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湖,又名震泽、具区,面积2400多平方公里,太湖风光,融淡雅清秀与雄奇壮阔于一体,碧水辽阔,烟波浩淼,峰峦隐现,气象万千。而位于太湖西北岸无锡境内的一个半岛鼋头渚,则独占太湖风景最美一角。

    原大清轻车都尉、两江总督李国勇,打第一次来到这,便被鼋头渚迷人的景色所吸引,辞官后,他就干脆和王青颜、傅馨萍两女一起搬来了这里居住。

    丧兄的青颜清瘦了很多,本来她对李国勇杀兄的行动虽然理智上告诉她是对的,但感情上却始终无法接受,不过好在李国勇毕竟为王家保全了面子,王家上下虽然伤心,却也并不忌恨。加上青颜看到李国勇乘自己不在身边,居然收了傅馨萍,妒意大生的她,也顾不得伤心难过了,赶紧收回夫君的心要紧。

    李国勇虽然丢了官,但整日里和两个大美人打情骂俏,倒也其乐融融。而这段时间,李国勇主要通过陈其美了解外面的局势发展。从陈其美的口中,李国勇得知新任两江总督魏光焘现在的处境非常不妙。

    江苏各部、局、工厂、公司等等一律采取非暴力不合作态度,总督上门?欢迎,上茶,上好茶;要钱?对不起,穷得很,一分没有!说到后来说僵了,魏光焘想要强行查抄这些地方,立刻会拥上来大批看起来携带武器的神秘人物。最离谱的是,江苏行政中心政务院门口居然架起了重机枪,堂堂大清封疆大吏连传说中李国勇的智囊杨度长得什么样都没看见就被轰了出去。

    洋人那也好不到哪去,美英法德四国领事商量好了似的集体表现出了对新任总督拜访的冷淡和漠视,只有日俄两国领事表示了有限度的欢迎,但无法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在几个地方碰了一鼻子灰的魏总督,思来想去还是要先掌握军队,只要掌控了可能是目前中国最强大的军事力量龙卫军,那么所有的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但让魏总督没有想到的是,新军玩得更绝。被派去接管新军的亲信将领,连新军军营什么样都没有看到,就被站岗的卫兵拦在外面,并凶狠地威胁:“军事重地,不得擅入,否则格杀勿论!”

    一向在云贵横行惯了的这些将领被几个小兵喝叱,脸都气绿了,挥动着手上的纸头大囔:“瞎了你们的狗眼,老子们可是魏总督委派来的!”

    谁知道这些卫兵鄙夷地哼道:“我们只知李大帅,不识魏总督!”

    “反了反了!”叫声中将领们纷纷抽出了腰刀。

    不曾想他们横,那些卫兵更横,一阵拉枪栓的声音过后,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他们。云贵的将领们彻底傻了,几时见过如此野蛮无知的士兵啊,竟敢拿枪指着朝廷命官。

    还好这时从里面走出了一个将官,见状喝止住了准备动武的卫兵,满脸带笑地对云贵系的将领说道:“各位大人一定是总督大人派来的吧,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在下新任龙卫军陆军第一师师长孟凡贵。”

    孟凡贵的出现让云贵将领找到了个台阶下,也乘机都收起了腰刀,一个魏光焘的亲信悄悄地将孟凡贵拉到了一边,塞给他一张银票:“孟将军,我家魏总督久慕将军威名,这里是五万两银票,代表我们家大人一点小小意思。”

    等孟凡贵收下了银票,这人兴高采烈,放眼大清满朝文武,有哪个是不爱财的?整整五万两啊,这土包子将军只怕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

    收了银票的孟凡贵走到了卫兵身边,扬了扬手中的银票:“兄弟们,这几位大人说咱们当兵辛苦,特意给咱们送来了五万两银子犒劳大伙,大伙儿还不快谢谢诸位大人。”

    卫兵们一阵哄笑:“谢大人赏银!”

    那亲信可呆了,这个孟将军是不是傻子啊,居然不爱钱?他可又听孟凡贵说道:“兄弟们,刚才那位大人可说了,他们家魏总督,告诉他,谁才是两江总督!”

    “李国勇,李大帅!”士兵们齐齐脱口而出。

    孟凡贵很满意地道:“给我听着喽,要是诸位大人在咱附近看个花,赏个景什么的,那和咱们无关,要是敢冲击军营。”他的脸色突然一黑:“奉李大帅命,杀无赦!”

    李国勇、王青颜和傅馨萍三个听到这,已是笑得肚子都疼了。

    陈其美脸上可看不出一点笑意:“另外,总督府已连续三次在夜间被我派出去的人扔进了土制炸弹,虽然没有伤亡,不过把魏光焘吓得不轻,他已紧急从其它地方调来了两营绿营保护总督府的安全。”

    这时李国勇也收起了笑容:“英士,你要记着,咱们这么做不是为了好玩,也不是真想要这个魏总督的命,而是要逼他先对咱们下手,所以,你出手的轻重要掌握好。”

    “英士明白。”陈其美恭敬地道:“不过前几天南京发生了件大事,大人想必感兴趣。”

    李国勇一听,已经来了兴趣:“说来听听。”

    原来几天前,在南京爆发了堪称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游行。

    在中华进步党和情报局的暗中鼓动下,南京几所新式学堂的学生停止了上课,在总督府附近举行了规模浩大的罢课游行,公然打出了诸如“魏光焘滚回去”,“还我李大帅”等等的口号。

    被气得浑身颤抖的魏光焘叫来了江苏警察总局的局长顾大山,一阵破口大骂,接着严令他立刻带警察镇压。顾大山倒也爽气,一声不吭的就走了出去。

    等了半天还是不放心的魏光焘,亲自带了那两营兵勇到了游行现场,结果这一看,几乎就让他昏厥过去。

    警察倒真到了不少,不过他们有的自顾自在边上茶馆喝茶,有的三三两两在那聊天,更有甚者,竟然在帮游行的队伍维持秩序。等叫过了顾大山一问,顾大山无辜地一摊双手:“我有什么办法,兄弟们两个月没领到饷银了,他们现在没一个听我的。”

    愤怒到极点的魏光焘暂时没时间修理他,叫过带队的兵勇头目,他要亲自弹压学生游行。他一动,那些刚才还看起来懒散无比的警察动得比绿营快得多了,一拥而上,嘴里大叫着“学生大胆,镇压,镇压!”可动作却不是这样了,他们硬生生在绿营兵勇和学生们中间隔起了一条保护带。

    这还不算完,无数的穿着学生衣服,可动作举止分明象受过专业军事训练的人从队伍中拥出,大喊着:“官兵杀人啦,咱们拼啦!”就纷纷向绿营士兵冲去。

    绿营从长官到士兵个个苦不堪言,冲过来的这些“学生”每个人都是体格健壮,身手矫健,一拳头打到身上能让人疼得半天站不起来。最可恨的是,那些警察还借着劝驾的名义,有的拉手,有的抱腰,反正就是不让绿营士兵舒服动弹。
11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