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军官们全部紧张地站了起来,如临大敌的把手伸向了腰间,可等到看清楚了进来的人,全都长长地松了口气,接着就是一个标准的敬礼。

    进来的是他们的顶头上司,龙卫军实际指挥者,副总司令刘汉英。

    放下一颗心的赵声试探着询问道:“司令,难道您不支持大帅?”

    “放屁!”刘汉英恶狠狠地瞪了赵声一眼:“老子跟随大帅的时候,你们一个个都还在家里种田,老子会背叛大帅?今天本司令来,就是想看看你们这个现在在军队里说话比司令部还管用的‘忠义军官团’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声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报告司令,军官团只想着怎么保卫新政,保卫大帅,绝没有其它意思!”

    对着这个自己得意的部下,刘汉英亲昵地打了一下他的后脑勺:“我量你小子也不敢抢老子的权,不过,”刘汉英面色转向了严肃:“保卫大帅是必须的,但前提是不能破坏大帅和杨先生的全盘计划,记得,不到万不得已,不许轻举妄动。”

    得到总司令对军官团地默许,这些青年激进军官喜出望外,赵声问道:“那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

    早有准备的刘汉英说道:“目前新军主力拥挤在江苏,江苏形势相对稳定,没有必要驻扎这么多部队,相反,江西安徽两省是个隐患,我担心的是这两个省,参谋部这几天拿出个意见来,看看怎么加强江西安徽的防御力量。”

    身为参谋部总参谋长的赵声显然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司令,参谋部前几天已经讨论过这事了,我们的意见是,现在江西安徽境内有咱们的满员的四师和一师三师各一个团,我们准备把陆三师和炮兵二旅配置在二省,另外再将独立骑兵旅做为机动部队随时待命,这样,应该来说不会出现什么大的问题。”

    “好!”刘汉英的样子看起来比较满意:“这些就按着你们说的去做,另外,大帅和杨先生的安全工作还得加强,伯光,把大帅的警卫营扩充到警卫团,杨先生那加派一个连;咱们这些人死了不要紧,中国的未来,都得依靠大帅和先生。”

    这有点让赵声难办了:“司令,你也知道,大帅和先生向来反对这么做,我们”

    刘汉英打量了他几眼:“说你小子笨吧,有时候精明起来象个猴;说你聪明吧,又笨得象头猪。他们不让,你不会今天安插进去几个,明天安插进去几个?我就不信大帅和先生能发现。”

    赵声乐了,一本正经地敬了个军礼:“是,谨遵司令军令,咱们就瞒着大帅和杨先生!”

    刘汉英很有些不满:“本司令可没让你们骗人,这全是你们自己想出来的点子,要是大帅责怪,那是和本司令一点关系也没有的!”

    据后来刘汉英自己的回忆录中记载,但凡和李大帅呆得时间久一点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沾染上一点无赖之气。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很快,大太监李莲英的亲信杜公公带来了朝廷的旨意,升李国勇为军机大臣兼外务部尚书,两江总督一职由原云贵总督,湖南邵阳人魏光焘担任。

    看到脸色苍白如纸,不时吐出几口鲜血(其实是混了红水的蜜糖)的李国勇,杜公公吓了跳。临行前李莲英公公可再三关照过,这位李大人可是他的至亲晚辈,一定要好好照顾,现在李大人都这个样子了,这可怎么是好。

    接完了圣旨的李国勇再也支撑不住,一下“昏”了过去。

    等下人手忙脚乱地把李大帅抬了进去,杜公公担忧地道:“李大人这是怎么了?”

    杨度唉声叹气:“杜公公,你是不知道,打几年前我们李大人遇刺后,身体就一直不好,庚子之乱中,李国勇又强拖病体跟着太后圣上四处奔波,等恩旨升任两江总督回到江苏后,可就一病不起了;前些个日子,听到朝廷的意思后,每天都气得大口大口地吐血。杜公公,这朝廷里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

    杜公公同情地道:“可不,你家李大人的功绩,咱家虽然深在内宫,那还是屡屡有所耳闻的,这次的事,哎,不说呀罢。”

    见机行事历来是杨度的长处,他将一张十万两的银票悄悄塞给了杜公公,低声说道:“杜公公,我家大人这身体,您也亲眼看到了,怕是经不起长途跋涉了,公公,求您个事,我家大人说了,他也不想再当什么官了,只求朝廷能看在他往日功劳的份上,放他回家乡安度晚年吧。”

    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要安度晚年也算得滑稽了,好在杜公公既看到了李国勇的严重病情,又捞到手十万白花花的银子,慨然拍着胸脯道:“让你家大人放心,咱家一回到京城,立刻禀明太后此事,让李大人好好安心将养身子就是了。”

    诡计得逞的李国勇,生怕夜长梦多,等杜公公一走,立刻带着警卫部队回到了无锡,把个空空如也的总督府留给了继任者魏光焘。

    由贫瘠的云贵调任富裕的两江总督的魏光焘,本来是意气风发,喜气洋洋的,可等一到任,眼睛都直了,偌大的总督府空荡荡的,连个站岗的人都没有。这还不说,好容易找来了司库,一问,库房里居然只剩下了可怜的一千两银子,比李国勇上任时还要寒碜。

    气急败坏的魏光焘,追问为什么只有这么点钱的时候,司库有气无力地回答道:“大人,都说江苏富,您甭听他们胡说,江苏这也要钱,那也要钱,格三差五的朝廷里还催着要钱要粮,咱江苏早成空架子了;就这一千两银子,那还是咱们李大帅说大人您才来上任,没钱可不行,愣是从自己的饭钱里省下来给您留着的私房钱。”

    魏光焘的鼻子差点被这司库气歪了,这也太损了,搬空了整个总督府不说,到头来自己还欠人家个人情:“不要当我魏某人是傻子,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三天之内,给我把李国勇搬走的银子拿回来,不然你撤了你!”

    正等着这句话的司库还是那样的不紧不慢:“大人,我看您也甭三天了,现在我就不当这受气的官了,您另请高明吧。”

    司库说完就拂袖而去,压根就没把这总督大人看在眼里。

    江苏一个小小的司库竟敢给顶头上司这么个下马威,也总算让见多识广的魏光焘大开眼界,今后这总督的位置,还当真不好做了。

    (魏光焘:湖南邵阳人,从左宗棠湘军收复新疆,光绪十年迁新疆布政使。甲午中日战争爆发后,魏光焘率武威军八营二哨于1895年3月与日军血战于牛庄。甲午战争结束后,次年,任陕西巡抚。义和团运动爆发后,勤王有功,授云贵总督,接着改任两江总督。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授湖广总督,未赴任,死在了家中。

    这人还是很有骨气和本事的,蜘蛛将他写得相当不堪,可有点愧对他老人家在天之灵了。)
11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