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进攻总督府的数次失败,暴露出了新军普遍存在的一种傲慢。诚然,新军的武器不可谓不精良,训练不可谓不正规,但也让他们从骨子里滋生出了一种优越感,一种对满清军队的无比蔑视,认为只要一个冲锋,对方就肯定溃不成军。这也让总参谋部大胆到只派非正规部队去解决总督府。

    来自于后世的李国勇,虽然知道哪些人是人才,哪些可用;但他却忽略了一个事实,任何人都不是生下来就是天才,就会领兵打仗,就能百战百胜的,总有一个成长的经过,比如赵声即是如此。

    除了拥有武器上的优势,精神上的勇敢,其它无论在兵力上,士兵的战斗素质上,守卫总督府的云贵军都不落下风,因此进攻失利也是在所难免的了。

    此刻的顾大山就象刚才他训季海一样,被李国勇骂了个狗血淋头:“顾大山,你究竟行不行?不行的话老子亲自带警卫团上!”

    在大帅面前丢尽了面子的顾大山脸上挂不住了:“大帅,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再打不下总督府,我顾大山提头来见!”

    “我要你的头做什么,当夜壶?”李国勇怒气冲冲,拿出西洋怀表看了下:“老子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两个小时,就两个小时,再拿解决不了战斗,方慕良!”他忽然点了方慕良的名字。

    “到!”

    “方慕良,命令警卫团全体准备,两个小时后投入战斗!”李国勇开始激顾大山的将了。

    方慕良乐坏了,警卫团可终于有机会捞到仗打了,也不管顾大山脸色多难看,屁颠屁颠的就去准备了。

    重新回到阵地的顾大山铁青着脸,召集了所有的大小将领,张口就骂:“老子告诉你们,大帅对咱们很不满意,大帅自己准备来拼刺刀了,咱还要脸不要了?我宣布,集中全部重机枪,火力压制二十分钟,所有能动弹的,不分军官士兵,一律给老子上刺刀突击。一小时内不解决战斗,从我而起,统统回家抱孩子去!”

    六挺重机枪一字排开,近乎疯狂地宣泄着火力,密集的子弹打得守卫总督府的云贵军抬不起头,不过重机枪的主要威力不是在进攻上,所以云贵军的损失不是很大。

    二十分钟后,机枪的怒吼停止了,顾大山赤裸着上身,拎着一条步枪,大吼道:“民族不独立,士兵毋宁死!弟兄们,跟我冲!”

    “民族不独立,士兵毋宁死!”无数的士兵高呼着口号离开掩体,睁着血红的眼睛,跟随着他们的总指挥舍生忘死地冲锋。

    从预备役官兵,到警察部队,只要能拿起武器的,也不管什么阵型不阵型了,反正就是冲吧,死了拉倒,死不了那是祖宗积德。

    这一来倒起了效果,云贵军只看到对面密密麻麻的人,个个都不要命似的乱冲,也不知道打哪个目标好了。本来照着对方的密集阵型放枪就是,准保一枪一个,现在放上四、五枪也未必能打中,加上老式步枪的射击速度本来又慢,这么一来一去,敌人可到了自己眼前了。

    攻防战一下变成了白刃战。

    说到肉搏,云贵军可就不是对手了。他们刚才打仗本来就是凭着经验,真肉搏哪是这群如狼似虎士兵们的对手,再加上不知为什么,李国勇在组建新军的时候,就格外重视拼刺刀的能力,所以新军包括这些预备役士兵,个个都在拼刺刀上下了苦功的。

    打了没多久,预8师和警察的联合部队就全面占了上风,云贵军死得死,投降的投降,只剩下吴克骋带着一小部分死硬分子还在顽抗,唐奇也早死在了乱军中。

    顾大山一枪又挑死了一个顽固的家伙,抹了一下额头的汗:“季海,带一个连,跟我冲进总督府,活捉魏光焘!”

    总督府内,穿戴整齐的魏光焘平静地坐在椅子上。

    听着外面越来越稀疏的枪声,和操着南方口音的声音越来越多,魏光焘已经明白自己在江苏的使命到头了,他这时反而显得很镇静。

    十几个他的亲兵慌慌张张地退进了总督府,接着呼啦啦冲进了许多端着刺刀,穿着藏青色军服的士兵,带头的那个穿深褐色警察制服的他认识,江苏警察总局局长顾大山。

    魏光焘无力地向亲兵们挥挥手:“你们的责任尽到了,不用再抵抗了,投降吧,家里的父母孩子还等着你们回去呢。”

    顾大山鄙夷地撇了撇了嘴:“奉李大帅令,满清两江总督魏光焘,阻止中国进步,残害进步学生,着江苏警察总局立即逮捕!”

    “李国勇真的反了?”魏光焘不死心地问了句:“朝廷可待他不薄啊,再说他祖父老中堂为了咱大清那可是披肝沥胆,呕心沥血啊,他就忍心毁了他老人家的一世英名?”

    对这个满清死硬的追随者,顾大山言语里满是不屑:“我说魏大人啊,这我们反不反的,您老可就甭操心了,还是想着怎么保住自己的命吧。”

    消灭了尚在顽抗的吴克骋,打扫干净了战场,没捞上仗打,气鼓鼓的方慕良带着警卫团护着李国勇进了总督府。

    看着原本就属于自己的地方,志得意满的李国勇雄赳赳,气昂昂地扫了一眼立在下面,已为阶下囚的魏光焘:“魏大人,久违了。”

    “胜者为王败者寇,”魏光焘也还显得冷静:“本来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想求大人两件事。”

    “说吧。”胜利者总是大度的。

    魏光焘慢慢说道:“第一件事,是烦请大帅带个口信给我儿子,让他记得,魏家再也不要当官了,在乡下买上两亩薄田,好好过日子吧;另外,我这有封信,请大帅派人交给朝廷,就说魏光焘已为国尽忠,对得起朝廷了。”

    李国勇连想都没想:“这两件事我一件都不答应。”

    “你!”魏光焘没想到李国勇这么决绝。

    李国勇笑了:“因为我准备放了你,要带什么信你自己带吧,本大帅很忙,没有空做这些事。”

    放了自己?魏光焘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李国勇叹了口气,淡淡地道:“1895年2月,你魏光焘率武威军八营二哨与日寇激战于辽东,五攻海城;三月四日,又是你魏大人以六营兵力与日军第三、五两师团主力血战于牛庄;牛庄巷战,还是你魏大人奋勇督战,乃至三易坐骑。魏光焘,魏大人,你阻饶中华进步有罪,但你在外敌侵略面前奋勇当先,不惧生死,我李国勇佩服你是条好汉。功过相抵,你走吧,继续去满清当你的忠臣孝子,我不阻挡你,只是日后战场相逢,我不会再心慈手软了!”

    霎那,魏光焘老眼湿润润的,血战日寇正是自己生平最得意之事,牛庄血战虽败犹荣,可朝廷却排除异己,自己非但无功,反而受到斥责。而面前不共戴天的敌人李国勇,却因为自己的这段功勋,轻易地就放走了自己,难道自己保这个朝廷真的错了?
11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