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李国勇对民族独立军的锐意改革下,独立军的编制起了很大的变化。

    独立军除原有的四个主力师外,同时将预备役5师,8师,9师提升为了主力师。各主力师一律采取三旅九团制,其中1、2、3、4师为天字号步兵师,辖三个步兵旅,一个骑兵团,野战炮兵团,辎重团,战斗工兵团,搜索团,补给营,通讯营,警卫营,医疗营和师部机关。

    步兵旅辖三个步兵团,山炮营,野炮营,辎重营,战斗工兵营,搜索连,补给连,通讯连,警卫连,野战医院和旅部机关。步兵团辖三个步兵营,山炮连,步兵炮连,迫击炮连,辎重连,战斗工兵连,搜索排,补给排,通讯排,司号排,警卫连,医疗队,团机关。

    步兵营辖四个步兵连,一个机枪连,迫击炮排,辎重排,通讯班,警卫班,司号班,伙夫班和营部。步兵连辖三个步兵排,一个火力排,一个狙击班,伙夫班,补给班和连部。

    其中各师各营营部4名军官:营长、副营长、营执行官和营军医官,14名士:6名勤务兵,文书2名,医务兵6名。全营战斗人员满编1030名官兵。

    所谓的天字号步兵师,一旦满员,鼎盛时可达到强大的39000名官兵,已大大超过了强盛时的日本常备甲等师团。

    为了组建这样强大的无敌之师,预备役部队几乎被动用一空,就算这样,人员缺口还是远远不能满足部队需要。立刻,政府的宣传机器全速启动起来,号召热血青年加入部队,保家卫国的思想,在三省如火如荼地被宣传着。不仅如此,陈其美为了配合部队征兵,将大量的情报局人员派往清政府统治下的各地,与原有的情报组织一起,鼓动当地人民投奔军政府,加入新军。

    军费如同流水一样地花了出去,虽然有5500万英镑的军事贷款和各项金融改革带来的资金撑腰,但李国勇此时还是提出了“勒紧裤带,支援军队”的口号,全部政府行政人员薪水一律减半;并在各地设立募捐处,号召人民踊跃捐款。同时,无数的政工人员被派向海外,向海外华侨征集捐款。

    在军政府近乎疯狂扩军的刺激下,陈其美以每天工作十八小时以上的精力,督促着情报局负责的秘密筹款计划。海洛因已研制成功,开始秘密销售往各国,欧洲过分遥远了些,印度,日本,菲律宾等地成为了陈其美的首选;黑手党行动也在严厉催促下,使得日本等国家的犯罪率频频上升,这反倒间接地帮助了处于战争中的俄国。

    海军的赵灿薛也没有闲着,由他派出的私掠舰队一律挂出了海盗的骷髅旗帜,在南洋和日本以东海面海域内疯狂抢劫各国商船;这惹得各国领事频频向清政府提出抗议,并自行组织了几次围捕行动,可惜这些该死的海盗船快人又精明,不等围捕舰队赶到,早就撤离了战场。

    现在的三省军民,在军政府庞大地宣传机器鼓动下,已陷入了一种疯狂的工作状态,就象一台永远不会停止的永动机。

    而李国勇刻意栽培的党卫军组织,一个模糊的框架已经悄悄搭建了出来。李国勇,杨度和刘汉英成为了这个组织的核心人物。

    这个时候的福建,由情报局福建组策动的重大事变“海鸟行动”,也即将开始。

    得到军政府三点承诺的福建提督于庭栋,铁了心的准备背叛大清,铲除总督许应势力,投靠军政府了。

    紧张地呆在提督府内的于庭栋坐立不安,不停地来回走动,额头上涔出一圈密密麻麻的、细汗。

    情报局福建组负责人闽大悠然自得地坐在椅子上,不时的捧起杯子品上一口香茶,顺口还不忘说上一句:“提督大人,这茶真的不错。”

    于庭栋看来有点气急败坏的一把抢过闽大手中的杯子,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放:“我的闽组长,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喝茶。”

    闽大笑了笑:“万事都已具备,提督大人何必如此担忧。”

    于庭栋一屁股坐了下来:“独立军的部队真能按时打响?闽组长,你说咱们能成功吗?”

    闽大说道:“我独立军主力第四师十四旅的三十二、三十三两个团,炮二旅的一个团已于昨日抵达作战地点,完成集结;闽浙两地各级机构已被我基本控制;闽浙军中我中华进步党党员人数也为之不少,当能一呼百应。提督大人,此次不起事则已,否则必能成功。”

    抹去了头上的汗水,于庭栋喃喃地道:“但愿能如你所言。”

    闽大又捧起了茶杯,仔细地喝了口茶,不再理他。

    此时在江西和福建的交界处,由李国勇亲自点名,首次代表独立军单独指挥福建战役的吴佩孚,也是不慌不忙地在阵地上四处溜达。虽然手里只有两个团,但这已是四师最精锐的,满编的两个团。三十二,三十三团武器的精良,让见过大世面的吴佩孚也不得不赞叹不已。每团光各种不同类型的炮连就有三个,营属机枪连更是拥有100名士兵,12挺重机枪,其他补给、辎重、医疗一应俱全,各战斗非战斗人员全团人数达到4200人。

    如此的人员和火力培植,是他曾经蹲过的北洋军远远比不上的,这也让吴佩孚更加庆幸当初加入民族独立军决心的正确。

    虽然手中掌握参与此次战役的只有两个团,但吴佩孚有信心一举打垮闽浙军队,更何况他的身后还有炮弹充足,火力强大的炮二旅的一个团,正虎视眈眈地注视着福建。

    听大帅的意思,将来是要让他接管四师的,自己来到了民族独立军,可还寸功未立,他也知道背后有些非议的人。吴佩孚可不理这些人,只要能得到大帅的信任,那比什么都强,等打下了福建和浙江,自己肩膀上准将的将星,也该换换了吧。

    “师副,我军已完成攻击准备。”他的参谋过来汇报道。

    吴佩孚皱了皱眉,独立军什么都好,可就这“师副”的称呼让他听了别扭,这听着和“师傅”一个味,自己不是军人,成了工厂里的老师傅了:“不用急,现在离攻击时间还有两小时,让大家好好养养精神。对了,告诉兄弟们,尤其是各级军官,别听见枪声就不要命地冲锋,许应的军队不经打,咱就算只死了个营长那都不划算。”

    在担任四师副师长后,吴佩孚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来研究这支在江西战役中立下大功的主力部队。他了解到这支部队被称为“疯子部队”,军官伤亡比例极大,这让他觉得很不正常,也决心下大力气来扭转这种现象。

    这次由他指挥的“闽浙战役”,在战前他就已再三宣布了战场纪律,军官的主要职责是指挥,而不是端着刺刀冲锋。
11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