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904年1月1日,当江苏、江西、安徽三省还沉浸在新的一年到来的喜悦中时,三省军政府宣布货币改革开始!

    其实这是有征兆的,在此之前,《江苏时事报》和新发行的《民族报》连篇累牍地宣传着货币改革的重大意义和能给老百姓带来的好处。

    此次的货币改革,由南京银行推出名为“中华币”的纸币,与白银的比价为1:1,最大面额10元。在发行中华币后,有一个为期一年的缓冲期,即在此期间,中华币和白银可以互相流通。但政府各级官员,军队官兵,以及工厂、公司的工人,今后的薪水将全部以中华币支付。

    南京银行库存白银一千万两,此次共发行了五千万元的纸币,本来按照行长张宁杰的意思,首批最多发行二千万纸币,但被负责三省财政的王清源所否决了。

    江苏、江西、安徽三省本来对这纸头做的钱究竟有没有用持怀疑观望态度,毕竟千百年来,中国讲究是真金白银。但随着政府宣传力度的加大,和越来越多的商店开始接受纸币消费,三省民众也逐渐接纳了这一新生事物。况且,那些当官的,当兵的连薪饷都发这个了,老百姓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货币地改革,让李国勇迅速积累了大量的资金,而美英法三国的巨额贷款也随之到位,整兵备战被推入到了一个高潮。

    从北京方面传来的消息不是很好。迫于压力的朝廷,果真如袁世凯所预料的那样,驳回了他的请辞折子,同时还对他大加勉励了一番,并收回了原先任命庆亲王奕劻为总理剿匪大臣的旨意,改由袁世凯独断专行。

    得到旨意,意气风发的袁世凯,下令北洋军全力进入备战状态。山东方面,已有北洋军四镇人马进入到指定位置,袁世凯甚至亲自跑到了前线视察。北洋将领也个个喜笑颜开,终于可以和对面的独立军好好打上一仗了,告诉那些娃娃兵谁才是中国的无敌之师!

    而军政府则在徐州到新圻一线,总计安排了陆二师,三师和炮兵一旅数万大军,由二师师长郑彪担任前线总指挥。

    双方在江苏山东交界处纷纷安置重兵,一时战云密布。但两军都不约而同地保持着最大限度地克制,谁也不想打响第一枪。但这里紧张的空气,已让人闻到了阵阵的硝烟味,现在就差一根导火索了。

    两军总指挥部的看法都是相同的,大家都没有完成最后的部署,因此在二月底前双方不会开战。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一月十五号这天,一件偶然的突发事件,彻底打乱了双方指挥部的步子,造成了大战的提前到来。

    林统,独立军二师十一团侦察排排长,1902年入伍,为人坚韧果敢,在三省独立战役中多次出色完成侦察任务,战后被提拔为排长。

    十四日这天,他奉命团部命令,,带着侦察排,对北洋军第三镇炮兵阵地进行侦察。经过一天一夜地辛苦努力,他顺利地画成了第三镇炮兵阵地的地图。

    回去的路上,有个士兵问他:“排长,你说咱啥时候打这些龟儿子了啊,那些北洋军根本不经打,瞧瞧他们的炮,再看看咱们的炮,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林统笑道:“什么时候打我可不知道,你得问刘司令和赵参谋长去,不过我看要真打起来,要不了一个月,就能彻底打垮北洋军!”

    士兵也乐了:“那敢情好,到时咱再一口气打到北京去,把鞑子皇帝赶跑了,咱大帅登基做皇帝;排长,那时没准就就是团长了,到时候你带着咱们回你老家,把咱嫂子接来,也让她威风威风。”自独立战役结束之后,独立军中普遍弥漫着骄傲的风向。曾经显赫一时的湘军被全歼,让独立军从指挥员到普通士兵,都流露出了全中国已没有独立军对手的思想,独立军要么不打,要打最多半年就能打到北京,统一全国。

    不要说下级军官了,就连司令部和总参谋部也是一般的想法,他们极其轻蔑清政府的一切军队,包括北洋军在内。这种傲慢自大的思想甚至影响到了德国军官顾问团,顾问团居然联名致信给李国勇,认为和北洋军即将发生的战斗,独立军军容强大,武器精良,又有世界第一流的军事训练,打败北洋,只需要举行一个中等规模的战役即可。

    李国勇和他的军政府也是踌躇满志,虽然杨度善意地提醒过几次,可被军队高涨的热情调动起来的人们,没有一个能听得进去。

    “排长,前面好像有部队。”说话的士兵手指向了前方。

    林统拿起望远镜看去,对面过来的士兵穿着明显和自己不一样。北洋军?这个念头立刻涌了上来。

    “全体隐蔽,战斗准备!”

    过来的是北洋军三镇十一标的一支二十来人的侦察小队,他们也同样是奉命侦察独立军的阵地,说来也就这么巧了,两支侦察队伍就在江苏山东交界处相遇了。

    “排长,打不打?”见敌人越走越进,方才的那个小士兵焦急地询问。

    林统也一时没了主意,自己的任务是侦察,可没接到战斗的命令。但不打,就这么眼睁睁地放过都送到嘴边的大肥肉,也实在太不甘心了。

    士兵见林统还在犹豫,着急地道:“排长,下命令吧,就那么二十来个敌人,最多十分钟就咱们就能吃掉他们!”

    被歼灭敌军的想法诱惑着的林统终于做出了决定:“打!争取十分钟内解决战斗,然后立刻撤回团部!”

    兴奋的侦察排士兵纷纷举起了黑洞洞的枪口。

    “打!”见敌人进入了伏击圈,林统大声下了命令。

    随着一阵清脆的枪声,北洋军侦察小队走在最前面的士兵,立刻倒下了两个。

    四周枪声大作,这时北洋军带队军官的经验在此刻就体现出来了。在度过了最初的慌乱之后,恢复了沉着地命令侦察小队各自寻找有利位置,展开还击。

    北洋侦察小队虽然人数少,武器也处于劣势,但经验丰富的他们各自躲在掩体后面,根本不理会四处横飞的子弹,而是时不时地还击上一两枪。

    本来以为敌人肯定一触就溃的林统,见敌人顽强抵抗的决心大大超出了他的想像,而且对面的北洋军枪法既狠又准,才一会,侦察排就有几个士兵挂了花,这一起,让林统不禁焦虑起来。

    伏击战一下子变成了胶着战。

    随着时间地流逝,听到枪声的双方援兵纷纷赶了上来,部队越来越多,到了十六日下午,在这叫“兔子屯”的的战场上,双方投入的总兵力竟然达到了千余人之多。
11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