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旅顺口,日俄战争已经打到了最惨烈的阶段。

    2月8日战争爆发后,为了封锁旅顺口,使俄国舰队不能进出,日本先后动用了三批共16艘商船组成的自沉舰队,企图自沉于港内的主航道,但在俄军岸炮部队及探照灯部队的紧密配合之下,日方死伤甚重,任务也宣告失败。

    俄国太平洋舰队在接替斯达尔克的名将马卡洛夫海军上将的指挥下,配合以水雷,先后击沉日本联合舰队“初濑”“八岛”两艘战列舰,而参加过甲午海战的“吉野”号巡洋舰亦被击沉。驱逐舰“晓”和“大岛号”炮舰等数艘舰船则触雷沉没,一时日本联合舰队伤亡惨重。可惜的是,4月13日,率舰队出击的马卡洛夫的座舰彼得巴洛夫斯克号触雷沉没,帝俄时代的海军宿将马卡洛夫亦随之葬身海底,由卫特捷夫特少将接任舰队司令。

    日本方面此时也调整了部署,改主动为被动,由海军以水雷及主力舰队封锁旅顺,另由陆军攻打旅顺。出人意料的是,卫特捷夫特少将竟然在太平洋舰队占据优势的情况下,退守旅顺待援,这让一切,又回到了历史真实的运行线上。而日本陆军则趁机加紧对旅顺的压力,其旺盛的斗志令俄军惊恐不已。

    战争胜利的天平,开始微妙地向日方倾斜。

    在日本向俄国宣战,并在国内不断宣扬所谓的“胜利”之后,日本国民开始疯狂地庆祝帝国军队取得的“辉煌胜利”。但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九期步兵科毕业典礼上,却发生了一件让日本人尴尬无比的事。

    当时九期步兵科毕业生有日本人三百余人,中国留学生四名。而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宣布毕业生的名次是从前向后的,毕业发布官伏见宫亲王念的第一个名字就是中国人蒋方震,蒋百里,步兵科毕业生中的第一名应该获得的天皇赐刀也被蒋百里拿走了。这让日本士官普遍感到面子上难以忍受,谁知接着宣布第二名,还是中国人,日后的风liu名将蔡锷!下面的日本士官一片哗然。

    尴尬不已的伏见宫亲王宣布第三名之前先检查一下,结果很不幸的,他看到的结果还是中国人!名叫张孝淮。郁闷不已的亲王觉得这样实在太伤大日本帝国的自尊,于是偷偷换了后面的两个日本人做第三、第四名,张孝淮得了个第五。

    作弊的两个日本人,一个名叫荒木贞夫,后来的日本陆军大将,陆相;一个名叫真崎甚三郎,后来的台湾总督,陆军大将。此外,这一期里面的日本毕业生还包括:小矶国昭,本庄繁,松井石根,阿部信行等人,都是日后日本陆军的一代精英,皆惨败于蒋百里蔡锷之手,从此以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规定中国留学生必须与日本学生分开授课,以免同样场面重演。

    日本东京的一个小酒馆里,三个年轻人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开怀大笑。这三人就是才从毕业典礼上载誉而回的蒋百里、蔡锷和张孝淮。

    三人中最风liu倜傥的蔡锷喝下杯酒笑道:“今天方震兄可给咱长脸了,你看把那些日本人给气得个个脸色铁青。”

    张孝淮笑着拍打着蒋百里的肩膀:“最让人可笑的是那个什么什么的亲王,念名字的时候,你们是没注意,话都哆嗦了。”

    蒋百里说道:“只是可惜了孝淮,按孝淮的水准,也是前三之例,可生生的被伏见宫亲王弄到了第五名,可叹可恨!”

    张孝淮自己倒不在意:“其实说穿了这些全是虚名,他日有机会战场交手,我定要和荒木贞夫,真崎甚三郎一较短长。”

    “其实我倒以为,日本有两样东西是最不可救药的。”蒋百里说道:“一个是教育,一个是陆军。教育方面咱们不说,陆军上,日本虽然有那么点长处,其实和真正的陆军强国相比还是相差甚远,比如德国。我一直认为只有去了德国,才能学习到最高超的军事技巧。”

    “方震总是如此推崇德国。”蔡锷笑道,正准备说下去,忽然酒店外面传来了阵阵刺耳的警笛声和不时发出的几声枪响,蔡锷皱眉说道:“怎么最近日本的治安如此之差,每天不是抢劫就是绑架。”

    张孝淮也深有同感:“可不是,也不知怎地,日本治安情况一向良好,偏偏近两个月就这么多事。可说也奇怪,前几天我有个朋友也被抢了,可他一开口说话,你们猜怎么着?人家一听他说的是中国话,不但没伤害他,还把原先抢他的东西分文不少的退还给了我那朋友,你们说邪门不邪门?”

    这让蔡锷和蒋百里来了兴趣了,蒋百里问道:“难道这些抢匪只抢日本人,不抢其他国家的外国人?”

    “哪啊。”张孝淮说道:“前些个时候听说英国领事夫人上街,光天化日之下就被抢了,弄得英国领事每天抗议不断。好容易日本警方抓住了劫匪,结果发现都是本国的游民,只说是被人收买了这么做的,其它的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蔡锷摸了摸下巴,压低了声音:“别是咱们国家派来的人这么做的吧?不然为什么单单不抢中国人?”

    “就咱政府?慈禧那老太太每天想着的就是怎么讨好外国人,她要真敢这么做,我就一头投进大海!”张孝淮不以为然。

    蔡锷说道:“我说的可不是满清,南方起事的事大家也都知道。听说那三省军政府的大元帅胆子大得出奇,可是个什么事都敢干的主,没准还就是这大元帅指使的呢。”

    蒋百里突然问道:“你们怎么看待三省军政府?”

    蔡锷和张孝淮对望了眼,蔡锷说道:“我看这军政府比满清朝廷强,听说他们那推行新政,锐意改革,训练新军,搞得有声有色。尤其是他们的‘民族独立军’,战斗力还是不错的,虽然最近吃了个大败仗,但很快就调整部署,扭转了局势,最让我感兴趣的,是独立军的口号,民族不独立,士兵毋宁死!他们要想的真是象他们喊的口号一样,我还真想加入民族独立军。”

    “恩,”张孝淮点了点头:“那个三省大元帅李国勇据说也是个怪人。在北京的时候,拥护慈禧政变,大肆抓捕维新志士,怎么看怎么都是慈禧的忠实爪牙。可一到了江苏,可怪了,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维新派当初想做却没有能力做到的,最后干脆反了一手提拔他的慈禧。”

    蒋百里却若有所思:“这个李国勇,要么是个善于隐藏自己,野心勃勃的一代枭雄;要么是个忍辱负重,胸怀大义的民族英雄。也只有这两种人,才能做到他所做的事。”

    “如果他是后者,那么中国的强大,也许就不再是个梦想。”蔡锷轻轻叹息了一声。

    这时,边上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三位既然想知道李大帅是什么样的人,何不跟我一起来呢?”
11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