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三个黑衣人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就好像三尊用石头雕刻成的雕像,直楞楞地站在那里。

    陈其美显然对他们三个非常满意:“这就是你们朝思暮想都想要见到的大帅!”

    三人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阵狂热、惊喜,但也仅仅是一闪而过,就又恢复了刚才的冷漠,依然面无表情,甚至连“大帅”两个字也没有叫出来,仿佛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打扰到他们。

    陈其美说道:“大帅,这是‘鲁班计划’福建组的负责人,三年前进入福建,目前福建组共拥有成员五十七人;闽大,‘鲁班计划’福建组总负责人;闽二,行动组负责人;闽三,情报组负责人。”

    鲁班计划始于两年前李国勇的构想,这是个庞大而复杂的计划,为的是将大量的间谍渗透进满清政府的各个领域,影响甚至控制清政府在各地的势力,而与之相配套的计划和组织就达到了数十个之多。譬如在北京的贺融祥,就是“欧冶子计划”的负责人。计划实施到现在的两年时间,情报局总计投入的资金达到了惊人的五百五十万两白银,成员也由最初的十五人。发展到目前外围组织成员两千五百人,各核心机构一百一十人之多。

    但是,整个庞大的“鲁班计划”,却全部都是为另一个绝密的计划而服务————

    “要离计划”!

    要离计划是什么?没有人知道,甚至没有几个人听过这名字。包括陈其美在内,也仅仅知道有这么个计划的存在,仅仅知道这个计划的实行者只有一个人,代号为“西施”的,由李国勇亲自派出去,不属于任何一个部门的情报员。至于计划的核心内容,西施是谁,这个世界也只有李国勇一个人知道了。

    当然陈其美他也不会去问,不该问的绝对不开口,是陈其美的做人准则!

    后世的专家们,一致认为“西施”是近百年来最成功的间谍,他甚至影响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的进程。而关于“西施”究竟是谁,这些专家们也从来没有停止过争论。当很多年以后有人问起李国勇此事时,李国勇有些答非所问,却又意味深长地说了句:

    “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在战斗,但他又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其实闽大三个人对能够见到自己的崇拜对象李国勇,表情虽然平静,但心里还是激动无比的。他们之所以能够忍受常人难以理解的痛苦,每日提心吊胆地生活,整夜整夜地失眠,却依然无怨无悔地战斗在秘密情报战线,并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而是因为他们心中始终有一个信仰,这个信仰就是:李国勇!

    陈其美对李国勇是忠心耿耿的,每一个进入情报局工作的人,都会接受三个月的特训,特训的内容只有一个:你可以没有感情,没有理想,但你必须要忠诚于大帅李国勇,只有李国勇才是他们效忠的对象,其他任何人都不是,包括他陈其美。

    “说下福建的情报。”李国勇并没有和他们寒暄,直接进入了主题。

    “回大帅。”闽大跨前一步说道:“目前我们已经成功打进包括总督府在内的各级部门,闽军中也有我们的四个高级情报人员担任要职,一旦福建有变,我们完全可以控制住局势。”

    李国勇说道:“打福建不是什么难事,我只要派两个师去就行了,但要稳定福建的民心,让他们彻底地支持军政府,这才是最困难的。而且近期独立军也不会对福建用兵,袁世凯陈兵山东江苏边境,这才是独立军目前首要解决的问题。”

    闽大应了声“是”:“其实我们制定了一个‘海鸟行动’,如果行动能够成功的话,或许不用独立军出动,就能把福建浙江纳入军政府的管辖范围。”

    “哦?”李国勇来了兴趣:“你倒说说看。”

    闽大说道:“闽浙总督许应和提督于庭栋之间素有矛盾,前次满清围剿江西,闽军突然退兵,除了金钱攻势起到作用外,许应和于庭栋之间互相倾轧,各不买账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是的,”闽三接过话题说道:“于庭栋此人本是维新人士,戊戌变法中支持维新派,同情光绪;变法失败后,清廷本拟定将其革职查办,但不知为了什么,一直没有动作,但在福建浙江也权利大失,其一手训练的闽军,也被许应所大部掌控,现在于庭栋能直接控制的不过千余人。”

    仔细地听完。李国勇问道:“你们的意思是争取于庭栋,对抗许应,顺势夺取福建政权,这么做有把握吗?”

    “九成把握。”闽二自信地道:“我们和于庭栋秘密接触有三个月了,起初他是不肯的,但多亏了陈局长。朝廷今日传出风声,要翻于庭栋的旧帐,说他在维新运动时扶持逆匪,阴谋叛乱等等;风声传到了他耳朵里,于庭栋坐立不安,并且主动找到了我们,向我们询问他若在福建起事,军政府能够给予他多大的支持。滋事体大,这也是我们三个一起回来的原因。”

    陈其美听得心里很是有点得意,逼反于庭栋,正是他指派北京秘密情报处的贺融祥,由德亲王一手闹出的动静。

    意外的喜讯望李国勇沉吟了好久才说道:“回去告诉于庭栋,军政府可以答应他:第一,起事成功后,给予他闽浙自治的权利;第二,独立军可以调两个步兵团,一个炮团支援他;第三,在资金上军政府也可以大力支持。但同样的,他必须宣誓效忠军政府,福建浙江必须实行和两江一样的新政,最后一条,闽浙军必须接受改编,由独立军具体派出军官协助”

    “是!”闽大一一记了下来。

    “大帅,”陈其美突然说道:“于庭栋此人可以用,但不能重用;可以助他,但也要防他。此人野心极大,现在事急,不得不投靠军政府,可一旦羽翼丰满,只怕我们很难再控制他。万一将来我们在前线激战,他在背后来那么一下子,可就麻烦了。”

    这就是李国勇欣赏陈其美的地方,什么事情都先往最坏的地方想,李国勇想了下说道:“英士说得有道理,福建组在协助于庭栋的同时,也要密切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一旦他有什么不轨举动,不要心慈手软。另外,我再让英士给你们调一批进步党员入闽,尽量安插到闽军中去,只要能把部队牢牢地控制住,量他于庭栋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说到这,李国勇脑中忽然转过一个念头,这个念头让他的心砰砰直跳,吩咐陈其美命令的时候口齿都有些不清了:“去日本的行动队,立刻帮我办一件事,派得力人员去找两个人,一个名叫蒋百里,字方震,年龄应该在23岁左右;一个名叫蔡锷,也是这么大年纪,现在两个人应该都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记得,无论如何给我带到军政府来,他们要少了一根头发,我拿你是问!”

    虽然陈其美他们不知道这蒋百里蔡锷是谁,但既然是大帅吩咐的,那必然是个人材了。
11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