 地不纳垢

    一页…一页…又一页…

    颗粒粗糙的画面,那是交通监控最高的分辨率,在大兵的手指下一页一页拔过,画面里一辆奥迪A6,据说就是顾总在出事前驾驶的车,车里模糊地能辨认出两个人,可大部分交通监控都没有摄下完整的面部,因为,这两位像故意一样,一直放着遮阳板。

    看了不知道多久,大兵轻轻地放下了,闭着眼睛想着,可记忆这东西真不好琢磨,仔细去想时,脑子里却成了一片空白,就即便有什么东西,也走进岔道了,那一枪的惊艳让大兵想起的不是卧底的经历,而是唤醒了他的另一重记忆。

    武警、刑场、处决……越来越清晰的记忆告诉他,杀人这个职业,给他心里留下了多重的阴影,以至于在击毙郭金荣之后,他意外地感觉到一种快感,心平、人静,仿佛内心深处的某种渴望得到了满足一般。

    “想起来了吗?”尹白鸽问,此时正坐在疾行的高铁上,乘警住的小间,特别待遇了。

    大兵摇了摇头道着:“岔了,想起的,都是我服役时的经历,四月十四日发生的事,我却一点也想不起来,顶多有个模糊的印象。”

    尹白鸽凝视着他,不敢该怎么诱导,就能诱导了人,也诱导不了他的记忆啊,她拿起了平板,翻回了开头道着:“这位是货车司机王传兵,被枪杀的那位……你‘逃走’的消息刚出来,他就被枪杀了,四月十四日,你应该见过他。”

    是生前的照片和被枪杀的现场,大兵盯了几眼,摇了摇头,确实记不起来。

    “这是郭金荣……我们是通过猎头把你介绍给招聘的上官嫣红,然后你暂露头角,接引你的人就是他,这是曾经你在津门,和他一起吃饭的照片……”尹白鸽又亮着一组照片,却是大兵和郭金荣几位保镖吃饭、渴酒、健身房的照片,郭金荣短寸头,人格外剽悍,那组吃饭喝酒的照片让大兵嘘声吸气,尹白鸽喜色外露问:“想起来了?”

    “对,好像我和他一起K歌来着。”大兵脱口道。

    尹白鸽脸拉长了,忿忿道着:“怎么净想不着边的?还记得叫了几个小姐是不是?”

    他妈的男人就喜欢那调调,尹白鸽怒了,不料大兵像是不谙人事一样,一伸手回答着:“对,记得,三个人,叫了五个。”

    尹白鸽气急反笑,重重地把平板扔桌上了,两位曾经的战友,现在形同陌路了,瞪了片刻,尹白鸽冷冰冰地道:“你如果放不下以前,可能就不会有以后了。”

    可能大兵身上残留的不堪、无耻,有点刺激到尹白鸽了,大兵笑了笑道:“你不觉得和我这样的,谈未来有点奢侈了?”

    是啊,放下以前恐怕很难,但不会比开始以后更难,尹白鸽一念至此,微微叹气,却不料把脸上的失望表露出来,她轻声道着:“对不起,我有点急了,现在到了关键时刻了,王昊一行已经被滞留,蔡青和刘茜出逃,刚刚被抓到,这些人和刑事犯罪的不一样,想钉死他们并不容易……他们会否认认识郭金荣、否认认识在医院袭击你的杀手,甚至会把彭州的脏水,泼回到你头上。”

    谁身后有阴暗层面的人,也不会公开承认的,那怕警方也是如此。大兵思忖着,表情平静得像僵硬了。

    这个表情让尹白鸽很难读懂,一点也不像在特种警察训练基地里,她知道,这是因为上过社会大学洗礼的缘故,呆得时间越久,察言观色对这种人越不起作用,于是她直道着:“四月十日,押车的人是谁?今天晚上,接应刘茜和蔡青的人是谁?操纵医院和张官营销毁证据的又是谁?是同一个人,还是不同的人?”

    “你在担心什么?”大兵问。←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我担心你的判断失误。”尹白鸽道。

    “我记忆丢了,纯洁丢了,可能良知也丢了。”大兵笑笑道:“可我自信并没有丢,相反的是,生活在尔虞我诈的环境里,会有助于提高你的智商。”

    “如果钉不住其中任何一个人,都可能留下后患。”尹白鸽道。

    “不会的,警方没有掌握定罪证据,那他们的攻守同盟就破不了。而现在有了,那他们之间就要开启狗咬狗模式了,为了自保,做出什么事来都不稀罕。”大兵道,看着尹白鸽忧心重重,他反而宽慰着:“太看重一件事,就会患得患失,我曾经也是如此,可当我放下一切,准备鱼死网破的时候,就觉得一切无所谓了,所以判断和眼光,就清楚多了。”

    “鱼死……网破?你又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尹白鸽斥道。

    “噢,我是说顾从军。”大兵笑道,思维又回到了在想的事上,他点着郭金荣的照片道着:“其实这个事想不想得起来,是一样的。”

    “什么意思?”尹白鸽听着他的奇谈怪论,不理解了。

    大兵数着指头道着:“四月十四日行动失利,我想的身份肯定被识破,就不被识破也要被怀疑,唯一没有二次灭口的原因,应该有两重,一个是不需要,另一个或许是,我被警察盯得很紧……这种情况蔡中兴不可能不知道,那对他来说,我是谁无所谓,反正他要走,不管我是警察的探子,还是被警察抓了,都无所谓,因为更高一层的设计,我根本无从知道……也就是说,第四个人,我根本不知道是谁。”

    “所以,这就是‘逃走’消息出来之后,能收效的原因?”尹白鸽道。

    “对,我不知道他们怎么谋划,可他们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真想起来了……就即便我不知道第四个人是谁,那他肯定也坐不住了,医院的人,全折了;张官营镇现在刨出来了,郭金荣的死讯还被捂着……你说要是你是那个隐藏最深的人,你还敢呆着?我不知道他,可郭金荣肯定认识他。”大兵道。

    “对啊……他不动,我们毫无办法,可他要动,那就好办了。”尹白鸽释然道。

    “所以,等着见面吧,这个人一定会撞到枪口上的。”大兵道。

    “这么确定?”尹白鸽问。

    “当然,因为那种心态我经历过,失去一切的恐惧感,会让人丧失理智的。”大兵幽幽地道,嘴角斜斜地撇着啧了声,那目光是如此的忧郁,让尹白鸽把还想问的话,都咽回去了。

    窗外,列车在疾速地前行,黑沉沉的夜幕里究竟有着什么景色,依然无法看到,不过尹白鸽却觉得大兵的眼睛好像比曾经认识的更清明了一样,似乎能穿破这些黑暗,能看到……

    最后的真相!

    ……………………

    ……………………

    “睢溪段,2011号公安检查站摄录……”

    “丰田卡罗拉,车号E23**,套牌,刚驶过睢溪站。”

    “……欣加欣小区,现在是凌晨三时,我们无法靠近……”

    “用无人机拉近距离。”

    “他离开了,一辆昌河,车号32**。”

    “睢溪北入口,通往京沪、京大、京珠高速,请求下一步指示。”

    “换组,呼叫B3小组、C7小组、A11小组。”

    “B3组收到……”

    “A11收到,重复命令,原地待命,等待目标出现……”

    “………”

    屏幕是黑的,隔很久偶而会传回一两句话,传回来的话勾勒着这个跨地区的追踪,从五岭县到睢溪市、停留四十分钟,又到淮南。车从一辆丰田换到了宏光,现在又换成了面包车,已经到淮南市了。

    夜宵早已经吃完了,就这么枯坐等着,每每消息一来,几个人就竖着耳朵生怕漏了,好一会儿没再来消息,马文平起身到了地图前,顺着追踪的方向手指一划,惊讶道:“我明白了,这人很谨慎啊,绕了个大圈,而且在睢溪有窝,似乎还存了车以防急用,已经换第三辆了……不对呀,怎么越换越差了,都成面包车了。”

    “太官僚了,不懂民情啊,在现在二三线城市,只有这种面包车才会在凌晨出来。”孙启同笑着道。

    噢,也对,那位拉菜的、做小生意的、忙于奔波了,也顶多买得起这种车,马文平笑着问着:“孙组长,我们猜的对不对啊?”

    猜上官嫣红的,猜顾从军的、猜万江华的,孙启同都似笑非笑,不置可否,又问到了,他道着:“那再简单一点,判断一下他的出行方式。”

    “嗯,方向是荷东市,往那儿再有七十公里,有一个小型机场。”马文平道。

    “不及格。”孙启同道。

    孟子寒噗声笑了,接着道:“坐高铁吧,荷东高铁站,再有半个小时他就到了。”

    “不及格。”孙启同道。

    “那应该在荷东,没准还有接应,还有窝点?”巩广顺道。

    “树倒猢逊都散了,这么隐敝的一个猢狲,怎么可能让人接应?不及格。”孙启同道。

    “孙组,那您说呢,会是什么方式?”马文平问。

    “嗯,会是最不起眼的方式,会是最普通、平常的方式,会是人多眼杂不易排查的地方……这种地方就剩一个了,火车站。每天搁那儿排队,甚至过夜的不在少数啊,混迹到那里面,应该非常容易。”孙启同道。

    “这是个什么人啊?怎么突审都没结果?蔡青应该知道吧?”马文平问。

    “这些见了棺材都未必掉泪的,指望人家交底?没那么容易,至于刘茜嘛,恐怕她都不知道这个人的身份。”孙启同道。

    十几分钟后,传来了新一期的监控汇报:

    “靠近市区,环城路上,方向似乎是火车站。”

    啧,马文平大失所望了,居然让领导猜对了,几位经侦奇也怪哉地看着,领导经侦出身,怎么成刑侦高手了,孙启同笑笑道着:“不要太崇拜啊,我是有人告诉我的,比你们知道的多那么一点。”

    “白鸽?”孟子寒脱口而出。

    “又错了,还是不及格。”孙启同道,他笑了笑,又逗着几人道:“不过白鸽正带着那个人来专案组,就快到了,你们见着千万别太惊讶啊。”

    “谁啊,这么神秘?”马文平好奇问。

    “顾总,顾从军,也就是那个脑残的大兵。”孙启同道。

    呃……几声轻轻的噎喉声音,余众几人面面相觑,对于这个震憾效果,孙启同非常满意……

    …………………………

    …………………………

    一条淹没在黑暗里的公路,疾驰的车慢慢停下了,副驾上下来一位,驾驶位置上的人也下来了,他对着迎面来的大货车招着手,货车慢慢靠边停下,在车灯光线里,看得是郭金荣、顾总。

    蓦地,郭金荣打着信号,车灯一暗,正走向车的顾从军一愣,后面的郭金荣蓦地出手了,棍影闪过,顾从军的脖子像断了一样,呼咚声栽倒在地……郭金荣迅速把他拖着,到了大货车侧面,扔在轮右侧,遮挡住视线。

    此时另一个黑影从车上跳下来,郭金荣抹着脸上的雨水道着:“妈的,这狗日不好对付,不是这么大雨,我还得不了手呢。”

    他附身探了探鼻弱,已经很弱了,他道着:“弄死还是弄残,老板咋交待的?”

    “扒光,扔河里,这么大水活不了,别留明伤。”黑影道。

    “费那劲干嘛?扔河里喂王八还那么多讲究?这么大水,活人下去都出不来。”郭金荣道。

    “快点。他身上说不定有东西,来不及查了,万一是警察,咱们就死定了。”他叱道。

    “好吧,你专业听你的。”

    郭金荣和他一起,把这位可怜的顾总剥了个干净,又探了探渐弱的鼻息,然后搂胳膊抬腿,自桥上扔下去,扔下去的时候,他支身往下看,一个白生生模糊的影子,轰声进入水里,转眼便被一片黑色吞没了。

    “顾总,到了阴曹地府,别记恨我们俩啊,你实在不该坏人财路。”郭金荣把甩棍,往水里一扔,像在祈祷。

    “你想得美,他没看到我,只会记恨你的……快走。”他斥了句,返身登上了车。

    郭金荣抱着那堆衣服,等了一会儿才扔,然后匆匆上了前车,快速驶离……

    ……………

    下一幕却是郭金荣惊恐的声音:

    “哥……坏了,那个脑残带着警察来了……我艹,什么他不知道这儿,他就在我眼前,我特么看见他了……销毁?还销个屁,没听着微冲火力在压着我们……咱们玩完了,哥,我家小交给你了啊,今儿老子走不出去了,他妈的,早知道这样老子就崩了他……”

    说话间,郭金荣还在开枪,蓦地一声枪响特别清晰,之后就一切沉寂了,他分辨出来了,那是陆肆手枪的声音,子弹初速快,是近距离射击,噗……像洞穿了什么。

    ……………

    嘀……嗽叭声响,沉浸在回忆里的他,蓦地惊省,然后看看红灯变绿,后面的车在催着。

    他赶紧挂档,加速,驶向那个远远已经能看到的地方:火车站。

    拥挤的人群,大多数是背着大包小包的旅客,这里永远那么熙熙攘攘,拉客的出租车,乞讨的乞丐,还有两眼木然,不知道自己身处哪里的盲流。

    他把车泊在路边,背着旅行包,一瘸一拐地走向车站,腿有点痛,不过还撑得住,这个脏乱的环境让他找到了安全感,汇在这种人群里,再也不用一种担惊受怕了,等上了车,等列车开动,等到了陌生的地方,就可以开始全新的生活了。

    他几次回头,什么也没有发现,安全!

    排队买票的时候,没人注意他,安全!

    甚至他把身份证递进去的时候,心里还有点紧张,不过很安全,售票员打着哈欠盖着戳,连找零一块扔出来,看都没看他一眼,安全!

    通过了安检……其实安检形同虚设,安检员伏在桌上点瞌睡,终于到了候机室,最接近出口的位置,他长舒了一口气,闭着眼,压抑着怦怦在跳的心,过了好一会儿,又不确定地四下张望,没事,很安全,现在是清晨五时,处处昏昏欲睡的旅客……噢,不对,有一个奇怪的人出现了,个子很高,足有一米九开外,脑袋上缠着绷带,络腮胡子,像寻找猎物一样,四下扫着。

    “妈的,不是个好鸟。”

    他暗暗道了句,鱼龙混杂的地方,就不缺这种找生活的烂人,看那架势,不是拎包的就是明抢的。

    不过这似乎不是他忌惮的事,可奇怪了,几个睡着的人,包就在脚下他没拎,反而落落大方地坐到了他的身边,他下意识地手放在自己的包上,没理会。

    “哥们,去哪儿呢?”大个子好奇地问他。

    “随便逛逛,怎么了?看我像个有钱人?”他睥睨道,准备拎包起身走。

    嘭,一只大手压到他包上了,那大个子眼如铜铃,人像见财起意了,他瞥眼道着:“就一堆旧衣服,想拿你拿走吧。”

    “呵呵,这堆衣服应该很值钱。”大个子嘿嘿笑了,笑得络腮胡子带着脸上的横肉在颤,他惊惧间,那大个子说道:“有人托我来给你送行。”

    “谁?”他下意识地去摸腰间,却发现已经空了,正踏进候车厅前,武器已经扔车上了。

    “顾…从…军。”大个子笑了,手一挽,像变魔术一样,一只铐子已经铐住了他的手,他颓然而坐,眼神发滞地看着这个剽悍的大个子,不相信地道:“你……你特么居然是警察?”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啊,你特么居然是警察?”

    大个子笑道,另一只手伸出来握手状:“李振华是吧,我们追了你一夜了,给个评价,我们特种警察训练基地出来的水平怎么样?你一定没发现破绽,一定觉得安全了,才把武器卸了对吧?需要我点评一下你的破绽吗?其实真不好找,你这种特勤编制的,如果不是背着家当溜,我们还真没法抓你……哎,对了,去五岭县接应蔡青的是不是你?你半路知道张官营镇出事了,然后自己就溜了,真不地道,当警察你特么没忠诚,当坏人你特么又没义气……哎,我都替你惭愧啊……”

    这个悍警没看出来,是个话痨,不过他可没有假扮,说话间,一队特警自出口处进来了,期间还有两位戴着白盔的督察,几个人挟着已经愧得不敢抬头的李振华,匆匆而去……

    ………………

    是李振华?那位潜伏在鑫众,最后拼命拦下顾从军的内线?

    专案组里,马文平几人,被回传的画面惊得大嘴合不拢了,可由不得他们不相信,这位逃命的随身旅行包里,成摞的银行卡和成扎的现金,连持有的身份证都是假的。

    “到底怎么回事啊?”孟子寒咽着发干的喉咙,惊讶地道。

    领导去接白鸽了,这个问题没人回答了,马文平瞅着随身搜查的物品道着:“应该早点想到啊,能指挥了郭金荣那号人的,除了老蔡,再有肯定不是普通人。能和我们当对手的,怕得是自己人。”

    巩广顺笑了,这是马后炮了,马文平斥着:“笑什么笑,想不出来很正常,就孙副厅他也想不到,肯定有内部消息。”

    话音刚落,孙启同推门进来了,笑着对身后的尹白鸽道着:“你们干得非常震憾,他们全部不及格。”

    “是啊,我们的内线,居然是内鬼?”马文平震惊道。

    “那给你个更惊讶点的,把嫌疑人变成自己人……大兵,进来。”孙启同道。

    两人让开,一身便装的大兵踏步进来了,有点羞赧,专案组三位惊得离座而起。

    “介绍一下,他是津门市特种警察训练基地出来的自己人……你们现在手里看到的嫌疑人信息,大部分都来自于他,失忆前那个他……本来是保密的,可要全盘拿下李振华和蔡青少不了他,他暂时留在专案组,以嫌疑人的身份。”孙启同道。

    介绍完,大兵像下意识一样,举手,敬礼,目光肃穆、礼姿标准,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警察风格。这可真把那三位都怔懵了,好半天没回过神来,把回礼都忘得一干二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22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