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着清政府一道比一道紧急催促平叛的诏书,对江西形成包围的各路清兵终于动起来了,除了两广总督岑春煊突患“急病”,两广军队暂时停止了前进外,两湖和福建的十二万大军,张开了狰狞的大嘴,一口一口地蚕食着江西。

    江西战场的总指挥吕远,将陆四师,军官教导团分布在了铜鼓,修水,武宁一线,重点打击两湖部队;而独立骑兵旅则安排在了江西福建两省交界处,负责骚扰牵制闽军;指挥部设在了修水县城。

    白沙岭为两湖进军的必经之路,负责守卫这一地区的是四师第2团,团长周毅,26岁,山东烟台人,1898年8月投奔江苏新军,入无锡军校学习,1901年以毕业考核第十名的优异成绩毕业。因为人大胆,训练时不要命,所以按着拼命三郎的意思,大伙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周三郎”。吕远给周毅安排的任务是坚守白沙岭五天,没有后备力量补充,没有任何支援。

    周毅打仗拼命,人可不傻,师部没有支援,自己想着办法在各个连队打秋风,连抢带骗的硬是弄出了支150人的预备队。不过他的宝贝二团二营三连他可没有舍得动,这支由他表弟丁伟担任连长的三连,担负着守卫白沙岭战略重地瑞山的重担。

    瑞山说是山,其实比土坡也高不了多少,平时在那,一点也不起眼,终日山上不见人影。但现在它的重要性就显现出来了,要想顺利占领白沙岭,那么这个山头是必须要拿下的。为了加强这的防御力量,周毅特意从重机枪连调了两挺重机枪给丁伟。

    丁伟将两挺重机枪全部交给了瑞山最突出部位的一排长何兆兵,看着重机枪爱不释手的何兆兵流着口水说道:“我说连长,要能多给我几挺这宝贝,让我老何在这守上半年都没问题。”

    没好气地盯了他一眼,丁伟说道:“你当重机枪是油条,面粉揉揉就有?咱四师总共才多少?团长能给咱们两挺,这面子可够大了。”

    何兆兵很有些不服气:“你看人家一师,光一个营就配备一个重机枪连,整整12挺啊,那一师当兵的走在路上那叫一个牛,都不带拿正眼瞄咱的。”

    “你懂个啥,”丁伟心里也泛出股酸溜溜的味道:“一师可是咱大帅一手建立的,又是咱们刘司令的老底子,主力中的主力,嫡系里的嫡系,司令部总参谋部能不偏向着他们嘛。”

    何兆兵还想说些什么,侦察兵急冲冲跑来报告,湖广总督(注)张之洞的大军离这已不足百里。

    做为大清的忠臣,张之洞是既同情,又痛恨李国勇。两湖在他的领导下,新政也办得有声有色,编练新军,新式学堂,汉阳铁厂等等,都是和江苏类似的,因此对于远在江苏的李国勇,他大有知己的感觉;可反叛是他香岩公所无法容忍的,文臣死谏,武将死战这才是做臣子的责任。所以在接到了朝廷的平叛诏书后,他是各地动作最快,准备最充分的一个。

    “律川,”骑在马上的张之洞叫过了爱将窦伯章:“前面就是白沙岭了吧?”

    “是的,香帅。”窦伯章在马上欠了下身。

    张之洞看了下地图,说道:“此是平定匪大营必经之路,律川,你带1000快骑,先行出发,抢占瑞山,此山小则小矣,但位置重要啊。”

    张之洞的判断还是很准确的,部署也非常周密,但等到窦伯章千余人马达到的时候,却发现瑞山上已满是穿着藏青色军服的军人。

    两湖的军队,是由老底子的湘军组成,张之洞升任湖广总督后,又专门聘请了英法教官进行训练,武器也清一色的是洋人那进口的,所以窦伯章也没太把瑞山上的军队当回事,他决定在香帅大队人马到来之前占领瑞山。

    1000骑兵下了战马,居然狂妄地将自己当成了步兵使用,大摇大摆地向山上挺进。

    山顶的何兆兵气乐了,湘军也太当自己是那么回事了,他全神贯注地注视着,等湘军到达了射击范围,终于下达了开枪的命令。

    毫无疑问,重机枪无疑是进攻方的噩梦,密集的子弹喷射出士兵们的怒火,就如同死神的亲吻,湘军一排排地倒下。

    做为新军大帅的李国勇,当然知道布尔战争中所谓的英军四十八名士兵靠四挺马克沁机枪就击退了5000名祖鲁人的猛烈进攻,并让祖鲁人丢下了3000具尸体的故事只是无稽之谈,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索姆河会战中,马克沁的重机枪让英国人一天之内伤亡近6万人的事却是实实在在的,因此李国勇特别重视对重机枪的使用。

    他对机枪的重视,也很让新军尝到了甜头。瑞山山顶,何兆兵指挥的两挺重机枪,让湘军扔下了300具尸体,仓皇而退。

    等张之洞赶到的时候,他只看到了遍山的尸体和垂头丧气的窦伯章。张之洞倒并没有怎么责怪爱将,相反又拨给了窦伯章5000士兵,让他天黑前务必攻下瑞山。

    重新焕发了神采的窦伯章,靠着5000生力军带给他的底气,狂叫着再次对瑞山发动了第二次进攻。曾国藩留下的湘军底子,经过张之洞的调教,还是非常具有战斗力的,打起仗来也不象其它绿营士兵那么贪生怕死,个个端着枪,冒着山顶强大的火力前进。

    有的时候战争本就是意志和精神的较量,被“民族不独立,士兵毋宁死”口号激励着的三连士兵,个个舍生忘死,象对待杀父仇人那样倾泻着愤怒。

    打到傍晚,守卫瑞山的三连,一口气打退了敌人的五次冲锋。湘军在小小的瑞山上扔下了不下1500具尸体,三连也损伤了几乎三分之一的士兵。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战斗也短暂地停止了。

    何兆兵疲惫地坐到了泥地上,点燃了旱烟,深深得吸了口。太残酷了,这场战斗实在太残酷了,一排三十五个弟兄,半天的激战,就剩下了十九个。有些不久前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兄弟,现在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

    一个受伤的士兵艰难地挪到了何兆兵跟前:“排长,你说,咱们死了,大帅会知道咱们英勇战斗的事情吗?”

    何兆兵吸了口烟,摆起老资格教训他道:“你个小孩子懂什么,咱大帅是谁,那可是天上的罗汉下凡,世间就没他不知道的事,还有那大帅身边的杨度杨先生,都说他是三国的诸葛亮转世,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咱这么死了,光荣,大帅和杨先生能不知道嘛?到时往咱家送张大大的红榜,咱虽说死了,可老婆孩子这辈子不用愁吃愁穿了,你小子还担心啥!”

    受伤的士兵兴奋地道:“那就好,我就怕我死了老娘没人抚养,现在我可就放心了。”

    何兆兵熄了烟,爱怜地摸着他的头:“放心好了,咱新军有条例,阵亡士兵家属,一律有政务院抚养,咱为了大帅,死了值!”

    (注:很多文章中经常提到两湖总督的官职,但实际上清朝只有湖广总督而并无两湖总督,尽管清朝湖广总督管辖之范围是湖南湖北的两湖。包括一些电视剧,也称张之洞为两湖总督,其实这是不正确的。)
11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