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北京德亲王府。

    在王府密室里,德亲王会见了一位来自南京的神秘客人。此人由陈其美派出,情报局第一行动组组长贺融祥。

    贺融祥今年三十岁,为人精明干练,处事圆滑,自情报局成立之初便被陈其美招募而来,算得上是陈其美手下第一干将了。

    德亲王对贺融祥并不陌生,当初做为钦差大臣,在江苏的安全工作就是由这个贺融祥负责的。但现在非常时期,德亲王不能不提防小心些:“管家说我府上来了贵客,我当是谁,下了朝就急急地回来了,原来是融祥啊,融祥不在那边发财,怎么有机会到北京来了?”

    贺融祥满脸堆笑:“回王爷话,我们家老爷最近做生意发了点小财,所以来给王爷孝敬来了。”

    两张一百万两的银票端端正正地放在了德亲王的面前。要说这二百万两银子来得着实不易,陈其美废了半天口舌才让李国勇勉强特批的,毕竟是二百万,不是二十两啊,反正李大帅在批这笔总计三百万两的特别经费时,心疼的那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看到银票,德亲王的眼睛一下大亮,二百万啊!李国勇的大方豪爽他是早见识过的,这次平叛,风传前线带兵的将领大都得到了江苏方面的好处,把个德亲王懊恼个不行,早知这样自己就请命去平叛了啊。他也知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何况这么大的手笔,事情小不了,不过不管了,先收下再说,至于能不能办到,那看着再说吧。

    勉强压抑了内心一把抓过银票的冲动,德亲王道:“你们家老爷最近也闹腾得太厉害了,这动静闹得,全国都不太平,太后今儿个早朝还在那大发雷霆呢,要不是我竭力为你们家老爷说好话,朝廷的大军指日可平两江。”

    “是,是,多谢王爷。”贺融祥微微一笑。

    见贺融祥不以为然的样子,德亲王有些不悦:“不要以为你们打了几个胜仗就飘飘然了,我可告诉你,先前都是汉人带的队伍,这汉兵嘛,总归和咱的心连不到一起去,要是出动了咱大清的无敌于天下的满八旗,那两江要不了一月就可以平定;想当年咱随圣祖爷出关,铁骑到处,那真正是所向披靡,马踏天下啊。”

    看着德亲王呆子一样地沉醉在往事中,贺融祥不知道该笑还是可怜,满八旗?什么年代的事了,战斗力别说和独立军比,就是和清汉军比都不是一个档次的,远的不说,就说太平天国那会,要不是曾国藩,李鸿章这批汉将带领的湘军淮军,这大清早就亡了。现在的八旗子弟,除了会提笼架鸟,鸡鸣狗盗,还能做什么事?

    心里这么想,脸上可不敢露出分毫:“王爷您误会了,若王爷亲提一旅精锐,想天下还想谁能抗衡王爷的雷霆之势?”

    这份奉承让德亲王舒服多了:“说吧,这次来什么事,是不是想让本王为你们家老爷求情,让朝廷赦免了他的罪啊。”

    贺融祥一脸的无奈:“王爷,您远见千里,我们家老爷那可当真是被魏光焘逼成那样的,他也想当个大清的忠臣啊,可没法子,人家刀都架到脖子上了,总不能任由着人家宰割吧。”

    颇是同情的德亲王说道:“是啊,这两江的事坏就坏在魏光焘身上,虽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这魏光焘太不是个东西,生生得把你家老爷那么大大个忠臣给逼反了,明儿个我就去参他一本,两江可是在他手里丢的,这次不死也让他掉层皮。”

    真是天晓得了,在德亲王嘴里,李国勇居然成了大忠臣,银子的魅力,果然是无法阻挡的。

    贺融祥暗笑了下:“这次我家老爷祸闯得太大,灭九族的事啊,也不指望能被朝廷赦免了,来之前老爷就交代过,千万别让王爷您为难;我们家老爷还说,虽然您是主子,他是奴才,可他心里就把您当自己的大哥了,这有福您先享,有难他来背,绝不会牵连到您一丝一毫。”

    这番没一句真话的话可把德亲王迷惑住了,说真的心里还真泛起了一阵感动,不过仔细想想又有点迷惑了:“不为这个,那你们大人给我送这么大的厚礼就不图别的。”

    “这一来,的的确确是为了孝敬您。”贺融祥终于说明了真实来意:“二来嘛,也不瞒您,我们准备在北京做点小买卖,这北京谁不知道除了皇上和太后,就数您说的上话了?所以还想请王爷开恩,能让我们顺利顺利地把买卖开起来。”

    德亲王这可明白了,原来江苏方面是想在北京拉张情报网出来。这事比起让自己为李国勇求情来,可简直是易如反掌了,反正自己也向李国勇通过风,报过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还有实实惠惠的天大好处放在眼前。德亲王也不是笨蛋,知道自己装得越难办,将来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大,于是装做沉吟好久才说道:

    “这个就有些难办了,现在非常时期,万一被抓到了,我是不怕被杀头的,可受连累乃至削去个王爵什么的也是大有可能的。”

    贺融祥急忙近前一步道:“王爷尽管宽心,我们都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决计不会给王爷添麻烦,而且,等我们的生意做起来了,每月给王爷您的孝敬那是不会少一分一毫的,谁让您为我们担了那么大的风险呢?”

    敲到了竹杠的德亲王满意了,这日后的好处那是逃不掉的了:“我和你家老爷那是什么关系,提钱那就显得忒俗了,这么着吧,这是我的片子,以后生意上有什么难处,拿着我的片子,在京城里那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一颗玄着的心贺融祥终于放下了,来之前陈其美特别交代过,这事一定得办成,看样子,大帅早晚会和清廷全面开战,情报工作一定不能落后,若是能在京城拉起一张庞大的间谍网,那必然能源源不断的情报呈现给大帅。而这事关键的重点就在这位得宠的德亲王身上,只要能得到他的全力支持,那当可事半功倍。

    正想说两句感谢的话,忽然德亲王说道:“我也有个事想让你帮我做一下。”

    “王爷尽管吩咐。”贺融祥才放下的心一下又提了起来。

    德亲王不紧不慢地道:“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本来我出面也没什么,可就怕给别人说闲话,说我以大压小,以权压人。这么个事,我有个本家侄子,前些个日子在密云看中了个小姑娘,结果不知怎么的,把人家小姑娘给杀了。杀个把人也什么了不得的,赔点钱也就是了,谁想到密云县令竟然把我那侄子给抓了起来,至今不肯放人。”

    贺融祥心里早骂开了,杀人居然不算什么,要不是自己担负特殊使命,早把这王爷干了,心里更奇怪的是,大清居然还有这么刚硬的官员,敢不给堂堂一个亲王面子?

    又听德亲王说了下去:“我的意思是,你们要方便的话,就把这县令给”他做了个“咔嚓”的手势。

    贺融祥心里早算计开了,此行自己除了要建立情报网外,还有一个任务,寻访对大清不满的有用人材,送到江苏由军政府使用,这县令也可算个人物了。当下装模作样地详细问清楚了县令的姓名,住址,这才告辞。

    要说德亲王的名片还真是管用,所到之处没有官员不尽心办事的,加上银弹作用,短短的几日,以“和祥茶楼”为掩护的北京秘密情报处已初具规模,大量的谍报人员悄悄进入了北京。

    北京秘密情报处的成立,为日后军政府推翻满清立了下不可磨灭的卓越贡献。
12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