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冬季的莫愁湖上,波澜不惊,远处湖岸上几株光秃秃的树木,让冬天的南京平添了几分肃杀。岸上,站满了穿着黑色致制服的警察,褐色衣服的大帅警卫团员,还有大量神色严肃,如临大敌的特工。

    湖中泛着一叶扁舟。难得清闲的李国勇,带着从无锡赶来相聚的两位娇妻王青颜,傅馨萍,陪着杨度坐在船上,也不知是在欣赏莫愁湖的景色,还是在商议着什么。

    李国勇在江苏事变后,悄悄娶了傅馨萍,也没有通知多少人。傅馨萍情知自己土匪出身,倒也通情达理,情愿不要什么排场,能有个名分她就心满意足了。王青颜虽然老大不乐意,可木已成舟,她也没什么好办法。好在她和傅馨萍这些年来相对相处,倒也非常投缘,过了几日,也就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了。

    李国勇坐享齐人之福,其乐融融,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两位如夫人的肚子可不见一点动静。好在劳改营来自于后世,对这事也不怎么重视。

    杨度抿了口茶,指着岸上的人叹息道:“但凡人若是登上了高位,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比如今日,想出来游个湖,散个心,偏偏弄出这么大的排场,这可颇有点扰民了。”

    看着这个面前自己最为倚重的政务院总理,李国勇心里阵阵感慨。当年茶楼相会,匆匆过了5年,当年那个偏偏美少年如今了不见了。现在的杨度也才不过二十八、九岁,可眼角却刻下了深深的皱纹,鬓角间也生出了根根白发,哪里还有昔日儒雅风liu的风采。

    为了自己,为了新政,杨度付出了太多太多。

    “你老了。”李国勇轻轻地一声叹息。

    杨度苦笑着摸摸自己的头发:“你把什么事情都往我身上一推了事,每天我读沉浸在那些公文里,我能不老嘛。”

    青颜奇怪地道:“皙子先生今年也才二十九岁吧,怎么就老了?”

    面对这个似乎永远也长不大的娇妻,李国勇叹道:“你们是没有看到当年的杨度,往那一站,说不出的风度翩翩,风liu倜傥,引得北京城里多少少少女日思夜想,哪是现在这副憔悴的样子。皙子,我李国勇欠你的太多了。”

    杨度可没想到李国勇会对他说这些话,也动了感情:“明逸,何必如此,我知道你为了中国的强大,为了民族的进步,也是寝食难安,我们都是为了一个目标在奋斗,又何必互相客气。”

    “哈哈”一笑,李国勇揽住了青颜:“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青颜,馨萍,本夫君交给你们个任务,尽快帮皙子找个好姑娘,眼看着就要奔而立了,老不成个家可不是个事啊。”

    青颜,馨萍笑着道“谨遵命夫君将令!”

    杨度闹了个满脸通红:“我的大帅,今天你找我出来不是就为了这事吧。”

    停止了嬉笑取笑,李国勇正色道:“前两天北京来的那道圣旨你也看到了,慈禧终于调北洋军出动了。”

    “恩,怎么打仗我是不懂的,”杨度说道:“你是三省大元帅,民族独立军总司令,依你之见,独立军和北洋军相遇,谁取胜的可能性大些?”

    李国勇摇头道:“很难说,在士气,武器装备,以及民众支持度上,我军占优;但从作战经验,成军时间上,和北洋军相比,我句处于劣势。但让我奇怪的是,慈禧居然还在北洋军上安了个什么‘总理剿匪大臣’的职务。”

    杨度道:“这摆明了是不信任袁世凯,生怕北洋军脱离了掌握,不好控制啊,朝廷也怕再出一个‘独立军’。袁世凯这人不好对付,心机深沉,不会看不到这一点,所以我估计,一时半会的,北洋军还不会动。”

    从果盘里抓起一把瓜子,冲着湖面重重的仍开,李国勇说道:“要想推翻满清,统一中国,和北洋军的这一战就不可避免;咱们不光要打,还一定要打赢。皙子,万一我们要是输了,你可知道后果有多可怕?甚至整个中华民族都会陷入到更大更深重的苦难之中!”

    杨度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眼神不由得迷茫起来。

    历史上的满清诚然是袁世凯推翻的,但袁世凯却给中国带来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大量地向日本出卖中国主权,想把中国东北和内蒙变成日本的殖民地,要求所有中国沿海港湾、岛屿只能租借给日本,要求控制中国政治、财政、军事、警察等;这哪一条不是想要灭亡中国?还有中国以后长达数十年的内战,让整个中华民族都陷入了苦难,都与袁世凯密不可分。可这一切,又让李国勇怎么对杨度说明?

    杨度询问道:“可不可以沿用老办法,金钱收买,分化瓦解?”

    “这不行,”李国勇说道:“北洋军和满清的其它部队不一样,这批将领从北洋军建军开始就追随袁世凯,向来惟袁世凯马首是瞻,想收买他们难啊。只要有袁世凯一天,北洋是不会乱的。”

    说到这,李国勇站了起来,望着浩淼的莫愁湖,心中忽然生起了难以言明的豪情壮志:“皙子,咱们也不用太顾忌他,不管是满清军队也好,北洋军也好,民族独立军如果不能打败他们,不能跨过这一道坎,什么统一中国,什么中华强大,那也不消说了。我就不相信,民族地进步,有什么人,什么力量能够阻挡!”

    原上海道,现改名为上海市的市长周高远,给回到大帅府的李国勇和杨度带来了个消息:从法国归来的大清驻法大使裕庚一行人在上海下船时,被上海市府扣押,由于裕庚身份在清政府里不一般,所以上海方面不敢耽误,第一时间将人送到了南京。

    裕庚?李国勇觉得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周高远汇报道:“这次被属下扣押的,除了有大清驻法大使裕庚外,还有其子勋龄贝勒,两个女儿德龄公主和容龄公主,并其他人等共一十八人。”

    德龄公主?李国勇恍然大悟,不就是历史上那个有名的美女加才女,满清灭亡后定居美国的慈禧的御前侍女,把自己看成“努尔哈赤的嫡传子孙”,认为皇后(慈禧太后)不应该被“叶赫那拉氏”zhan有的大美人?

    李国勇一下来了兴趣,非常有兴趣看看这位名闻后世的大美女,倒不是动了什么色心,而实在是好奇心占了上风。

    虽然已经起事,但对于远道归国的裕庚李国勇还是表现出了应有的礼貌:“您好,在下三省军政度大元帅李国勇,非常欢迎您能来到南京参观。”

    (历史上的裕庚携子女1903年1月2日由法国抵达上海。)
11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