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混战了没多久,绿营的可就顶不住了,这哪是打架啊,简直就是自己在挨打,地上鼻青脸肿,疼得四处翻滚的,可全是绿营的兄弟,人家那基本没伤到什么。

    打到后来,也不知是哪个绿营的将领忍不住了,掏出火枪对着对面的“学生”就是一枪,那“学生”猝不及防,一下被打穿了肩膀。这一来可热闹了,警察立即停止了劝驾,紧急疏散真正的学生撤离,那伙打架的“学生”也纷纷散开,不过一个个悄然抢占了有掩护的地形。

    等学生们撤得差不多了,那些情报局特工伪装的“学生”中,一个带头的大叫声:“你们有枪,爷爷们就没枪?兄弟们,干这些狗日的!”

    刚才还得意洋洋的绿营,突然遭到了暴雨一般子弹地袭击,顷刻间倒下去了一片。慌乱中,各自找地方隐蔽还击。不过他们手里的老式火枪,和特工们用的改良型毛瑟手枪根本没得比,个个被打得不敢抬头。总督大人见势不妙,匆匆忙忙在卫兵地护卫下跑回了总督府。

    打了一阵子,见任务顺利完成的特工,在警察的掩护下从容撤离了现场。

    第二天一早,《江苏时事报》就全文刊登了“江苏学子血染总督府”的所谓“惨案”,文章中称学生的游行,遭遇到了魏光焘总督的血腥镇压,无辜学生死十四人,伤四十二人。文章一经刊登,全江苏哗然,纷纷愤怒指责总督府的野蛮屠杀行径。最后连外国领事也指责这种违背人类文明的行为。

    魏总督可真是有苦说不出了,明明是自己这边死了十四个,伤了四十二个,学生那可个个都活蹦乱跳的,可他又没有报纸,去哪叫冤,再说叫了冤枉也得有人信啊。

    一来二去的,魏光焘吃不住劲了,几天来,频繁的有各路神秘人物进出总督府。而随着魏光焘弹劾李国勇和江苏阴谋叛乱的密褶,朝廷的诏书雪花似的飞往各省,湖北、湖南、河南、广东、福建、浙江的军队频频调动。只有袁世凯方面以准备不足为由毫无动静。

    在这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局势下,碧水辽阔,烟波浩淼的太湖上,却悠闲地荡漾着一只游船,船身上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船舱里,聚集着江苏的实权派人物:杨度、刘汉英、赵声等等如今这些在江苏跺跺脚,全国都要抖三抖的大人物都到齐了。

    李国勇环顾了下自己的爱将,非常满意地道:“英士,人都在这了,你就先说下情况吧。”

    如今早已手握重权的陈其美,依然是一副宠辱不惊的表情:“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朝廷已经下定了解决两江,尤其是江苏问题的决心;根据京城里传来的线报,大帅,杨先生,刘司令,赵参谋长,一岩先生为必须除掉的首恶,其余列在叛逆名单的共四百八十七人;补充两江空缺的官员已经从京里启程。”

    李国勇笑了:“看来朝廷还真没把我当回事啊,还没动手接班的就已经上路了。”

    指着台上铺开的地图,陈其美继续说道:“军事方面我们得到的情报是这样的,河南会同浙江围剿安徽;直隶的袁世凯佯攻牵制江苏;战场的重点将在江西,两湖、两广和福建数路大军将合攻江西,而后完成对江苏的总包围;此外,云贵方面的四万部队日前已进驻江苏,供魏光焘调度;朝廷动手的准确时间为九月十二日”

    听完了介绍,李国勇将眼睛看向了刘汉英:“墨涵,英士这的情况说完了,你那呢?”

    刘汉英说道:“龙卫军近日已开始分发武器弹药,各部队也已集结完毕,具体部署将由伯先向大帅汇报。”

    赵声清了清嗓子,在地图上指点着:“总参谋部认为,在目前江西,安徽原有的力量上,我们准备再调陆二师和王牌陆一师欠二团进去;以陆四师,军官教导团,配以独立骑兵旅防卫江西;安徽方面,我们将动用第1、2、3三个主力师,预备役第6、7师,加炮兵一旅、二旅的绝对优势,迅速地解决战斗,驰援江西;江苏敌人力量薄弱,我们安置了陆一师的一团警戒山东方向,陆军第五师,预备役8师,配合警察总队,情报局特别行动大队解决总督府和城外的云贵军队;另外,我们还安排了预备役第9,10两个师为总预备队。”

    “伯先啊,”王清源虽然对军事不了解,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山东方面就放一个团是不是太少了?袁慰亭的部队可不能小看啊,组建早,训练得又好,武器装备上也不落后,他拥7万人马一旦展开进攻,江苏危矣!”

    这个问题杨度帮着赵声回答了:“一岩先生,袁世凯方面目前并不用担心,一则大帅和他有《李袁协定》,二来袁慰亭现在也不愿意和我们正面交锋,他是想等着我们和满清拼了个你死我活后,好渔翁得利,他要是和咱打了个两败俱伤,那占便宜的可就不是他了。”

    “是的,”陈其美补充道:“情报局也在密切注视了直隶方面的行动,袁世凯接到朝廷诏书后,至今仍没有动作的迹象,他只要一动,我保证情报局第一个知道,那时咱们再部署也不迟。”

    “关键是江西啊,”李国勇拍打着地图:“江西能不能守得住,是整个战役的关键。”

    四师长吕远笔直地站了起来,落地有声地道:“请大帅放心,四师自我而起,将战斗至最后一人,也绝不把江西丢给敌人!”

    李国勇勉励了几句,说道:“用一个师守卫江西全境勉强了点,我看不妨丢几个城市给他们,重点布防战略要地就行了。”

    赵声回答道:“正是这样的,大帅,总参谋部也是这么想的,只要等解决了安徽的敌人,江西哪怕只剩下了巴掌大的地方,我们也一定能把它重新夺回来。”

    “皙子,四国领事那通知了吗?”李国勇想到了这个问题。

    杨度点了点头:“我们已秘密通知了四国领事,四国在不侵害上海租界的基础上,将严守中立,至于日俄两国就不太好说了。”

    “不去管日俄,”李国勇挥了挥手:“没有美英法德地支持,他们掀不起大浪。”他又对王清源询问道:“岳父,打仗没钱没吃的可不行,这方面您那没问题吧?”

    统管江苏财政的王清源自信满满:“江苏这些年的发展大家也都看到了,别的我也不敢保证,反正打到最后没吃没喝的肯定不是咱们的军队。”

    有了王清源的保证,李国勇放下了心:“满清那准备九月十二日动手,我看我们提前两天起事,九月十号,全面行动,得取个代号,这个,这个,就叫‘独立日’吧。”

    独立日!

    船上的文武官员满脸掩饰不住的兴奋,眼里闪动着狂热,这一天他们等待了好久,现在这个日子就快来到了,人活一世,只要能轰轰烈烈地干上一番大事业,死又何妨?

    1903年,中国的大地上,暗潮涌动,风云将起!
11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