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师的军官编制是四个主力师中最复杂的。师长郑彪出身于三省大元帅李国勇警卫队长,算得上李国勇身边资历老,关系近的老人了;而二师团以上官职,清一色由郑彪的故交好友担任,这些人向心力强,打仗勇敢,服从命令,但几乎都不懂得现代战略战术,打仗全凭蛮劲。无锡马山军校毕业的,受到过正规培训的,在二师最多只能担当到营一级干部就很难出头了。

    其实不光是二师,在独立军各师中也都普遍的,或多或少存在这方面的问题,这也是战后李国勇下定决心彻底整改军队的原因之一。

    台儿庄、薛城战斗进行到第2天,二师团以上军官在郑彪临终前“固守待援”的命令下,红着眼睛地和冲到阵地前的敌人拼刺刀,不顾性命地肉搏,让这些军官几乎伤亡殆尽。而这却给了那些中下级军官出头的机会,大批军校毕业生开始接替部队指挥,在短时间内组成了较为严密的防御阵线,使得原本岌岌可危的形势竟然慢慢稳定了下来。

    期间,部分部队在夜间组织了几次突围,虽然每次在北洋军的严密防守下不得不退了回去,但依然有数百人趁着夜色突出了重围,被一直在战场外圈寻找战机的柳波成成功接应,这也使得柳波成拥有了一支近1500余人的部队。

    而北洋军似乎也把攻势减慢了下来,并不急于一口吃掉二师,只是以王英楷统治的北洋第一镇,吴长纯统治的北洋第二镇包围住二师,每天象是例行公事一样的放上一轮炮,组织一、两次小规模地进攻。北洋主力,段祺瑞统治的第三镇,甚至还悄悄退出了战场。

    二十九日夜间,柳波成施行了一个大胆的计划,胆大包天的他,将部队分成了两股,一股600余人对位于枣庄的北洋第二镇吴长纯大营进行了突袭,并将剩余的手榴弹全部交给他们,在手榴弹四处爆炸声中,让吴长纯造成了大股敌军偷袭的错误判断,匆匆忙忙地调兵遣将;而柳波成则带着800余人,趁着敌人四处调防的混乱,分四队展开了凶猛地突击。北洋军在夜间不知道敌人究竟来了多少援兵,只听到到处都是枪声,不敢贸然出击,只能依据工事防御等待天亮。包围圈中的二师官兵,也趁势突围,在得到外线柳波成部的协助下,虽然伤亡惨重,但至天明,居然冲出了800余人。

    天亮后,暴跳如雷的吴长纯面对一片狼籍的大营,也只能徒呼奈何,除了命令加强夜间守卫外,对跳出包围圈的叛军,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了。但这么一来,也使得包围圈内的二师地突围更加困难了。

    民族独立军总参谋部。

    得到二师全师被围,师长郑彪生死未卜消息的总参谋部,乱成了一锅粥。刘汉英几乎就吃住在了总参谋部,每分每秒都在逼着参谋们拿出个救援意见,而总参谋长赵声,短短几天,年青的他甚至愁得生出了许多的白发。

    现在的情况是,独立军战斗力最强的一师之一旅、二旅保卫南京,三旅协助四师,独立骑兵旅,以及几个都不满编的预备役师在江西、安徽两省与进犯的清军激战,还要抽调兵力防范福建、浙江、广东的敌人,兵力本已捉襟见肘。而离二师最近的三师,日前已与北洋王士珍镇,张怀芝镇交上了火,虽然三师准备充分,但面对兵力占优的北洋军,战况也不容乐观。

    从哪调援兵?现在可以调动的,只有南京方面的一旅、二旅了。

    现在的刘汉英和赵声,终于知道大帅为什么在战前那么担心北洋军了,但为时已晚,目前需要考虑的是怎么尽快地援救出二师,稳定住战局。

    “三省军政府大元帅到!”随着卫兵的声音,李国勇和杨度走了进来。

    “大帅!”在场的人齐刷刷地敬了个军礼。

    李国勇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放下:“战局如何?”

    刘汉英指着地图道:“情况不容乐观,江西、安徽方面,满清调集了全国各地甘军、毅军、武毅军等共三十七个营近二十万人进剿;两广、闽浙方面也蠢蠢欲动。我军虽在两省战局稳定,但要想彻底解决问题,却需要时日;郯城、苍山一线,谷学宾的三师被北洋两镇牢牢牵制,动弹不得;而现在最危急的是台儿庄、薛城的二师,被数倍于己的敌人围困,形式岌岌可危。”

    李国勇皱起了眉头:“怎么打成这样。”

    赵声涨红了脸,上来道:“禀大帅,属下无能,请大帅处罚。”

    看看自己的爱将,李国勇叹气道:“这世上可没人不打败仗,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要想法子把二师救出来。”

    稍稍恢复些平静,赵声说道:“目前我们手上,能够动用的兵力,只有一师的两个旅。”

    “那就用啊,还在犹豫什么,救兵如救火的道理难道要我教你们?”李国勇奇怪地问道。

    赵声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可是,一旦动用了这两个旅,南京将再无主力部队。徐州目前兵力空虚,万一北洋军分兵突破徐州,就可直接威胁南京,事业我们一直在犹豫不决。”

    “嗨,我当什么大事。”李国勇不以为然:“把两个旅调出去,救人第一,南京不是还是预备役九师嘛,再加上警察,兵力还是很可观的,我就不信袁世凯能有多少部队,又想吃掉我的两个师,又想拿我的人头。”

    杨度说道:“就按大帅说的办吧,南京方面的安全,我们会想办法的,毕竟民心在我们这方,要是南京有变,政务院还可以动员群众一起帮助防守南京。”

    得到了大帅和总理的应允,赵声有了底,立刻通知南京的陆一师精锐的二旅、三旅即日赶赴山东。

    北洋第三镇,段祺瑞大帐。

    “那些毛头小子动了?”段祺瑞闭着眼睛躺在椅子上问道

    旁边的吴佩孚说道:“是的,据探子回报,叛军主力第一师两个旅已从南京起程,援救乱匪二师,现在南京城里只剩下了匪预备役九师,那些都是杂牌部队,不堪一击!”

    段祺瑞睁开了眼睛,得意地说道:“好,袁大帅英明,叛军又怎是我北洋铁军的对手。吴佩孚!”

    “卑职在。”

    段祺瑞站起身来:“命你十一标克日起程,避开敌人,偷袭南京,我亲带大军,收复徐州。而后与你会合,一举拿下李国勇人头!”

    吴佩孚敬了个标准的军礼:“不等大军到来,佩孚必献上李贼国勇之人头!”
11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