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9月10日的“江苏事变”,如同平地惊雷,迅速震惊了两江,震惊了中国,震惊了全世界。也许很多人事先都嗅到了火yao味,但却没有想到事情来得这么突然,原大清历史上最年轻的封疆大臣,屡次救驾有功的两江总督李国勇,决心下的如此干脆,动作做得如此雷霆万钧。

    一张张署名李国勇的公告,贴满了江苏,江西,安徽各城各镇,《江苏时事报》也全文刊登了这份名为“告三省军民书”的文告。

    公告中宣布江苏独立,江西独立,安徽独立,成立三省联合军政府,共立李国勇为军政府大元帅,统领三省军政,一体同心,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同时宣布改公元纪年,今年是光绪二十九年,即为1903年。

    公告的发布,引起了各种不同的反响:清廷震动,江苏欢欣鼓舞,江西安徽持观望态度,而外国公使领事,则不谋而合的保持了沉默。

    1908年,原来美国驻中国领事毕德格出版了他的《我的中国生涯》一书,在书中他这么写道:

    “李国勇阁下是个非常奇特的人,他的祖父李鸿章是清王朝当时的实权派,可以说为了西太后忠诚地贡献了自己的一生,可最后大清帝国的江山却被他的孙子一手推翻,难道这是上帝开的一个玩笑吗?

    当初李国勇阁下初任江苏巡抚的时候,曾经和我,英国领事詹姆斯,法国领事白藻泰有过一次长谈,时候给我们共同的印象是,这人简直就是天使和魔鬼的混合体,他时而显得非常无赖,时而又表现的极其真诚,让我们始终摸不清他的底线究竟在什么地方。

    我不得不承认,江苏事变,美英法德四国领事事先是知道的,但我们集体选择了沉默,因为很奇怪的,我们信任这个平时看起来似乎不务正业的年轻人,我们相信他能够夺取整个中国。为什么?我直到今天也无法说清,或者是他不怕泄密的坦诚相对感染了我们吧。

    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种让人无法说清的魅力,让他的周围的人无条件地忠诚于他,也正是他和周围志同道合的部属,一起创建了一个全新的中国,一个让世界瞩目的强大中国!

    我现在有理由相信,他所做的一切,有时近乎小丑般的表演,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中国的统一和强大,为此他不惜牺牲一切。也许这背离了我们所提倡的绅士风度,但毫无疑问,他是值得让我们尊敬的!”

    素有“屠官”“满洲虎”之称的两广总督岑春煊现在的心情烦闷到了极点。说实话,他是非常拥护新政的,在他历任广东布政使,甘肃布政使、山西巡抚、四川总督、云贵总督、两广总督的时候,他每到一处,历来是举新政,办教育,肃贪惩腐的。当年庚子之变,他曾亲率数千精兵想眼截杀慈禧,营救光绪,可惜被李国勇抢先了一步。

    对于李国勇在江苏的新政,他是举双手赞成的,只有这样,才能挽救中国步入沉沦灭亡。可太后却把新政视为洪水猛兽,非除之而心快,他当的是大清的官,又能怎么样?

    有的时候岑春煊也非常责怪李国勇,为什么不能缓缓图之,非要那么急进呢?现在真正是“亲者痛,仇者快”啊!

    “大人,门外有个您的故交求见。”卫兵的报告打断了他的思路。

    故交?岑春煊皱了皱眉头:“传进来。”

    进来的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一身白色衣衫,风liu倜傥,只是年纪轻轻的眼角已经有个几许皱纹。

    岑春煊怎么也想不去自己见过这人:“先生是?”

    年轻人笑了下:“在下江苏政务院院长杨度,拜见岑大人。”

    杨度怎么会来这的?原来,杨度相当了解岑春煊的为人,他是同情新政的,如果能把他争取过来,那势必能大大减轻江西的压力。当他把自己准备亲自去岑春煊营中劝降的想法告诉了李国勇后,李国勇却死活怕他出危险,不肯让他前往,无奈之下的杨度,只能悄悄地一走了之。

    听到了“杨度”这个名字,岑春煊勃然大怒:“大胆反贼,竟敢公然陷现身本帅大营,难道不怕本帅即刻把你正法吗?”

    杨度微微笑了笑:“我料大人不会杀我。”

    “哦?”岑春煊对着这个谈笑自若,不畏生死的大清要犯来了兴趣。

    “大人举新政,办教育,所做的一切皆为中国之富强,我和我们大帅向来仰慕,”杨度侃侃而谈:“两江新政,莫不合大人所行吻合,俱为我中华之强大而努力。非杨度夸口,今两江新政皆杨度操持,杨度死,则新政停滞不前,中华进步亦停滞不前;今大人杀杨度易尔,成中华之罪人亦易尔。”

    一席话让岑春煊沉默了下来,过了会道:“先生此来何意?”

    见岑春煊客气起来,杨度也挑明了:“杨度此来是来做说客的。”

    岑春煊一听之下就断然拒绝:“让岑春煊背叛朝廷,那是想也不用想的了。”

    早知道他会这么说的杨度哈哈一笑:“岑大人,你可别误会,我不是要你立刻背叛大清。话说回来,咱们且不说满清签订了多少丧权辱国的条约,让咱们的大好锦绣河山支离破碎,就说这大清还能苟延残喘多少日子,你我心里都和明镜似的。我们家大人的意思。江西日内必有激战,大人暂且按兵不动,满清胜,则大人大可乘机而动,灭我新军,必能受慈禧嘉奖,我家大帅决不怨恨大人;清若败,大人大可退居两广自保,我们只会为友,不会为敌!将来一旦我们推翻满清,也必然承认两广自治。”

    “此话当真?”岑春煊彻底动心了。

    杨度不动声色地道:“当然,两江义军才起,我们当然希望多个朋友,而不是多个敌人。”

    在营帐中来回走了七八圈,思考了许久,岑春煊终于慨然道:“我岑春煊也不愿意做中华民族的罪人,你家李大帅为国为民做的事,我们可都看在了眼里,我答应你,今后不管中国的局势怎样,岑春煊决不与你们为敌!”

    心意已决的岑春煊,立刻秘密与杨度协商了今后具体的合作事宜,当天晚上,两人就签署了《苏广合作互助协议》。

    协议中明确规定,两江,两广互通声气,军事科技教育相互援助,在一方受到其它势力攻击时,另一方将尽全力予以协助云云。

    《苏广合作互助协议》的签订,为日后的中国统一事业立下了莫大的功劳。回去后的杨度,虽然受到了李国勇近乎疯狂的责怪,但心里却充满了自豪。

    尤其是李国勇当知道双方签署了这么个协议,指着杨度的鼻子就骂:“你个皙子,背着我去送死,还不通过我就和岑春煊签订这么个协议,也真太不把我这个大帅当回事了;不过,不过这协议还真是个好东西,本大帅也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
11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