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向行事沉稳,遇事不急不躁的张之洞这次也上火了,一个小小的山头,百来个叛军,竟然让他损兵折将,寸步难移。虽说有瑞山山路狭隘,兵力难以展开的客观原因存在,但叛军所表现出的强大战斗力和舍生忘死的精神,也让张之洞很恼火部下的不争气。

    第二天天一蒙蒙亮,张之洞以打下瑞山每人赏银100两的诱惑,亲自挑选了3000敢死队,给窦伯章下了死命令,中午前一定要拿下瑞山。三连的顽强防守,也让窦伯章这员张之洞手下的第一悍将气得双眼冒火,他脱guang了上衣,举着把明晃晃的大刀,声嘶力竭地叫着:“弟兄们,让那些叛军见识见识我湘军的威武,打下瑞山,血洗叛军!”

    在一轮炮轰后,3000湘军排开扇形阵势,在窦伯章近乎于歇斯底里地叫嚷和100两银子的刺激下,漫无目标地放着枪,疯狂地冒着山上密集的子弹发动着冲锋。

    山顶上,在湘军地重点打击下,操作重机枪的机枪手死了好几个,何兆兵亲自操持起了这个笨重而可怕的家伙,6米长的帆布弹链一条条打空,冷却套筒里水沸腾着,一壶壶水倒进了两个8公升容量的水箱里。在两挺马克沁每分钟600发子弹的恐怖射速下,湘军成片成片地倒下,没多少时候,敢死队伤亡过半。

    人命在这里已经不值钱了,打红眼的湘军狂呼乱叫着睬着自己人的尸体发疯一样地爬着山,这时山顶缺出现问题了。

    两挺重机枪一下停止了射击。

    “何兆兵,你个王八蛋,怎么不打了!”满身尘土的丁伟气急败坏地跑了过来。

    委屈的何兆兵指着满地的子弹壳:“没子弹了。”

    丁伟跳了起来:“你个败家子,这么快就没子弹了?”

    何兆兵拉大了嗓门:“我的丁大连长,昨天打到现在,每次让打得再狠点的可都是你啊。”

    少了重机枪的吼叫,战场上似乎一下子安静了许多,窦伯章兴奋了起来:“弟兄们,叛军的那鬼东西不叫了,冲,跟我冲!”

    意外情况并没打消丁伟守卫瑞山的决心,他指挥三连士兵,用手中的苏一型步枪继续给予湘军大量地杀伤。

    湘军也是真豁出去了,不管不顾闷着头猛冲,在又付出了几百条人命后,终于接近了这座对于他们而言如同噩梦一般的山顶。

    丁伟端着步枪站了起来,大声道:“三连,上刺刀,把这帮龟孙子打下去,民族不独立,士兵毋宁死!”说完第一个扑向了冲到眼前的湘军中。

    三连士兵们在连长地激励下,瞬时与数倍于己的敌人拼杀在了一起。

    窦伯章非常惊讶,原以为没有了优势火力的叛军,在敢死队面前一定会放弃阵地逃跑,但没有想到这些叛军竟然如此英勇。

    没等他细想,早盯上他的丁伟,刺刀挑开了两名湘军,瞪着血红的眼睛一刺刀向窦伯章刺来。

    窦伯章出身于武术世家,刀法娴熟,身经百战,一把鬼头大刀使起来出神入化,慢慢的丁伟就落了下风,被窦伯章凶狠凌厉的刀法逼得连连后退,险象环生。又拼了几下,完全占据了上风的窦伯章狞笑着一刀砍向了丁伟的左肩,他算准了丁伟一定会往右避,到时一刀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谁知道,丁伟根本没有躲闪,任由大刀砍向自己,一枪刺进了窦伯章的胸膛。

    捡起了地上的断臂,强忍着钻心的疼痛,丁伟年青英俊的脸上浮现出骄傲和自豪:“记住了,老子名字叫丁伟,下辈子记得找我报仇!”

    这是窦伯章在人间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他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出,这世上竟然有这种疯子一样的军官。

    看着窦伯章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丁伟再也坚持不住,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被在战场亡命拼杀的绝大多数官兵看在了眼里,立刻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态。三连士兵看着连长的英雄事迹,个个都被感染了,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我死不要紧,怎么着也得拉个垫背的;而湘军先前吊着的一口气彻底松了,对面的叛军也许拼刺技术不如自己,也许作战经验不如自己,但他们却从精神上彻底打垮了湘军。

    人一旦产生了恐惧,就再也无法克制,先是一个两个地逃跑,接着象被传染了一样,呼啦啦一下子,敢死队变成了逃命队,用比刚才冲锋要快上几倍的动作争先恐后地跑下了山。

    当丁伟从昏迷中醒来,第一眼就看到了何兆兵那张疲惫焦虑的脸。

    “连长醒啦,连长醒啦!”看到丁伟苏醒过来,何兆兵欣喜若狂地大叫,阵地上的士兵们全围了上来。

    试着动了下身子,可巨大的疼痛让丁伟几乎又昏了过去,无奈地放弃了想要起来的打算,问道:“瑞山还在我们手上?”

    “在,还在!”何兆兵大声说道:“那帮狗娘养的全被我们打下去了。”

    丁伟放心地吐出了口气:“三连,各排排长伤亡情况。”

    何兆兵兴奋的脸色一下暗淡了:“报告连长,一排能打的还有6个兄弟,4人重伤,其他的都”

    “连长,我们排长阵亡了,二排还有12个活着,其中5个重伤。”

    “三排呢?”丁伟环顾四周。

    何兆兵他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头发,痛苦地道:“报告连长,三排自排长起,奋战到了最后一人,三排,三排没啦!”这个铁打的汉子说到这象个孩子似的放声哭泣。

    泪水顺着丁伟的眼角流下,短短的两天不到啊,他的三连就剩下了这么几个人,多少好兄弟在这块山头洒尽了自己年轻的热血。也许就在一会后,敌人的下一次攻击就会让三连尽数死在这里,可他不后悔,他和他的三连履行了军人的职责,他们为他们所忠诚的目标流光了最后一滴鲜血,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实现了“民族不独立,士兵毋宁死”的口号。

    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丁伟挣扎着站了起来:“三连各排,听我口令,销毁重机枪和多余武器,各自占领有利地形,全连战斗准备!”

    士兵们默默地执行着连长的命令,有的砸毁埋藏武器,有的擦拭着爱枪,重伤员们一个个都把刺刀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三连不会有俘虏,现在不会,以后也永远不会!

    后来的军史,教科书这么记载丁伟和他的三连:

    “丁伟,1877年生,山东聊城人,民族独立军(前满清龙卫军)陆四师一旅二团二营三连上尉连长,中华进步党党员。1903年9月16日率三连负责防御瑞山阵地,在面对数十倍于己的敌人时,丁伟和他英雄的连队,表现出了大无畏的精神,两昼夜的血战,杀死杀伤湘军数千人。

    战斗结束后,三连阵亡一百一十三人,连长丁伟重伤,永远地失去了左臂,但‘独臂英雄’的名号,却很快传遍了全军,战后授予少校军衔,三连被称为‘瑞山英雄连’。”
11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