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谷学宾的准确判断使三师避免了一场灭顶之灾。诚如他清晰地判断,北洋的两个镇,加上数万的清兵,已在罗庄张开了口袋,只等着三师的到来。

    但二师却没有他们那么幸运了。就在二师开拔进台儿庄,薛城两处的当天夜里,大量的清兵配合着三个阵,四万多的北洋军,将二师分割包围在了台儿庄至薛城数处。

    整整的一晚,数天来不闻声响的北洋大炮,终于发出了震耳欲笼的声音,二师各处营地都同时遭到了北洋炮兵灾难性地打击。

    从夜晚到天明,准备充分,炮弹充足的北洋军整整炮轰了一夜,所幸的是二师士兵训练有素,在遭到突袭的同时,不忘了按照步兵条例,顶着敌人猛烈的炮火,在各处要隘增强了防御,防止敌人乘着夜色和炮火掩护袭击营地。但突如其来的炮袭,还是给二师带来了不忍目睹的伤亡。

    天亮后,密密麻麻的北洋军从四面八方涌了上来。

    在炮袭中身受重伤的郑彪,躺在担架上,嘴里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却依然在指挥着各处的防御。

    靠着官兵的英勇奋战,二师勉强打退了敌人潮水般地进攻。

    而此时的郑彪,却明显地支撑不住了,他看着周围趁着战斗空隙赶来的,残余的军官,吃力地张开抖动着嘴唇,第一句就问:“孙尚夕,柳波成来了吗?”

    一个团长上前忍着眼泪道:“师座,炮袭中,孙旅长不幸捐躯,柳波成的部队,自进军以来,一直落在大部队后面,昨晚未见踪影。”

    “好啊,给咱二师留下点火种也好啊。”郑彪又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艰辛地说道:“悔不该当初不听尚夕、波成之言,乃至今日全师被困。我不行了,你们回去后,指挥各自部队就地设防抵抗,等待援兵,大帅不会扔下我们不管的。”

    周围的军官久随郑彪,感情深厚,这时忍不住哭泣出来。

    郑彪失神的眼睛望着远方,喃喃地道:“大帅,大帅,郑彪对不起你啊,郑彪辜负了您的厚望;大帅,郑彪下辈子还跟着您造反啊!”

    缓缓地说完了这句话,郑彪闭上了他的眼睛。

    郑彪,民族独立军整编陆军第二师师长,少将,中华进步党党员,铁血军官团创始人之一。1898年跟随李国勇至江苏,出任李国勇警卫队队长,苏州兵变中,率警卫队浴血奋战,守卫巡抚衙门,挫败兵变士兵,后出任陆二师师长,在三省独立战役里数次立下战功。

    1904年1月27日,不幸阵亡于台儿庄前线,年仅二十九岁。

    ————《开国名将录-郑彪》

    郑彪对于李国勇,对于独立军,对于军政府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但他永远都只是一员猛将,而成不了一员战将。攻坚守御是他的强项,但单独指挥作战却立刻暴露出了他巨大的弱点。尤其是他临死前的那句“固守待援”,更是把二师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当时他若能下令全师集中力量,趁着北洋军包围圈尚未完全形成的时候,杀出一条血路,二师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只可惜只已经超出了郑彪的能力范围。

    偏偏郑彪的老部下们,也素来只知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也不管师长的话是对是错,总之照着执行就行。

    而此时的一营,在代理营长柳波成的带领下,静静地隐蔽在里离台儿庄三十里远的树林里。

    夜间连天震响的炮火,让柳波成心里一阵阵发紧,完了,二师完了,上万的兄弟啊!现在自己该怎么办?自己手头虽说有一个营,其实只有半个营的人枪,盲目救援,等于送死。

    “营长,怎么办,快拿个主意啊,咱们的弟兄们可都在里面呢!”边上的士兵带着哭腔在那问道。

    柳波成望着不断冒出火光的前方,双手握紧了拳头,几乎拼尽了全力,说道:“那都是我们自己的兄弟,我们不能扔下他们不管,能救多少就救多少,但我们兵力严重不足,不能硬拼,要想个妥善的办法。”

    柳波成从一营里挑选出了五十个臂力出众的士兵,又吩咐将所有人的手榴弹统一交给他们使用,再交代了每个小队要做的任务后,一营消失在了夜色里。

    二师五旅十四团三营阵地,全营在北洋军地进攻下,缺少重武器的他们伤亡累累,阵地岌岌可危。

    突然,敌军阵地里响起了阵阵爆炸,登时北洋军倒下了一大片。

    场中交战双方忽然看到了一个奇怪的景象,在北洋军的外围,四、五十个穿着藏青色独立军军服的士兵,从手里扔出一个又一个的铁疙瘩,这铁疙瘩一落到地上,立刻就会炸开,每次都能炸倒一堆。

    遭到奇怪武器袭击,伤亡突然急剧增加的北洋军,一下子乱了阵脚,这时,数百个独立军士兵,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呐喊着冲了上来,很快,包围圈就让他们撕开了一个口子。

    来的就是柳波成的一营。

    十四团三营营长也不是傻子,见此良机大吼一声:“兄弟们,我们的援兵到了,全体,上刺刀,跟我杀出去!”

    内外夹攻,两方很快汇合到了一处。柳波成以手榴弹这种不被人重视的武器,居然奇迹般的,凭着半个营的薄弱兵力,硬生生从3000敌人的包围中救出了三营的二百八十多名士兵。

    接下来,柳波成也不客气,将三营残余士兵编入到了自己的行列,指挥着士兵们迅速撤离了战圈,决不和北洋军纠缠,撤退的时候依然已手榴弹做为主力阻挡追兵。北洋军在这怪模怪样,偏偏杀伤力惊人的武器面前,不敢过分靠近,渐渐到就失去了敌人的影子。

    脱离北洋军追击的柳波成,如法炮制,专门找北洋军兵力薄弱的环节下手,用老战术,救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小股部队,慢慢的,他手下已经掌握了1100多人。

    而这时北洋军也注意到了这支奇特的部队,慢慢调集兵力向他们压缩过来,此时柳波成手上的手榴弹也基本用尽,于是他带着队伍暂时脱离了战场。
10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