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国勇表现出了应有的礼貌:“您好,在下三省军政度大元帅李国勇,非常欢迎您能来到南京参观。”

    裕庚倒也显得不卑不亢:“在下大清国驻法大使裕庚,此次奉命回过。在下在海外也听闻到大帅的事迹,但无故扣押外交人员,于情于理都不符吧。”

    李国勇一笑了之:“你代表的是大清的外交官员,本帅反的就是大清,何来无故扣押一说?”

    裕庚一时语塞。

    也不想太为难他,李国勇缓解了下气氛:“听说贵大使的儿子也跟着大使先生归国了,不如介绍一下如何?”

    还没等裕庚介绍,李国勇忽然发现杨度的眼神竟然变得炙热无比。

    顺着杨度的眼神,李国勇看到了一个绝世的美女。

    一个二十出头,美丽绝伦,风情万种的绝美女子俏生生地站在裕庚的身后。

    见惯了美女的李国勇也有些看得痴了,世上竟有如此漂亮的女子。定了定心神,李国勇注意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杨度竟然和女子四目相交,深深凝望,就好像数百年前便已相识一般。

    裕庚见女儿失态,干咳了两声,那女子才回过神来,一抹红晕掠过脸颊。裕庚先介绍了自己的儿子,容貌俊美,却显得有些阴冷的勋龄,接着又介绍了小女儿,天真烂漫的容龄公主;最后才指着那美貌女子道:“这是我的长女,德龄公主。”

    李国勇是何等样人,把个杨度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他满脸带笑,看起来对众人,其实眼光只停留在了德龄公主一个人身上:“这位是我的得力助手,三省军政府政务院总理杨度先生!”

    一贯潇洒自若的杨度,此时居然象个孩子似的忸怩不安,反倒是德龄公主落落大方地伸出了手:“我在海外,久闻李大帅之名,也曾听过‘有李必有杨,李杨不分家’这句话,杨度先生的大名在海外也是如雷贯耳,今天一见,名不虚传。”

    见杨度傻愣愣的半天没有伸出手去,李国勇急了:“我说皙子,人家女孩子和你打招呼,你一个大男人这也太没风度了吧。”

    可怜的杨度手也不知道往哪放,脚也不知道往哪放,尴尬万分,好半天才伸出手去,轻轻碰了下德龄公主的手,用几乎难以听了的声音从牙齿缝里迸出了两个字:“你好。”

    见杨度对德龄公主一见钟情,李国勇打定主意怎么着也得成全自己的总理大人,挖空脑汁也得把裕庚一行留下,而且还不能让他们心生反感,避免日后杨度不好做人。

    裕庚说道:“李大帅,虽然现在您和朝廷为敌,但我还是希望您能够放我们回到北京,我们将不胜感激!”

    李国勇哈哈笑道:“放,放,一定放,我李国勇保证不会为难各位,不过现在袁世凯屯兵于各处,道路难行啊。不如这样,你们在南京呆上半年,我李国勇向诸位发誓,半年之后,列位想走,我李某人绝不阻拦!”

    计算不愿意又能怎样?现在人为刀殂,我为鱼肉,裕庚无奈地点了点头。

    李国勇也是存心要给杨度制造机会:“皙子,你给大使他们好好找个休息的地方,然后带着贝勒爷,公主们在南京城里转转,咱南京美啊;至于政务院的事嘛,先放放,找人先替着了。”

    安顿好了裕庚一家子,杨度带着勋龄、容龄和德龄在南京城里漫无目的的闲逛,七、八个警卫远远地跟在后面。

    一路上,向来口若悬河的杨度忽然变成了哑巴,几次话到嘴边,又生生地咽回了肚里。杨度可从来没象今天那么缺少自信,这时的杨度有点痛恨自己的无能了。

    或者缘分真的是种很奇妙的东西?

    反是容龄公主,一路看着新鲜,一路开心得象只喜鹊一样唧唧喳喳,蹦跳个不停。

    德龄公主和杨度双目有的时候偶一相对,又迅速避开,两个人似乎都刻意放慢了脚步,渐渐地,离前面的人可就拉开了一段距离。

    “我在欧洲,看过很多城市,也看到过很多先进的东西,现在回到祖国,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就算再好,也没有祖国的山水来得亲切啊。”还是德龄公主先开了口。

    “唔,唔。”杨度居然木呐的就说了这么两个字。

    德龄公主忽然问道:“我在法国也听闻了江苏事变,当时我很好奇,而且对传闻中的李国勇、杨度、刘汉英、赵声这些大名鼎鼎的风云人物总是充满了向往,总想着能不能见到你们,想不到现在真的实现了这个愿望。”

    杨度一笑:“我哪算什么风云人物,如果没有李大帅,也就没有了我们这些人,更别说会有江苏事变了。”

    德龄公主说道:“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要造反?”

    沉默了一会,杨度脸上似乎又恢复另外往日的从容自信:“自从我们跟随大帅到了江苏,行新政,练新军,意欲挽救沉沦中的中国;可太后不让,朝廷不让,甚至还想着置我们于死地而后快,总想着再来一个‘戊戌政变’。可他们错了,江苏不是北京,我们也不是维新党那么容易就束手就缚。既然朝廷甘愿堕落,那么改变中华民族手欺辱,受压迫的重任,就由我们开始吧!”

    “你们就不怕起事一旦失败被杀头吗?”德龄公主认真地问了句。

    杨度笑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你看到了吗,这是我们美丽的国家,现在她的伤口正在流血,她的儿女正在饱受屈辱,为了让中华民族重新崛起,牺牲了我们这些人又算得了什么。如果能以我们的生命和鲜血唤醒千千万万的中国人,纵然一死,我们也会含笑于九泉!”

    德龄公主的眼中流露出了不加掩饰的崇拜、仰慕。

    这个看起来略显苍老的年轻人,这个文质彬彬的书生,胸中竟然藏着这么远大的抱负。

    “我在欧洲,看到这些国家的高速发展,总想着自己的祖国有一天也能如此富强,现在在这里,我看到了中国的未来和希望所在!”德龄公主真诚地说道。

    费尽心机撮合了杨度好事的李国勇,兴致勃勃地走进了情报局的大门。

    陈其美现在显得越来越阴森了,除了李大帅,看到他的人都会生出几分寒意。不过在李国勇面前,他永远是那么恭恭敬敬。

    “大帅,赴欧洲和日本的人员目前正在挑选中,相信不日即可完成准备。另外,大帅,那个计划的人员也回来了几个,有事禀告大帅。”陈其美拍了拍手,从里面走出了三个神色肃穆的黑衣人。

    李国勇打量了一眼:“他们都叫什么名字?”

    陈其美回答道:“禀大帅,他们没有名字,他们也不会有名字,他们的代号是闽大,闽二,闽三!”
1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