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第三重人格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0章 如狐如狼

    “哥哎,哥哎,您这是唱那出啊?轻点轻点……”

    王云龙被大兵从人群里拽走了,直接拽到了后厨,穿过忙碌着的厨房,一出小门,大兵停下了。←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淮西这位经销商虽然是个官黑二代,可总体来说算是大兵的知交了,还送了个女人呢,大兵问着:“你一个人来了?”

    “哟,想丽凤……呵呵,不早说,我把她给您带来。”王云龙抚着光头,淫笑着道。

    那事……让大兵很尴尬,毕竟知道你嫖过的人,这关系就不拉也近,大兵压低声音道着:“我还真有点想,功夫不错,当过主持人,嘴上功夫更不错。”

    “那是,就没有她拿不下来的人。”王云龙得意道,美色和钱都是杀器,官家子弟天生都懂这个。

    小辫被揪了,一听这话大兵怒了,揪着他领子怒道:“我艹,你特么都知道,肯定上过……还口口声声说是你妹。”

    “啊?”王云龙一下省得漏嘴了,一撇嘴,表情由愕又淫,笑着拉开大兵的手道着:“哥你这事还纠结啊,做爱和做饭都是一样的,眼不见为净,你瞧这地方,还五星级,还不就那么回事?”

    是啊,这厨房脏兮兮,言外之意,跟你上床的女人,怎么可能干净得了。

    要说话,是说不过这号油条的,大兵瞪了瞪他,自己心里的疑惑在于,这么大的活动,他居然根本不知道,他换着口吻问着:“你那边来了多少人?”

    “四十多个,一万股以上的,还有没来的……哎我告诉你,我这可是老干部团啊,就五星级的标准人家都未必看得上眼,怎么了,哥?”王云龙好奇道。

    “你什么时候接到的通知?”大兵问。

    “昨天啊,本来准备下个月,这不通知提前了,我说公司牛逼啊,发钱都特么提前了,直接派车去接人……哎哥,谢谢你啊,半路上我就收到钱了,我还琢磨着,我们提成那么大大款项,公司不会好好给呢……嗨,居然特么超额给了。”王云龙咧咧道着,对于此事自然是千恩万谢。

    他妈的,本来想搅乱的,看这样是搞反了,反而让这个团队的凝聚力更强了,大兵懊悔得直拍额头。王云龙理解错了,紧张问着:“咋了,哥,有事啦?有啥一定告诉我啊,我给您出出主意。”

    “还真有个内幕消息告诉你。”大兵突来一句。

    “啊……哦哟,亲哥哎,我真后悔没有妹妹送你。”王云龙乐歪了,这内幕可就意味着钱啊。

    “老蔡联合了一个地产商,好像叫王昊你认识不?”大兵问,对于那个层面的人,他实在想不起来。

    王云龙可认识,点头道着:“认识啊,不过他不认识我啊。他光卖地,不做地产,他舅给他拿地,老拽了。”

    又是一个,大兵有点明白为什么有人跟蔡中兴这号声名狼籍的人做生意了,那是因为,对方肯定比他更黑而已,一念至此,大兵严肃地告诉他这个内幕:“这次表面是老蔡出面,其实是王昊几个人搞的,准备把盘子再翻一番,股交所登记已经申请下来了。”

    “哎呀,我日……这是要小三上位啊。”王云龙吓了一跳。

    一级半市场流通的股,严格讲是不合法滴。可要上二级市场,那就是合理合法圈钱了,这种特么的光明正大洗白去圈钱的机会,那可是千载难逢呐,王云龙激动地拉着大兵问:“哥,消息确定吗?”

    “过了今晚,就明朗化了。”大兵隐晦地道。

    接下来不会告诉你了,总不能告诉你,明天媒体要宣布,某某地产大享收购某某公司多少股份吧?大兵正钻了这个空子,赚内幕这号人赌性都特别重,越神秘,他们越相信。而且对于骗骗这号官黑二代,大兵奇怪的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王云龙是真信了,他兴奋地喃喃道着:“对呀,本来是浑身毛病,贴个收购标签,这可就成实实在在的上市企业了,原始股这点盘子,可不够玩啊……要涨,怪不得现在门槛越抬越高了……哎呀,我傻逼了,我才弄了多少。”

    “赶紧,去找万助理,多囤点,要不把其他人手里的,兑过来点,我告诉你,到明天,你想收谁也不卖给你了。”大兵教唆着,王云龙直拍额头,对对对,我得赶紧找点去……谢谢哥啊,回头我请您。

    这边告辞,这边就风风火火奔回大厅去了。

    大兵可怜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稍有点不忍,这家伙肯定要收紧了,惜售了。对于可能发生的情况在大兵的眼前越来越清晰,他有点奇怪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就像他是个从来没有在局中一样,是一个……

    局外人!

    ……………………

    ……………………

    乱了,乱成一团了。

    监控的驻地距温泉大酒店不足二十公里,对于警务而言这不算距离,可谁也没有料到,突兀而来了数百人队伍,完完全全地打乱了部署,连起码的监视也无法进行了,从现在回传的屏幕上看,那些几米高的豪华大巴,像个大屏障一样,把几个监视点视线都堵上了。

    还有更乱的,好容易以协查的名义在酒店监控室里派进了两名侦察员,刚进去就出事了,顾从军像个服务生一样,在十八层挨个按门铃,好像在找人,呆过的房间登记里一查,哎妈呀,数个有前科的坏分子,二劳的、受过刑事处罚的,居然还有位取保候审的,生怕出事的侦察员扮着总台打电话确定,有某间根本无人接听,又用时很久才说服酒店方同意去一探究竟,结果傻眼了。

    一个遭到袭击的趴在卫生间里,一片血迹,人还清醒着,就是啥也不说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人处事有自己的方式,损失照赔,可特么你们别管闲事啊。于是关心他们的酒店方和便衣,倒被骂了一通。

    出事了,肯定出事了,但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便衣、酒店的保安,都在找顾从军,可没办法在乱嘈嘈地场面上公开进行,毕竟生意为大,于是那位顾总,得天独厚地在那个小环境里滑如泥鳅,反而两个无意撞上他的保安,又被他打昏了。

    啧……高铭撇嘴了,两名被打昏的保安,发现在安全出口处。

    嘭……范承和拳掌相击,有力无处使了,满脸愤怒。

    是大战前夕,抑或又是一场乌龙戏,两人说不清楚,出去的只有便衣,监视和保护为上,肯定不是抓捕,而这些人已经嚣张到无以复加了。

    “现在什么情况?”孙启同匆匆进来了,刚在外面通了一个长长的电话,肯定是向家里请示汇报了,草草一览,他奇怪地问着:“顾从军怎么袭击这些人……他和这个薛诚,应该是认识的。”

    没人说话,那脑残怎么想的,还真不好判断,更奇怪的,被打的那些人,都不吭声,特别是薛诚那地方,他们除了掏钱赔损失换房间,余下什么也没做。

    这个真说不清楚,那是另一个世界,有自己的规则,尹白鸽解释道着:“他似乎想起什么来了,而且和这些人纠葛很深,我们无从知道。”

    “账户,什么情况?”孙启同换了个角度。

    “如果不是银行下班,估计还得涨。”孟子寒道。

    巩广顺补充着:“四省都差不多,这次回款非常凶猛,中州那块比咱们这儿还快。总额现在已经有八个亿了。”

    这个数字让孙启同暗吁了一口气,看来,迅速敛财,以备随时出逃,这个思路应该错不了了,他思维跳跃地又问道:“突然来这么多人是怎么回事?”

    “是给各经销的奖励方式,集中一批购股大户旅游,也是他们推销的一种,很多购买就是在旅游途中完成的……这次是上层直接通知的,我们的内线位置,没有机会提前得知,不过据他刚才的消息,说是晚上有个聚餐,聚餐后还有员工和客户之间的互动联欢。”尹白鸽道,这些推销的玩的花样千奇百怪,你真不知道他们能玩出多少花招来。

    “看来,这是最后一场大戏了,还有消息吗?”孙启同问。

    “依照先前的行程安排是,先到彭州,再到睢溪、然后再到淮西,之后再出省到中州,蔡中兴应该是试图做一下最后的激励,彭州是他的第一站。”马文平道,难点在于,你知道他的行程,但你无从知道,他可能从哪个节点上收割。

    “峰值预测会在多少?”孙启同问。

    “14亿到16亿之间,以彭州为中心的本省几地,应该能达到四个亿。”孟子寒道,想让这些钱消失可不是容易的事。

    “看来时间不多了,也只能以钱盯人了,密切注意账户的动向,如果发现有大额的转出,马上申请冻结,刚刚省厅已经做出了决定:介于鑫众的违法行为,要求我们专案组因事制宜,严密控制这些非法资金的流向,绝对不能让崩盘跑路的事件在我们手里上演。”孙启同环视一眼道。

    这个命令有含糊性,都是老公安,听得出省厅似乎还没有下最后的决心。

    是啊,离最后只差最后一步了,马文平圆着场道:“大家不要有情绪,之所以暂未下达行动命令是为了稳妥起见,这件事可以引蛇出洞,而不能逼着狗急跳墙,毕竟涉及面太大了,不说别的,就面前这些组团来的老年投资队伍,万一闹起来,你们有办法解决吗?”

    没有,肯定没有,否则就不会这么愁云惨淡了。

    “再派两个小组,想办法进入酒店,一旦出现突发事件,让他们会同酒店安保维持秩序。”孙启同下令道,其实这个命令等于没下,小组早派出了,已经抵达温泉酒店,只是没有机会进入酒店了,原因是:

    客满!

    ……………………

    ……………………

    十六时开始,蔡中兴开始接见远道来的经销商,七八位业绩突出的,获得了此项殊荣,终于有机会面见传说中的奇人了,一个个出来好不兴奋,挨着房间去和投资的老年团小聚,说白了还就是老一套,前景,前景,无限的前景呐。

    十七时,酒店来找蔡中兴了,是因为发现了顾从军的身份,但又有点投鼠忌器,大小两位都是财神爷,最起码出手阔绰道直接把一个大酒店包场的魄力,一般人是没有的。

    这个好解释,顾总脑袋有问题,我们也在找了。

    打发走了酒店方,蔡中兴回到了叔叔蔡青的房间,从那位漂亮护士的手里接过了护理,护理朝他笑了笑,知趣地离开了,这位蔡总在别人眼中是很孝顺的一位,总是抽时间来看看叔叔,在她轻轻掩上门出去的一刹那,一只手伸向门把手,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嘴了。

    “嘘。”大兵示意噤声,挟着小护理进了房间,脚一勾,带上了门。

    房间里的景色让他愣了下,蔡中兴正笑着削着一个苹果,柱着拐的老董事端坐在沙发上,脸一下子扭曲了,顿了顿拐杖,蔡中兴懵然抬头,然后看到了挟着小护理,目露凶光的大兵。

    “放开她,没她的事。”蔡中兴淡淡地道,面不改色,甚至连削苹果的刀手都未抖一下。

    大兵放开人了,那小护理吓得战战兢兢侧立到了墙角,大兵环视房间,没人,只有点药味,矮柜上几样估计是公司中层送的礼物,真正到了这一刻,他却不知道怎么处理了,一切都和料想中不一样,行将就木的老董事长,还有专心致志削苹果,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的蔡中兴。

    对了,一直以来,大兵以为他就是凶手的。可现在却莫名地被他镇定的气度折服了。

    “你一定认为,是我杀人灭口,把你扔在洛河里?”蔡中兴削着苹果,最后一点皮削下来了,整整的一条没有断,像强迫症一样,削下来的皮几乎等宽。

    不过在大兵看来,这是在心境极其稳定的状态才能办到的,那怕就他也办不到,最起码现在的心态办不到。

    这个细节让他愣了,这好像……特么的又错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