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甘泉保卫战到了最危急的关头时,精锐的警卫团终于增援了上了,这支几次都没捞到仗打,养精蓄锐已久的部队,看到敌人,个个象闻到血腥味道的恶狼,咆哮着冲进北洋军中,看见穿灰色衣服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送上一梭子子弹再说。

    靠着警卫团地增援,五十一团再次打退了吴佩孚的进攻。见甘泉是战况最激烈的地方,打上了瘾头的方慕良干脆一屁股赖在这不走了。

    再次攻击失利的吴佩孚是勇将,但并不鲁莽,见两次进攻失败,敌人又来了援兵,再强攻只能徒加伤亡,索性坐等第三镇主力的到来。

    但第三镇本来一路顺利地推进却在扬州外围遇到了阻力。扬州城竟然莫名其妙多了数千人的守军。

    这些守军就是柳波成的部队。

    柳波成之所以比第三镇晚走早到,还是得拜托了江苏先进的工业系统。他或借或抢的征调了一批汽车,亲率先头部队五百余人抢先赶到了扬州。这五百人的抢占扬州对于后来的战斗意义重大,因为扬州城里有个大型军火库,并有独立军守军一个预备役营。柳波成到后也没有客气,立刻接管了扬州的城防,将扬州城内的预备役营,警察编成了2500人的部队守卫扬州。

    而柳波成手下剩余的1800余人,除了急行军中掉队的100来人,也在随后陆续赶到,大大增强了扬州的力量。这样,一个相对完善的防御体系,在北洋军到来之前已经形成。

    一路顺风顺水的段祺瑞,计划用半天时间拿下扬州,然后直接进军南京。不曾想,才看到扬州的城墙,他的部队就遭到了77野炮,75步兵炮,马克沁重机枪地欢迎。遭到突然打击的段祺瑞,立刻命令第三镇反击。

    柳波成设置的扬州城外线防御阵地,并不象独立军过去的阵地一样,他将阵地沿着由远到近分成了几段,每段之间都留有上百米的距离。一旦北洋军攻势凶猛,前面防线的守军立刻撤退到二线阵地,接着扬州城楼上的炮兵就对着这上百米的缓冲地带猛轰。虽说这些炮兵都是临时由步兵充当,颇有些赶鸭子上架的味道,有时也难免误伤到自己人,但仗着身后大型军火库的撑腰,无数的炮弹轰出去之后,也让他们很是掌握了一些打炮的要诀。

    北洋军在这百来米的阵地上伤亡惨重,而且更让他们沮丧的是,每每炮轰一结束,就看到大量的叛军用凶猛的反冲锋,趁着他们还没回过劲来的时候,就又夺回了阵地。整整四天时间,让第三镇寸步未进,反而在扬州城下损兵折将。

    也正是这宝贵的四天,给了总参谋部重新调整部署的时间。而柳波成也并没有闲着,他策划了一个代号为“蒙面行动”的大胆计划。

    蒙面行动的影响是巨大的,它非但一举扭转了江苏的被动局势,而且也为民族独立军未来特种部队的诞生奠定了基础。以至于后来的人除了称呼柳波成为“军神外”,还将他与中国“飞行之父”冯如,“海军之父”赵灿薛一样,称他为“中国特种兵之父”。这却是当时的柳波成没有想到的了。

    在独立军总参谋部,被北洋军来回调动,筋疲力尽的赵声,终于放下了独立军天下无敌的思想,开始认真地思索起这一阶段战役失败的原因。他把自己关在了小房间里足足一晚上,也不许任何人去打扰他,这一晚上的思索和反省,终于让赵声逐渐走向了成熟的道路;而这一晚上,也让赵声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重大行动前,他都会把自己关起来不吃不喝。

    独立军副总司令,陆军总司令刘汉英就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了,在度过了一个失眠的夜晚后,天才蒙蒙亮,他就冲进了总参谋部大囔:“伯先呢,伯先出来了没有,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玩捉迷藏!”

    关赵声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赵声从里面慢慢地走了出来,刘汉英和其他参谋人员惊讶地发现,一晚上的时间,让总参谋长看起来起码苍老的十岁。

    刘汉英囔叫着:“伯先,立刻把司令部,参谋部所有能扛枪的都组织起来,我这就亲自带队去南京,保卫大帅,保卫军政府!”

    谁想到赵声微微摇了摇头:“南京有近万守军,能守住就一定能守住,不能守住,这点人去了只有白白送死!”

    刘汉英大吼道:“你他妈的当的什么参谋长,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大帅总理他们送死!”

    赵声并没有动气:“司令,先别急,我相信对于大帅的感情,我并不比您少,但我们当前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扭转战场局势。只有彻底打败北洋军,才是营救大帅的最好办法!”

    几句话将刘汉英的怒气平息了不少,但还有些不甘心地说:“你说这仗下一步该怎么打。”

    赵声说出了考虑一晚上的想法:“北洋军既然敢孤军深入,那么粮草辎重一定不足,不能久战,只能就地筹粮,我决定调独立骑兵旅一个团重点骚扰。一师的两个旅立即停止当前行动,在徐州一线构筑阵地,前阻北洋援兵再入江苏,后切断北洋军第三镇的退路;同时令三师不管付出多大伤亡,立即退出山东战场,在新圻一线,利用原有工事于北洋军以重大杀伤。江西安徽方面交由预备役7、8、10师,炮兵二旅及当地警察,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从二省抽调一师、四师全部主力,星夜赶赴江苏,务求全歼北洋第三镇,我要让段祺瑞来得去不得!”

    刘汉英听完他的部署,吃惊地道:“难道你就不管二师了?”

    叹了口气,赵声说道:“为了成功总得牺牲点什么,我们想救二师,很可能非但救不了,还让丢了整个江苏,江苏可是我们的根本,江苏有失,则江西安徽也不能保全,中华的进步,民族的独立又从何谈起。何况,如果我估计得不错,在第三镇对江苏动手的同时,北洋军应该开始全面歼灭二师了。这仇,我们一定要报,但不是现在!”

    刘汉英颓丧地坐了下来,喃喃说道:“二师就这么完了吗?那可是咱们的老部队啊!郑彪那小子当年和我在天津相识,多少年了,有五六个年头了吧?苏州兵变,他豁出命了保卫大帅;邓秃子匪乱,又是他派出的一个连保护了大帅,他可是为军政府,为大帅立下大功的啊。这是我的兄弟,大帅知道了又会怎么想啊!”

    赵声推开参谋部的房门,清晨的一缕阳光射进了屋内。

    “在追求民族独立的道理上,我们会死很多人,也许就包括我和你,没有什么人是不能牺牲的。我们在进步,我们每天都在进步,虽然这进步是用失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换来的,但我们毕竟还是在进步,终有一天,我们会以我们的进来来推翻满清,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等将来胜利了,我相信我们的人民是不会忘记我们的!”
11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