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中华之游龙

《中华之游龙》2 第二百零四章 温情漫道两绵绵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三个月过去,凤梧国体现出前所未有的发展势头,各种技术的推广应用给百姓带来了更多的惊喜,也给商家带来了更多的商机,全国上下,一派繁荣,由于科技的应用,武林人士的地位慢慢削弱,虽然还没有降到与普通百姓同一阶层,但距离这个趋势已经不再遥远,他们空有一身武功,但不能随便打人,更不能随便杀人、伤人,武功初步保留其强身健体的作用,而失去了打杀的功用,社会财富在进行缓慢地转移和重新分配,贪富分化不再以祖紫与权位作为依据,而在于在社会发展中的体现出来的聪明才智。

    民富则国强,凤梧的军队装备早已凌驾于五国之首,边境无人敢越雷池半步,而凤梧也遵照李龙的指示,不扩张、不侵略,兵法的最高境界:不战而屈人之兵得到最充分的体现,边境清平,各国的贸易也在开始尝试性地交流,这个世界已经出现大一统的趋势。

    李龙在驸马府(原大将军府)中过得快乐逍遥,八个妻子都已先后受孕,虽然还不明显,但腹部已经有些变形,这让他颇有几分疑惑,为什么开始一年来,与她们无数次的做,没有一个怀孕,到现在统一口径,给他来个集体受孕,莫非她们相处太融洽,连这事儿都赶趟?他并不知道那天晚上怒杀四千人,能量耗尽之后,得到了月亮的能量,才让他与这个世界完美融合,也让他生命的种子与这个世界的温床融合,才会有了生命的结晶。

    现在是深秋气候,略带几分凉意,李龙站在桂花树下,桂花还有几分残留的香气。

    他在看着这树上的桂花飘落,眼睛里有一种伤感,好象哀叹时光的无情和世事地无常。

    柳月站在他身边,轻轻地说:“相公!你在想什么?”

    李龙将她抱入怀中,温柔地说:“月儿,我在想我都快做父亲了。这种感觉真的好奇妙!”

    柳月轻轻地说:“你瞒不了我的,你有心事。”

    李龙轻轻叹息:“是啊,我在想,要是父母亲知道这个消息该有多好!”

    柳月轻轻地说:“你真的回不去吗?”

    李龙缓缓地说:“我现在好象摸到了点回去的方法,但我不敢试!”

    柳月惊奇地说:“为什么?很危险吗?”

    李龙摇头:“不!我是怕万一……万一回去了,再也回不来,怎么办?”

    柳月的娇躯一震:“你可千万要……要回来!要是没把握,你就不能试!我们八个……

    还有我们肚子里地孩子都离不开你。“

    李龙点头:“放心,我绝对不会抛下你们!我今天跟你说的这话你可别和她们说。让她们担惊受怕的。对孩子不好!”

    柳月点头:“你得先答应我,不能偷偷地跑了!”她目光中有担忧,因为她知道男人的性格,心中不愿意留下遗憾。只要有了这个想法,他肯定会始终在心头。

    李龙陷入了深思,爱情与亲情难道真的无法两全?这个世界已经完整地接受了他,那个世界他也有感情,为什么就不能接受他?如果两个世界都可以接受他。他又为何不能做一名两个世界的勾通使者?他的命运难道真的只是来改变这个世界某些东西?

    不,还是得去试试看,如果他真的能够回去,就没有理由回来不了,因为回去比再过来绝对要难得多。想到这里,李龙低头看着柳月担心地眼睛坚定地说:“月儿,你告诉她们吧,我明天起程,去那个地方,我要试试看!”

    柳月微微叹息:“姐妹们都得到了相公最真地爱,不能太自私,让公公和婆婆属相公而悲伤,也不想相公因为思念父母而悲伤,相公,你去吧,我会说服姐妹们!”

    李龙抱紧她:“月儿,谢谢你!”

    柳月偎在他怀中,泪水横流,她知道她们要开始漫长的思念,这思念的时间不知道有多长。

    清晨,九名女子都脸有泪痕,其中身材最苗条的是瑶儿,还有一名女子躲在房中,却是秋儿。

    李龙眼睛里也有东西在闪烁,轻轻地说:“我去看看,一定会回来!”

    瑶儿突然说:“哥哥,你这次回去,能看到你那个妹妹吗?”

    李龙微笑:“当然!”

    瑶儿轻轻地说:“你看到她时,会想起我吗?”

    李龙点头:“会!”

    瑶儿眼睛里闪着复杂地光,好象想说什么,但终于什么也没说,与哥哥轻轻一抱后,退开。

    柳月平静地说:“你安心地去吧,家里有我们,别担心!”

    和鸾轻轻地说:“相公,别担心!快去快回!”

    玉娟慢慢走近他的身边,在他耳边悄悄地说:“你要是在孩子出生时还不回来,我给孩子取个最难听的名字!”

    李龙笑了:“又在威胁我!这次不用喝酒来威胁我了?”

    玉娟瞪着她:“要是没孩子,我就喝!”

    李龙大笑,园中才有了几分轻松,翠儿走近他,轻声说:“相公,你每次答应我的话都能做到,这次你一定要做到!”

    李龙点头:“好!我答应你们,一定回来!不管有多难,我都会回来!”

    与几女分别一抱,临行一吻。李龙身子飞起,直越过高墙,消失在阳光下。

    翠儿哭着说:“他走了……大姐,你为什么要答应他呀?”

    柳月眼泪慢慢流下,哽咽着说:“我们都是他的妻子,我不想……不想看到他难过!”

    大山深处。碧绿地潭水在深秋的风中泛起微波,好象在说着什么玄机,李龙依然不懂,飞身而起,水波不惊,直入潭底,原来的那个通道只剩下一个小孔,李龙手伸入,巨石移开。终于露出了一个可容一人的洞口。他地身子如游鱼一般,直朝洞中钻去,很快,熟悉的压力又至。依然猛烈而且顽强,李龙全身能量运足,比上次多前进了几十米,但前面依然是一种未知的黑暗,这种黑暗。以他能在黑暗中视物的眼睛都无法看穿,压力更增,李龙再一次被冲到洞口,他在水中苦苦地思索,看来自己的想法并不正确,自己身上的能量并没有发生根本地变化,虽然可以被这个世界接受,但这一点不足以让他通过通道。

    以力量来硬抗是行不通的,自己的力量再强十倍估计也无法对抗这洞中的力量,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这洞中的力量是一种未知的力量,或者是时空之力或者是大自然之力,人不能对抗大自然,只能是一种和谐,他全身能量慢慢收回,试着打开能量通道,只觉得一些完全陌生的能量在身体周围徘徊,终于有几丝能量钻入他的体内,开始与他身上的能量融合,再分解,重新融合,能量越来越多,身体里面原有地能量也在通道中与新地能量交换,黑暗的水底渐渐变得明亮,眼前好象突然有了阳光,也不知过了多久,李龙突然感觉身子好象变成了真空,压力没有了,或者是有,但前方进入,很快就通过能量通道的交换与他全身能量融合,身上的能量维持一个动态地平衡,多余的能量从通道中排出,他就象是一个过路器。

    通道中明明没有阳光,但此时他已能看清楚,这是一个四方形的长通道,上面还有一些奇怪的花纹,李龙没心思注意这些,朝这条笔直的通道直游而去,终于,通道到了尽头,前面是一个深潭地底部,回头,通道隐藏在潭底的左侧,象一只神秘的眼睛,但这只眼睛这个时候好象在微笑。

    李龙脚在潭底一撑,人如火箭般飞起,上面是阳光,他的身子不停,泼地一声,冲破潭面,身子在空中一转,落在潭边,他笑了,雅鲁江大峡谷!

    两边都是高高的山峰,上面一面瀑布飞流直下,后面是雪山,千百年来好象没有任何改变,身子一闪,李龙掠过宽宽的山谷,直奔对面山峰,这一运功,他立刻觉得全身的能量发生了改变,身上的能量好象随时都在与外界交流,他就象是大自然的一个部分,随心所欲,无不如意!

    高高的山峰在他脚下仿佛没有高度,瞬间,他已站在峰顶,回头,那个碧绿的小潭好象也在对他眨着眼晴。

    南方,春意盎然,几只海鸥低空掠过,尾羽上带着点点金黄,它们是天空的精灵,也是自由的使者。

    南方别墅的铁门没有开,里面的门却轻轻敲响,轻轻打开,孙琴站在门边,看着外面的敲门人,呆了半响,猛地扑过来,抱住他的腰,叫道:“龙儿!”

    李着龙泪水奔流:“妈妈!”

    二楼一条黑影扑下,紧紧地抱住,另一间房间里有女子惊呼,接着哐地一声,估计是打翻了什么,一个娇小的人影直冲而下,当然是妹妹!

    哭过、笑过、说过、叹过,四人坐在楼顶,久久地看着大海,一轮明月慢慢地从海中升起,李凡微笑着说:“龙儿,你打算怎么办?”

    李龙盯着他:“爸爸,你希望我怎么办?”

    李凡看着他缓缓地说:“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规则,也有不同的责任,但有一个东西是相通的,那就是情!人与人之间有情、自然万物也有情!儿子,我希望你做的你都已经做了。现在,我和你妈妈只希望你能快乐!也给身边的人快乐!”

    李龙点头:“我懂了!我会回去地,每年我也会回来,就象一只快乐的候鸟。”

    海上,海鸥轻鸣,海风轻拂。夜的温馨在弥漫,月光也在弥漫!

    三个月后,京城驸马府,七个女子坐在大厅中,个个已是腹部隆起,几个侍女忙着在大厅中间加火,室内温暖如春,但再高的温度也冲淡不了她们心中的凉意。

    柳月看着窗外:“今年的冬天好冷!”

    没有人说话,良久。公主轻轻叹息:“还有三个多月。孩子们也该出世了!可他们地爹爹……他们的爹爹为什么还不回来?”

    飘仙坚定地说:“姐妹们别太担心,我相信他肯定会回来!他说过他会记住孩子出世的日期的。”

    玉娟哽咽着说:“我们还等着他给孩子……起名字呢!”

    翠儿恨恨地说:“他最没良心了,肯定是回去又找了几个漂亮女孩子,把我们全忘了!”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我总算知道了。就翠儿最没良心!”声音响处,大厅门打开,一条高大的人影站在门口,微笑着看着她们。

    几声尖叫传来,几女同时起身。扑向他的怀抱,个个又叫又跳,李龙叫道:“一个个来,你们这八个人肚子一起上,我可受不了!”

    腰上挨了无数的纤纤玉指,和鸾还在他肩头咬了一口,恨恨地说:“大肚子还不是你害的,坏蛋相公!”

    哭过、闹过,众女喜笑颜开,只有翠儿嘟着嘴不高兴,李龙在她翘着的嘴上亲了一口:“谁惹翠儿宝贝不高兴了?”

    翠儿在他唇上咬了一小口:“就你!你坏!你才没良心!”

    李龙哈哈大笑。

    走廊上,一个女子一阵风般跑过来,扑入李龙地怀中,却是瑶儿。

    李龙微笑:“妹妹!”

    瑶儿突然害羞地跳出他地怀抱,但也不跑远,低头问:“哥哥,看到那个妹妹了吗?”

    李龙点头:“看到了!”

    瑶儿轻声说:“你又有妹妹了,我不叫你……哥哥好不好?”

    李龙愣住:“哥哥还能辞退?不叫哥哥叫什么?”

    瑶儿满脸徘红,跑了!

    李龙站在走廊上,呆呆出神!

    香气幽幽,笑语阵阵,虽然是寒冬时节,大院子里春意盎然,春意只在人的内心深处,也许还在驸马府中弥漫,悄悄越过围墙,在薄雾微描的湖面上轻轻荡漾。

    (全书终)
14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