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人吃了一惊,扭头看去,一个三十来岁,胖胖的中年人,身边还带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他笑眯眯地操着带有浓重上海口音的话说道:“三位既然对李大帅那么有兴趣,不如跟我来,我给你们个答案。”

    蔡锷沉下了脸:“你是谁?”

    胖中年人看看店里,客人因为刚才的警笛和枪声走得差不多了,这才说道:“回先生话,小的名叫黄锦容,因为长得胖,大家都叫我黄胖子,上海来的。”他指着身边的少年道:“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儿子,杜跃生。我们爷俩上月来到东京讨口饭吃,这不,知道三位好来这酒店,我就把这酒店盘了下来,专待三位大驾光临。”

    蔡锷的脸色更加阴沉:“原来早就冲着我们三个来的,说吧,有什么企图。”

    这个叫黄锦容的说起话来一嘴的市侩之气:“您是我大爷,我怎么敢对您老人家有什么企图。这次是真的有一个你们的老朋友想见你们,我只是帮着传个话。”

    黄锦容,代号“肥鼠”,浙江余姚人,1900年被情报局招募为特训人员,为人心狠手辣,胆大心细,黑手党组织东京组负责人。此次来东京,除了破坏日本经济,劫掠钱财外,肩负的另一项重要使命就是保护代号为“书生”的军政府特遣神秘人物寻找到蒋百里和蔡锷。陈其美在他临行前曾特别召见了他,再三嘱咐蒋百里和蔡锷是大帅点名要找的人,因此无论如何要把这个任务完成。经过一段时间查访的黄锦容,这才上演了刚才那么一出。

    蔡锷听他说完,面容稍稍缓和了些:“我们的老朋友?谁?”

    黄锦容一脸苦笑:“先生,不瞒您说,我就只是个传话的,那人叫什么,我是真不知道。三位先生放心,黄锦容若对先生有半分歹意,天打五雷轰!”

    三个人相互看了看,蒋百里说道:“反正没事,不如跟他去看看。”

    在黄锦容的带领下,三个人大概走了有半个多小时,来到了东京一间再普通不过的民房前,黄锦容轻轻叩了三下房门,里面传出个声音:“谁?”

    “一点三红朝南香,南面来的。”黄锦容操着切口回答。

    门被打开了,一个大汉迅速地把众人迎了进去。蒋百里三人也被这神秘的气氛勾出了好奇心,随着黄锦容来到了一个书房前,黄锦容恭恭敬敬地道:“三位先生,你们要见的人就在里面,黄某就不进去了,外面给你们放哨去。”

    蔡锷将房门推开,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踏踏米上的一个不到四十岁的中年人。蔡锷一见这人,惊喜的叫道:“老师!”

    原来这个人正是《江苏时事报》总编辑,湖南人唐才常。

    唐才常与蔡锷的师生情谊结于湖南时务学堂。当时年仅16岁,还叫蔡艮寅的蔡锷,就学与湖南时务学堂,唐才常就经常在此授课。因此,蔡锷对自己的这位老师还是相当尊重的。李国勇也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才给他取了个“书生”的代号,将其送往日本,以其说服蔡锷和蒋百里为军政府效力。

    惊喜不已的蔡锷急忙向蒋百里和张孝淮介绍了自己的老师,两人也久闻唐才常维新之名,都是尊重万分。

    等四下坐定,从惊喜中回复过来的蔡锷问道:“老师怎么来日本了,还弄了个什么‘书生’的代号?”

    唐才常笑了笑:“我这次来,是特意为三省军政府大元帅李国勇做说客来了。李大帅久闻各位大名,必要请到诸位而后心快。”

    蒋百里满腹狐疑:“李国勇知道我们这三个无名小卒?”

    唐才常又笑道:“我们的这位大帅那,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可每次开口,总有惊人之语,所相中的人才,也个个都堪大用。比如现今军政府总理杨度,航空处处长冯如,独立军总参谋长赵声,以前又有谁知道他们的名字?可咱大帅偏偏就敢用,一用还一个准,看中你们三位,也不足为奇。”

    话是这么说,可三个人心里还是惊讶不已。

    蔡锷试探着问道:“老师,依您之见,李国勇此人如何?”

    根本连考虑也没有考虑,唐才常斩钉截铁地道:“中国成大事者,非此人无疑!大帅看似散漫,放浪不羁,可每每所做之事,无不出人意外;每每所做之事,无不大快人心;每每做所之事,无不得到军民拥护。”

    老师这样的赞誉,是很让三个人吃惊的。他们素知唐才常此人傲骨铮铮,大有清名,能让他这么夸赞一个人,那当真是不容易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张孝淮问道:“可是我听说他曾抓捕过维新党人,致使六君子血染菜市口。康有为、梁启超两位老师至今对他愤恨不已,言称谁若能取李贼之首,甘愿散尽家财以谢之!”

    “糊涂!”唐才常有些生气:“广厦,卓如糊涂啊。要说恨,我也该恨大帅,我也是维新党人,可我不恨,为什么?在咱中国,做啥事都要讲究有没有实力,没有实力,什么都是空谈,就象光绪皇帝和维新人士。李大帅不同,他深知实力才是一切的道理,在北京,他忍辱负重,甘背骂名,可到了江苏后呢?相信我不说你们也看到了。”

    三人听了唐才常的话,都默默点了点头,其实不光是在中国,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没有强大武力做后盾的想法,都只能是梦想。

    蔡锷这时慨然道:“我相信老师的,既然老师如此推崇李大帅,蔡锷愿意把这身躯,献给国家,献给民族的进步!”

    说着他把眼光投向蒋百里和张孝淮:“你们呢?”

    张孝淮毫不犹豫地道:“我也愿意,我们来国外学习,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祖国的强盛,为了我们的国家再也不受欺凌?”

    只有蒋百里考虑了会,说道:“我也很想去,但不是现在。我想先去德国学习军事,将来才能更好地报效国家。”

    唐才常微微一笑:“大帅早就考虑好了,这是两万英镑的支票,大帅托我转交给你,并让我转个口信你,好好学,认真地学会强国的先进经验,别忘记,祖国在等着你回来。”

    瞬间,蒋百里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他们这些海外的游子,满清政府,有谁关心过他们?这位素未谋面的李大帅,竟如此地看重自己,怎能让他不心潮澎湃?

    蒋百里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对唐才常鞠了个躬:“老师,这躬不是给您鞠的,请您回去转告大帅,就说方震绝不敢忘了大帅的知遇之恩,他日必当回国为大帅效力!”

    蔡锷握住了他的手:“方震兄,蔡锷在祖国等着你的回来!”

    蔡锷,1882年生,时年23岁;蒋百里,1882年生,时年23岁;张孝淮,1883年生,时年22岁。这三个热血沸腾的年轻人,即将踏上风云变幻的中国舞台!
11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