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第三重人格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叮…铃…铃…手机在响着。←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被窝里伸出一只手,迷迷糊糊地摸着手机。

    是邓燕,周六休息,难得地又享受一回大学时代中午起床的习惯,一看手机是个陌生的号码,她直接扔下,没接。抱着枕头继续睡了。

    公务员最好的状态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休息时间找你肯定没好事。而现在的陌生来电,一多半是诈骗电话,警察也照骗不误。

    隔了一会儿,她刚有困意,电话又响了,他掐了……又响了,第三次响起时,她接通了不耐烦地道:“谁呀?”

    听筒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我是大兵。”

    啊?邓燕惊得睡意全消,一骨碌坐起:“等等,你说你是谁?”

    “我是大兵,你们一定在找我。”对方道。

    “你在哪儿?”邓燕惊声问,这家伙袭击了精神病医院的医生,派出所的立案还挂着呢,怎么也够得着治安处罚了。

    “我在你们分局宿舍外面。”大兵道。

    邓燕一骨碌下床,掀着帘角,往下一瞅,果真见得花墙外,站在门口的大兵。她一下子紧张了,这家伙怎么莫名其妙找到她住的地方了?

    “邓警官,您要不方便我改天再来,我现在在一品相府小区干活,你们可以随时来抓我……我只是想问问,我的身份找到了么?”大兵道。

    言语诚恳,一想想这个无家可归的,邓燕一下子心软了,而且马上想起,这幢楼住的都是警察,自己还心虚什么?她说道着:“你等一下,我马上下来。”

    匆匆穿了件便装,洗了把脸,随手带上门奔下楼,出楼门那一刻,让她怔了下,一身廉价迷彩的大兵标挺而立,面带微笑的朝她朝手,像剧中的男神一样,那笑容的杀伤力几乎让她忘记这个人的身份。

    噢,对了,他身份不明。

    保持着矜持和严肃,邓燕走到了他面前,再仔细看时,有点明白了,暗暗叹服一个人的生存能力,这人穿的胶鞋露趾了,衣服虽然不算脏,可几处已经磨得快见洞了,那个小区正在装修,不用想肯定是混到民工队伍里。

    大兵害羞似的,露趾的鞋往另一只脚后缩了缩,这个细节让邓燕笑了,她提醒道着:“跟着谁干活呢?现在农民工可经常被骗,一分钱也拿不到。”

    “不不,那几个民工兄弟不错……我没事,我就问问……”大兵期待地道。

    “对不起,没有消息。”邓燕道,一下子看到大兵黯然了,她好奇问着:“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噢,名片我给过吴医生……可你丢在报社了。”

    “我说了你肯定不相信。”

    “那你拣我相信的说啊。”

    “虽然我想不起以前的事来,但对现在的过目不忘,高文昌、吴海明的电话,我都记得。以前的都忘了,现在看到什么东西,反而成过目不忘了。”大兵道。

    “这样也行?”邓燕有点诧异了,大脑不能神奇到这程度吧,光记现在的,想不起以前的?

    “你不信我也这样……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唉对了,我能求您一件事吗?”大兵问。←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那表情如此地恳切,邓燕哦了声,下意识地掏钱,不料大兵更惶恐了,赶紧道着:“我不是来借钱,我是想那个……”

    “对啊,你借钱也没用啊,都不知道自己是谁……那你想干什么?我可提醒你啊,你现在可属于在逃人员了。”邓燕道。

    “我知道……我欠救我的警察一声谢谢,欠医院一大笔医药费,还欠那几个被我打的医生一声道歉……所以我想,能不能让我看看救我时候的情形,看能不能……”

    “回忆起来……”

    “对!”

    “这个……”

    邓燕难为了,没想到这人来的目的居然是想看出警的原始档案。

    “我发现了很多事,现在我脑子里越来越乱。”大兵道。

    “那好事啊,想起什么来了?”邓燕问。

    “我想起来,我好像被监禁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被关着,还被人打了……我家好像住在一个别墅里,有一块很大的草坪,好像确实有个女人,和……和你一样漂亮。”大兵小心翼翼地道。

    邓燕噗哧一笑,反诘着:“您这失忆变妄想了?难道是一出亿万富翁被绑架的故事?哈哈……那不可能,如果是那样,早轰动了,从你出现在洛河里,到今天已经一个月了,绑票早该结束了。”

    大兵怔了下,默默地掏着报纸,递给邓燕,邓燕拿手里,是张英文版的中国日报,她狐疑看看,是张不知道那儿拣来的旧报纸,诧异间,大兵神奇地开口了:

    china's top banking regulator has vowed to crack down on illegal fundraising activities by unscrupulous online brokers and warned investors to be wary of their schemes.

    邓燕像吃了颗鸡蛋卡在喉咙里,嘴张着,眼睛瞪着,她英语四级的水平,认识这种带专业性词汇的东西尚有难度,而面前这个失忆者却倒背如流。

    “意思银监局打击网上非法私募,而且警告投资者小心……我还能看懂这个,法语的。”大兵掏着一个商标,放到了邓燕手里,是只化妆品的商标,就听大兵道着:“一品相府的高端住户不少,我无意中发现,我识读这东西没有难度。”

    “还有你就知道了,肯定酷爱体育和煅练,我不但恢复很快,而且身体素质很好,但我的手并没有粗糙的地方,指甲是修过的……哦,这两天干活变粗了……还有,我和那些民工兄弟在一起发现,听到粗话会让我很不舒服……这些综合起来,您觉得我应该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大兵把碎片化的信息组合到了一起,然后变成了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

    懂两种外语、身体素质优良、修养良好……肯定不是吊丝群体出来的。

    对,绝对不是,邓燕这才省得,大兵说话彬彬有礼,一点也不像她身边的那些男警,不经意就出口成脏了。

    “好吧,跟我来……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你能想起来更好。”邓燕说着,带着他回分局,不过刚走几步又踌蹰。

    大兵别提多知情达意了,很认真地告诉她:“邓警官,我刚被赶出医院发现实情时很紧张,可能做事过激了……我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其实您不用这么紧张,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居多的,那些救我的警察,虽然口气蛮横了点,可他们是好人;那些医生虽然怕担责任,可他们也并不是坏人……对了,我还欠您一个道歉,第一次在医院见到您说的那些话……”

    “呵呵……你还记得啊,那为什么对救你的人很反感啊,我听说你还说那些刑警活得很悲催呢。”邓燕笑着问。

    “我暂时说不清,可能是那些警察说话像审问,让我很紧张吧……但我肯定不是坏人,您说是吧?如果是坏人,或者曾经是坏人,你们肯定很容易能查到我是谁了。”大兵亦步亦趋跟着邓燕。

    “登记在案的坏人,可仅仅是一小部分。”邓燕笑着瞥了他一眼,这个人现在给她的直觉非常好,她意外地开了个玩笑道:“不过你这么帅的坏人,我还真没见过。”

    “谢谢。”大兵欣喜道。

    “这也用谢?”邓燕笑了。

    “当然要谢,否定之否定的表达,说明您并没有把我当成坏人。”大兵礼貌地道。

    “希望你不是,否则就对不起把你救回来的警察了。”邓燕道。

    两人像一对认识很久的老友,且走且谈,出了街面,拦了辆车,直奔分局去了………

    ……………………………………

    ……………………………………

    “行不行?”任九贵贼头贼脑,问着八喜。

    这可是市一院啊,来来往往的病患,维持秩序的保安,想办点事没那么容易。

    “啥行不行?”八喜一下没反应过来。

    “我说这地方啊,你能像在小区堵着工人要钱?那医生就是把人掇走,你说没凭没据要钱,人把你当回事吗?”任九贵心虚了,剩下那四百块钱他本来没打算还能要回来的,说起来多了个壮实劳力,还赚了。

    “大兵说了,他心虚,让他办,他肯定办……哎对了,那家伙要病历干什么?”八喜想不通了,大兵好容易求他们办个事,却也不好推托,两人于是又旧地重来了。

    “趁着心虚先要钱,要尼马什么病历……快点。”任九贵一拽,两人直朝吴医生的办公室去了。

    医院的景像永远都是一样,挤一楼道等着咨询的病患家属,吴医生的办公室离ct室不远,两人嘀咕半天,趁着位医生出来的机会,一伸手拦住了自锁的门,闪身,进去了。

    “啊?你们怎么进来了?”吴海明一看这对二百五阴魂不散来了,怒了。

    “嘿,猪鼻子插葱装象是吧,不认识我们了?”八喜气着了,这态度实在恶劣。

    “那你们干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警察都去查你们那儿了,你们不但没留着人,还让他闹事了,现在人丢了,就追究,也是你们的责任。”吴医生蓦地站起来了,义正言辞地道,那个责任已经吓得他好久睡不好觉了,开口就下意识地往外推。

    “我们可经常蹲派出所,你这身份,跟我们比什么不行,非比谁不要脸?”九贵呲牙斥道。

    吴医生一句就败了,气得两眼发黑,怒不可遏地指着道:“马上滚,否则我叫保安。”

    “你可想好啊,大兵今天又把人打了。”八喜眼珠一转,突来一句。

    “啊?把谁打了?”吴医生吓坏了。

    “没地方吃饭,去超市抢东西,把营业员打了,又跑了,警察正在抓他呢。”九贵瞎话张口就来,他们知道这种有头有脸的人怕什么,明明不要脸,还就怕丢脸。

    八喜附合着:“等抓着一查,一说是你和我们合伙骗人的,没责任也得查你半个月。”

    这说得没错,吴医生内疚和恐惧,就在这个点上,他脸色瞬间煞白,失魂落魄地坐到了椅子上。

    奏效了,八喜惯于坑人,瞅准这机会一转身到桌前,神神秘秘道:“把剩下四百给我,我们就当不认识你,反正他一脑残的,说话也没人信。”

    “哦……那那……你得说话算数啊。”吴医生急了,赶紧掏钱包。

    八喜一装钱,九贵灵机一动,一趴到桌前提醒着:“再加二百块保密费,我们今天就回老家,这事烂肚子里。”

    哦…哦,吴医生一紧张,又被拿走二百,急不可耐地送两人离开。

    一关门,吴医生痛不欲生地靠门自责着:这叫什么事啊?赔钱救了个人,我天天还受良心谴责!

    一出门,那俩可没觉得良心不安,喜滋滋的还没跑下楼,九贵猛地一拍脑袋道:“哎呀,我傻逼啦……这该多要点,才二百块,太便宜他了。”

    “差不多了,垫了八百,要回一千来……哎,有我一百啊。”八喜留了一张,只还给九贵三百。

    “你个鳖孙子,揍是毽子上的鸡毛,钻进钱眼里了。”九贵愤愤骂道,八喜毫不理会,乐滋滋地把一百往他防盗裤衩里塞,两人出了门,八喜哎呀呀和九贵一样拍脑袋了。

    “又咋拉?”九贵怒道。

    “光顾着要钱,忘了要病历啦,大兵娃不错,要这肯定有用。”八喜后悔不迭道。

    “走走走……我对你说,你不是真傻吧?你不常说了,到手的肥肉换骨头,咋讲?”九贵问。

    八喜满脸不甘,很难受地道:“心不甘呐!”

    确实心不甘,多好个劳力啊。

    “这不就是了,能拖一天算一天,能呆一天就赚一天,等想起来拍拍屁股回家了,你哭逑吧。”九贵教唆着,还愤愤踢了八喜一脚。

    这一脚终于把八喜踢明白了,他没有返回去找吴医生要,而是跟着九贵上车走了,只是不时地往回看了几次,好像不是不甘,是有点不忍………

    …………………………………

    …………………………………

    中午就在分局附近吃的烩面,是大兵很绅士的请客了,这把邓燕搞得老大不好意思了,现在忝列民工的大兵,手机是工友的、衣服是借的,挣点钱还没准得多艰难呢,不过她没拦,因为她看到,大兵那甩着响指埋单的样子,老帅了。

    男人是需要面子的,那怕是个失忆的男人。

    午后开始到现场了,是大兵坚持要去的,两人坐上了开往郊区的公交,走走停停用了一个多小时,下车又步行十几分钟,才到了陈沟湾村沙场,大兵拿着邓燕的手机,一页一页看过当时的现场勘查记录,竟然入迷了。

    邓燕没有打扰他,站在路边等,眼看着大兵沿着河岸走走停停,不一会儿又蹲着,不知道是不是在回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再看大兵一副思想者的表情,又恍惚给邓燕一种错觉,仿佛他穿着的,不是廉价的民工服,仿佛他漫步在的,也不是荒芜的滩涂,仿佛是一位冥想中的智者,在寻找深遂思维里迸闪的火花,否则,他的脸上为什么那么多从容、那么多自信呢?

    邓燕下意识地看看自己胡乱的装束,洗旧的牛仔,发皱的上衣,已经洗不白的运动鞋,这个装束似乎让她有点莫名的自惭形秽似的害羞。

    对了,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她使劲定定心神,压抑着心里奇怪的想法,保持着她作为女人和作为警察的矜持。

    过了很久,大兵才从已经被挖得狼籍滩涂里上路,邓燕征询的眼神看看他,他有点失望地摇摇头。

    “别着急,慢慢想……我有个同学是医学硕士,我咨询过他,他说这种创伤性失忆,恢复可能会很缓慢,毕竟是人体最脆弱和最精密的部位。”邓燕安慰着。

    “谢谢。”大兵保持着他微笑,那是个招牌动作了,让人觉得很亲切,很阳光。

    “别客气,如果想起什么来就告诉我,我换个思路再找找。”邓燕道。

    “有几点您斟酌一下,可以参考调整一下你们的查找方向。”大兵道,没有注意到邓燕的表情,这口吻像个上司、而且是警察中的上司说话一样指点着:“一是四月份洛宁市的夜间温度应该在一到五度,也就是说,河水应该很冷,在这种水温里,人体温度会迅速流失,洛河水深两米左右,事发前又是发水季节,在这种环境里,在水中的存活时间不会很长;二是受到袭击后,落水,能爬到挖机的机槽里,那说明在落水到挖机这一段,还是有意识的,应该是低温刺激导致苏醒;三是据法医现场粗略描述,实施胸压吐水并不多……”

    条理地说着这些,邓燕已经听愣了,她脱口而出:“你想起什么来了?”

    “不不,没想起了,只是我觉得,要是按这个思路判断……那落水点离这里不会很远。”大兵道。

    “可洛宁市周边六县加上市区,根本没有报案啊。”邓燕道。

    “没有报,不等于没有案,您看这一带的地图。”大兵拿着邓燕的手机提醒着,直线距离九公里、跨河铁路;十一公里,一条国道;十九公里,一条高速路,都在洛河上横垮而过,邓燕瞬间明白了:“你是说,从桥上扔到河里?”

    “只有这一种解释了,要不就是直接在河边做的,反正距离不会很远……医生不都说了,再迟一会儿,我就得进太平间了。我活着都找不回自己了,要是死了,那岂不是把所有秘密都一起埋葬了……不管是谁,我一定要找出来。”大兵道。

    邓燕赶紧打断他道着:“好吧,我知道了,我会把情况反映给刑警队,而且着重从出国人员、高知群体里找。”

    “谢谢……我们回去吧。”大兵道。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站到了一处公交牌下,接下来是在分局达好的协议,邓燕帮他,他去派出所,闯报社打医生的事还悬着呢,大兵答应了,此时邓燕倒有点反悔了,过了好久才鼓着勇气道着:“大兵,其实……可以等等,不需要现在就去派出所投案自首的。”

    “不不,每个人应该对社会负责的,要做到这一点,那首先要对自己负责。”大兵道。

    邓燕一滞,又奇也怪哉地看着大兵,没想到这人的三观如此正,现在这环境已经很难得了。她狐疑道着:“你这理论……是从哪儿来的?”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应该这样做而已,刚从医院被诳走,处处都是陌生地方和人,我很恐惧,好像觉得所有人都在谋害我似的……对了,我得托你办件事,这个手机是一品相府小区物业楼下一个民工的,他叫保堂,替我还给他。”大兵递出来一个破旧的,贴了几处胶布的手机。他脸上是些许尴尬的表情,对自己做下的事,难以启齿了。

    邓燕接住了,讪笑了笑,大兵也笑了,笑着问:“你笑什么?”

    “我在笑,刑警队包括我的失调上,包括派出所,都认为你是个危险人物,呵呵……没想到骨子里却是绅士。”邓燕笑着道。

    “绅士高贵的不是地位和钱,而是心……其实人人都可以成为绅士,我认识了几个很糙的农民工,不讲卫生、满口粗话、贪小便宜、甚至还坑蒙拐骗,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也有一颗高贵的心,不忍心看我流落街头。”大兵笑着道,恐怕这将是最美好的回忆了。

    “绅士?呵呵。”邓燕笑了,讲奉献讲报酬太多了,讲绅士倒是头回听到。

    “同样的话我跟民工八喜说过,他的表情就和你一样,你猜他说什么?”大兵笑着问。

    “说什么?”邓燕笑着问。

    “他表情很夸张,说我是鸡屁股上绑扫帚。”大兵笑道。

    “什么意思?”邓燕没听明白。

    “好伟(尾)大啊。呵呵。”大兵笑着重复道,邓燕瞬间被逗乐了,两人终于找到一个好话题了,有关八喜常用的口头歇,直到公交车来,大兵都没有讲完,邓燕早笑得花枝乱颤了。

    于是这天出了个邪性的事,刚上班不到一年的女警,带着个孔武有力的“嫌疑人”,两人说说笑笑到洛川派出所投案自首了,情况一说明,接警的傻眼了,请示所长,所长一听情况,也犯难了。

    这种失忆的嫌疑人,可怎么处理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22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