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万域之王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姨,我感觉……从今以后,家族恐怕再也不能从那矿洞内,开采出火云石了。←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返回黑云城的途中,聂天沉默许久,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将心中的猜测道出。

    傍晚时分,晚霞穿过茂密树木的缝隙,顽强地落到林间石道上。

    着急赶路的聂茜,听到他这句话以后,突然顿住。

    她一脸狐疑地盯着聂天,眼神渐渐变得认真而严肃,“你说什么?那矿洞内的火云石,家族已开采了多年,不久前凌云宗的炼气士还重新探察过,说以我们的速度,至少还能再开采几十年,怎么可能突然断掉?”

    矿洞的火云石,可谓是聂家的命脉,聂家就是通过火云石的开采,才能得到凌云宗的庇护。

    一旦聂家失去了这个作用,对凌云宗而言,聂家也就一无是处了。

    即使如今聂北川成为了族长,即使她和聂东海在族内变得不受待见,她也绝对不愿意看到整个聂家被凌云宗给舍弃。

    “对不起。”聂天低下头,将那块兽骨取出,以充满歉意地口气说道:“都因为它。它在内部凝结那一滴鲜血,所需要的火焰之力,来自于矿洞内所有的火云石!它成功凝聚了一滴鲜血,却抽干了矿洞内所有火云石的火焰之力,我真的认为,所有的火云石都成为了凡石,就算开采出来,那些矿石内也将不再有一丝火焰之力。”

    “凝结一滴鲜血,就吸纳了所有火云石的火焰之力,这……这怎么可能?”聂茜骇然。

    “我感觉就是如此。”聂天苦笑。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聂茜连连摇头,一副你想多了的模样。

    “你不相信就算了。”聂天气恼道。

    “我不和你争辩了,天快黑了,我们要早点回到黑云城。”聂茜看向前方,“矿洞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我要将情况告知你外公,让他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那好吧。”聂天不再多言。

    随后,两人不再争执,径直向黑云城而去。

    一刻钟后,就在他们即将穿过密林时,聂茜倏地停了下来。

    “怎么了?”聂天不解道。

    聂茜神情凝重,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一股股连聂天都觉察到的灵力波动,以她为中心,如水中涟漪一般向外荡漾开来。

    “沙沙沙!”

    林间的树叶,无风而动。

    “聂天!立即回头,以最快的速度,往凌云山跑!”聂茜喝道。

    “哗啦!”

    一个个套在她手臂上的银色手环,突然脱手而出,绽放出亮银色的灵光,朝着前面两株大树的后方飞去。

    “叮当!叮当!”

    从那两株大树后面,陡然传来了金属碰击的声音,其中还伴随着两声低沉的怪笑。

    那两个笑声一出,聂天脸色剧变,瞬间意识到不妙。

    “走!”聂茜闷哼一声,旋即大声尖叫。

    她扭头看向聂天,眼中充满了惶恐,神情焦急万分。

    “呼!”

    从她手中飞出的几个银色手环,打着旋儿,以更快的速度,由那两株大树后面疾射而来。

    在银色手环之后,两个身穿蓝衣的男子,皮笑肉不笑地相继走出。

    “跑?他能跑到哪儿?”其中一人冷冷看了聂天一眼。

    “嘭!”

    也在这时,那些倒飞而来的银色手环,重重撞击到聂茜以灵力凝聚的一堵水墙上。

    聂茜娇柔的身子,猛地往后退了两步,那些银色手环如坠子般,挂在水墙上,并没有立即落地。

    她伸手一抓,将一个个银色手环重新收回,脸色苍白地看着两个蓝衣男子,“我在黑云城见过你们!”

    她清晰地记得,数月前,徘徊于聂家周围的众多陌生人当中,就有眼前的两人。

    她旋即意识到,这两人之所以出现与此,必然是因为袁秋莹,因为上次灵宝阁门前的那场纠纷。

    “反正都是死人了,我们兄弟也不怕告诉你,我们是受袁夫人的嘱托而来。”另一个蓝衣男子,咧嘴一笑道。

    “果然是她!”聂茜咬牙切齿。

    “老二,你先去弄死那个小崽子,这个女人……”眼角有着一道细细伤痕的蓝衣男子,嘴角突然逸出怪异的笑意,“她就交给我了。袁夫人吩咐过,不能让她痛快的死去,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势必要让袁夫人满意。”

    另一人会意地笑了笑,点头道:“大哥,我杀了那小子后,迟点来找你。”

    “懂事,哈哈!”

    两人肆无忌惮地调笑着,显然没有将聂茜和聂天放在眼里,在他们来看,聂天和聂茜俨然已是死人。

    “他还是个孩子,求你们放过他!”聂茜哀求,“袁秋莹给了你们什么,我回家族以后,三倍给你们,聂家底蕴还在,请相信我!”

    刚刚的一次试探,已经让她明白,眼前的两个蓝衣男子,至少都是后天中期的修为,而且身上都有着极其明显的煞气,这意味着两人可不是只知一味苦修的炼气士,而是在杀戮中成长的凶人。

    她心中雪亮,两人中的任何一个,她都无法匹敌。

    “我们两兄弟,以前受过袁家的恩惠,我们是知恩报恩。”眼角有疤痕的男子,嘿嘿一笑,摸着下巴说道:“另外,我挺喜欢你的容貌,你就认命吧。”

    此话一出,聂茜便知道,今天恐怕难以幸免于难了,不由地尖叫道:“聂天!快逃!”

    “叮叮!”

    她两手一甩,那些银色手环相互碰撞着,传出刺耳的厉啸,以更加惊人的速度,分别飞向了对面的两人。

    “都说聂家大不如前了,果然如此。”为首的男子,摇了摇头,看着那些急射而来的银色手环,说道:“身为聂家的大小姐,云志国以前的妻子,使用的竟然还只是这种低级的灵器。”

    嘲讽时,一面古铜色的棱形圆盾,被其扬起。

    “呼!”

    赤黄色的光波,从圆盾的盾面上绽放而出,一条条细密繁琐的花纹,随着光芒的释放变得清晰耀目。

    “重力激变!”

    为首男子冷哼一声,他周边的重力场,似瞬间突增数倍。

    呼啸而来的那些银色手环,因重力场的巨变,猛地往大地沉落!

    “老二,虽然我们先前仔细检查过,但保不准还是会有人路过,我们要尽快解决!”

    “大哥,我这就杀了那小崽子!”

    另一人应承了一句,不再去看聂茜,忽地向聂天而来。

    那些飞向他的银色手环,由于重力的突变,此刻已即将落地,不能对他构成丝毫威胁。

    “聂天!逃啊!”聂茜疯狂叫嚷道。

    然而,在那人闪掠而来时,聂天眼中虽燃烧着汹涌的愤怒烈焰,可身形却纹丝不动。

    “只有炼气四层的修为,在我大哥玄黄盾五倍的重力场之下,他能逃得掉才怪。”冲着聂天而来的男子,眼神阴冷,讥诮地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聂茜似瞬间绝望了,歇斯里地叫道:“我死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呼呼!”

    聂天不断喘息,体内灵力疯狂汇聚向双腿,极尽全力的和大地深处内突增的重力抗衡,试图将身子活动开来。

    可脚下的大地,此时仿佛成为了一块巨大的磁铁,死死地吸住了他。

    他使出了全力,也未能撼动大地的吸力,脚面如被巨石压住,怎么也无法动弹。

    一种混杂着绝望、不甘心的狂躁情绪,随着那人的临近,在他心头变得越来越浓烈。

    也在此刻,他突然感觉到手中握着的那块兽骨,似迅速变得灼热烫手。

    ……

    ps:求一张票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