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万域之王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嘭!”

    挡在聂天身前的一名孩童,在聂天的冲击之下,被瞬间撞到在地。

    那个孩子,乃是聂南山的孙子聂远,聂远倒地后,立即“哇哇”大哭。

    聂天看也没看聂远一眼,甚至没有避让开来,直接从聂远身上跨过。

    在右脚落地时,聂天又恰恰一脚踩在聂远手上,使得聂远的哭声显得愈发凄惨。

    刚刚安静下来的聂南山,还有聂远的父亲聂秋,心痛之下,脸色也当即阴沉下来。

    只是,参加抓阄大会的孩童,在抢夺灵器时,也常有碰撞发生,聂南山和聂秋虽然心有不满,但都按捺住了,并未立即发作。

    “聂天,小心一点!”聂茜急忙高呼。

    然聂天似乎未曾听到聂茜的呼唤,越过聂远以后,立即奔向离他最近的一件灵器。

    途中,另外一个聂家的孩童,小眼放光地望着那件散发着蒙蒙红光的手套。那孩童探出手,逐渐伸向手套时,指尖也渐渐释放出一丝红芒。

    很显然,那孩子的修炼属性,和手套内蕴含的灵力波动全然一致。

    “那是晾儿的福泽!”聂家的一名旁系族人,神情动容,当即激动起来。

    柳砚和所有聂家的族人,都一眼看出,那件散发红光的手套,分明就是聂晾所需的器物。

    柳砚微微点头,暗道:“火属性……”

    此刻,所有人都注意到,聂晾的小手,颤颤巍巍地即将抓住那手套。

    就在此时,一路奔跑而来的聂天,在聂晾就要拿到那手套之时,以冲击之力,又瞬间将聂晾撞到在地。

    还未等茫然的聂晾哭泣出声,聂天已经一把攥住那手套,夸张地呵呵大笑开来。

    在聂天开怀大笑时,反应过来的聂晾,终于开始大声哭喊:“哇哇!我的,我的……”

    聂天脸上的得意,和畅快的笑声,与聂晾的惊慌和哭声,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混账!”聂晾的父亲,聂家旁系高手聂卫,脸色一沉,先低骂一声后,忍不住沉声说道:“那手套和聂天修炼属性不符,聂天身上没有一丝和灵器相合的灵力波动,他抢夺那灵器又有何用?”

    凌云宗的柳砚,眼看聂天将聂晾即将到手的手套强行抢去,也是一脸莞尔。

    柳砚哑然一笑,正欲开口劝慰两句,却发现刚刚夺取了手套的聂天,在欢笑过后,又冲向了临近的另一件灵器。

    在聂晾犹在哭喊时,已将那红色手套戴在手上的聂天,又迅速冲向那把蓝色的短剑。

    此时,另外一个聂家的孩童,小脸上布满笑容,已经将那蓝色短剑握住。

    就在他握住那蓝色短剑的一霎,蓝汪汪的波光,从他和短剑接触的皮肉之中,骤然闪烁而出。

    他咧开嘴,神情欢愉,正要以笑声来表示内心的喜色,聂天已如风而来。

    明显要强壮许多的聂天,笑呵呵的,一把将他握紧的蓝色短剑,从其手中抢夺回来。

    灵器离手的孩童,愣了一下后,试图将聂天手中的短剑拿回,却被聂天一把推倒在地。

    “哇哇!”

    又一个孩童的哭泣声,在聂家的议事大殿内,刺耳的响起。

    “放肆!这小混账太放肆了!”另外一个聂家的旁系族人,吹胡子瞪眼,气的恨不得直接冲入场内。

    抢夺成瘾的聂天,压根没有理会他,旁如无人地在场内横冲直撞,在之后的短短时间内,已经将剩下的刀、扇、兽骨、木杖、珠子尽数强抢在手。

    很多参加抓阄大会的聂家族人,此刻都是膛目结舌,以看妖魔的目光怪异地看着聂天。

    七个孩童的哭泣声,还有他们父辈的叫骂声,却在此起彼伏,大殿内喧哗不止。

    将七件灵器全部夺取的聂天,两只手都已拿不住,于是将七件灵器堆在一起,蹲在那儿正笑呵呵的一件件摩挲着,眼中全是满足得意之色。

    然而,众人都清晰的看到,他胖乎乎的小手和七样灵器接触时,并未引起任何一件器物的灵力变化。

    这意味着,他强夺的七件灵器,其实没有一件和他的修炼属性相合。

    他根本就是在肆意破坏规则!

    七个被抢夺了灵器的聂家孩童,此刻哭哭啼啼的,都自然而然地聚集到聂天身旁,眼巴巴地看着那些和他们属性相合,令他们感觉到舒服的灵器,试图讨要回来。

    “我的,全是我的……”聂天转过身来,一边张牙舞爪的比划着,一边咿咿呀呀的叫嚣着。

    贪婪望着青色珠子的聂弘,一步步走近,想要越过聂天,将那青色珠子拿回。

    “碰!”

    聂天挥拳,胖乎乎的拳头,毫不客气地砸在了聂弘的脸上,聂弘被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更加大声地哭喊了起来。

    其余六个逐渐逼近的孩童,看着混世魔王般的聂天,都是目显惧意,一个个围着聂天,眼巴巴地望着那些原本属于他们的灵器,却再也没人敢动手去夺。

    “太猖狂了!我看了那么多次家族的抓阄大会,从未见过如此霸道放肆的孩子!”

    “这小混账!七件灵器,没有一样和他的修炼属性相合,他却一个不放过,全部都要霸占!在我们聂家,有史以来,从未有过如此恶劣的事件!”

    “族内兄弟,要友爱互助,绝不能吃独食!他可好,他不但要吃肉,竟然连汤水都不给别人喝一口!简直无法无天,一点规矩都不讲!”

    聂北川和聂南山,听着殿内的哭声和叫骂声,面色阴沉如水。

    聂茜站在门口,看着得意大笑的聂天,神色着急,暗恨聂天太过乱来,将聂家族人全部得罪。

    她可伶兮兮地看向父亲聂东海,却见聂东海满脸苦笑,也是头疼尴尬不已,似不知该如何收场才好。

    “那个……”

    看了半天的柳砚,轻声开口,殿内的喧嚣声,在其讲话以后,又迅速安静下来。

    满脸怒意的众多聂家族人,视线从聂天身上移开,都渐渐转到了柳砚身上。

    柳砚轻咳一声,笑望着众人,说道:“小孩子的玩闹,也……算是有趣。至于那七样小玩意,依我看,聂天自然不可独占。这样吧,让聂天留其一件,剩余的,交还给那些孩子即可,这事就此揭过,你们意下如何?”

    “柳先生怎么说,我们照做就是了。”聂东海见他来缓和气氛,暗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聂天,你不得胡来,那些器物,你只可选择一件!剩下的,都还给那些哥哥弟弟们,以后决不可再恣意妄为!”

    “你们呢?”柳砚看向其余聂家族人。

    在他的注视下,那些先前叫嚷着,非要惩罚聂天的聂家族人,都无奈点头,明言全部听任他安排。

    “这就好。”柳砚笑着轻轻点头,大有深意地看了聂天一眼,温声道:“好了,听柳伯伯的话,你随意拿一样喜爱的灵器,其余的,都还给那些哥哥弟弟。”

    聂天撇嘴,一脸的不情不愿,悄悄看向了聂茜。

    聂茜狠狠瞪了他一眼,“再敢乱来,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聂天缩了缩头,似只怕聂茜一人,也没往后多看,随手从那一堆灵器内,摸了一块兽骨,旋即就让开了身子。

    他那无所谓的姿态,让众人突然意识到,他对那七件灵器似乎压根就没有太看重。

    他享受的,似乎……仅仅只是抢夺众人的过程。

    眼看他所拿的,乃是品阶最低的兽骨,众多聂家族人都眼睛一亮,心中嘲笑他痴傻的同时,脸上的阴沉之色也都稍稍舒展开来。

    “呜哇!”

    就在他让开身子时,早已按捺不住的聂家孩童,终于敢一拥而上,去夺取自己早已瞄准的剩下六件灵器。

    ……

    ps:请多多投票,多多收藏,爱你们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