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师的结局,很不幸的被赵声言中了。从独立军两个主力旅被调动开始,北洋军对二师的围攻全线展开。这场被独立军军史称之为独立军自成军以来最悲壮的的战斗,是每个知晓这场战争的官兵都不愿意回忆起的。

    而后世的军史专家们,只能够根据北洋老兵们叙述中的点点滴滴,大概描绘出了当时惨烈的情景:

    二师7000余被围官兵,当时已缺医少药,弹尽粮绝,在数倍于己的北洋军和清兵的联合进攻下,几天来靠着草根树皮果腹,体力消耗殆尽的士兵们,用令人难以置信的精神,钢铁一般的顽强意志,与敌人战斗至最后一滴鲜血也已流尽。最让幸存的北洋老兵无法忘记的是,许多身负重伤的独立军士兵,毅然拉响了腰间的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战斗结束后,二师阵亡官兵5917人,混乱中突出重围的558人,仅仅有500不到的伤兵当了俘虏,场面之悲惨壮烈,让北洋军终生难忘。

    成建制的部队被歼灭,在独立军的历史上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这是独立军的耻辱,也是二师永生不忘的耻辱。以后二师重建后,每次不管什么会议前,总会有最高级军官大声问:“你们忘记了山东的耻辱吗?”下面的官兵必定齐声大喊:“牢记山东耻辱,复我铁军雄风”!

    南京,甘泉,北洋第三镇十一标大营。

    一队穿着灰色北洋军军服,人数在一百人左右的北洋军,赶着骡马牵着的五门大炮走了过来。

    “站住!”大营门口的卫兵拦住了他们。

    为首的一个年青的带队军官一个标准的北洋的军礼:“兄弟是北洋第三镇,段统领麾下炮队第二十标,右翼快炮队副领官兼哨官柳柱子,奉统领命,押解火炮五门前来为吴标统助战!”

    卫兵的神色一下子缓和了下来:“老兄辛苦了,听说你们到扬州了,怎么样,打下扬州没有?”

    柳柱子摆了摆手:“别提了,那些新兵蛋子哪是咱北洋的对手,咱兄弟手还没热呢,一个个跑得人影都没了,这不段统领正在扬州修整,估计这两天就能到了。”

    卫兵露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我听说扬州的姑娘可美啊,官长给你们放假没有?”

    柳柱子唉声叹气:“怎么没有,放假三天,可他妈的就我们兄弟摊上了这么个苦差使,你说我们招谁惹谁了。”

    几个卫兵听了一齐哈哈大笑:“兄弟,别急,打下南京可不也一样。”

    柳柱子笑道:“也是,得了,我不和你们说了,我这就把炮送进去,让标统查收一下,耽误了事情兄弟可吃罪不起。”

    一个卫兵笑着把他们带进了大营,把大炮安放完毕,又把柳柱子和另两个当官的带到了吴佩孚的帐前。

    等他们一离开,剩下的人都使了个眼色,装成随意闲逛的样子,悄悄占据了有利的作战位置。

    他们当然不是什么北洋炮兵第二十标的,这些人就是柳波成亲自率领的执行“蒙面行动”的奇袭队。柳波成判断,吴佩孚的部队一定以为后面的大军进展顺利,对来的自己人肯定不会怀疑,更何况他们还带着货真价实的五门大炮。因此柳波成决定冒下险,活捉吴佩孚。他同时派人潜入南京,向大元帅通报了此事,请求在十一标大营内响起枪声后及时增援,里应外合,一举打败围困南京的北洋军。

    大帐内的吴佩孚这两天闷闷不乐,攻击甘泉的数次失利,让身为北洋第一悍将的他觉得大失脸面,当卫士进来汇报段祺瑞的大炮增援来后,他才稍稍宽了点心,既然大炮已经运来了,那想必段祺瑞带的大队人马不日也能赶到。

    当运送大炮的带队军官进来后,吴佩孚只觉得这人年青得出奇,可能二十岁还没有到吧?他没听说北洋军有哪个二十岁不到的副领官啊。这让他起了疑心,立刻联想到就算真的是新提拔的副领官,管辖的快炮也只有2尊,哪来5门之多?

    吴佩孚作战勇猛,人也精细,虽说起了疑心,但不敢肯定,若无其事地问了句:“你们周帮统还好吧?”

    柳波成回答道:“周帮统一切都好,来之前还拖卑职问候您。”

    这一下就露了馅了,右翼快炮队的帮统根本就不姓周。吴佩孚不动声色的笑了下,站起身向营门外走去:“好,好,有赏,我去拿银子给你们。”

    柳波成何等聪明,拿银子打赏哪用堂堂标统亲自前去,他知道自己一定是露出破绽了,向左右使了个眼色,大吼一声:“动手!”

    三个人拔出六把毛瑟手枪,小机枪一样地喷射出子弹,登时大帐里吴佩孚的亲兵全部了帐,柳波成喘了口气:“吴标统,你被我们俘虏了。”

    吴佩孚遭遇突变,反而坐了下来,镇定自若地说道:“你们是谁?”

    柳波成笑了下:“民族独立军,第二师代理营长柳波成!”

    大帐里传出的枪声让十一标的士兵不知所措,个个面面相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与此同时,听到大帐里的枪声,奇袭队的所有成员操起了手中的枪,一阵密集的弹雨,立刻打倒了一片的北洋军。

    这时在南京城外的甘泉阵地上,2000警卫团,2000预备役九师的官兵,正紧张地注视着对面的北洋军营。他们不知道他们的任务是什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处于防御位置的他们会忽然准备进攻,他们只知道他们所狂热追随崇拜的三省大元帅李国勇此刻也在阵地上亲自督战!

    面上看起来平静自若的李国勇,其实心里象烧开了的水一样沸腾不已。他曾经听过柳波成这个被无锡军校中德两个国教官同时赞誉为“军事天才”的柳波成,但具体怎么个天才法他可不知道。接到柳波成送进城里的密信后,他虽然不太相信这么小支部队能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但他却明白这是打败十一标的一次机会,所以他决定赌上赌。

    方慕良和季海有点等得不耐烦了,这么久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季海凑上前压低声音道:“大帅,我估计那柳什么的玄,北洋军防范那么严密,他们能混进去?就算混进去了就肯定能抓到吴佩孚?”

    李国勇心里也这么想,不过脸上可不能露出来,他瞪了季海一眼:“废什么话,守好你的岗位!”

    话音才落,北洋军十一标大营里忽然传来了震天的枪声。

    李国勇一下兴奋地站了起来,眺望着对过的军营,大声道:“他妈的,里面真打起来了,方慕良,季海,给老子上!”

    方慕良提醒大帅道:“大帅,打是打起来来了,可万一他们没抓到吴佩孚怎么办?”

    气得李国勇对着他的警卫团长屁股上就是一脚:“你他妈的的什么脑子,就算没抓到,也得上,里应外合,怎么着也得捞他一票!”

    “是!”方慕良大声应道,拔出毛瑟手枪,大叫道:“弟兄们,活捉吴佩孚,打败北洋军,跟我上!”

    一时间,在活捉吴佩孚,打败北洋军的口号声中,无数的士兵向北洋军十一标的大营冲去。
1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