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独立日!”

    “独立日!”

    “独立万岁!新军万岁!大帅万岁!”

    新军军营中到处传诵着这样的口号,大批的武器弹药分发到了各个连队,无数张年青而狂热的面孔闪烁着骄傲兴奋的神采。

    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在他们的手中诞生!

    为独立自由而战,为大帅而战的思想已经牢牢地刻在了他们的脑中,中华进步党提出的“民族不独立,士兵毋宁死”的口号现在几乎成为了新军每天见面的问候语。

    魏光焘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总督府的防卫工作明显大大加强,从驻扎在城外的云贵兵中调来了魏光焘的嫡系,云南大理镇,贵州遵义镇两镇共6000士兵,加上原来的,魏光焘在南京城内可以立即投入战斗的部队达到了近万人。

    就算是这样,还是不太令人放心,大理镇总兵吴克骋和遵义总兵唐奇商议了半天,一致决定劝说总督大人暂时住到城外的军营中比较安全。

    谁知魏光焘却义正严词地拒绝了部下的好意:“平叛在即,魏某焉能以一已之私弃南京而去,人生自古谁无死,以魏某之死唤醒我大清,纵一死又有何妨!”

    九月八日,李国勇由无锡启程秘密坐镇南京,亲自指挥“独立日”计划。九日晚,城外龙卫军5师,预备役8师的1团2团,城内3500全副武装的警察,1000特工,8师的3团4团,全部完成集结准备。城外总指挥,5师师长,无锡马山军校二期优等毕业生韩家雄,城内总指挥,警察总局局长顾大山。

    满天繁星闪烁,月亮高高地挂在天空,好奇地注视着下面这一群洋溢着青春热血的军人。

    李国勇特意换上了崭新的大帅服,站在临时搭建的帅台上,扫视着这些忠勇的部下,心里热血澎湃,这一天终于来了,改变中国历史的时刻,就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他用低沉地语气说道:

    “自道光二十年第一次鸦片战争至今,穿鼻草约,广州和约,南京条约,尼布楚条约,马关条约,辛丑条约,这些丧权辱国,把中华民族利益出卖得越来越多的卖国条约,哪一个不是这个腐朽的朝廷签订的?咱们头顶上的那个只知享乐的老太太,甚至厚颜无耻地说出了‘宁与友邦、不予家奴’这等无耻至极的话来!这样的朝廷,中华民族早晚要灭亡在它的手里;这样的朝廷,我们还要它做什么!我们的责任是什么?我们的责任就是把这个吃人的,腐败的大清王朝推翻,让中国再也不受外族的奴役;只有推翻了满清,中华民族才能大踏步地前进!”

    说到这李国勇一把抽出了军刀,手起刀落将脑后的辫子割去,高高举起辫子激昂地道:“割掉这条带给我们无尽耻辱的猪尾巴,中国万岁!中华民族万岁!”

    “中国万岁!中华民族万岁!”

    被彻底调动起情绪的军人们激动地高呼着,一条条辫子被扔到了地上。

    1903年9月10日凌晨,当太阳刚刚从地平线上升起的时候,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震惊中外的“江苏事变”爆发了。顷刻间,南京城里城外几乎同一时间到处都响起了枪声。

    担任总督府主攻任务的是预备役8师3团1200人,团长季海。一个时辰内,他带着3团组织了4次冲锋,可守卫总督府的云贵士兵的顽强却大大超出了季海的预想,四次冲锋全部被打退,相反3团还损失了200多号人。

    也不能怪季海指挥无方,预备役的战斗力本来就没法和新军主力师相提并论,再加上对面的云贵军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油子,总兵吴克骋更是参加过牛庄战斗,与日本人血战过三天三夜的老将,进攻失利也在清理之中。

    可季海急得满头大汗,他是无锡军校二期毕业生,眼看着同期毕业的校友们,个个在正规军里干得生龙活虎,小自己一岁的韩家雄还当到了主力师的师长,自己却因为一次生活的不检点,近乎于被发配一样当了预备役师的一个小小的团长。这次好容易捞到了立功的机会,可手下的士兵又那么不争气,能不让他着急上火吗?

    阵地对面的吴克骋也一样地惊讶。叛军的单兵素质,战斗经验虽然无法和自己手下的老兵相比,可他们那种悍不畏死的精神却让人害怕,往往是前面一个士兵倒下了,后面的士兵跨过战友的尸体,嗷傲叫着就冲了上来。部分冲到阵地上的叛军士兵,个个瞪着血红的双眼,端起明晃晃的刺刀就和数倍于己的敌人拼命。

    龙卫军名不虚传啊!吴克骋心里暗叹,他可不知道面前的叛军可不是什么主力。

    打到了中午,顾大山带着1000多警察赶到了,他是李国勇派的老人了,可不会给季海什么面子,张口就骂:“季海,你是吃什么长大的?到现在还没打下来?”

    季海脸涨得通红:“报告总指挥,他妈的那些兔崽子实在顽强,我手下又都是新兵蛋子。”

    顾大山没空和他废话,亲自指挥攻击总督府。他组织了由500精锐士兵,500警察的联合部队进行了一次突击,在四挺马克沁重机枪疯狂扫射掩护下,1000多人排着整齐的队形展开攻击。

    这就是这个时代人思维上的缺陷了,在德国顾问团地调教下,新军是非常重视进攻队形的整齐密集的。而云贵军虽然在武器上远远落后新军,但他们的枪法奇准,作战经验丰富,一旦新军进入了他们的有效射程,往往这种排成密集阵型队伍前面的士兵就成为了活靶子。

    不过在新军压倒性的优势火力下,云贵军也是伤亡惨重;逐渐地,在云贵军让新军付出了近300人的伤亡后,开始顶不住了。还好,这时从其它地方败退下来的唐奇的遵义镇1500残兵帮了吴克骋的大忙,两路会合终于打退了新军的攻势。

    城里攻击数次失败,城外倒是打得相当顺利。

    虽然云贵军在数量上zhan有优势,但随着大理镇和遵义镇两支主力地调走,剩下的基本都是临时拼凑的杂牌部队,在新军主力陆五师过于优势的武器和训练有素的士兵面前,几乎是一触即溃。

    督战的云贵军指挥一连杀了几个逃跑的将领,才勉强把战局稳定了下来。

    但很快的,陆五师拉上的八门105毫米口径的大炮却彻底摧毁了云贵军抵抗的意志。8门大炮连续6次齐发后,云贵军阵地上死伤狼籍,云贵军士兵也不懂得什么卧倒隐蔽,一个个捂着耳朵四散逃窜。

    等到炮轰结束,陆五师,预备役第8师发动总攻后,云贵军彻底乱了套,也不管什么长官不长官,督战不督战了,玩了命地逃跑,最后就连云贵军指挥也死在了乱军中。
11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