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血火河山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似乎还怕李国勇听不清楚,杨度又加了句:“你病了,而且病得很重很重。”

    “你他妈的才病得快死了!”李国勇本来就心情不爽,听杨度这么咒自己,更是气急败坏:“老子身体壮得就象一头牛,再过一百年也死不了!”

    杨度被这不学无术的总督大人简直要气得吐血,他实在想不通这个军事上的白痴,政治上的低能儿,为什么运气就这么好,能如此顺利地爬到了封疆大吏的位置上。强打起精神,杨度无可奈何地一字字解释给总督大人听:“我的总督大人,你要真去了京城,那肯定会变成人质,我估摸着你也别想回来了;可不去呢,摆明了是抗旨不遵,再轻大人您的官也甭想保住了。怎么办,只能装病,装得越重越好,只要能留在江苏,大局依然在你的掌控之中,咱们就有翻盘的机会!”

    如此耐心详细地解释,总算让李大帅开窍了,高兴得他一把抱着了杨度:“我的救命皙子哎,你真是我李国勇的大福星啊。”

    杨度苦笑着直摇头。

    第二天两江总督果然就病了,而且据总督府传出的消息,大帅病得大口大口地吐血,慌得李国勇的各路亲信一个接一个跑来了南京。直到李国勇秘密召见了他们,说出了杨度的计划,这些江苏的文武重臣才放下了一颗心。

    这些亲信回去后也没闲着,按着杨度地吩咐,大批大批的资金被转移,各部门门口都增加了大量主要由警察和特务担当的警卫,一律配发枪支。新军也没闲着,大批中华进步党的党员不断鼓吹新军至上,誓死保卫大帅的思想,部队调动前所未有的频繁,已担任参谋部总参谋长的赵声每日里都和参谋们商量着什么。这些举动连德国顾问团都感觉到了异常。

    对于菲舍尔的询问,赵声倒显得很坦白,他告诉菲舍尔他们的大帅和部队遭遇了生死攸关地威胁,他希望菲舍尔和他的顾问团能坚定地站在他们这一边。可以说江苏新军是菲舍尔看着长大的,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但外交政治上的事情却是他不能够插手的,所以他对赵声的承诺是,至于时局怎么变换他不管,只要德国总部没有命令,他将坚决维护新军的利益。

    陈其美的情报局这段时候成了最繁忙的部门,现在他联系最多得倒不是李国勇或者杨度,而是江苏警察总局的局长顾大山。两个人很有点臭味相投的意思,每天里秘密商议着什么,反正只要这两个人商量结束,江苏江西安徽三省总会有那么几个和总督府唱反调的人神秘失踪。

    搞到最后,反对新政最激烈的江西南昌盐运使被人暗杀在床上,铜鼓县令遭到一伙蒙面人绑架至今下落不明;安徽方面也好不到哪去,芜湖通判、安抚使,合肥守御所千总等人相继失踪。一时整个两江地区除了江苏还算太平,其它两省各级官员都笼罩在了恐怖气氛中。

    而《江苏时事报》更加过分,对两江总督的通篇赞美几乎占据了报纸的角角落落,不但回忆了总督大人对两江地区做出的贡献,还极其隐讳地指责朝廷忘恩负义,意图置英明神武,中国的救星李国勇于死地。

    总编辑唐才常更是亲笔写了篇文章:

    “大清两江总督李国勇大人,为国为民,呕心沥血,置数次刺杀于不顾,推行新政,乃至造成我江苏今日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之大好局面。光绪二十六年庚子事变,李大人更奋不顾身,仅领百骑千里救驾,乃保太后皇上无恙。今朝廷小人当道,竟诬蔑我李大帅欲图不轨”

    这篇几万字的文章一登出,江苏就象炸开了锅一样,无一例外的都是声援总督李大帅,声讨朝廷小人声音,更有激进分子号召由李大帅带领江苏独立。反正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四处传播,而警察突然间一个个好像都变成了聋子。

    新军方面,更是热闹。

    在中华进步党地鼓动下,军营里群情激愤,视李国勇为再生父母的思想单纯朴素的士兵,对朝廷的愤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每天例行操练结束后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你签名拥护大帅了吗?”“那还用说,大帅对咱们比自己的亲生儿子好,谁敢动大帅,老子和他拼了!”“可不,打咱们加入了新军,自己不说,连乡下的老婆孩子都吃得比别人好,老子宁可这条命不要了,也得保卫大帅!”

    诸如什么“拥护大帅会”、“龙卫联盟保卫总督会”这些取了不伦不类的名字的,士兵自发组织的会党雨后春笋般的成立,平时管教严厉的长官们这时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有看到。

    其实这些长官,这些青年军官,都统一加入了由总参谋长赵声一手组织的“铁血军官会”。

    铁血军官会的宗旨只有一条,那就是卫护江苏新政,卫护新军之父。将李国勇称为“新军之父”的消息后来传到了李国勇的耳中,着实让咱们的李大帅乐了半年不止。

    铁血军官会的总部设立在了赵声在南京的家中,这天,军官会的大小官员乘着夜色来到了赵声家中。

    赵声开门见山地说道:“现在据可靠消息,朝廷里肯定要对咱们大帅有不利的举动了,我想问问大家该怎么办?”

    从土匪一跃而成正规军军官的孟凡贵,对李国勇最是感激,闷声闷气地说道:“那还能怎么办,谁对咱大帅不利,咱就反了谁!”

    这个说法得到了一致地赞同。

    赵声让大家稍微压低点喉咙:“我知道大家的想法,兄弟们,咱大帅苦啊,为江苏,为大清,他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可咱大帅换来了什么?猜疑,只有猜疑!新军是大帅一手建立的,咱都是大帅的孩子,父母有难了,咱做儿子的能看着不管吗?”

    昔日的太湖大匪吕远重重地一拍台子:“奶奶的,谁敢对付咱大帅,比杀了我爹妈还难受,傅小妹,你给咱们明说了吧,大帅是怎么想的!”

    傅小妹就是也是军官团团员的傅馨萍,她淡淡笑了下:“大帅就好像宋朝的岳飞,岳飞你们知道吧,没别的,只有两个字,‘愚忠’。朝廷虽然对不起大帅,可大帅不忍反朝廷啊。”

    她这段话,可就是杨度教给她的了。

    陆二师师长,军官会副会长谷学宾久未开口,这撕突然说道:“大帅心软,可咱们是军人,军人的心是铁做的,咱们再来次黄袍加身,大帅难道还会杀了咱们?”

    这话可说到大家的心坎里了。

    孟凡贵人长地粗鲁,可心思细密,他想了想犹豫地道:“万一大帅不同意我们这么做怎么办?”

    早就下定决心的赵声爽朗一笑:“大帅不同意,了不起杀了我们的头,为了大帅,为了中华之崛起,我们的区区头颅又算什么!”

    这时候,门外突然有人厉声道:“尔等阴谋造反,罪该当诛!”
11580