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后世的军史,乃至于各个国家的军事研究家们,统一的将柳波成称之为“军神”。他一生无数大大小小无论是大型的战役,还是小型的战斗,攻必胜,战必克。从最早的指挥一个连,到后来指挥上百万的中国远征军,所到之处,无不留下了赫赫威名。

    但在1904年1月的柳波成,还只是一个小小的代理营长,不过他这临时拼凑出来的营,兵力达到了2300多人。

    这时的北洋军,对包围圈外线的防御明显大大加强,想要再进去救人,是不太可能的了。而柳波成此时的心思也不放在了如何援助上,他很清晰地看到,再轻易行动,无异于飞蛾扑火,现在的柳波成想的是,北洋军为何会对明明就能一口吃掉的二师迟迟不动手。

    “对了!”本来靠着颗树休息的柳波成忽然站了起来,本来一直都很平静的脸上也忽然出现了一丝惊慌。

    “怎么了,营长?”

    柳波成看起来有些焦急:“北洋第三镇这几日莫名其妙退出了战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一定是去了南京!”

    柳波成终于理顺了一切,北洋军对二师围而不打,就是为了调动独立军,第三镇的突然退出,也一定奇袭南京去了。如果不是自己的意料,南京已成空城,如此大帅危矣,军政府危矣。

    当他把自己的判断说出来后,整个士兵群象炸开了锅,都在大囔大叫着要杀向南京,保卫大帅。柳波成制止了他们激动的情绪:“兄弟们,不要冲动,我们人少,敌人势大,莽撞只会坏了大事,现在全军听我命令,扔掉一切不必要的东西,轻装赶往南京,侍机而战。”

    在军政府的李国勇并没感到危险的临近,他将杨度邀到了自己的住处。

    “皙子,独立军需要动次大的整改啊。”李国勇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杨度对军事是外行:“整改?虽说前方战事失利,但将士们还是很英勇的,贸然整改,只怕会造成军心波动啊。”

    李国勇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你看下咱们独立军的高级军官配置,四个主力师的师长,除了三师的谷学宾,有两个出身土匪,虽然也在军校培训过,但毕竟时间太短;打起仗来的勇敢,对军政府的忠诚那都是没话说的,但身上鲁莽、冲动的脾气只怕是改不好了。二师郑彪,我的警卫出身,当指挥官实在为难他了,现在看来我把他提拔到师长是很不妥的。墨涵为人实在,也有一定的军事才能,但他更适合指挥一支部队,统御整个独立军,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了;至于伯先,这个人才华肯定有的,可毕竟太年轻了,虽说制定过三省独立战役的部署,等遇到北洋军这些老兵油子,经验不足的弱点显露无疑啊,还需要锻炼,才堪委以重任。”

    喘了口气,李国勇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北洋军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打败,满清我们也一定能推翻,但独立军不是打下了整个中国就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将来要面临的大仗、恶仗很多啊,所以必须来次大的震动,把不称职的,没有能力的军官全部调离军队,让有能力的上;皙子,咱们的眼光不能只放在国内,要放得更长远一些,要为十年,二十年以后做准备,现在国际局势还算平稳,但你相信我,十年后,天下必有大乱,咱中国要想强大,要想获得别人的尊敬,就决不能当看客!”

    听着李国勇一口气说完了这么多话,杨度象第一次认识他的大帅一样怔怔地看着他,这么多年了,两人相识这么多年了,面前的这个人,是原来的那个游手好闲,嬉皮笑脸的李大帅吗?

    忽然,南京城外隐隐地传来了枪炮声。

    李国勇杨度两人对望了一眼,心里同时升起一个想法,难道最担心的事终于来了?不一会,警卫团长方慕良匆匆进来报告:“大帅,总理,该死的北洋军来了,现正在猛攻浦口!”

    陆一师的两个旅调走后,接替他们防御的是预备役九师。九师原本一万两千人编制,但其中的大部分训练有素的士兵补充到了各主力师,尤其是大量补充了江西被打残的陆四师,现全师加上新近招募的,不过四千五百多人,师长为在当年参与攻占总督府战斗的,预备役8师团长季海。

    要说季海这些年过得实在窝囊,先是因为作风问题从主力师发配到了预备役部队,攻占总督府自己本来是主力,可到后来功劳全被顾大山一个人捞了,好容易熬到了师长,居然给了自己这么一个被拆的七零八落的九师。这次战斗,别的预备役师全到了前线,就九师被安排在了最安全的南京。

    怨声载道的季海对接管南京防务还是不敢大意的,毕竟整个三省的军政中心都在此处,而他在进攻南京的咽喉甘泉,安排的是九师相对来说人员最齐整,战斗力最强的五十一团,战斗成员八百人,配有六挺重机枪,三门75步兵炮。

    北洋第三镇十一标标统吴佩孚对浦口发动偷袭的晚上,季海恰巧来到五十一团巡视防卫,枪声一响,季海干脆就在五十一团不走了,直接指挥甘泉保卫战。

    也是吴佩孚运气不好,本来他们成功绕过了徐州,悄悄抵达南京城外,正想发动突击,偏偏一个士兵的枪走了火,立刻惊动了甘泉守军。

    气急败坏的吴佩孚,干脆放弃了偷袭的打算,指挥麾下十一标6000人展开强攻,在他的设想中,甘泉的守军不多,一鼓作气突破后,南京将无险可守。

    不曾想,甘泉守军虽然不多,士兵也几乎都是新兵,可金陵制造局就在南京,武器弹药充足,随要随到,因此六挺重机枪发了疯似地吐着火舌,机枪手一个个象在比赛谁打出去的子弹多谁就是英雄,虽然打得毫无准头可言,但集中了六挺重机枪的火力,却当真凶猛得可以。这让一旁督战的季海又气又乐,敢情这子弹不是用钱造成的,地上随便捡捡就有,不过只要能够守住破口,保卫住南京,爱怎么打就怎么打吧。

    吴佩孚可是真气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小小一个甘泉,竟然集中了这么多重机枪,按照情报,守卫南京的只是叛匪所谓的预备役,说白了就是杂牌军,怎么一支杂牌军的小部队也有如此凶狠的火力?叛匪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一通乱战打了整整一夜,五十一团居然让精锐彪悍的十一标扔下了两百多具尸体败退下去,无功而返,开心得这些才入伍的新兵从阵地上直立起来,抱着枪又叫又跳,这把季海气个不行,连连叫着“注意隐蔽,注意隐蔽!”

    可正在兴头上的士兵仿佛忘记了他这个师长的存在。

    无可奈何的季海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的想法,新兵就是新兵,打了个小胜仗,连自己的命也不要了。

    这一夜,就莫名其妙的过去了,吴佩孚吃了个莫名其妙的败仗,五十一团打了个莫名其妙的胜仗。
11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