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第三重人格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4章 殊死较量

    晚十一时,位于彭州泉山区的武警招待所蠢蠢欲动了,厅楼的落闸刚打开,在岗哨外的一群家属便哄了上来,喜极而泣的、痛哭流涕的、还有一言不发匆匆走人的。

    案发七十二小时后,在各方的压力下,专案组不得不分批释放被传唤嫌疑人,其中包括原彭州鑫众的经理助理及运营总监万江华、原公关部经理张芬,以及原经理秘书刘茜等人,远在津门、淮西等地的专案组,也在同一时间,对部分涉案人员释放,仅采取的监视居住。

    二楼的窗户上,数月奋战的经侦排了一排在看,有点明月照沟渠的郁闷了。

    三楼的窗户上,孙启同伫立看着,从警岁月里,不止一次看到类似的场景,就都是这样,明知道违法,却潇洒地从警察眼前走过,而你毫无办法,因为你缺乏一样最重要的东西……证据。

    他默默地放下了百叶帘子,坐到专案组的位置上,这个核心依旧,可寸步未进,马文平正翻检着报纸,孟子寒、巩广顺不敢吭声,知道这是最低谷的时候,送交的申请被检察院打回补充侦察,不予批捕。省厅又面临各方的压力,不得已,只能选择暂且放人。

    “孙组长,消息就这些。”

    马文平递了几张报纸,几处用黑笔画圈,那是媒体的起底报道,但矛头指向似乎有点刻意,专门起底蔡中兴的发家史,而且质疑津门文化园的项目是市府圈定的重点项目,一笔一笔列出来的,是他在津门的集资欠款,而变相发行原始股的违法事实,却一笔带过,现在舆论的风向,是都在真真假假起底蔡总有几个老婆,有多少房子,贿赂了多少贪官等等,反而成千上万投资在原始股里的普通市民,被无情地忽略了。

    而更郁闷的是,那些陷地原始股投资的,还期待着鑫众平安无事,等着手里的股纸变现,于是舆论矛头,齐齐指向警方了。

    舆论,果真是以社会智商下限来决定的。

    孙启同烦躁地扔过一边,他看看士气接近冰点的队伍,想设法打打气,可却无从开口,还是马文平知意,提醒道着:“这也算一个转折吧,案子再差也不会比现在更差了,首先我希望,我们和省厅保持认识一致,蔡中兴猝然出逃,留下的烂摊子还真不是一天两天能厘清的,他在津门的真真假假欠债总共八十七个亿,这里面可能水份不少,而且债权人里,也不乏有头有脸的人物……小孟,你上午的设想很有道理,说说。”

   可能还有一层原因……那就是,有人试图在拖时间。”

    这句听得孙启同抬了抬眼皮,道了句:“继续,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我先来吧。”巩广顺插进来了,汇报道着:“以我们经验看,蔡中兴猝然出逃,是把火力全部吸引到他身上了,他的家属也在码头登船,人走很容易,但要带走所有的钱就不容易了……一般情况下,他们会通过对外贸易、境外投资或者更直接的地下钱庄把钱洗走,但这么大的款项,又都是黑钱,不管他用那一种方式,都需要时间,即便在出逃前精心准备,难度也会很大,那些投资给他的人,都是亦步亦趋地跟着,能玩什么花样大家都清楚,所以……”

    “人先走,钱跟着走……还有人在替他办事?”孙启同道。

    “对,而且这是最安全的方式,他最近拿到了一笔投资是在出逃前一天,八千万,这笔钱分流到艾思利华的账上当做加工成本,而成本根本没有这么多,而在艾思利华厂里的账上,原料收购、人工费用及差旅报销等疑似消化成本的假账,就有四千多万……如果一笔一笔核实,肯定能发现问题,可惜我们没有这么充裕的时间。”巩广顺道,这是一类大头小尾的做假手法,那些钱会被化整为零,之后再化零为整,消化在你很难一一查实的支出里。

    “对,这是一个团骗,大家都拿好处,所以都不吱声,而找不到罪魁祸首,其他人都可以以受害者的面目出现。”孙启同道,滞留的鑫众人员,像特么受过训练一样,全成受害者了。

    孟子寒稍停片刻接着道着:“如果我们没有证据,就无法界定原始股的诈骗,只能界定他在津门的非法集资,现在投资人都在不遗余力的使力,要求依法清算,其目的不言而喻,如果无法界定这个企业的经营违法,那所有封存的资产、资金,我们就没有主动权了……现在是各方逼着我们定性,我们定性非法集资加变相发行原始股诈骗肯定通不过,然后这些资产、资金,都可以由债权人申请强制执行……”

    “那就成了一场洗劫了,赤裸裸地对中小投资者的一场洗劫。”马文平道,最倒霉的恐怕还是那些高价买回商品,捧着一堆原始股废纸的投资者,因为那就是赠送的,没人回购你活该。

    “对,应该是这样。说不定这些所谓的债权人里,就有不少蔡中兴的同伙。”孙启同道。

    但那些在回购,在斥借、在斥资中谋利的影子公司,同样无法用完整的证据链界定他们违法,能查到出入账,大多是应付利息和借款,天知道他们是怎么密谋的。

    “那么我们苦守在这里,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他来彭州搞这么大的声势,唯一的目的就是趁乱出逃。”巩广顺道,委婉地提醒了一句,现在的重心,应该放在津门。

    马文平看着领导,其实孙组长的行事诡异更甚于那群骗子,这一天不闻不问,似乎都搁下了,孙启同笑笑道着:“那你们说,现在重心应该在哪儿?”

    “在没有出走资金上。”巩广顺道。

    “但你不知道他有多少人脉,有多少方式洗走钱,等你发现,已经晚了,大部分经侦都不愿意办非法集资案,原因在于,所有的集资骗局,大部分都追不到人和钱,就即便追到人,也追不到钱。”孙启同质疑一句,巩广顺瞬间闭口了,那个难度似乎更大。

    “那我们应该盯住查封的资产,想办法捋清他在生意上有往来的各家商户。”孟子寒道,以他经侦的思维,总会有蛛丝马迹的。

    这话太年轻了,孙启同笑笑告诉他:“小伙子,你要再干十年就懂了,经济案件拖几年都是短的,那些神通广大的公司,你要不点中他的死穴,你连门都进不了。”

    这就是所有经侦都不愿意办非法集资案件的原因,上级的话听得孟子寒脸红了一阵,知道上级所言不虚,那现在就是了,堂堂的专案组,依然要在舆论的压力下,放人。一面是各方压力逼着定性,一面肯定又是拖而不决,只要找不到证据,抓不到主谋,那就避免不了资产被强制执行,中小投资被洗劫的后果。

    “孙组长,那我们现在……好像没有重心了?”马文平道。

    孙启同欠了欠身子,像是思忖是不是该交底,他看了看,看了两次,喃喃地道着:“谁说没有,特勤正在找藏匿的证据……我唯一不确定的是,你们说,这些证据会被销毁吗?”

    “应该不会吧,如果销毁,那只能蔡中兴一家抗罪,对于共犯来说,都不会这么大方。”孟子寒道。巩广顺也点点头道:“这应该是个保命符,如果销毁,现在该追杀蔡中兴了,他一死,没走的黑钱、拿不走的资产,可就正好换主了。”

    “那就好,如果在,我们就有逆转乾坤的机会。”孙启同若有所思道。

    “能找到吗?这是以货车司机的行车路线追踪,可区域那么大呢。”马文平道,然后又奇也怪哉说着:“整整一车凭证啊,他们真敢藏起来?”

    似乎更不科学,孙启同却是驳斥道:“你觉得他们还有什么不敢的事?而且有那一件不是突破你思维极限的事?为什么就不能藏起来,有这玩意在,现在他可就是大爷,可能津门很多人的生杀大权,要掌握在他手里了。”

    一室皆静,没想到貌似受挫的专案组,还有着这一层部署,这像黑暗中的灯泡、三伏天的雪糕,甭提多来劲了,孟子寒和巩广顺相视间又重燃的希望,马文平道着:“要能找到,可能要比崩盘的地震还要大啊。”

    “是啊,我好久没有这种心跳的感觉了,棋到凶险处,一招决生死啊。”孙启同道,现在在场的诸人才发现,他说所有的话,都像心不在焉说的。

    马文平揣摩到什么了,颤声问着:“孙组,不会是……有线索了吧?”

    “他们已经在路上了,再过二十分钟就有视频接进来,我们这个专案组和所有嫌疑人的命运,都掌握在他们手里……明天省厅将召开新闻发布会,现在都在等着这里的消息。”孙启同道,深呼吸了一口气,像是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

    安静,替代的一切,静得能听到各自怦怦的心跳……

    ……………………

    ……………………

    嘀…嘀的信息声音,在城市里昏暗街道上的一辆车里,驾驶位置的人打开了手机,看到了来自彭州的消息,被释放的人员,在画面下,有一个醒目的号码,是境外的。

    他看了几眼,拔通了这个号码,接通时,车琅氏再^chmrw|亞嫄暁煠┊掣铰翘阎坂尻雉 !&+05:?DINSX]bglqv{厞彅櫈(芳疗诵遮咪轭篪  %*/49>CHMRW\afkpuz剦帗槤ⅶ痘琅氏再捭桧蝼 $).38=BGLQV[`ejoty~儓崚棞ˇ岛磕晌迂葩珈聆 #(-27CHMRW\afkpuz剦帗槤ⅶ痘琅氏再^chmrw|亞嫄暁煠┊掣铰翘阎坂尻雉 !&+05:?DINSX]bglqv{厞彅櫈(芳疗诵遮咪轭篪  %*/49>CHMRW\afkpuz剦帗槤ⅶ痘琅氏再捭桧蝼 $).38=BGLQV[我托您办的另一件事怎么样了?我可是得见到我叔叔,才能给你东西啊。听说他孤零零地在医院,我实在于心不忍啊,就一个人没跑出来,显得我多不孝顺……您想办法把他带出来就行,我的人会送他走。”

    “已经去了,不过我也是不见东西不给人。”王总道。

    “王总,我们应该彼此信任,您的人都跟着到现场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要不把人留下,您给养老……很快我们都能看到视频,一定会让您满意的。”

    远在海外的蔡中兴挂了电话,这位王总枯坐在车里,思忖的良久,他感受着加剧的心跳,似乎也从没有这么紧张过………

    …………………………

    …………………………

    注意力过于集中一点,难免疏忽,在彭州市华侨医院,301床病人突发癫痫,被匆匆赶来的医护发现,呼叫着急救,推着病车就走,这里的疏忽太大了,仅留了一位值勤的便衣,他仅仅是一打盹的功夫,便懵头懵脑跟着到急救室,等了好久才发现不对,那儿急救的,似乎是位女患者。

    情况迅速向专案组汇报,而汇报却石沉大海,没有回复……

    在驶向彭州的列车上,一位民工装束的男子,他不断地拔着一个熟悉的号码,那个号码根本没有接听。

    是马峰,从洛宁九死一生被放了,而现在却像丧家之犬,连汇报的地方都找不到了,他思忖着,两位同伴陷在洛宁、他又这么一身伤回去,别说领赏的,他妈的小命还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呢。一头的郭哥阴险无比,另一头的顾总没想到也心狠手辣……他妈的,老子惹不起还躲不起?

    如是思定,他直接扔了手机,在半路下车,不准备回去了……

    线索或断或续,那些藏在阴暗深处的人,每每总是惊鸿一现,尔后不知所踪,远在津门的专案组却追踪着马峰的手机信号,找到了那个号码的位置。

    定位……发送到了洛宁,这是唯一挥兴业每臁!

    “很正常,他毕竟是离核心最近的人……邓燕,通知后面的人,郭金荣可能也在现场……奇了怪了,他怎么也会在这儿?难道,要取走或者销毁……如果要销毁,那说明他达到目的了。”尹白鸽说道,自己却想不通了,看来两头几乎是同时进行的,一路去医院毁灭证据,一路去藏匿地做同样的事,只有这一种解释了。

    邓燕给大兵的手机发了个信息,感觉怪怪的,现在倒成同事了,她旁边坐着范承和问着道:“邓燕,张官营是个什么地方?怎么都选这儿?”

    “就快到了,你拉开车窗感觉一下。”邓燕道,范承和一拉头顶上的小窗,然后涌进来一股几欲作呕的味道,一下子憋得范承和这口气都喘不上来了。

    “就开着吧,得习惯一下,否则比高原反应还厉害。”邓燕道,解释着这个奇怪的地方:“这儿有一个汽车坟场,后来有个轮胎加工厂吸引各地收破烂送旧轮胎,加工塑料颗粒,演变多年后,就成了一个连锁产业,庄稼荒了,挣着钱的进城了,污染的地方没法住了,务农的也进城了,就只剩下搞加工的人了……也没人管,周边化工处理的图省事,废水废料甚至国外的洋垃圾运进来都往这一带倒……而且,这也成了他们获利的一个途径。”

    邓燕说着,声音越来越低,有点痛心,却无能为力。

    “天然的藏污纳垢之地啊,都不需要伪装,扔这儿就是秘密,谁会来找?社会问题和犯罪问题是一对孪生兄弟啊,我们尽好自己的本职吧。”尹白鸽道。

    此言之后,再无话音,因为导航显示,已经接近目标地。

    接到通知的大兵问着那位举报人,让他看地方,那家伙摇头道着:“不到不到涅,他不是一个味。”

    “你都不看,闻闻就知道?”大兵愕了。

    “这片是酸臭味,再往下走走,带着塑料的恶臭味出来,基本就到啦。”举报人道,是位衣衫褴缕,连打零工也只能拣水泥袋那种人,原因是肺尘病了,走路呼吸像拉风箱,根本干不了重活。

    “卢哥,再给他点钱。”大兵轻声道,卢刚应了声,又摸了两张塞给他,那人紧张了,不好意思地道:“呀呀,太多了……”

    “拿着吧,我们也帮不了你多少……对了,这黑天半夜,你能认准地方吧?”大兵轻声问。

    “能,就在路不远……就你手机上那号大车,我记不清车号,就是那种车,那个坑都挖好了,车上站人往下扔就得了……和我们干的不一样,倒那些东西啊,都得戴个防毒面罩,那天我看了,没啥,都是纸……”举报人纳闷道,这个好奇,牵出来了幕后的唯一的疏漏,估计他们无从想到,能用这种方式,找到这一位被忽略的人。

    沉默了片刻,那人深呼吸道着:“快到了……”

    话音落完不久,果真有刺鼻的恶臭味道传来,前车已停,前后两车蹬蹬一下车,被大兵接下车的人愣住了,根本不用找,他指着一处隆隆作响的地方道着:“啊?怎么那儿还在挖……就,就那儿。”

    离车停方向路外,不到两公里的废弃地,一辆小型挖掘机正在作业,旁边泊了一辆卡车,几乎都是下意识地,大兵奔着,高铭和范承和随后撒腿就跑,紧张了,这是要销毁还是带走?尹白鸽急急指着一位同来的特警道着:“你,保护他们……你,跟我走……武器给我,别让他们靠近现场,可能有危险。”

    留下的一位特警和邓燕迅速把三位带路的领到车上,从车侧面看,五个人影前后一线已经奔向现场,巨大的紧张、刺激袭来,邓燕有点兴奋,有点羡慕地看着尹白鸽的身影,甚至有点莫名地嫉妒。

    砰……枪响了,是现场人开的枪。

    远远地,尹白鸽看到大兵应声而倒,惊得心一抽,腿下速度越快了,几步之后,他看到了大兵像只狸猫一样,爬着走,速度飞快,走得还是之字形,绕着靠近,找一处凹处做掩护,反观高铭和范承和后上的就差了点,蒙着头往前冲,鸣枪示警,大喊着警察不许动,却不料招致更烈的开火,那位开枪的倚着挖掘机一个多高的大车轮掩护,砰砰砰一阵乱射,压制着高铭和范承和。

    不对……有人奔向货车,急急地拉开车门上车了,一看到货车上的罐身,尹白鸽咬牙切齿发狂似的吼道:“快,打掉那辆车,他们准备销毁东西。分开走,我压制火力。”

    这位训练有素的特警,拔腿开跑,迂回奔向缓缓启动的车辆,拼命地拉近开枪距离。尹白鸽支着微冲,哒哒哒几个点射,压得开枪的那位伸不出脑袋来,趁着这个空档,高铭和范承和飞快地奔上前和大兵汇合,一卧倒高铭摁着大兵道着:“退后,你他妈就裤裆里一杆枪,这场上管用啊?跑得倒快。”

    “十五米外,手枪就没有什么准头了,他们四个人,车上两个,挖机后一个,坑里还有一个……妈的,是准备倾倒化学药剂销毁。”大兵露着头,已经看清了形势。

    “快,拦住那辆车。他们要销毁。”尹白鸽吼着,点射着,像飞奔的小鹿,微冲虽然失了准头,可随时压制着两位持枪的,一直抬不起头来。

    “我来……”范承和一跃而起,奔出了藏身地,大兵拦也不及,大喊着:“小心,坑里是个老手。”

    晚了,砰一枪,坑里的人一露头,一枪闪过,飞奔的范承和像断线的风筝,一头栽倒在地上,高铭急红眼了,骂了句我艹……跳起来就跑,边跑边开枪,大兵气急欲哭无泪,骂了句猪队友,跳起来就打滚,连滚带爬,速度极快地扑向范承和,接着他的枪在手,单臂撑着匍匐向前,一瞬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几个战术动作兔起鹘落,手里的枪口一直指着看不见人的坑口,而人一直在挪着位置,像一只扑向猎物的猛兽。

    哒哒……微冲又是两个点射,然后哑了,弹尽。

    这个电光火石的间隙,挖机后的人探头开枪,高铭砰砰连续两枪,那人吃痛啊地一声缩回去。这是个交叉火力,尹白鸽看到坑口惊恐地大喊小心,高铭浑身汗毛倒竖,回身枪口指向坑口,视线却已经看到了伸出来的枪口,而他已经来不及瞄准了。

    砰……枪声在他背后响起,坑口向上冒了一缕血花,他趴下愕然侧眼,却看到开枪的大兵已经爬着跑向倒回来的货车了,这关键的一枪逆转了形势,另一位受伤的吓跑了,高铭爬过去趴到了坑口往下一瞧,惊得头皮发麻,那一枪正中脑壳,汩汩流血的还没有死透,正在抽搐。

    他不忍再看,回头时,尹白鸽正抱着范承和摇着,他心一凉,一股子巨大的悲愤袭来,他追在大兵的身后,直奔那辆货车……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22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