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苏、江西、安徽三省的独立,朝廷进剿军的惨败,让向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中国政治舞台上一贯游刃有余的慈禧陷入了狂怒。

    从甲午之战,到庚子之变,再到现在的江苏事变,这些年大清可就没消停过。洋人的欺负尚可以容忍,大清臣子地反叛那是断断不能宽恕的。

    慈禧冷冷的眼光扫了一遍站在殿下战战兢兢的群臣,重重地叹了口气,打从4月份她所最宠信的太子太保、文华殿大学士荣禄病死后,能为她分担大清江山重担的可就没有了。张之洞是可以信赖的,但兵败江西,损师丧将,近十万大军毁于一旦,没治他的罪,那是看在了他为大清过去尽心尽力,鞠躬尽瘁的份上;袁世凯是有才干,只是此人虎狼之心,自己在世尚能制他,自己一旦殡天,还有谁在驾驭?好容易出了个年轻有为的李国勇,本想好好栽培,委以重任,怎么说着说着就反了?

    见群臣半天都不开口,慈禧怒了:“你们这些人平时吃着皇家的俸禄,口口声声忠君爱国,如今个大清危难,怎么个个和哑巴似了?难不成真要我们俩母子再跑一次?”

    德亲王觉得该自己出来了,军政府那的孝敬可不少,不为着他们说几句话,可当真儿有点过意不去:“太后,奴才以为,李国勇两次救驾,功莫大焉,自到江苏,勤奋勉励,地方政务清明。此次反叛,起因皆为魏光焘残害忠良,对江苏诸官百般迫害,乃至激起民变。奴才请旨,捉拿谗臣魏光焘,以安民心,奴才愿不畏生死,亲往江苏,劝降李国勇重效忠我大清朝廷!”

    他的话得到了很多大臣的赞同,毕竟大部分人和李家素来交好,顺口说几句好话每那可是丝毫也不费力的。

    “万万不可!”忽然有人大声反对。

    新任的协办大学士张之洞大声反对:“臣不赞成德亲王的话,李国勇久蓄反志,貌似忠贞,内心不服朝廷甚久,若是招安,只怕久后必将动摇朝廷根本。臣不才,愿再领一军,与反贼周旋到底!”

    德亲王毫不客气地冷哼了声:“进剿?你拿什么进剿,几万湘军都没了。”

    “你!”张之洞几时受过这样的侮辱,脸气得通红说不出话来。

    “够了!”慈禧来气了,大清朝危在旦夕,可这些朝臣还在互相倾轧:“德亲王之言过宽,张之洞方法虽可行,然朝廷无可用之兵,进剿二字从何谈起。”

    下面光绪二十四年的进士郑元浚奏道:“可否请洋人出面,效法当年长毛作乱之时洋枪队,平叛反贼。”

    “洋人”德亲王本来就对自己意见被否定大是不满,此时更是不屑地道:“现在各国洋人都和江苏方面打地火热,虽然还和我大清保持着名义上的关系,可大家伙儿都心知肚明,洋人不帮着李国勇调转枪口和咱大清开战那就是万幸的了。”

    郑元浚默然无语,德亲王说的也是实情,美英法德四国现在虽然还名义上承认大清是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但保不住哪天就翻脸不认人;日俄两过倒是支持清政府的,但也只见于口头,不见于行动,况且最近日俄两强正在闹着别扭,哪有空来管其它国家的事。

    “臣保举一人可平反贼。”张之洞这时候说道。

    本已闭上眼睛懒得再搭理争吵不休的群臣的慈禧,微微睁开了双眼:“张之洞,你倒说说看,朝廷还有何人能担此重任?”

    张之洞道:“臣保举直隶总督袁世凯,袁慰亭手绾七万北洋新军,兵强将勇,武器精良,足以抵御李国勇的叛军!”

    今天德亲王是峁着劲要和张之洞干到底了:“香岩公此言差矣,李国勇可反,难道他袁世凯就反不得?将他放在直隶,咱尚可以控制,若是任由着他出去,无异于放虎归山,到时这责任谁来承担?”

    慈禧烦躁地摆了摆手,这时的她心里和明镜似的。

    虽然德亲王处处为李国勇说话,但他毕竟是爱新觉罗的子孙,对大清的忠诚是没有问题的。最多他不过是收了江苏方面的贿赂,才如此卖力地为李国勇求情,收点儿钱对大清来说原也不是什么大事。

    诚然现在大清能够打仗的也就只有袁世凯了,可德亲王说的也对,他毕竟是个汉人,万一再出个“袁国勇”呢?

    看见慈禧犹疑不决,张之洞劝谏道:“袁慰亭畏惧太后威严,臣以全家担保,有太后在一日,袁世凯绝不敢反。”

    这马屁算拍到点子上了,慈禧大悦:“张之洞所言有利,宣旨,以庆亲王奕劻为总理剿匪大臣,袁世凯为会办大臣,起北洋军六镇八万人,火速进军江苏、江西、安徽,剿灭叛军。”

    张之洞大惊:“太后,不可,臣以为,除非不用,用人必不能疑,请太后收回成名,启用袁世凯单独剿贼!”

    慈禧有些厌恶地看了底下这个须发皆白的忠臣,什么也没有说。

    下了朝的德亲王怒气冲冲地来到了和祥茶楼,一见到贺融祥,怒气不止:“老匹夫,本王早晚要收拾了你。”

    贺融祥急忙把他迎进了雅间,很有些埋怨地道:“我的爷,您发的哪门子火啊,隔墙有耳,让人听到了,可对爷您不好。”

    德亲王直着嗓门囔道:“爷在北京城除了太后怕过谁来着。”

    贺融祥陪着笑脸:“爷哎,这是上好的碧螺春,您尝尝,消消气,小人冒昧问句,哪个不开眼的东西招惹到您了。”

    喝了口茶,德亲王稍稍消了点火:“还能有谁,张之洞那老匹夫,今儿个在朝会上,我主张对你家老爷安抚为主,这老东西死活要战,还力荐了袁世凯,那袁世凯是个什么玩意,给爷我提鞋都不配!”

    贺融祥一惊,稳住心神道:“袁世凯?”

    “就是这卖主求荣的杂碎,”德亲王气呼呼的:“庆亲王当了总理剿匪大臣,袁世凯为会办大臣,八万北洋军即日启程江苏,给你家老爷透个信,让他小心了,北洋军可不比湘军。”

    “爷,您在这等着,我去给您整治几样酒菜。”贺融祥说完,匆匆离开,急忙叫过亲信,把这个信息火速带到江苏。

    等贺融祥再进到雅间时,手中已多了一张五万的银票。
1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