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海码头。

    今天这里的排场让各国领事馆的洋人们觉得很好奇,三省军政府的要员们几乎全都到。政务院总理,各部局的头头脑脑,肩上扛着闪闪金星的独立军高级军官。就连军政府最高首脑,大元帅李国勇今日也换上了白色的大元帅服,神情肃穆,却又显得有些紧张地往远处眺望着什么。

    是什么样即将到来的人物,能让军政府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日本商船“日生丸”上,唐才常带着归乡心切的蔡锷和张孝淮站在甲板上迎风而立。自日俄战争爆发后,大量日本商船被政府占用,由日本到中国的船只越来越少,这也让唐才常他们耽误了很多时间。最后还是靠着黄锦容,才搭乘到了由日本往中国启运战略物资的“日生丸”商船。

    归心似箭的蔡锷和张孝淮,不时地到甲板上看看,等临近上海的时候,干脆拖着唐才常在船外不进去了。

    上海码头的轮廓逐逐渐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蔡锷和张孝淮的神情,也由渴望变成肃穆,由肃穆变成欣喜,突然蔡锷拼尽全力地大叫一声:“祖国,我回来了!”

    “大帅,日生丸来了。”陈其美指着向港口驶近的轮船说道。

    “什么时候,我们的舰船能够自由航行在大海之上,那该有多好。”李国勇有些离神地说了,又看了一眼身边的海军司令赵灿薛,接着大声说道:“乐队,奏乐!”

    李国勇今天的心情是兴奋的,不光风liu儒将蔡锷来了,连和蔡锷,蒋百里一起并称为“中国三杰”,被黄兴赞誉为“唯有真才能血性,须从本色见英雄”的张孝淮也回来了。李国勇实在有些责备自己,怎么把张孝淮给忘了。

    日生丸缓慢地靠近了码头。

    李国勇也不管身边的人,大步迎了上去。推开熙攘的人群,他一把握住了从船上下来的唐才常的手:“先生,您辛苦了。”

    唐才常笑道:“怎敢劳动大帅亲自前来,唐某回来得晚了,不过幸不辱命,大帅指明要的人,除了方震去了德国,其他人我都顺利带回来了。”说着他拉过身后两个英武不凡的年青人:“大帅,他们就是蔡锷和张孝淮,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高才生。”

    李国勇看着俩人,一说也不知说什么才好,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嘴角带笑地看着他们。

    而蔡锷和张孝淮也在打量着面前这位穿着笔挺军服的年轻将军。这人估计也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眼睛里带着三分玩世不恭的嬉笑,三分欣喜,剩下的,全是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深沉。难道这人就是名动中国的大元帅李国勇?

    唐才常看着奇怪对视的三人,不由笑了:“你们两个啊,在船上念着想着大帅,怎么现在大帅就在你们眼前,反而不说话了。”

    果然是他!两人心里同时冒出来这么个念头。不过这样的见面也有点让他们手足无措,说穿了,蔡锷和张孝淮现在只不过是无名小卒,军政府竟然动用了这么大的排场来欢迎他们,就连大元帅也亲自来了,惊愕之余,更多的还是感动。忙乱中,蔡锷也不知道用什么手势说话好,敬礼吧,自己可还不是个军人;拱手吧,自己也不习惯。蔡锷干脆鞠了一躬:“大帅,蔡锷在海外久闻大帅英名,今日得见,足慰平生之志!”

    李国勇笑着一手抓住了蔡锷的手,一手抓住了张孝淮的手:“我前些日子听说,你们在日本士官学校成绩优异,大大挫折了日本人的自尊心,我听了,很高兴,非常高兴,你们给咱中国人长脸了!”

    短短的几句话,让两个人不安惶惑的心立刻平静了下来。

    李国勇牢牢抓着他们,生怕他们跑了似的,来到军政府的欢迎人群中,笑道:“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两位就是我朝思暮想的蔡锷和张孝淮,这两个人,加上远赴德国求学的蒋百里,那可是大大给咱中国争了光,你们知道外国人管他们叫什么吗?‘中国三杰‘!”

    蔡锷和蒋百里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可等他们听大帅一一介绍完前来欢迎的人时,真的是又吃惊又感激了。

    三省军政府政务院总理杨度,财务部长王清源,南京银行行长张宁杰,副总参谋长赵声。民族独立军各师师长,旅长。这样的阵容,让他们惶恐不已,李大帅闹出的动静也太大了吧。

    其实他们没有理解李国勇的苦心,李国勇之所以弄出这样的排场,为的就是准备为日后将委以重任的蔡锷和张孝淮,现在就树立起他们的威信。

    在上海的六国饭店,李国勇专门安排下了为他们接风的酒宴。敬了几杯酒后,李国勇对分坐左右的蔡锷和张孝淮说道:“两位远来,我看先休息一下,等段时候,我就会给你们安排工作的。”

    蔡锷说道:“大帅,我们不用休息,我们希望立刻就能够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没等李国勇发话,一桌上的柳波成大声道:“大帅,咱来之前可就说好的,两位先生可得优先给我们二师,不瞒两位先生,二师连住的地方都给你们安排好了,全师官兵都等着我带你们回去呢。”

    三师长谷学宾当时就不乐意了:“波成,大帅待你们二师可已经不错了,几个师的老兵都快抽光了,武器流水一样的到了你们那;还有这次无锡军校毕业的学员,好家伙,尽着你选,剩下的你不要的才轮到我们。我说大帅,您也不能太偏心是不,咱三师这次伤亡也大啊。两位先生说什么的也得给我们三师一个,不然我可拉着全师官兵到您家请愿去。”

    四师长吕远直着嗓门道:“什么和什么呀,老子的四师江西一仗的劲到现在可还缓过来,今天我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了,只要先生肯来四师,老子宁可降级去当旅长!大帅,我跟您的时间够长了吧,三师会请愿,咱四师难道不会?”

    蔡锷和张孝淮听得面面相窥,先是感动于大家对自己的尊重,接着想起了在船上唐才常就说大帅平时是最没架子的,现在亲眼看到,果然言下无虚。

    眼看着一师长孟凡贵也要来凑热闹,李国勇拍着桌子道:“瞎囔囔什么,也不怕大家笑话,我来安排。”他对蔡锷和张孝淮说道:“松坡,孝淮,你们看这么着行不,先委屈松坡担任二师四旅旅长,孝淮去三师八旅担任旅参谋长。这两个师在和北洋军的战斗里受了很大的损失。尤其是二师,几乎被打残了,所以松坡的责任要更大一些啊。”

    士为知己者死!蔡锷和张孝淮心中同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两个才从军校毕业回国,二十来岁的青年,竟然能够受到大元帅的如此器重,这在以前满清政府中是根本不可想象的。两人站了起来,一起说道:“誓为大帅竭尽所能,誓为独立军披肝沥胆,决不辜负大帅期望!”

    李国勇站了起来,端起酒杯,对他们,也是对所有人说:“这杯酒,让我们为了中国的强大,为了民族的强盛,干杯!”

    未来的“独立五英”,除了蒋百里尚在德国,柳波成、蔡锷、张孝淮、吴佩孚,已经为民族独立军的强盛,而走到了一起!
11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