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爷,朝会上可真让您费心了,你为人豪气,手面阔绰,这五万两银子,您收好,回去打赏打赏下人们。”贺融祥将银票递给了德亲王。

    德亲王也不客气,顺势接过银票,放入袖内,指指对面:“融祥啊,咱也算朋友了,你也甭王爷王爷地叫我,今儿个我问你件事,你可得老老实实地回答我。”

    “瞧您说的,王爷,我是什么身份,一个茶楼掌柜的,您是啥身份,大清国的王爷啊,小的再没规矩,也不能乱了这礼数,您说是这理不。”贺融祥弄不清他想问什么,只能这么油滑地回答。

    德亲王不耐烦地道:“得得,你小猴崽子别尽跟爷我玩虚的,让你坐你就坐。”

    “谢王爷赐座。”贺融祥略略搭了个凳子边。

    德亲王看看了四周,不放心地把声音压得低低的:“融祥啊,你给爷透个底,那边的实力究竟膨胀到了个什么地步。”

    贺融祥心里大致有点数了,不过还是装傻道:“王爷,您说的哪边啊。”

    德亲王脸一板:“猴崽子和爷玩这套?小心爷大嘴巴子抽你!”

    贺融祥一笑:“王爷,您别生气,既然您问了,那我就不敢不说。我家老爷现在坐拥雄兵十余万,战将过千,还不算预备役官兵,那武器,您是没看到,清一色洋人运来的最先进的枪械大炮,有的连洋人自己都没有,就先巴巴的给我们送来了,没办法,谁让洋人和咱老爷亲得和亲兄弟一样呢?洋人可还说了,只要我们老爷有困难,那是要人有人,要枪有枪,必要的时候,可以从他们本土调军舰大炮来帮我们打仗。”

    这话里是三分真,七分假了。贺融祥早摸清了这些高高在上的王爷们的心思,可就得往大里吓唬他们,不然将来还真不好摆布。

    果然,德亲王被贺融祥夸大的话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洋人真那么说的?”

    “哎哟,王爷,小的长了几颗脑袋,敢来骗您?您是谁啊,小的要真说了假话,您还能看不出。”贺融祥大声叫起屈来。

    “这也是,谅你这猴崽子也不敢蒙爷,”喝里口茶,德亲王说道:“我可听说袁世凯可也是洋人帮着武装起来的,你说,真和你们打起来,谁能赢?”

    话到这,贺融祥脸上抹过一丝骄傲的笑容,胸脯也挺直了:“王爷,我今儿个就给您扔下句实话,别说一个袁世凯,就是八个袁世凯,那也不是我们独立军的对手!”

    看着对面自己以前从来没拿正眼瞧过的,还不如自家下人身份尊贵的贺融祥脸上浮现出的骄傲神采,德亲王心中一阵黯然,曾几何时,满人也有着如此的骄傲,可现在这份骄傲去了哪里?

    贺融祥见德亲王脸色有异,小心地问:“王爷,您怎么了?”

    定了定神,德亲王说道:“按照你的估计,你们家元帅,我兄弟会不会打到北京来?”

    这下他连称呼都客气多了。

    暗暗笑了几下,贺融祥说道:“这可难说了,本来我们大帅是忠君爱国的,也不想反的,可架不住底下的将军们每日撺掇,咱大帅耳朵根子又软,没准就得打到北京;王爷,我还跟您透个底,咱独立军要么不打,要打最多一年就能到北京。”

    “这个”这话让德亲王惊上加惊,本想说点什么,可话到嘴边,皇家天生的尊严,就让他实在难以启齿。

    恐吓诈骗,见好就收可是贺融祥的拿手好戏,戏演到这,也该给德亲王个台阶下了,不然真不好收场。

    “王爷,您今天既然把我这么个小人物当朋友,我也不妨跟您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您老听了可千万别生气。”

    德亲王急忙道:“说,尽管说。”

    贺融祥起身将门关严实了,又重新走回来说道:“王爷,我知道您是条不畏生死的好汉子,为了大清那也当真是宁可血染北京也决不愿偷生半日。可您不能光为自己考虑是不,您在北京还有一大家子是不,您要有个三长两短的,这老老少少的靠谁来照顾啊?说句不怕得罪您的话,大清除了您以为,可真没什么像样的人物了,将来朝廷不靠您还能靠谁?真等我们大帅进了北京,您说,朝廷能去哪?再退往关外?那地方穷山恶水,可比不得繁华的北京城啊。融祥的话有些不知深浅了,请王爷三思。”

    这话真真假假,算是给足了德亲王面子了,德亲王长长地叹了口气:“融祥啊,这话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我奕仁一个人的生死那是浑不放在心上的,家中的老婆孩子嘛,我也直可以当做为国尽忠了,也没什么舍不得的,可大清的江山,爱新觉罗的血脉不能断绝啊。你说的话有理,北京都没了,我们还能退到哪去,退回关外吗?偌大个江山都丢了,关外还能保住吗?”

    贺融祥打铁趁热:“王爷英明,为国为私,你都该考虑考虑后路了。”

    德亲王不放心地道:“你说独立军进了北京,能放过我们吗?”

    一阵鄙夷从贺融祥心里泛起,他说道:“这您大可放心,一则我们独立军绝不会赶尽杀绝,二来我们大帅和您可是兄弟。我来之前大帅可说了,只要王爷您肯帮忙,不管将来局势怎样,您依然还当您的王爷,您的财产不光不动,您要愿意,大帅还可以专门派部队保护。”

    他这可不是在骗德亲王,而是来之前,李国勇和杨度专门交代过他,要是有机会策反德亲王,条件不妨开得优厚点,毕竟德亲王在满清的势力还是很大的,有了他的协助,将来打下北京会减少很多麻烦。

    得到承诺的德亲王大喜:“好,就这么说定了,为了爱新觉罗,我奕仁也不怕被人耻笑唾骂了,说吧,要我怎么帮你们?”

    贺融祥悄声说道:“目前时机还不成熟,您只要把朝会的内容告诉我们就可以了。还有,您可以偷偷地编练一支军队,至于在哪编练,可以在您府上,也可以在别的地方,您自个儿看着办。武器资金不足,训练方面有问题,全部由我们来提供解决,只是这支部队人数最好控制在三到五千人,大了容易招人注意。有这么一支军队在手上,进可以攻,退可以守,将来一旦有大事发生,用着可也方便,您说是这个理不?”

    德亲王听得连连点头:“好,就这么办,你想办法先帮我运三千支新式步枪进来,至于进城的关文,我来想办法,最好再通知我家李兄弟,让他从独立军给我找几个教官来训练。”

    德亲王地成功策反,是情报局北京秘密情报处一次偶尔的,却是重大的收获。而贺融祥也因此在战后被授予“一级情报勋章”,““一级服务勋章”,“一级自由勋章”。

    不久后,大量的枪支弹药,独立军的军官,在德亲王地掩护下,秘密地进入了北京城里的德亲王府。
11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