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904年1月21日,兔子屯前线。

    民族独立军整编陆军第二师一旅十一团突击队完成了战前准备。这支团长亲自带队,由各营、连、排长,中华进步党党员,铁血军官团团员组成的三百多人的部队,抱着“03”式半自动步枪,怀着必死的决心,默默地等待着那一声出击的口令。

    七时整,二师大炮发言了,接到师长死命令的炮团团长,把二师师属炮兵团所有的家底全部打了出去,兔子屯整个表面阵地全部被炮弹摧毁,这次炮轰的强度之大,火力之密集,还是显示出了极大的威力,北洋第三镇十一标,在此次炮击中死伤达到两百余人。这也让吴佩孚不得不感叹敌人火力的强大,北洋炮兵与之相比可就大大落后了,但周围的死尸和浓郁的血腥味,也激起了他军人好战的彪悍心。

    炮声一停,十一团团长回头铁青着脸说道:“兄弟们,牢记着咱们独立军的口号,民族不独立,士兵毋宁死!冲啊!”

    三百名突击队员狂呼着口号,一齐跳出了掩体,训练有素的他们以矫健的身手躲避着呼啸而来的子弹,一步步逼近敌人的阵地。

    北洋守军向这群疯子一样的敌人尽情地宣泄着枪中的子弹,吴佩孚在望远镜中看去,这次冲锋的独立军,竟然绝大部分都是军官,而且有的还官级不低,这让他吃惊不已,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叛军有这样的精神?

    “扔手榴弹啊,扔手榴弹啊!”本已报名参加突击队,但被毫不犹豫拒绝的柳波成,心里焦急地喊道。

    这次军政府给前线调来了大量金陵制造局生产的“金陵式”手榴弹,但二师的官兵似乎习惯了使用步枪,重机枪,对手榴弹并没有多大的热情,在战斗中也基本没有使用过。

    突击队队员果敢英勇地突击,让北洋军一个个倒下的同时,也让他们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在付出了近半伤亡后,突击队终突破了一线阵地。

    后面观战的郑彪见突击队顺利突破北洋阵地,大喜过望地急忙命令后续部队增援上去,在两面配合下,不到规定时间的中午11点,英勇的二师一团,以惨重的代价,终于占领了兔子屯外围阵地。

    吴佩孚见独立军攻势凶猛,士气旺盛,当机立断,决定避敌锋芒,下令全军收缩兵力至以兔子屯为中心的十余公里狭小战线,集中了全标所有的加特林机枪,继续顽强抵抗到底。

    身为北洋第一悍将的吴佩孚,带着自己的亲卫队数百人,奔波于兔子屯各处,只要哪个防御点出现危急情况,他就亲自前往救援督战,在标统的激励下,北洋军第三镇十一标的士兵也打出了血性,每一寸阵地,每一块土地,都咬着牙地死顶,决不放弃,这也让一团的伤亡每分每秒都在增加。

    下午时分,一旅二团的援兵终于赶到,但两个团整整攻击了一天,收效依旧不大。

    胶着战一直持续到了第三天,两军都已打额精疲力竭,全都靠着一股精神在战斗,而随着二师其余各路人马的陆续赶到,战场的天平开始逐渐向独立军倾斜了。

    二十四日,吴佩孚接到了撤退的命令,本已感受到巨大压力,就快要支撑不住的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于夜间有条不紊地组织部队撤离了坚守数日的兔子屯阵地。

    当第二天黎明到来的时候,正准备发起新一轮攻击的二师,却突然发现让自己付出了无数条生命的兔子屯静悄悄的。试探着放了一阵枪,对面的阵地毫无动静,当先头连踏上兔子屯时,却惊奇地发现,这里除了尸体,已再见不到一个敌人。

    站在让二师流下无数鲜血的兔子屯阵地,郑彪意气风发,主力师就是主力师,敌人再顽强,始终也经不住二师铁拳地打击,他志得意满地对站在身边的孙尚夕笑道:“我突然想了了那个叫柳波成的狂妄小子,当真是畏敌如虎啊。什么北洋军,现在整个兔子屯已经被我踩在了脚下!”

    孙尚夕心里想的却是柳波成的话,不无担忧地道:“师座,部队攻占兔子屯,伤亡太大,是不是原地休整一下?”

    郑彪横了他一眼:“尚夕,你是不是也被柳波成那小子感染了,怎么变得如此胆小?休息一晚,明日按计划准时攻取台儿庄、薛城,不要怕伤亡,任何阻拦,都给我毫不犹豫地粉碎!”

    接下来的战斗,出乎意料地顺利,北洋军好像完全放弃了抵抗,二师地进展居然没有遇到任何地阻碍,不过两天的功夫,台儿庄和薛城已被二师全线占领。

    捷报雪花似的从二师师部一封封送到了总参谋部,兔子屯大捷,台儿庄大捷,薛城大捷。在最后一封给李国勇的亲笔信中郑彪这么写道:

    “我英勇的民族独立军陆二师,在山东战场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兔子屯一战,敌主力第三镇第十一标被我彻底击溃。现北洋军士无斗志,我军所到之处如秋风扫落叶之势。职二师师长郑彪,决意与三师共同配合,誓于二月初光复山东全境!民族独立军万岁!军政府万岁!大帅万岁!”

    参谋部,军政府接到了郑彪的捷报,欣喜至极,热情洋溢的贺信发向了二师和独立军全军。

    在二师进展迅猛的同时,三师却放慢了脚步。

    三师师长谷学宾,无锡马山军校一期毕业的优等生,不象郑彪一般半路出家,很大程度上是凭着李国勇的关系才当上了师长。谷学宾一早就觉得自己的部队打得太顺手了,几乎没有遇到北洋军什么像样地抵抗。

    当三师在谷学宾的授意下,刻意放慢了脚步,缓慢地开进到郯城外围后,谷学宾终于决定不再执行总参谋部的命令,下令全手就地驻扎,全力警戒苍山、临沭一线的动静。

    师参谋长朱南武见部队停止前进,奇怪地找到了师长谷学宾。

    “师座,部队进展顺利,怎么突然不走了?”

    谷学宾眉头皱了成一个“川”字:“南武,你不觉得三师进展得太顺利了吗?”

    “太顺?”朱南武更加奇怪了:“进展顺利有什么不好呢?”

    谷学宾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地图:“这一路上,我们根本没有遇到什么敌人,北洋军呢,北洋军在哪里?”

    听到师座的担忧,朱南武笑了:“师座,你多虑了,现北洋主力正在和二师激战,因此我们这顺利也不足为怪。所以,三师更加应该加快步伐,缓解二师的压力,尽早光复山东全境!”

    “不对!”谷学宾摇着头:“北洋军会拿出全部家当对付一个师吗?我觉得不太可能,除非他们真的不想要山东了。”

    突然,谷学宾指着地图说道:“这里,就在这里,北洋军一定在这设了一个口袋等着我们钻进去!”

    谷学宾顺着师长的手指看去,眼睛落在了地图上一个小小的地方:罗庄。

    不等参谋长说话,谷学宾说道:“立刻派人通知总参谋部,我三师怀疑敌人于罗庄设伏,现部队驻扎于郯城外围,待探明敌情后再做进军决定;同时立刻派人飞马通知郑师长,请他无论如何也要暂时撤出现有战场!”
11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